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再评黑龙江农民分地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3日 转载)
    
    [日期:2007-12-23]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博讯 boxun.com)

     黑龙江、三门峡库区和江苏三个地区的十来万农民 "收回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不是对天发誓,而是对向全国人民宣布。不是要求政府承认,甚至不向共同体和全体农民索取承认。这是通知,其分地行动来自于自身的意志,不需要任何同意,任何审批。因为这样的行动,是天经地义的,根据自然法的行动。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当然属于他们。这是天理和自然正当。农民分了土地,摁住自己手中,至少还可以保住其土地上的价值,不流失到权贵手上。于这个案件而言,分土地并不是私有化。因为私有化是来自政府承认和推动。
    
     我想起了罗马的斯巴达克斯起义。在罗马的普世秩序中,风卷残云的斯巴达克斯必须迫使罗马承认奴隶的自由,以达到和平。非得罗马的承认,达成契约,承认奴隶的自由人资格,这是罗马的普世秩序精神。罗马人就是通过战胜邻国,迫使他们和罗马缔结和约,从而纳入罗马的普世秩序。抗争的奴隶们是想获得承认,加入普世秩序。
    
     可是中国农民从根基处拒绝了加入一种既存的非正义秩序的渴望。这是一种自我主张,自我肯定,是无条件的。那就是自我确认,自我肯定:我在我宣告,我在故我有权。这是天赋人权的框架。向全国人民宣布,是要求共同体和其他第三方,有义务维护他们的行动。因此天赋人权就确立起来。天赋人权并不来自社会契约,而是来自"自己就有人权"这个自明的事实。
    
     施密特在《大地的法》中说,每一个定居下来的民族,每一个群体和每一个帝国的历史起源都存在着某种形式占有土地的过程,占有土地包含着空间上的最初秩序。这种本源孕育了所有以后的法律和所有那些需要通过命令来颁布和确立的东西。 施密特把占有作为原始行动的占有转化成法律。
    
     他还说,法蕴含于大地当中,作为大地劳作的酬劳,法通过大地自身体现出来。法植根于大地,与大地相连。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
    
     自我主张,无疑是该出手就出手:老子就这样招你咋的。像主人那样自我主张,是气势如虹,得道多助,如果是奴隶般的反抗,逆水行舟。能自我主张的是主人,而不是奴隶。简简单单地站起来,而不是跪着,按照天理和自然正当、自然法自我主张,而不奴隶般的抗争。专制并不建立在其军队和法庭之上,而是建立在每一个奴隶心中的牢房里面,自己就是专制的帮凶和打手。站起来,身上的无形锁链和不正义秩序,都破碎了,烟消云散了。站起来的代价甚小。站起来就消除了恐惧,或者站起来手拉手,就消除了恐惧。
    
     有一种根本性的或在根基处涌动的力量和能量,使国家和正义秩序处于不断形成,不断被更新维护的过程中。给自身制定法则是最高的自由,充分地意识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对最合适的土地所有制形式,做出决断。秩序,并不是某种现存的东西,某个静止不动的东西,而是被理解为某个不断生成,不断重新创造的东西。
    
     我们心中想的,正在到来的事物,不可动摇的奠基于对土地的扎根关系中。通过一次自我主张和宣告,将双脚站立在土地之上。海德格尔说,我知道,任何本质性的和伟大的事务,都源自于如下事实:人有一片故土,并扎根于传统之中。抗争和自我主张,构成命运性关系,不可替代的扎根现象。大地成为展开中国农民生活世界的场所,在此居住并成为一个故乡。
    
     中国农民的抗争和自我主张,不仅是继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之后,改革三十年资本主义再次入侵农村,摧毁乡土伦理导致千禧年反抗,而且还有对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革命许下诺言的背信弃义而滋生的愤怒和绝望。二者共振在一起。
    
     土地是一种生命的秩序,蕴含着神秘的渴望:对幸福,安全和秩序的渴望;获得母亲般的关怀和父亲般的保护。中国农民在其中保存自身安身立命。而都市化之后,例如农民工,市场经济就没有给出可以让他们安身立命的秩序,所以中国农民只能从都市退回乡土,然而乡土秩序又被拔根而起。在权贵资本主义的掠夺战争中,农民只能充当炮灰,后退路已断绝。权贵资本主义侵入并且切断了最深刻的精神联系。
    
     从根基处诞生新的法权秩序,抛弃集体所有制自己分地,这是火山熔岩的喷发,在地面上成型,形成新秩序。人民,本身始终是一切政治事件和秩序的根源,是一切政治力量的根源,其存在形式永远不会有一个最终的定型。 最首要的,是人民恢复作出决断的能力。做出决断,是首要问题,不管是私有化也好,公有化也好,这都是暂时次要。就像不孕症能生孩子,生女孩或男孩,暂时关系还不大。重要的是,能生孩子了。
    
     中国农民要获得最强有力的表达,要展示一种持久亘古的地火般的真理。要塑造万物的创造型奠基,洞穿历史灰尘,把隐藏其中的种种可能性释放出来。
    
     历史的钟点已经敲响,这是一种呼召和发起,体验到从将来而来,正在在发生的事物。
    
    为了一个牢固和美好的秩序,要进行权贵进行拆迁,从而露出根基来,好建一座雄伟宏大的大厦。中国农民自己站起来,就拆迁了权贵。从被权贵拆迁的耻辱到拆迁权贵的正义,只要站直了。奴隶和主人的区别,就在于站直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一次“卫星变轨”:从跪劝权贵从良到自己当家作主
  • 陈永苗:走路去月球:从经济自由到政治自由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陈永苗:维权运动的中国史意义
  • 陈永苗:政治自由是首要的—评资中筠先生12月1日广州讲座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 陈永苗:改革时代与维权时代的社会公正
  •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陈永苗:仇富(腐)才是真正捍卫市场经济
  • 请问茅于轼:继续让富人先富下去,穷人越穷下去么?/陈永苗
  • 陈永苗:维权运动是百年立宪的画龙点睛
  • 陈永苗:《读书》换帅是“去改革化”的一个里程碑
  • 陈永苗:我为什么要奖励温家宝一朵小红花‎
  • 陈永苗:甘阳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大忽悠
  • 陈永苗:假如没有中央政府—评山西黑窑童奴解救行动
  • 陈永苗:对赖昌星,不能用当局的眼光看
  • 陈永苗:以一个史诗般的理由崇拜赖昌星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