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松江河恶势力,乱刀重伤当事人弟弟/李尚鹏妻子刘忠芳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4日 来稿)
    逼压当事人不成,竟迫害当事人家人,将当事人弟弟光天化日之下乱刀砍成重伤。这一恶性伤人事件的背后,操纵者就是吉林省松江河镇黑恶势力头目薛云龙。他利用当地松林公司(原松江河林业局)总经理纪连营作为保护伞,强行霸占松江河医院。为达到永久霸占的目的,竟勾结当地领导,将该医院院长李尚鹏非法关押已三个多月。
    
     尽管多次折磨,但纪连营和薛云龙见李尚鹏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竟然想出了更加狠毒的一招——迫害李尚鹏的家人!先是于12月初把李尚鹏的父母叫到松林公司谈判,让二老出面劝说儿子无条件放弃医院。 (博讯 boxun.com)

    
    在该手段毫无效果的情况下,纪连营和薛云龙更是恼羞成怒,就在三天前,即12月21日,薛云龙唆使手下几个打手闯进李尚鹏的弟弟李尚军经营的商店,乱刀把李尚军砍成重伤,至今还在长春医院抢救。而李家报案后,松江河公安局竟然不闻不问!幸亏李尚鹏的妻子及时逃到了山东,否则谁能知道她和当时未出世的孩子是否会惨遭毒手?
    
    由于薛云龙与纪连营关系密切,当地附属于林业系统的公检法无人敢管。据一位知情人透露,纪连营给公安局放话说“让你们抓谁你们就抓谁,既使出事了,有我出钱顶着”。李尚鹏有冤无处伸,怀有身孕的妻子被迫远避山东避难,并与12月初生下了一个儿子。孩子是无辜的,他生下来时没有父亲的陪伴,再也不能失去母爱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初到人间,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已被关进了和谐社会下的看守所。
    
    看守所所长因说公道话被免职
    
    几个星期前,即11月26日-28日,当地松林公司总经理纪连营指使松江河公安局,采用各种手段对李尚鹏连续审讯了三天三夜,不给他饭吃,更不允许他睡觉,几帮人轮番逼供,目的是逼迫李尚鹏把所有对薛云龙不利的证据材料交出来。他们所用手段的卑劣甚至连看守所的所长都难抑愤慨,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公道话,孰不知就是一句还算有点良心的话,让他马上丢掉了“看守所所长”职位----这位所长被纪连营就地免职!
    
    松江河检察院:“没有打你就不算逼供”
    
     公安局逼供完毕,松江河检察院又奉命来到看守所向李尚鹏了解情况,李尚鹏把被逼供的过程介绍完后,检察院人员竟然冷冰冰地问:“他们打你了吗?”李尚鹏如实回答说“没有,但是不给我饭吃,也不让我睡觉……”检察院的人却来了一句“没有打你就不算逼供!”
    
    医院职工敢怒不敢言
    
     薛云龙为了掩饰霸占医院的罪恶,强迫全体医院职工在各种各样的伪造材料上签字,稍有不从就遭打击报复,医院职工整天如履薄冰,为了生计,更为了生命安全,他们被迫屈服于薛云龙的恶行。在接受记者暗访的过程中,他们一再要求记者保证他们的安全,并不要泄漏他们的名字,在控诉薛云龙罪行的时候他们的眼里写满了愤怒和无奈,并一再央求记者尽力救助李尚鹏全家。
     薛云龙还强迫医院全体职工到白山市法院集体霸庭,逼迫白山市法院驳回李尚鹏起诉的案子。指使手下以同样的手法去北京几家关注该事件的媒体无理取闹,恶意诽谤记者的调查结果。看见网上对该事件的关注度日益提高,以及一浪高过一浪的声讨,薛云龙和纪连营又以“全体医院职工”的名义当盾牌,在网上发布颠倒黑白的帖子,把自己伪装成是受害者,有人回帖质问他们:“难道你一个人的意愿能代表全体医院职工吗?”……
    
    谁能管管恶势力?
    
