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8日 转载)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12月4日,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领衔同时公开致信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启动违宪审查程序、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民建议书》和国务院法制办《关于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民建议书》。先说几句题外话。所有取消劳教制度的呼吁,我都非常支持。对于一些公开信中的“公民”自称,我向来有对人治教育被人们潜移默化接受的担忧。你们是公民吗?我们是公民吗?印在身分证上的“公民”二字,只代表一个被管制者的数字号码,不具有任何法律和政治权利意义上的公民含义。 (博讯 boxun.com)

    
    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中国的劳教制度不仅违宪,还违反国际人权公约,但是很少有人知晓劳教制度并不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部恶法,比劳教制度更黑更恶的是中国各地仍然存在的收容教育制度(并非已废止的收容审查制度和收容遣送制度,三者在处置程序和刑罚期限上完全不同,三类收容制度对应的监管‘三所’都属于公安机关下属机构,执法主体皆为公安机关。)
    
    劳教和三类收容制度,国家鼓励公安机关用行政处罚替代法律,使得警察的非法权限极速膨胀,并且完全脱离监督视野之外。这是劳教制度和收教制度不断做大、民权被肆意侵犯的根本原因。公安机关近年对维权和异议人士,普遍采用监听、软禁、绑架、跟踪、殴打、擅闯住宅、捏造罪名等见不得阳光的非法手段打压,警察已堕落为危害民间社会的罪魁祸首。
    
    对收容教育制度黑恶的指控,我有完备详实的专文记述【参见《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下
    )在此不再赘述。
    
    劳教制度实施50年来,国家赋予公安机关公然滥用司法裁决的权力,劳教制度作为公安机关事实上的“合法私器”,作用愈来愈大。依靠暴力起家,对暴力满含恐惧的统治心理,使得“我党”标榜的最高行政处罚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劳教制度,在囚禁环境、管制手段和劳役强度上,亦如同“敌我矛盾”的劳改制度一样,充满无情镇压、政治清洗的血腥痕迹。这个时候“我党”全然忘记劳教犯也是自己号称的同志。劳教制度具有极大的蒙骗性,始终给劳教犯戴上人民的帽子,说你违法但不犯罪,然后却将你投进劳教监牢剥夺人身自由。劳教是一个行政权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灰色地带,许多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作家、记者、访民、宗教人士和反腐人士,被中共以国家名义剥夺自由。劳教制度为当局打压、报复那些虚构的潜在敌人,提供了简便、迅捷绕过繁琐司法程序,但又能起到镇压目的的便利手段。人民只不过是中共予取予夺的玩偶,在中共的词典里,“人民”不过是一个名词而已,人民跟自由和权利无关。
    
    此文简述的是我个人和一个偶遇的劳教犯故事。个体所遭受的侮辱和伤害,在强势国家专制意识形态的高压和漂白下,在今天繁荣的气象下仿佛是他者的遭遇。它是如此的不真实,然而又如此的真实。
    
    一个月前的某天午后,我坐在广场的一排太阳伞遮盖的桌椅上歇息。突然从我左侧背后冒出一个男子,凑坐在我旁边跟我打招呼。我望着别处,压根没注意到他。闹明白是跟我说话,未等我问他什么,他只管自顾自地说话。男子面孔瘦削、蜡黄,体型瘦小,新剪的平头。他眼盯着我手里的饮料,张口问我要几块钱,称要买水喝。他急迫地解释昨天刚从劳教所释放出来,今天一整天没有喝水吃饭了。他大概看我一副友善的神态,于是边说边掏出《解除劳动教养证明书》递给我。我马上把他当作了“难友”。随便问了几句,翻出口袋里的几块零钱给他,又想不够买盒饭,又给了几块散钱。他边说谢谢,边跑去超市,释放证明书丢在桌子上。
    
    准确地讲,他已经是自由人了,但他显然还没有完成犯人——自由人的角色转变。从他局促的语气,和极力想证明自己没有撒谎的姿态,我能够理解他因为饥饿、慌乱和紧张而表现出的唐突之举。自由固然是人的天性,但是学会分享自由,需要具备能力和条件。在寻找自由时,个体的价值在于付出;在自由得以被共享时,整个社会被赋予创造的能量。在当下中国,只要你做一个中共政权的顺民,可以讲具有无限巨大的自由权利,足可以逾越法律或道德的边界。
    
    几乎每天都能碰见乞丐,以这种方式讨钱,还是第一次遇见。心想一个衣冠整洁的男人,不是迫不得已,一般不会落下面子在大街上乞讨的。
    
    仔细看过释放证明书——杨×汁,32岁,家庭住址(省略),释放日期和款式、合缝公章都很真实。我打算跟他聊一聊。我熟悉这种白色的A4大小的纸。这种铅印的格式法律文书,可以让一个囚犯重拾自由,成为人民的一分子,同时也意味着重新获得人的尊严。自己先后被劳教两次,两份《解除劳动教养证明书》都珍藏着。下面是我整理的完整解除劳教证明书,左侧是竖排的( )×劳教解字第×××号,上面加盖合缝公章。
    
