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小平在中美建交谈判期间的暗盘交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2日 转载)
    
    一、卡特澄清了历史公案
     (博讯 boxun.com)

    12月5日,在中国举行的中美建交二十八周年纪念会上,中美建交时任美国总统的卡特在会上宣读了他当时的日记, 记载中美1979年建交时邓小平默许美国对台售武:
    
    "邓小平同意,中国不会公开反对我们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宣言,他也明白我们将在共同防御条约终止后继续向台湾出售防卫性武器。"
    
    "他们在公开场合不会赞同美国向台售武,但是私底下他们知道武器还是会卖给台湾的。"
    
    二、邓小平默许美国对台湾售武
    
    一件在国际外交史上如此重要大事的真相,是不容乱说的。如果卡特更改了当时的情况,中国方面为了对历史、对国人交代,是绝对不能不加驳斥的。何况,中美建交事件是中国当时的头等大事,所有的资料都应该保存齐全,要替邓小平和当时当政者辩护也很容易以公布当时官方的资料、备忘录来澄清。邓小平的决定应该是代表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决定,他是如何作出决定、又是如何向政治局交代的?当时的谈判主要代表:黄华、柴泽民也一定要同中央报告和接受中央的指示,他们不可能对售武这么大的议题自作主张。他们应该有备忘录留下。何况,中方当事人柴泽民过去也曾接受过访问但语焉不详。此时不出面更待何时?
    
    但中国方面,不仅没有反驳卡特的论断,而且在12月5日发布此一消息时,将其中有关邓小平同意售武的讲话部分,全部舍去。但是,当时在场的外国记者却都发出了报道:卡特宣读了当时的日记,点明了邓小平默许售武。如此,中国新华社在一天后12月6日又发了一则消息:“卡特日记中记录的中美建交决策经过”“披露了建交过程中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及曲折经历”。但在这一相当长的文章中,并没有登出什么“细节及曲折经历”。
    
    将两种报道对照(编者按:参考本期“卡特:中美建交时中国默许对台售武”文章),立即可以看出,新华社的报道是转移视线的障眼法,旨在掩饰邓小平的默许。卡特的讲话是应中国外交协会的邀请,而且是在北京发表的。他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敏感性,不会在中国的首都、对中国主人如此不敬,栽诬邓小平。相反的,他选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这个场合用他当时的日记来宣布此一历史公案,目的就是要表明他所说的可信性,也就是对此一历史定案。就卡特的角度来考虑,一方面他自己年岁日增,总要找一个时机来交代;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让中国因此难堪,所以他的态度相当低调,只念日记,没有发挥。
    
    三、伍德科克早已说出中美谈判的详细内幕
    
    其实,披露中美建交最后谈判过程的,卡特并不是第一个。中美建交谈判最后的美方谈判人是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美国纽约时报前驻北京主任PatrickTyler早在1999年所出版的“长城-六任总统和中国(AGreatWall-SixPresidentsAndChina)”一书上,就专门报道作者访问伍德科克所写出真正是“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及曲折经历”的中美建交谈判内幕。这本书的部分内容,后来过了几年,中国以各种方式披露,但是,真正关键的,有关邓小平让步的经过却全部删除了。以下为有关内容(按:根据中国所流传的部分,并补充原书被删除的部分):
     
    【
    12月14日,柴泽民去白宫与布热津斯基商量建交后内阁级官员访华的程序问题。当柴起身准备离开时,布热津斯基问他北京方面的进展情况他是否知道。柴说,看来一切进展都极为顺利,特别是在美国同意停止向台湾出售武器以后。布热津斯基听了这话后,一面竭力掩盖自己的惊奇,一面迅速提出了异议。他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双方达成一致的意见是:废除共同防御条约延迟一年完成,在此一年内,原已达成售武协议继续执行。一年后,还要继续向台湾出售有限量的武器。他的话让柴泽民大吃一惊。柴说,双方达成的协议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布热津斯基赶紧给伍德科克发报,问他是否肯定中国人理解卡特继续向台湾人出售武器的决心。伍给白宫回话说,任何人只要仔细地读一下记录就会发现,在一年的期限结束后,美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这一点在建交协议中是“含蓄的”。卡特明确地对布热津斯基说,现在的办法只有一个。邓必须理解,如果总统不能向国会保证美国继续支持台湾的安全,那么建交一事就办不成。向台湾的武器出售将是有限的和防御性的,但卡特必须让国会知道他保留了这个权力。
      