    如果这件事还得不到政府的关注,得不到公正的解决,谁能料到悲剧将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谁能知道下一个李尚鹏会不会是你我他?一个人的生命对于13亿中国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家庭却是100% !铲除一个黑恶势力等于造福于一方百姓呀!谁能伸出手呢?我们到底该找谁呢?
    
    当事人李尚鹏妻子刘忠芳 于山东 13894064419
    
    
    
    附:吉林松江河官恶勾结抢夺医院内幕
    
    吉林省松江河镇黑恶势力头目薛云龙何许人也?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松江河镇云龙木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利用当地个别领导作为其保护伞,强行霸占松江河医院。为达到永久霸占目的,竟勾结当地领导,将该医院院长李尚鹏非法关押三个月有余。真可谓钱也要,人也要。
    
    由于薛云龙与当地林业系统松林公司(属于上市的吉林森工集团)主要领导纪连营关系密切,当地属于林业系统的公检法无人敢管(松江河属于林区,独立的公检法,犹如一个小社会),李尚鹏有冤无处伸,怀有身孕的妻子被迫远避山东避难。
    
    几个星期前,海外网站刊登了《地方恶势力强行霸占松江河医院》、《吉林地方恶势力口出狂言:“告到中央都不怕!”》等文后,远在山东避难的李尚鹏妻子接到了不少网友的电话,纷纷表达了对她的同情以及对地方官黑勾结的愤慨,甚至还有人愿意提供帮助。这一切,让李尚鹏的妻子总算感到了一丝温暖。过去的几个月来,这个家庭陷入了孤力无助的深渊,有冤无处伸,深刻体会到人间的悲凉。让李尚鹏的妻子有活下去的信心是,四处逃避的她几周前生下了一个儿子。孩子是无辜的,他生下来时没有父亲的陪伴,再也不能失去母爱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初到人间,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已被关进了和谐社会下的看守所。
    
    看守所所长因说公道话被免职
    
    就在几个星期前,11月26日-28日,当地松林公司总经理纪连营指使松江河公安局,采用各种手段对李尚鹏连续审讯了三天三夜,采取不准睡觉等非人道办法,逼迫李尚鹏把所有对薛云龙不利的证据材料交出来。他们所用手段的卑劣甚至连看守所的所长都难抑愤慨,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公道话,孰不知就是一句还算有点良心的话,让他马上丢掉了“看守所所长”职位——这位所长被纪连营就地免职!……
    
    薛云龙,当地百姓送他外号“小八万”。他与抚松县松江河镇甚至白山市一带个别领导称兄道弟,利用当地松林公司(原松江河林业局)及隶属于松林公司的公安局等单位领导作为其保护伞。据了解,薛云龙的公司将松林公司总经理纪连营的妻子拉来入股。在此背景下,薛云龙通过官方大量套骗银行贷款上亿元人民币,口出狂言谁都动不了他。利用他在松江河的黑恶势力强行霸占无辜百姓财产,伤民扰民,谁敢对他说三道四就对谁进行打击报复,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毒辣。
    
    根据松江河镇松林医院院长李尚鹏以及当地百姓提供的情况,来自北京的记者对该地区进行了明察暗访,所见所闻触目惊心。2007年6月,薛云龙纠集同伙强行霸占了李尚鹏经营的松林医院,所得医院经营收入全部进入个人账户。李尚鹏告天无门、告地无路,多次向当地公安机关以及司法部门反映薛云龙的恶霸罪行,不但无人过问,反而受到当地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迫害,其手段令人发指,心惊肉跳。
    
    2007年9月6日,从北京来的几个联合调查记者前脚离开松江河,医院的现任代理院长马上被人打断四肢,公安局竟无人过问此事。
    
    李尚鹏合法接管和经营医院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事情的经过。2006年,改制后的松江河松林医院因经营困难无法正常运转,濒临破产,为了生存,医院职工纷纷上访告状,松林公司的领导为了能够稳定职工情绪,解决职工吃饭问题,主动找到了李尚鹏,希望他能够接手医院并且在资金借贷上主动担保。2006年4月11日,全体出资人将松林医院以6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尚鹏(其中包括每个职工2万元,共101人的出资),他在办理了相关合法手续后正式接管了该医院。
    