    ―――――――――――――――――
    
     解除劳动教养证明书
    
     ( )____ 劳教解字第___号
    
    兹有________男(女),现年______岁,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人,于_____ 年_____ 月_____ 日劳动教养。现因___________________解除劳动教养。
    
    特此证明
    
    
                          (×××劳动教养所公章)
    
                             年  月  日
    
    ―――――――――――――――――――――
    
    注意事项:
    1.持证人凭本证明到住地公安机关和粮食部门办理户口登记、粮食供应手续。本证明由住地公安机关收存。
    2.本证明不准私自涂改。
    
    ――――――――――――――――――
    
    全国劳教所的释放证明都是一样的,几十年都没有变动。从“注意事项”能够明白无误地看清楚,不仅“人民”的肉体在“我党”的视线里静悄悄地消失了,而且连户籍和粮食供给都被转到了高墙电网封锁、武警持枪警戒不知名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镣铐、禁闭室和警戒线是如此之近;饥饿、疾病和苦役受辱,如影随形。早期的户口和粮食供应证,将中国人牢牢地拴在固定地域,不得自由流动。1957年劳教制度实施初始,劳教所是用来关押城市户籍的违法人员,第一次大规模关押的是右派,后来农民和现役军人等各种身份的人都被投进去。“我党”的敌人意识让劳教制度不断扩大化,进而纵容了公安机关逮捕的随意性。在计划经济时代,即使逃离劳教所也是死路一条。没有户口和粮油供应证,就意味着无处遁身无粮可食,家人也不敢收留你。它切断了囚犯与社会的一切关系。《古拉格群岛》记述前苏联一些从劳改营苟活满期的人,因为逮捕时被注销了户口和粮食供应证,释放后无法在社会上生存,不得不重返劳改营。“我党”不仅从苏联老大哥那里得到共产主义的歪理邪说,还学到了镇压人民的真传。1990年前后,劳教犯被注销户口逐渐取消,粮食供应证也在全国消亡了。纵观一个世纪以来,哪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在自己的国度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劳改营。唯有不消停地杀戮人民,共产主义信徒才觉得权力的稳定和安宁。靠暴力获得政权者,对人民的防范和仇恨灌注在它的骨子里,即使今天也是如此。
    
    劳教所无休止的苦役劳动和日常的政治学习,让原本自以为人民一分子的你,幡然觉得自己被清除出了人民的行列。日复一日被洗脑,你会猛然感觉到自己的政治觉悟提高了,在永远正确的党国机器面前,你是有罪的,应该认罪伏法。正在遭受的屈辱、苦难和伤害,“我党”会告诫你,这是为了“教育、感化、挽救”你,给你重新做人的机会,每月还发给你6元“工资”,你还不感激涕零。“我党”也给劳教犯选举权。我唯一一次参加选举是1990年在甘肃省劳教所,选举兰州市红古区人大代表。全大队几百号犯人被集中在操场上,前面摆着投票箱(票箱是九中队指导员安天福安排我制作、书写,我当时当犯人教员,事先不知道干什么用。)三个候选人都是政府领导,胡乱打×投进票箱。劳教犯人被强制参加选举,跟外面走形式的选举没什么区别。但是“我党”对狱警克扣犯人囚粮、工资和剥夺全部劳役收入,总是视而不见。如果说以前关押劳教犯重在惩罚,让你生不如死,那么现在所内惩罚的手段在减弱,而免费劳工的利用价值在加大。
    
    杨×汁,06年6月4日被劳教一年半,提前一个月零两天释放。一会儿,他买了一瓶可乐,边喝边走过来。坐下。咕隆隆灌下一大半。我忍不住笑了。问他犯什么罪,他答打架。劳教叫“伤害”,不叫刑事犯罪的“伤害罪”。他打架没有致人伤残,按照此前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最重刑事拘留15天。劳教制度的危害之一,在于对那些按照刑法可以轻微处罚者,却不得不接受最少一年的关押,且不论劳教制度从根本上背离司法程序的非法性。劳教犯的罪名都起得很人性,不带犯罪色彩。“劳教犯”是对被非法剥夺自由者的准确称谓,在劳教所的正式文字里都称呼学员,劳教所对外都叫“某某育新学校”、“某某新生学校”,学校的大木牌都挂在劳教所大门口。有些监狱和劳改场对外也叫这样的名字。劳教所和劳改场、监狱都属于保密单位,通信都用代码,譬如,甘肃省劳教所代码“203”,海南省劳教所代码“66”。你不得不佩服“我党”对劳教学员的良苦用心。但是你的灵与肉分明都被“我党”“奸污”了,但它会振振有词地说,给了你快感,你要感激我们。
    
    “你们在劳教所干什么活?”
    