    伍德科克收到白宫来的这份电报时,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电报指示他立即求见邓小平,以确保中国领导人既理解又同意美国保留向台湾出售防御性武器的权力。伍德科克不禁暗自叫苦。离宣布两国重建外交关系的时间还有15个小时,建交公报都已敲定,现在要到中国人那里去直言不讳地对他们说:你们早已明确表示决不接受的事,美国人还要干。
      
    12月15日下午4点,伍德科克和罗伊按捺住沮丧的心情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台阶。邓已在那里等他们了。伍德科克把话摆明了,还明确表示他是奉命行事。邓小平的脸色已经预示着一场风暴。他拍着坐椅的扶手。“我们不能同意!我们绝对永远不会同意,我们绝对反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是不能允许的!伍德科克和罗伊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地听着邓怒气冲冲地说着,心里都在想:按期宣布建交这件事算完了!
      
    邓说,如果美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蒋经国怎么还会到谈判桌上来?如果他不到谈判桌上来,中国将不得不用武力收复台湾。那对美国有利吗?美国大量地向台湾出售武器,使台湾的领导人永远不愿到谈判桌上来,美国怎么还能说它是赞成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呢?那只能导致战争。邓问伍德科克,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在这个节骨眼上,伍德科克的回答已越出了白宫指示的范围。他对邓说,重要的是先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因为其他事情都将会改变。会一个过度时期,那时他们能解决争议。由于华盛顿承认北京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那么在建交后的过渡期里,不仅美中关系,而且中国和台湾的关系都会改变。
    
    伍德科克一再重复这一点:关系正常化后的变化会多大,以及那时解决问题会多容易。
    
    (按:以上是中国版本部分、所有版本大同小异,对原书作了修改,还多少不失原意。但以下是中国所有版本都删除的部分,实际就是邓小平让步的过程。)
    
    他们已经谈话并喊叫了一个小时。当伍德科克讲完话,邓对他凝视了一下,耸耸肩,举起手,只吐了一个字:"好。"
    
    中国领导人说他保留重提售武问题权,他接着加上一个要求,希望这个要求会限制他所被迫在晚上11点钟同意的结果所带来的损害:如果美国将来售武台湾,他希望能保证是秘密成交。
    
    伍德科克说他会将邓的要求立即传会华府。之后邓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
    
    当布热津斯基12月15日早上到达办公室时,伍德科克的电传已经在他办公桌上。他惊异伍德科克的技术,也希望这就够了。无论如何,他立即采取了新的立场,将之拿到卡特那去。
    
    早上8点4分,柴泽民坐在布热津斯基之前,尚不知成交与否。总统将在12小时内上电视。布热津斯基对中方代表解释北京谈判的经过,以及邓小平要求今后美国售武秘密进行。
    
    布热津斯基将再度让邓小平失望。他说道:卡特政府不可能同意“秘密”售武台湾。这也不实际。台湾会公布,华府无法控制。
    
    布热津斯基向柴表示:但美国政府会小心处理。白宫不会主动宣布售武事项。如果“被人问到(售武)时“,美国政府会说在协防条约解除后以不危及该地区的和平前景为前提会继续一段时间对台有选择、防御性质的售武”;如果还“被人问到(双方了解)时”,美国政府是注意到了北京对售武的反对,但会补充说,无论如何,双方已同意正常化的继续前进。
    
