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命”、“使命”与“过家家”/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0日 转载)
写在韩国大选之后(之1)

    武振荣

     韩国大选,今天就要尘埃落定,花落谁家──对于我这个中国人来 说,可以“高高挂起”,因为“事不关己”。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 写作这一组文章呢?原因是,我拿韩国的民主说事遇不到“别拿西方 说事”的反对,因此,“中国特色”──这东西对于“西方”来说那 是很有抵制性的,可对于韩国这样一个和中国挨得如此之紧的国家来 说“威力”就减半了,谁叫中国也是亚洲国家呢? (博讯 boxun.com)

    大选──是选举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运动,目的是组织新政府,用之更 换旧政府。这样的事情,在亚洲的古代,被认为是“天命之所属”的 大事情,关乎着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每个人的身家性命,一直被认为 是人类生活中的第一等重要的问题。在中国的今天,它又被中国共产 党重新解释为由“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所推导出来的要最后地“解 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所以,政权授予谁的问题关系着“几百 万人头落地”的问题,来不得半点马虎,可是呢?在韩国仅仅只过去 了20年,这个问题在已经变成为一个“过家家”式的儿童游戏问题 了。因此,我作为局外人在观察韩国大选时,仿佛看到的是韩国政治 家──一些不折不扣的“大人”──在玩“过家家”,于是,就生出 了许多的感想,索性把它记下来。

    就由这样的事情,我想从古到今的政治都有其相同、相通之处,因 此,在由专制向民主的过渡中,应该存在着一个可以连接的“历史线 索”。就拿更换最高政治领导人这一点来说吧,也是有迹可查的。过 去,我们在说到政治上的换人时,不是常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吗? 而民主的政党轮替制度就是“完全”地实现了它。因此,我们在民主 国家的大选中,看到的事情就好象是儿童们在玩“一朝天子一朝臣” 的游戏。大选并不是要消灭权力,而是要产生出一个唯一的拥有权力 的人,以使此人对权力和权力的行驶负完全责任。这个被授予权力的 人所拥有的权力和过去皇帝手里的权力比较,甚至更大和更有效,它 给预权力享者个人带来的荣誉也可以和皇冠给皇帝本人带来的荣誉相 媲美,只是,权力的来源、授予和权力“过期”之后的无条件交出, 却都具有如同游戏一般的规则必须遵守,于是,在权力不减少效力和 不失去荣光的情形下,借助于游戏规则,就改变、更迭了政府。

    《维基百科》对“过家家”的解释是:“一种儿童的角色扮演游戏。 即几个伙伴分别扮演同一个家庭的成员,如“爸爸”、“妈妈”、 “孩子”、“宠物”等等,利用简单的道具(也可不用),模仿成人 日常家庭活动。如:做饭、照顾孩子、结婚。“在本文的论述中, “儿童们”(大人)“扮演的游戏”不是普通的“家庭活动”,而是 古代传奇故事中和现代古装电视剧中的“朝廷活动”,一个人扮演皇 帝,一些人扮演朝臣,大部分人扮演跟班,在游戏中,皇帝换了,朝 臣和跟班就都换了……。