    “织毛衣、做服装,我干了六、七个工种,你看这就是我自己织的毛衣!” 杨×汁拉起外面的绒外衣,露出里面雪白的半高领毛衣。毛衣下摆和领围有黑色的花边。我看这毛衣象女装,但没说出口。
    
    他问我要香烟,我连烟盒一起给了他。
    
    杨×汁是外地人,家在偏僻的乡下。劳教所一般都给释放的犯人发放路费。我问他路费哪去了。他告诉我领了100元路费,昨天释放后,他当即在劳教所小卖部买了香烟、白酒和啤酒送给牢里的朋友。劳教所允许犯人吸烟,喝酒在所有监管场所都是严禁的。他把酒委托外劳犯偷偷带进去。剩余的钱,他花费25元买了一条裤带。他又拉起衣服给我看新买的裤带。圆口胶鞋是劳教所发的,裤子是姐姐以前接见时拿给他的。剩余的钱,被他理发吃饭坐车,花完了。
    
    他昨晚睡在公园。他似乎向我保证什么,说他马上要找工作,再不在社会上胡混了。坐牢久了,都会被洗脑,习惯性顺从,遗留着在严酷牢房养成的下意识的说话口吻和习惯性动作。他原本正准备结婚,打架坐牢女朋友吹了。看着他喝完可乐,抽完香烟。我又给他50元,让他买牛奶喝。
    
    我提醒他别弄坏肠胃。牢里的饭太差,身体虚弱。刚出来的人,吃到油水太大的食物,都会拉肚子,翻胃呕吐,几天以后才能适应。囚饭定量定时,长期生活在里面,胃容就会萎缩,一点食物就填满,但很快就饿了。他说喝水了没食欲。
    
    问他怎么就盯上我了,他说他正躺在椅子上,翻身看见我在喝饮料吃食物,他准备向我讨要吃剩的食物。
    
    杨×汁拿出一个5公分正方的小记事本,问我是不是每天来广场,要我留下电话,打算还钱给我。制作记事本也是他们在劳教所的劳役之一,他的小记事本上面记录的都是管教和难友的电话。我告诉他今天找对人了,不用还钱。
    
    聊了半个小时,劳教所的管理、住宿、日常生活、学习、接见、人员构成、作息都扯到了。不得不承认,现在劳教所管理与时俱进,管制手腕高明了许多。据杨×汁告诉我,管教殴打犯人少了,都把犯人当免费劳工拼命赚钱,日常学习培训都被取消。至于中国犯人创造的劳改产品和经济收益,都去了哪里,没有人关注。尽管“我党”把劳教犯不叫罪犯,但是劳教制度非司法审判,不经法庭审判定罪,剥夺人民的人身自由,劳教学员成为事实上的罪犯,劳教所跟劳改场和监狱没什么区别,这才是劳教制度的本质所在。劳教制度越来越明显的罪恶还在于,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借口维护地方政府形象,把劳教当做镇压和报复政治、宗教异见者、上访人的非法利器。
    
    天近黄昏,我安慰杨×汁几句话,离开了广场。他在后面连声道谢。
    
    一个人不管因为什么罪错坐牢,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他们应该得到社会关爱和人道帮助。对常人而言,帮助落难者只是举手之劳。对获释者来说,与其说得到的是微不足道的金钱帮助,不如说获得的是作为人的尊严和温暖,后者更让他们获得自信。人格尊严和人性温暖是所有囚犯在牢狱里最渴望得到的,但往往被高墙电网、苛酷等级、劣食饥寒、苦役劳动、报告汇报、光头囚衣、帮派暗算等等慢慢地消磨掉,每个人只有通过强狠或钱财才能保护自己。监狱有监狱的生存法则,外人无法理解。囚犯从走出铁门开始,也意味着将要适应全新的社会大监狱规则。
    
    2007年11月30日初稿  12月13日修定
    --------------------------
    原载《议报》第33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钱塘潮该诅咒,更该诅咒政府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刘水:北京奥运会猜想
  •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刘水
  • 刘水:持枪权与自由权
  •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刘水
  • 刘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 刘水: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 刘水:贪官挑战中共
  •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刘水
  • 中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刘水
  • 刘水: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 刘水: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 刘水:乞讨作家、沈阳作协副主席洪峰知耻而后勇
  •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刘水
  • 刘水:深圳警方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伤害
  • 刘水: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 刘水: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博讯快讯:刘水于今日凌晨近3时平安返回
  • 异议作家刘水在深圳被警察带走(图)
  • 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 作家刘水牢狱生活七个月 意志不消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