    布热津斯基敦促柴保证尽快通知邓,以免在正常化即将宣布时产生公开的争议。布热津斯基是在恳求中方接受目前的协议,虽然其中有不完全和争执。
    
    邓让他们紧张了一整天。每个人都知道,如果中方撤出协议,将会有无尽的反责。布热津斯基将会下台,万斯和霍尔布克肯定会做到此点。但直到电视广播时刻还没有回复,他们晓得邓又吞下了他们的苦药。
    
    之后卡特出现在摄像机前,像尼克松一样,震动了世界。
    】
    
    四、邓小平的一错、再错、三错
    
    伍德科克的叙述,同卡特此次的讲话是互相印证的。将两者联合起来,邓小平在售武问题上的最后让步,是没有丝毫疑问的。问题是,这个步让得多大?
    
    邓小平在建交谈判上,连续犯了三个大错:一错在默许美国对台售武;二错是隐瞒真相;三错则是竟然向美方要求帮忙隐瞒。三个错误一个比一个致命。
    
    默许售武的丧权
    
    首先,让我们看在建交谈判中默许售武是什么意思?不知情的人,或替邓小平辩护的人会说:只要协防条约废除了,美国和台湾没有正式的、公开的条约,我们抵死不公开承认有这回事,就不是主权的出让。也许邓小平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试问,谈判就只两方,对方同你谈成交的条件,你听完了后,把耳朵捂起来说,就当我没有听见,现在我们成交,但是我保留以后的抗议权,这岂不是自己骗自己的掩耳盗铃嘛!
    
    售武就是美国卖军火给台湾对付中国,当然还是美国协防台湾,干涉中国内政。建交的谈判内容就是要美国放弃插手台湾,放弃协防条约就是中国坚持的重要条件之一。那有一边建交、一边继续售武的道理!默许售武实际就是将原来公开的协防条约变成地下。但地下的比地上更坏。地上的美蒋协防条约是对付中国的条约,中国当然是反对的;但默许地下协防,就是中美双方彼此知情下,中国参与其中却对外装着不知道而已。自己的主权自己可以坚持时却放弃坚持,只在口头上加上一句我保留抗议权,推翻了中国一向在台湾问题上不能放弃丝毫主权的坚定立场。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说,对台的主权是你自己让出的,美国的干预是你允许的!这次卡特讲话后,美国之音不就在对中国的广播中向中国听众提出这样的问题:现在中国应该不要再谴责美国对台售武了。
    
    从解决台湾问题到逃避台湾问题
    
    既然你已经默许了,当然有决定默许的理由。这个理由是什么呢?有没有说服力?而且你是代表整个国家谈判,总要对党、对国人交代吧。又没有打败仗,又没有国家生死攸关的危机,有什么理由能够同出让主权相交换的呢?邓小平一错再错,便想隐瞒。买卖武器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隐瞒?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想出一个幼稚的骗人伎俩,也反映出邓小平这个人的虚假和不负责任。在外交谈判上如此儿戏,居然是全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实在有辱国格。别人还会看得起你吗?想要隐瞒骗人就表示你根本不会去解决问题,而只是能混则混、掩盖问题。这就使得从建交的第一天开始,中国就不是在解决台湾问题,而是在台湾问题上蒙混。蒙混其实就是二十八年来中国对待台湾问题的总方针。从邓开始,永远不面对自己闯下的大祸,反过来,却永远是被动,永远是说冠冕堂皇的假话,被美国耍弄、被台湾将军。
    
    谈判后的骨牌效应:与台湾关系法
    
    更致命的是,邓小平居然会求美国替他保密。变成了美国人来帮邓小平维持面子。美国人也一眼看穿了邓的虚弱可欺。你邓小平既然要掩饰自己的第一个丧权行为,就必然也会掩饰以后第二、第三个丧权行为。以丧权来掩饰丧权。美国人吃定了邓。毫不停留,再接再厉,插手台湾的动作就更大了,这就是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TaiwanRelationAct)”。
    