    2006年5、6月份,在李尚鹏依约履行了440万元的出资义务,取得了松林医院的法定代表人资格和全面行使董事长的权利而开展医院的正常工作后,由于当时职工害怕自己的2万元出资因医院亏损而血本无归,纷纷要求将其2万元出资变更为抵押金,以避免风险,李尚鹏答应了职工的要求,并与每名职工签订了出资改为抵押金的《协议书》,根据职工要求按年支付4%的利息,而且可以随时退款。至此,职工与医院的关系也变更为借贷关系,李尚鹏成为松林医院的合法经营者和唯一出资人,没有任何其它股东。
    
    为了尽快扭转医院的长期亏损局面,让全院职工有稳定而满意的收入,李尚鹏投入大量资金增添先进医疗设备,引进专业技术人才,实施科学化、人性化管理,据医院职工反映,他对医院职工像兄弟姐妹一样关心,对病人更是充满爱心和耐心,为了把医院经营好,他把家搬到了医院,时常忙碌到深更半夜。经过一年多苦心经营,医院效益明显好转,职工的工资比以前增加了一倍多,医院的社会声誉和综合竞争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然而就在医院生机勃勃地发展时,危机也悄然逼近……
    
    薛云龙非法抢占医院
    
    由于在投资医院时李尚鹏资金不足,松林公司为了尽快甩掉医院这个包袱,答应帮助其筹集资金,2006年5月30日,松林公司总经理纪连营主动介绍黑恶势力薛云龙借款300万给李尚鹏,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合同约定,李尚鹏分5年还清借款的本金和利息,至今双方合同已履行一年多,李尚鹏没有任何违约行为。
    
    双方发生借贷关系以后,李尚鹏才了解到薛云龙是当地妇孺皆知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人物”,经常横行霸道,口出狂言,视法律如儿戏,当地百姓无不畏惧。看到医院经营好起来,加上地价升值,2007年6月的一天,薛云龙单方面提出终止《借款合同》,并要求李尚鹏在3天内还清借款余额240万元,否则将强行占有医院。另外,薛云龙还恐吓李尚鹏说“如果你想通过法律解决我就让你永远也别想在松江河干”与此同时,薛云龙派手下的4个人寸步不离地跟着李尚鹏,连上厕所也不例外,干扰其正常工作和休息,致使李尚鹏寝食难安,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医院患者所剩无几,无法正常经营下去,损失惨重!万般无奈之下,李尚鹏于2007年6月14日深夜趁4人不备,从窗外的消防梯逃脱,离开松江河,外出筹款。
    
    薛云龙得知情况后,马上来到医院找职工谈话,要求职工选举他为松林医院董事长,并采取威逼利诱的手段强迫职工在所谓的“股东会决议”上签字。就这样,薛云龙轻而易举地接管了医院。接管后他又强行砸开医院微机室的房门,调整主机的各项数据,霸占医院所有的医疗器械、卫材和各种药品(共计60多万元)。薛云龙把原有的会计和出纳赶走,带来自己的会计和出纳,他还下达了命令,让医院收款人员将所收营业款全部交给他带来的出纳员,并存到该出纳员的个人账户,而且这些营业款不用向任何人请示就可以随意支出。
    
    2007年7月24日,李尚鹏向薛云龙偿还7月份借款(6月份及以前全部按合同约定还清)遭到他拒绝,他说借款已经变成股份。按照《借款合同》约定,李尚鹏可以提前还款,8月12日,李尚鹏向其偿还全部借款余额,又因同样的理由遭到拒绝,薛云龙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当地公安机关到底保护谁
    
    在薛云龙强行霸占医院的过程中,李尚鹏和医院职工多次报警,松江河森林公安局和第一派出所的警察接到报警后来到了医院,但他们对薛云龙强盗般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进行任何阻止,反而想方设法虚构事实给李尚鹏定罪,并实施抓捕和三番五次地骚扰,李尚鹏迫于无奈跳楼,造成腰椎压缩爆裂性骨折。
    
