[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郑酋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6日 转载)
    
    民主化是世界性的历史潮流,谁也阻挡不了,但具体到某个国家什么时候实现民主化在时间上又会有不同,美国两百多年前就实现了民主化,日本六十多年前也实现了民主化,俄罗斯十八年前才实现民主化;虽然我国在目前还没有实现民主化,然而不管怎么样最终是要实现的。我国目前没有实现民主化,这就意味着我们目前的主要政治任务应该是对我国进行民主化改造,我国的民主化改造就是要铲除现存的专制制度。那么用什么方式才能达到这一目的呢?历史上促进社会进步有两大方式:一个是改良,另一个是革命。改良就是在不改变根本制度和基本结构的前提下的点点滴滴改进。民主化改造就是铲除专制制度,而改良是不改变根本制度的改进,显然,改良无法达到民主化的目标。革命从它最全面的意义来说,是从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的剧变性的跃进,所谓革命就是要求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根本制度和基本结构。因此,我国的民主化改造只能采用革命的方式。革命有暴力革命与和平革命之分,暴力革命就是用暴力手段改变社会的根本制度和基本结构,和平革命就是用和平手段改变社会的根本制度和基本结构。历史上用暴力革命手段也有达到民主化的目标的,比如最典型的是美国革命(也称“独立战争”)。在我国历史上同盟会也用暴力革命手段达到推翻帝制的目的。但在今天就不同了,时代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暴力革命已经过时,暴力革命这种野蛮而又残忍的斗争方式必须抛弃。暴力革命摧残人性和道德,暴力绝对不是文明时代推动历史前进而应采用的方式。从道义上来讲,暴力革命不能用,从我国社会发展的现实来看,使用暴力革命这种手段也不符合实际。暴力革命不能用,改良不能用,剩下的就只有和平革命了。所以,我们的结论是我国民主化改造的方式只能是和平革命。和平革命有统治者自上而下的革命、军人发动军事政变和人民大众自下而上的革命三种具体方式。那么在我国民主化改造的过程中应以何种具体方式为主呢?
     自上而下的和平革命这种具体方式在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改造和俄罗斯的民主化改造过程中使用得非常成功,这种和平革命方式能使社会和平有序地进行民主化改造,避免动荡和大规模的流血牺牲,如能在我国民主化改造的过程中加以使用则是中华民族的万幸。可是使用这种具体方式是有条件的,比如,上层要有推动国家民主化的想法,下层要有民主化的愿望,而关键又在上层。在我国,目前大多数的人民还没有民主化的愿望,或者说还没有形成强烈的民主要求,因为五十八年来中共向人民灌输的是专制的党文化,绝大多数人的思想被钳制住了。中央上层更没有推动国家民主化的想法,改革开放后,能从下层爬上来的人无非是四种人:一是太子党、二是有裙带关系的人、三是用钱买上来的人、四是拍马屁拍到至极的人。这些人很少有新思想,更不可能有民主主义思想了,而且后三种人不仅思想陈旧并且人品也不好,要好的话也不会去做那种事也爬不上来了。加上长期在其位,贪污受贿不知有多少,其亲属也不知捞了多少好处,是地地道道的既得利益者,国家的民主化改造会使这些人丧失许多既得利益,他们愿意吗?这需要有超越,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超越呢?从历史上来看,能够超越自身利益的只有两种人: (博讯 boxun.com)