    以下是中国外交部自己关于台湾关系法的叙述:
      
    “
    《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总统卡特于一九七九年四月十日签署生效的一项立法。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同时美国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从台湾撤出美国军队。一月二十六日卡特总统提出《与台湾关系法》议案,美国国会众、参两院分别于三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予以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声称:“美国作出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是以台湾的前途将以和平方式决定这种期望为基础的;凡是企图以和平以外的方式来解决台湾题的努力,都将会威胁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引起美国的严重关注。”并提出要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使之“保持抵御会危及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的任何诉诸武力的行为或其他强制形式的能力”。这个法案继续将台湾当作“国家”对待,违反了中美两国建交时双方同意的原则以及美方的承诺,是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
    ”
    
    当时所有注目中美建交的人,都对台湾关系法的出笼感到吃惊。那里刚一建交,就通过一个保护台湾的国内法,这怎么对中国交代?那里会有这样的事,总统同意了建交,而国会却搞另一套。而且如果仅是国会唱反调,卡特可以否决。否则中国怎么能容忍呢?奇怪的是,卡特签字立法了,中国除了表示“严重抗议”外,并没有任何行动,更无论撤回建交了。“台湾关系法”的通过,比售武还严重太多,等于说回到了上海公报之前,将台湾作为国内法律下的被保护者,是公然干涉中国内政了。但是对照已经揭露的中美建交内幕,当然,美国这样做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美方已经看准了邓小平又会吃这颗苦药的。这个药确实厉害无比,中美建交本来是美国以彻底放弃干预台湾为前提的,现在却成为中国束手听任美国干预台湾了。
    
    之后,邓小平同美国又搞出一个“联合公报”,即1982年的所谓“八一七售武公报”,就又是一次企图掩饰(见附文的分析);而同时的对台湾当局呼吁“国共和谈”,当然没有任何结果。
    
    五、中美建交是台湾局势变化的分水岭
    
    现在,我们再来回顾台湾局势的变化,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中美建交是台湾问题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中国节节逼近,收回台湾形势大好,指日可期;在此之后,台湾问题,一泻千里,难以收拾。
    
    今天,人们只看到台湾问题的难解,多半不会想到,原来的情况刚好相反,如果不是邓的让步,台湾问题早已解决。在这里,让我们了解一下中国当时对台湾问题的部署和解决之道。
    
    六、毛泽东、周恩来时期台湾问题的大好形势
    
    凡是经历过20世纪70年代的中外人士,大概都不会忘记,当时中国在外交上的攻势,真可谓排山倒海、势不可挡。从70年的乒乓外交开始,直到76年毛泽东去世为止,中国在美苏争霸之下,进军国际外交战场,过关斩将,确乎是“从胜利走向胜利“。中国的外交出击,其中一个重大战略目标,就是解决台湾问题。
    
    中国当时曾向关心台湾的人士说明了解决台湾问题的方针和部署,分国际、国内和岛内三个方面。
    
    国内的准备
    
    首先,立足于自己,国内的准备是最基本的。在台湾问题的解决上,还是一个实力的对比。国内有实力,在国际上有利于逼美国退出;在对台湾谈判上也容易使国民党就范。两岸人民的交通正在打开,国力上、军事上积极部署, “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已经在全国宣传。这些都是准备。
    
    国际上美国从台湾的撤出
    
    在国际上,关键是美国的彻底放手。只要美国彻底放手了,国际这个环节就攻下了。美国当时陷在越战中不能自拔;又面临苏联霸权的扩张,没有力量再与中国为敌。为重建美中关系,它必须放弃原来的反华政策,撒手台湾。但对中国来说,美国的撒手必须彻底,任何的不彻底,就留下了漏洞,美国就会又插手。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就是要达到一次彻底解决。不能分两次成交。
    
