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奉孝:民盟之耻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民盟成员郭泉先生连续几次向中共领导人写公开信,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并提出应对建国后一系列冤假错案进行平反,这本是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力,作为与中共“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民盟成员,更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民盟的南京师范大学地方组织的两位负责人却两次去找郭泉先生,几乎用一种近似恳求的态度,劝郭泉先生自动退出民盟,理由是如果你不退出民盟,那么十年之内,南京师范大学民盟的地方组织就评不上“先进”了!郭先生的回答非常坚决:只接受开除,绝不自动退出。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将郭先生开除出民盟。开除郭先生的理由是郭先生的公开信违犯了宪法,违犯了民盟章程。不错,宪法里写着国家政权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民盟的组织章程里也写着民盟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不仅民盟,八个所谓的“民主党派”的组织章程里也都这样写着),但请不要忘了,宪法里同样写着国家公民享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游行示威等的自由。民盟的全称是“中国民主同盟”,它是在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的前提下建立的。民盟是八个所谓“民主党派”中影响最大的政党,其宗旨是要在中国实行民主,这是民盟立党的精神支柱。当年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也曾信誓旦旦地承诺,在推翻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后建立一个民主联合政府。四九年建国后的初期,也多少有一点“民主政府”的样子。民盟主席张澜先生成了六个国家副主席之一,章伯钧、罗隆基、章乃器等人也当了交通部长、林业部长、粮食部长,尽管是有职五权,但形式上也还勉强说的过去。可是不久毛泽东就自食其言,翻脸不认帐了。五七年的反右运动迫害了五十五万知识分子(官方公布的数字,实际数字要大的多),八个“民主党派”的主要领导人几乎全部被打成了“右派分子”。七八年给右派改正时,五个不予改正的“大右派”中,民盟就有四个。中国不仅成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而且成了毛泽东个人独裁统治的国家。 (博讯 boxun.com)

    
    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国人上下都已认识到,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行了。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总书记向中央委员会的述职报告也提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而且也确认了民主的普世价值。但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必然会涉及到宪法的修改(这几年宪法也进行了多次修改)。那么郭先生的公开信触动到了宪法,那不正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然要求?甚至触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这有什么不对呢?
    
    南师大民盟地方组织的领导人在跟郭先生的谈话中竟然说“汉族人的人性是最坏的,如果给中国人民主,汉族人的自相残杀是最厉害的。”这是什么话!这不等于说汉民族天生就是一个只能被别民族统治的劣等民族?!汉人岂不就是天生的奴隶种?!作为民盟的地方领导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民盟中央能容忍吗?这简直是民盟的耻辱!
    
    中共的地方党支部有平什么“先进“之说,看来作为倡导民主的民盟也仿效之。但我不知道被评上“先进”后究竟对民盟地方组织的普通盟员会带来什么好处。是不是某个地方组织被评上“先进”后,其领导人便会官升一级?是不是看到了最近中共为了标榜“民主”任用了几个“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当什么部长,他们也动心了?民盟的成员也象其它“民主党派”一样,大都是中、高级知识分子。五七年的反右运动,将知识分子打得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现在知识分子的工资待遇提高了,也有不少人当了什么这“长”那“长”,用不着再夹着尾巴做人了。但不要忘了,知识分子被誉为是社会的良心,其天职是其对社会弊端和社会不公的批判。可现在大部分知识分子为了自己已有的经济利益,对当前下岗工人和失地农民的悲惨遭遇却默不作声了。更有甚者成了当权者的代言人和帮闲。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中国的悲哀!
    
    
    
     陈奉孝
    
     二00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