    2005年11月29日,我写作的《民主起源的“儿童游戏说”之价值浅 探》一文,回忆了我小的时候,同本村的儿童们一起玩“过家家”的 “皇帝”游戏的情形。在游戏中,有着皇帝出巡、皇帝坐朝、皇帝亲 征等“故事场面”,儿童们玩得很热闹。根据《维基百科》对过家家 的定义,“游戏”既然是“模仿”,那么,有关我们那一帮小伙伴玩 的“皇帝”游戏中的“皇帝”也是非常风光的,“他同戏剧故事中的 皇帝一样的享受特权,轿夫们抬着你走,大臣们给你下跪,还有言听 计从的皇后伴配,所以,这样的皇帝谁都爱当。”解决的办法,就是 “民主”:“有的时候,皇帝是轮流充当的,这个相当于我们所说的 ‘轮流坐庄’的意思,让所有的人的都‘过一过’当皇帝的‘瘾’; 有的时候,皇帝是用‘猜手势’或者拈阄的方式产生,把谁当皇帝的 事情付诸于被‘无知之幕’所覆盖着的命运去决定”,好了,把这些 情况和我在韩国看到的有关总统民主选举的情形联系起来分析,民主 与“西方”有什么关系──我一点也看不出来?民主──如果是一个 普世的制度,那么,在各民族文化和历史中去发现它的“根源”,不 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中华民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这个民族的古 代文化和历史就已经孕育了民主的种子,难道不是事实吗?如果说 “历史学家”们寻找不到它,那么,民俗学家在中国的民风、民俗中 不是可以寻找到吗?我的上述文章不也是在儿童们的游戏中,寻找到 了可以说是“民主”的东西吗?

    众所周知,权力产生上古时期,如果那时的人认为掌权者“受命于 天”,可是,用现代人的眼光看,人与天的交通,也不外乎是人与神 的一种游戏,只是到了中古时期,权力带来的好处随着人类经济生活 的发展和文化期望值的增高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人类中的强力人物对事 物的强烈占有欲望,才衍生出了成型的专制制度,政治上的最高权力 的更替,才摆脱了上古的“禅让”、“选举”、“推举”、“共和” 等形式,而变成了单一的“家天下”制度。此种制度到辛亥革命发生 和1949年的中国共产党夺取大陆政权时,才出现了形式上的“终 结”,而我们目前反对着的共产党专政,就是正在“终结”着的旧事 物不肯自己“终结”和不甘于自己的“终结”。既然是这样,那么, 迫使旧事物“终结”的力量就是今天的民主运动。

    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我们在反对中国共产党时有两个方式可以自由 选择:我们可以选择“革命”的方式把曾经“革”过“命”的共产党 的“命”再“革”一次(1966年就是这样);也可以采用“非革命” 式的方式把共产党历史上的“流血革命”转化为一场“不流血”的游 戏(只要共产党高层愿意和人民玩政治上的“过家家”)。总之一句 话,共产党从中世纪“继承”下来的“家天下”的“接班人制度”已 经是进了“博物馆”的东西,“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

    20年前,韩国和中国一样,还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只用了20年的 时间,韩国就顺利完成了政治民主化的任务,因此,在今天,我说我 们中国人要向韩国人民学习就指这一点;抓住这一点,我们可以问自 己:“韩国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就作不到呢?”

    韩国已经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了,观察它,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是“政 治现代化”,而“政治现代化”的特征不是“否定”了以前政治上的 一切,而是“卸载”了其中的某些“程序”或者内容,使政治的基本 设计保持在一种用平和方式借助于既定规则可以矫正其弊的过程之 中,只是这个过程消灭了以往人们对于政治的尽善尽美的期盼和有关 政治过程的“终极”之悬念。

    (2007-12-19)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三帖/武振荣
  • 1966年的革命:毛泽东的“迷路”/武振荣
  • 晒晒网络新成语:“正龙拍虎”/武振荣
  • “接班人”与“雇工”/武振荣
  • 对宋彬彬为代表的“老红卫兵”的评说/武振荣
  • 武则天的“无字碑”与毛泽东的“无字遗嘱”/武振荣
  • 答剑眉/武振荣
  • 错把真情当奴性/武振荣
  • 剑眉与武振荣先生商榷
  • 剑眉,请别说汪兆均的局限性!/武振荣
  • 论民主的“迷走”/武振荣
  • “瞌睡不睡,总要从眼里过”/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否定论”问题之分析/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半截子论” /武振荣
  • 产生了一元革命的中国社会性质之分析/武振荣
  • “双元革命”与一元革命/武振荣
  • 关于民主的第一价值/武振荣
  • 关于“苹果如何变怀”的问题/武振荣
  • 关于“革命后”中国社会的“双胞胎”现象/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