    台湾岛内两个寄希望: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国民党当局
    
    一旦国际干预清除,台湾已经变成中国内部问题时,中国对台湾回归的条件是可以很大松动的。为了减少流血,必须同当权的国民党谈,这就是“寄希望于台湾当局“;但毛泽东的政治路线从来是走群众路线的,台湾的未来,最根本的是依靠台湾人民,这就是”寄希望于台湾人民“。人民对祖国向心,台湾问题的解决才会顺利。
    
    对台的总方针是:立足于武力,争取和平解决。中国当时同香港、台湾和海外来的华人都一再提起两个模式:一个是打下来的天津方式;一个是和平解决的北平方式。在谈到北平解放时,还特别提到,当时傅作义的决定,他身边的人,包括他女儿,都是左倾亲共的,起了一定的作用。希望爱国华人争取北平方式。
    
    中美谈判是突破焦点
    
    国际、国内和岛内的发展是互动的,一方的进展会促使其他方面的进展。当时最可能是国际的突破,即美国放手台湾。只要美国的手去掉了。就是中国和台湾谈判的时候了。没有美国保护的台湾,本身可以选择的道路不多,此时就是相当于全国解放的最后一役。此时,中国的实力和在国际上的地位,台湾解决的大局一定,就是谈条件了。中国在国际上对台湾一直没有松口,称为中国的一省。主要是驱除任何国际搞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等分离花招。
    
    自1972年2月的中美上海公报发布开始,到1978年为止,双方的谈判到最后只差一点,形成胶着。
    
    中国的条件是:美国必须彻底撒手台湾,承认中国所一贯声明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 "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体现以上条件的美国具体做法是:同国民党断交、从台湾全部撤军、废除对台协防条约。这就是当时所谓的“断交、废约、撤军”建交三条件。这三个条件都有了,中美关系就可正常化。
    
    美国方面的态度是,如果完全照中方的条件,美国总统会被指责为出卖台湾,因此需要有不出卖台湾的表示方式。也就是说,只要找到一个让美国可以交代的方式,两国就可正常化了。
    
    根据美国方面已经解密的有关双方谈判的备忘录和谈判记载上,特别是尼克松和基辛格的有关文件上,都是这种讲法。他们对中国的说辞是,美国要向美国内部交代不是放弃台湾,所以要中国作出某种保证。但中方认为对台湾解决是中国内部的事情,美国不能过问。双方在这一点上僵持不下。
    
    谈判中间美国方面用了各种方式去试探中国是否有妥协余地,美方要求中国发表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声明就是一种试探。但毛泽东、周恩来是何许人物,怎么会轻易上当?一出口就不能收回,放弃武力,台湾当局有恃无恐,怎会妥协?何况美国怎么有资格要中国保证台湾的前途,这不仅是干涉内政,而且是干涉未来内政。当然,美国的“交代”是藉口,诈骗中国是目的。
    
    美国的另一个手法是以苏联威胁中国,好像中国为对付苏联必须依靠美国不可!毛泽东看出了美国的意图,晓得美国是玩的以中国压苏联、以苏联压中国的两面手法,两面谈判两面占便宜。所以中国一再指出:苏联是声东击西,在蒙古的布军是假象,西进欧洲是目的。
    
    为了让美国了解中国是看穿了美方的伎俩,不要再无谓的打“苏联牌”和在台湾问题上留尾巴,到了1974年以后,中国的态度变得更加强硬,表示怀疑美国谈判的动机。邓小平的再起,就是来担任这个恶人角色来对付基辛格的纠缠战术的。所以,美国人都晓得基辛格将邓小平称为:“讨嫌的小个子(ThatLittleNastyMan)”,这个形容就是产生在74-75年的谈判期间。
    
    局面的打开,只能是美国取消耍鬼,老老实实接受中国的条件,否则,就继续拖,双方不建交。这点,中国也考虑到了,有可能美国不松手,那就让美国继续背台湾的包袱。中国可以等。
    