    9月20日,抚松县松江河镇林业公安局采取欺骗的手段把李尚鹏骗出门并非法抓捕和对其进行刑事拘留,还口出狂言“我们就是要胡闹到底,看你怎么办!”。考虑到李尚鹏的身体原因和9月28日的开庭,律师带着医院的诊断书和病历等去抚松县松江河镇林业公安局协商让李尚鹏保外就医,谁知公安局断然拒绝。9月20日至今,李尚鹏一直被非法羁押在看守所里,全身浮肿至行走都很艰难,如果继续下去,李尚鹏的生命将危在旦夕!10月16日,为了销毁李尚鹏及其家人手中的证据,薛云龙伙同松江河公安局欺骗李尚鹏说带他去医院看病,结果却带回了李尚鹏的家中,进行掘地三尺般地抄家。在没有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证据的情况下,薛云龙和公安局等为了阻止10月23日的开庭,竟然逼迫医院职工联名签字到法院去无理取闹,而且,法院迫于他们的淫威,9月28日开庭审理的结果至今都没有公布。
    这种事情发生在当今的法制社会,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请问松江河林业公安局是薛云龙个人给的俸禄,还是人民给他们的俸禄!
    
    人民警察为什么不能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不受侵犯?为什么要变成邪恶势力的保护伞,包庇、纵容犯罪行为?难道这就是党和人民给予他们的权利吗?这些隐藏在公安机关里的害群之马不彻底清查,松江河镇还有和谐的明天吗?派出所门牌上树立的“立警为公,执法为民”仅仅是一种摆饰吗?
    
    书记批示竟成一纸空文
    
    9月7日,来自北京的记者把调查材料如实地上报到中共白山市委,周化辰书记当即批示,但是,至今已差不多有4个月之久,依然没有任何人过问。在此期间,记者在尊重白山市委领导有能力,有决心处理此事件的情况下,多次与白山市委联系,并询问调查进展情况,但他们总是搪塞、拖延时间,致使薛云龙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惩处,反而越发嚣张:“看你往哪告,告到中央我们也不怕,老子有的是钱,哪级领导我们都可以买通”。难道白山市委书记的批示只是一纸空文吗?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强调“群众利益无小事”,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百姓需要一个公平、公正的和谐环境。更需要我们每个党员、领导干部求真务实、真抓实干、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崇高思想品德。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天大冤情,朗朗乾坤,共产党的天下,竟然有冤无处伸,有状无处告。和谐世界,何时才能让老百姓真正感到安全?
    
    当事人李尚鹏妻子刘忠芳 于山东 13894064419
    2007年12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从一本书看台湾的恶势力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田平利陷害的悲惨遭遇
  • 吉林地方恶势力口出狂言:“告到中央都不怕!”
  • 原中组部离休老干部宿舍被强拆,黑恶势力逼近中南海?
  • 黑龙江逊克县公安局软弱无能 黑恶势力猖獗无法遏制(图)
  • 河北人大代表:遭黑恶势力与公安机关迫害,离奇“自杀”
  • 鉴于官匪:重大黑恶势力头目实行跨省异地关押
  • 官员称中国处于黑恶势力犯罪高发期
  • 南宁政府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90多个失地农民被捕判刑/莫巨烽(图)
  • 中国邪恶势力猖獗 官方宣传玄妙深奥
  • 中国深挖严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 河北保定市再次发生黑恶势力持枪拆迁!!(图)
  • 泛蓝联盟对武汉花楼街恶势力伤人事件的调查(图)
  • 辽宁省纪委书记王唯众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图)
  • 公安局副局长怎成了黑恶势力“马仔”
  • 山西广东黑恶势力覆灭内幕 揪出多位幕后高层官员
  • 山西广东黑恶势力覆灭内幕 揪出多位高层官员
  • 警察参与黑恶势力垄断当地色情业
  • 弱势人群转变为黑恶势力的社会现象诱因分析
  • 高智晟:郭飞雄仍被关押标志着广东黑恶势力继续对中国人民的挑衅
  • 太石村:黑恶势力的先进性
  • 地方恶势力强行霸占松江河医院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