    一是有宗教信仰的人,另一是有政治理想的人。前者称为信仰主义者,后者称为理想主义者。实现民主化就要求有民主主义政治理想,中华民国的蒋经国原在苏联学习时具有共产主义理想,回国特别是到台湾后,向三民主义靠拢,世界民主化浪潮兴起时已完成了向民主主义者的彻底转变;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虽然受的是共产主义教育,但是世界形势发生变化时他们的思想已由共产主义向民主主义彻底转变。我国要靠中央上层自上而下的进行民主化改造,首先应看他们有没有民主主义理想,他们有吗?亲爱的民主战士们!没有嘛,能靠他们吗?在可见的未来十年内都不能靠他们,所以,我国的民主化和平改造不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目前的中央上层人物身上。当然,这条路已开启,也没有必要关闭,但不能作为民主化改造的主要方式。
    军事政变也是一种革命方式,能够通过军事政变改变现存根本制度无疑就是一种革命。军事政变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暴力的,暴力的军事政变必须抛弃,但问题是和平的军事政变能推动民主化吗?纵观世界历史,通过军事政变改变国家的根本制度的有,但还没有哪个国家是通过军事政变实现民主化的。现在国外有些人组织了过渡政府,以授权的方式鼓动军人发动政变,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需要提出来:一是中共控制下的军队能发动军事政变吗?二是军事政变后军头愿意实现国家民主化吗?从历史的角度看,我国自宋以来还没有发生过军事政变,所以我国没有军事政变的历史传统,从中共掌控国家政权至今,也没有发生过平军事政变(林彪事件不能算军事政变,因为林彪根本就没有政变的念头)。所谓军事政变一般是指上层将领运用手中的军事权力发动旨在改变中央权力结构的事变,这跟通常讲的兵变是不同的;兵变一般指的是下层军官和士兵发动的事变,说辛亥革命始于兵变而不是始于政变用的就是这个标准去衡量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了,现在的形势已发生了重大变化,会不会有军事政变发生呢?说实在的讲不准,也许过渡政府的人有力量有消息吧。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军事政变后中国的军头不会实行民主。军事政变如果发生中共一定会解体,但掌权的是军头而不是民主派,军头没有民主主义理想,怎么会实行民主呢!除非这时同时出现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民主派借机掌权,这样才有可能进行民主化改造。就是说,军事政变,有给民主派掌权的机会。对民主派来说,应该欢迎军事政变,但不能忘记军事政变时需要有群众运动的配合才有可能使到民主派掌握政权。军事政变能否发生不能确定,就是发生后能否实现我国的民主化也不能确定,这样能将它作为实现我国民主化的主要方式吗?肯定不能!
    自上而下的和平革命不能作为实现我国民主化的主要方式,军事政变也不能作为我国实现民主化的主要方式,那么就只有剩下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方式了。因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在今天的中国主要的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民主战士们,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方式就是我们对中国进行和平改造的主要的具体方式了。采用这种具体方式就意味着必须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如果能发动几个特大城市的群众走上街头持续游行,在今天这种形势下就不愁形成不了把专制巨轮掀翻的巨涨落。回想历史,原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政权被推翻无不有人民运动的功劳,东欧共产国家进行民主化和平改造采用的方式大都是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方式,大都是觉醒的人民大众走上街头要求民主自由而使到共产党政权垮台,就是采用自上而下的和平革命方式的苏联也离不开人民运动。因此,轻视人民的力量,很多事情是办不成的,特别是掀翻专制巨轮这样的大事变更不能没有人民的参与。89年的“六四”运动是我国历史上与辛亥革命一样的伟大事件,因为它们的目的都是要推翻专制确立民主,不同的是,前者是和平运动后者是暴力革命。虽然被中共镇压了,但其意义已超出了中国的范围具有世界性了,其对世界民主化的贡献是永载史册的。这样的事件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如果离开人民大众的参与那是不可想象的。前头已有“六四”,那么我们为何不能效法呢?亲爱的民主战士们,请想一想,如果再次出现类似“六四”的群众运动中国的专制巨轮能不被掀翻吗?我国的民主化和平改造应以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为主,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不断发动持续性的人民运动。当然,要发动群众运动首先要求做到的是使民众觉醒,因此,唤醒民众是我们民主战士必须要做的。孙中山先生早在八十多年前就谆谆告诫我们要唤醒民众。从那以后的历史进程来看,这是真理中的真理!我国直到今天还不能实现民主化问题就在于绝大多数民众还没有真正觉醒。我们民主战士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还须加倍努力。促进民众觉醒的方法很多,可以通过口头、书面或互联网等形式向民众广泛宣传先进民主理念使民众知道民主主义才是我们的前进的方向,可以通过维权的方法让民众知道自己作为公民应有的权利,也可以通过揭露社会弊端使民众知道民主社会才是我们的理想社会。我国人口众多,在较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使到绝大部分的民众觉醒,因此,我们应集中力量把主要精力放在特大城市的工人和学生身上,因为工人和学生人数多比较集中容易形成力量,发动群众运动离开他们是不可能的。唤醒民众靠谁?毫无疑问,靠我们民主战士!民主战士们,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因为只有联合才有力量去完成这样的伟大任务。
    用什么方式实现民主化这是手段问题,虽然是手段问题,但在这里面有道义、智慧和勇气问题。在现时代只有用文明的方式达到目的才是符合道义的,否则就会跟强盗无异,跟共产党无异;文明的核心内含是非暴力,非暴力就是和平,所以只有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才是符合道义的,我国的民主化改造也是如此,当然,用和平方式进行民主化改造也并不排除必要的强制性。对我国进行民主化改造所选择的方式必须是既符合世界潮流又符合我国国情,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为民主战士所接受,才能取得胜利,进行这种选择毫无疑问就需要智慧,没有智慧是选择不出来的。民主化改造的方式选择出来后,敢不敢去实行,这就需要勇气,因为只有勇敢的实行才能达到目的才能完成任务。以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作为主要的方式去对我国进行民主化改造就必然包含着道义,我们民主战士已经拥有这样的智慧去识别和选择它,我们民主战士也肯定会有胆量去实行它。
     2007-12-22
    
    
    (摘录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