    
    中国不急美国急。中国所以不急是很有道理的。台湾已经被美国占住了这么久,现在是美国有求于中国,谈不妥再多拖有什么关系?但要解决就要干净,不留尾巴。机会只此一次,建交以后再要美国让步就难了。美国在国际上的运作、特别是同苏联的争霸,同中国的关系差别极大,还有中国门户打开下分经济前景建交与否差别而美国因为台湾也这样耗下去,就太不会打算盘了。何况,美国没有长远的政治,全是短期的考虑,同中国建交不仅是历史成就,只在现实选举上就有极大利益。
    
    美国方面也研究过中国的谈判方式,知道中国一旦说出底线后,就不再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不是水门事件的下台,尼克松是肯定会在任内同意建交的。后来,尼克松下台、福特上台后,基辛格还是希望能成交的。等到换了民主党卡特上台,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是强烈反苏派,所以他也是积极推动建交的。正是由于急的是美国,所以只要中国不退,它必须要让。形势对中国大大有利。
    
    正是由于中国立场的坚定,美国在各种试探无用下,是必然让步的。所以,建交之事,呼之欲出,当时双方都在为建交作准备,随时都可能实现。从1975年开始,中国在对香港、台湾和海外的华人谈到台湾问题时,重点就是两个方式(北平方式和天津方式)和两个寄希望(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台湾当局),其实就是预期谈判的突破,准备进行下一步的逼迫台湾当局走到谈判桌来,解决台湾问题就提到日程表上了。
    
    七、邓小平上台后的大倒退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就是这个当初同美国谈判强硬的邓小平,在当权后推翻了中国原来的整个部署。邓的方针,就是反毛泽东路线政策而行之。他的算盘很简单,就是全面倒向美国。把美国的一套引进来取代毛泽东的一套。邓小平本是赌徒,亲美就是他的赌注。他一上台,形势就反过来了,建交谈判本来是中国不急美国急,现在变成中国急不及待了,邓小平为了建交不惜任何代价。正是在这个转变下,形成了建交背后的暗盘交易。
    
    一着之差,全盘皆输。从此之后,台湾问题在国际、国内、台湾岛内三方面大倒退。
    
    在国内,邓小平在台湾问题上的所有说法和做法,全是骗中国人的,中国基本把台湾问题搁置。除了作生意外一概不问。
    
    在台湾,蒋经国有美国保护下,怎会谈出结果!经过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三代下来,就把台湾越来越推向台独了。台湾已成为叫将中国的棋子。
    
    在国际上,美国的介入台湾是步步深入。在二十八年后的今天,台湾不但没有被美国抛弃,而且去中国化越来越厉害,台独势力越来越嚣张,美国不但没有“放弃”台湾,而且在国内居然立台湾关系法保护台湾,对台湾售武也越来越先进,并又一次将台湾加入所谓的“区域导弹防卫系统(TMD)”的军事联防,取代当年的“协防条约”。在台湾问题上,今天中国主权倒退已超过了承认“台湾关系法”我们不是看到,今天在陈水扁搞“入联公投”将中国“反分裂法”的军时,中国官方的希望,全部寄托在美国能够制住陈水扁嘛!这岂不是中国在恳求美国干预台湾了!
    
    且看今天台湾问题的严重程度,台湾前后形势的变化之大,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谁为为之?孰令致之。祸首就是邓小平。邓对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作了大出卖。
    
    八、当局该停止自欺欺人了
    
    卡特的讲话,澄清了中美建交的历史公案,把邓小平的私下出卖和盘抖出来了。这至少有一个好处,中国不能再装蒜了,必须要面对28年的恶果改弦更张有所作为了。可是,今天的当政者,大概麻木不仁了。居然还在向自己的国人隐瞒。我们只能寄以忠告:在国家民族利益上,历史是会作出裁判的。只要还有一点民族心,这个蒜不能再装下去了。亡羊补牢、犹为未完。只有面对,才能解决。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只要民族心激发了,邓祸是可以制止的,台湾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中国人民也一定要同邓小平算祸国殃民的总帐。
    
    2007年12月
    
    附文:
    中国政府所说的“三个公报原则”到底什么回事 范机
    
    就中国方面而言,关于美国售武台湾一事,从来都是讳莫如深、语焉不详。我们听到的官方声明总是所谓美国应该不要从“三个公报的原则”倒退。似乎这三个公报就证明了中国有理、美国耍赖。其实,美国当局和所有明眼的旁观者都心照不宣:这引用三个公报的声明方式,不过是中国的下台说辞,并不是说给美国听的,而是唬弄自己国家的老百姓的。现在,我们知道邓小平在建交中的暗盘交易后,再分析一下这三个公报,就可以看出三者并提是根本不通的,其实是国际上的一个笑柄。
    
    三个公报是指1972年2月28日上海“中美联合公报”、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公报”和1982年8月17日有关售武的“中美联合公报”。这是三个性质不同的公报,效用也不一样。
    
    第一个,上海公报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起步意向书,由于双方在其他许多方面的看法并不一致,这也是国际上发表“联合公报”采用各说各话的方式表明态度。
    
    “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 "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上海公报的历史意义是美国孤立中国的政策于此宣告破产,美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双方就这个立场起步走向正常化。
    
    但意向书并不是条约,只是“诚意(GoodWill)”,所有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障碍都扫除后,才是最后建交的条约。
    
    第二个公报,即1978年12月15日拟定,1979年1月1日对外发布的“中美建交公报”,则不是意向书而是一个正式的建交公告,表示所有有关条件已经取得同意。当然,建交公告,以及相关的了解,就取代了原来的上海公报的意向书,是正式的承诺了,双方的承诺应该直接列在公报上或以备忘录、外交照会等方式形成书面文件。当然,建交公报一出,就取代了上海公报。但是,在建交公告中,美国并没有作出任何明确的表态,只有“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却出现了“重申上海公报中双方一致同意的各项原则”的字样。这是明显的有意暧昧。因为上海公报的所以双方各表立场,就是因为当时就台湾问题上还很有差距。奇怪得很,怎么在建交公报上又“重申上海公报中双方一致同意的各项原则”,这一致同意的是什么原则呢?既然在上海公报上已经可以将一致通过的原则写出,为什么这个最正式的建交公报不把原则明白写出来,却要绕个弯子呢?这就好像是双方谈生意,在签正式合同时,不列出同意的条件,却列出一条:“本合同重伸意向书所一致同意的原则”。意向书只是意向,并不具体,谁能说清意向书中什么是一致同意的原则?这在商场上大概不可能会发生,否则合同不成其为合同,留下是不尽的抵赖、扯皮那还做什么生意!具体事项在合同上写不清楚的,也一定是定义分明的合同附件,诚意不是条约,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上海公报中明文列出双方共同的是:“双方同意,各国不论社会制度如何,都应根
    据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侵犯别国、不干涉别国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来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国际争端应在此基础上予以解决,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准备在他们的相互关系中实行这些原则。“这个原则,可以再写一遍,为什么不重述,却还要将在因建交完成而过时的“上海公报”文件重提?当然是有意的暧昧。为什么双方都会同意暧昧呢?当然不是疏忽,而是可以各说各话。
    
    先看美国方面,这个“原则”可以暗示为中美有联盟对付苏联,可以对正在进行的美苏“缓和(Detent)”谈判提高美方要价。但对中国而言,这个理由就不成立,而且列于上海公报上的字句是中国的提法,为什么不再写一遍呢?暧昧的目的是可以把建交公报和上海公报连在一起,可以任意解释,推卸责任。给人的印象是在建交公报中所没写的,都在上海公报上同意了。不知情者,如果不仔细对照上海公报,很容易误认所谓的上海公报共同原则,可能就是过去中国在国际上一向坚持的原则:“台湾是中国的一省,任何外国势力不能干涉中国内政”。无论如何,不以“建交公报”取代上海公报,而搞一个暗语,就很不正常了。以后,中国在同美国交涉台湾问题时,一定会将上海公报也扯进来,这正是中国当初有意暧昧的道理。
    
    再看第三个所谓的售武公报。这个公报签定的1982年已经是民主党卡特政府下台、共和党里根政府上台。里根一向支持台湾的共和党内的反共强硬派,如果卡特政府没有作出让步,里根政府是不可能让步的。但为什么又有出一个公报的必要呢?当时的背景是美国对台的售武正继续升级,这使原先邓小平向党内的交代站不住脚,中国方面需要澄清。另一方面,则是中美正在建立所谓的“战略伙伴”,美国在中国境内装置了对付苏联卫星侦察接收站,美国要拉拢中国。这个公报从发表到内容都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只是美国给邓小平的一个下台阶梯。
    
    但这个公报的公布,揭开了两个底细。
    
    第一,原来中美建交公报中的所说的“上海公报一致原则”并不是什么有关台湾问题的原则,而只是中国一向声明的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试问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要写成“上海公报的一致原则”让人不知所云,显然是一个障眼法,对美国无关痛痒,对邓小平却可以向国内随意解释。
    
    
    这三个公报连在一起,不仅不伦不类,而且节节倒退。反观中国却在政府声明明中像念经一样地每次“三个公报”,可笑复可耻。
    
    现在,卡特的话已说明,中国以“三个公报原则”自欺欺人可以休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打工仔:给邓小平女儿毛毛的一封信
  • 巩献田:中国已背离邓小平路线
  • 邓小平为何未‘挂’帅/张成觉
  • 曾庆红的“退位”与当年邓小平的“退位”有点类似?
  • 陈翰圣:赵紫阳和邓小平分手的真正原因
  • 曾庆红的位置关系到邓小平的部署
  • 邓小平1987年说:2050年中国实现普选/李蒙
  • 邓小平“猫论”就是“不择手段论”/柳鲲鹏
  • 邓小平可以批判吗?/陈舰平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陈维健:纸馅包子与邓小平的经济发展论
  • 香港回归十年看邓小平之功过
  • 邓小平未能到香港走一走的历史原因 (图)
  • 读邓林为邓小平开脱有感
  • 温克坚: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 邓小平是六四屠杀的罪魁祸首
  • “六四屠城”是邓小平的个人责任/北京骆春秀
  • 邓榕:香港平稳回归非必然 邓小平寸步不让 (图)
  • 六四后美特使密访华 邓小平:别说7国制裁70国也没用
  • 邓小平拍板,蒋经国震怒——“自立晚报”首次“登陆”
  • 邓小平故居出了这样的事:小病治成大病,还打家属
  • 邓小平长女邓林笑言兄妹分工,拥有“一官半职”(图)
  • 邓小平家乡抗议医疗事故的11人被监禁
  • 邓小平七度遭暗杀 胡锦涛下令解密
  • 《炎黄春秋》头条文章批当局搁置邓小平政改
  • 胡锦涛成功验收邓小平一国两制试验田
  • 卓琳很有可能患了和邓小平晚年一样的帕金森病
  • 学者陈子明驳邓小平女儿六四言论
  • 惊人内幕:台湾曾策划暗杀邓小平
  • 一周内举殡:黄菊丧礼规模仅次邓小平
  • 王洪文撂下一句话,邓小平耿耿于怀:十年后再看(图)
  • 内幕:华国锋秘吴德制造假案阻挠邓小平复出(图)
  • 邓小平秘录:六四悲剧是学运卷入权力斗争
  • 邓小平秘录:民运对万里的期待遭到出卖
  • 邓小平秘录:赵紫阳向绝食学生抱歉来迟了
  • 独家专访经济学家张五常:给邓小平朱槠基一百分
  • 邓小平秘录:反扑致赵紫阳路线成梦幻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