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被北京市丰台法院法官殴打的转业军人王伟平的上诉状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3日 来稿)
     上诉状 把持着国家审判机关的某些人,请你们不要继续玷污“法院”这一神圣的名称上诉人:王伟平,男,汉族,1964年8月29日出生,北京市丰台区永恒经营管理中心长辛店分中心职工,住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教堂胡同98号,电话:13241983133转。被上诉人:陆建民,男,汉族,1957年6月7日出生,北京博兰特桥北商贸中心职工,住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南关西里4号。诉讼请求:1.撤销(2007)丰民初字第07577号民事判决。2.或者将本案发回重审或者经贵院审理后,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3.判令被告支付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上诉人于2007年12月5日突然收到所谓的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丰台法院”],以邮寄方式送达的该院于2007年11月27日作出的(2007)丰民初字第07577号民事判决(见附件.以下简称:“初审判决”),现提出上诉。事实和理由 一、这已是“丰台法院”第三次与违法的房地产开发商、金融和政府中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一)本次相互勾结,狼狈为奸过程早在2007年5月8日,一个自称是“丰台法院”的人突然给上诉人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个名叫陆建民的人在该院起诉了上诉人,要上诉人从现在的住房搬出去。而上诉人现在的住房却是本单位骗拆上诉人房屋时,承租给上诉人一家人居住的,此事实有上诉人向单位交纳承租费时,上诉人开具的收据为证(见证据)。那个自称是“丰台法院”的人,电话中直言要上诉人从现在的住房搬走,不然就与陆建民对驳公堂。上诉人欣然接受了“丰台法院”的“盛情”邀请。那人称:很快把开庭传票并对方的起诉书等送达给上诉人。这一等,就是2个月。直到7月4日,一个自称是“丰台法院”王佐法庭书记员的人到本单位找上诉人,上来就连蒙带骗地要上诉人在其已经写好的“上诉人同意从现在住房搬出去”的一张纸上签名。在遭到上诉人的严词拒绝后,该人气急败坏地丢下陆建民的起诉书和证明房子系陆建民承租的《北京市公有住宅租贷合同》(俗称房本,以下简称:“房本”),同时还给丢下一张7月9日下午1时30分开庭的传票后“落荒”而去。上诉人翻看陆建民的起诉书,赶情陆建民早在2007年3月30日就把上诉人告上了“丰台法院”。“丰台法院”竟然拖了3个多月才向上诉人“送达”原告的起诉书并开庭传票,这未免有点太拖拉了吧?再一看“房本”,哎哟哟……更不得了啦!那个“房本”早在四年之前,即于2003年12月31日就过期中止了。也就是说此房早就不归陆建民承租,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陆建民根本不具备起诉上诉人的主体资格。陆建民不具备起诉上诉人的主体资格,用一句著名的“京骂”加以形容,就是:“傻逼、白痴都看得出来”,而熟读法律,掌握国家审判大权的法官看不出来?为了证明“丰台法院”立案庭的法官到底傻不傻,7月9日下午,上诉人的妻子吴田丽专门跑了一趟“丰台法院”立案庭,仍凭此“房本”提起诉讼。“丰台法院”立案庭2号窗口接待法官,看过“房本”立码教训了一通吴田丽:“因为这个‘房本’早就过期,所以不能证明你是这房屋的承租人,依据法律规定,你无权为此房提起诉讼。”看来丰台法院的法官不傻也不痴呀!不傻不痴为什么要装傻装痴呢?(二)“丰台法院”是“跑马圈地”、违法拆迁、违法贷款、违法建设的罪恶帮凶2002年,北京龙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腾房地产商)仰仗丰台区政府一些贪官污吏做后台,在没有交纳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没有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和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对上诉人所住地区进行了拆迁、建房,上演了一出新时期下“跑马圈地”的精彩闹剧。上诉人的单位即为受雇于龙腾房地产商在其所圈土地上进行拆迁的拆迁人。帮助龙腾房地产商“空手套白狼”,坑害所圈土地上包括上诉人在内的被拆迁户的还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丰台支行(以下简称:丰台建行)、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丰台分中心(以下简称:住房公积金中心)等。同年12月,龙腾房地产商刚刚在上诉人所住地区张贴拆迁公告,上诉人单位的第一把手李宝生便急不可耐地召集居住在该地区的七名单位职工进行动员。动员会前,李宝生找上诉人做工作,要求从部队转业刚到该单位工作不久的上诉人发扬部队光荣传统,发挥党员模范作用,为服从拆迁带个好头。动员会上,李宝生宣布:上诉人支持拆迁带头搬家,单位考虑到他的家庭困难,将垫款帮助他买房子。为了使上诉人拆迁后有住的地方,李宝生特别将单位的直管公房分配给上诉人承租。动员会后,上诉人遵照所长的要求带头搬了家,房子瞬间被单位拆除。随后,龙腾房地产商前来动员上诉人赶紧贷款购买其预售的房子,说:“有单位帮你们垫款还犹豫什么,要不抓紧时间,就享受不到拆迁优惠买房的待遇了。”并称:只要你们同意贷款买房,银行和住房公积金中心那边的工作都由龙腾房地产商来做。对于龙腾房地产商异乎寻常的“热情”,上诉人的妻子吴田丽心存疑虑,直言不讳地讥讽道:“这年头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莫不是你们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吴田丽还非常明确地告诉龙腾房地产商:贷不贷款买房,得等她把情况完全搞清楚了以后再定。可是,曾经在中央警卫局当兵、提干,受部队多年传统教育,对社会黑暗不甚了解的上诉人却信以为真,感激流涕。为这事上诉人和妻子在家里吵得天翻地覆。打那儿之后,龙腾房地产商有什么事儿,只找上诉人背地里嘀咕。他们对上诉人说:“吴田丽老娘儿们事儿忒多,疑心太重。”“你想,我们开发商、银行都是正儿八径的国家单位,负责拆迁的又是你的工作单位,我们怎么能骗你们、害你们呢,免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们还劝上诉人:“回去先别跟你老婆说,等事情办完,给她一个惊喜。”就这样,龙腾房地产商勾结上诉人的单位、住房公积金中心和丰台建行瞒着上诉人的妻子吴田丽,违法、违规地与上诉人签订了《长辛店东山坡一里危改工程回购住宅预售合同》(以下简称:《住宅预售合同》,并且为上诉人办理了个人住房贷款的一应手续。它们还在明知上诉人之妻吴田丽拒绝贷款购买龙腾房地产商欲建房屋的情况下,要上诉人冒用妻子吴田丽之名,与丰台建行签订了《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个人住房担保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以下简称:《担保、借款合同》),预谋骗取上诉人夫妻二人共同财产126,916.20元人民币(注:上诉人已经被它们骗走12,691.62元。后因上诉人之妻通过调查发现了它们一伙的全部违法犯罪事实,识破了它们的骗局,才未造成上诉人更多的财产损失)。让上诉人这位共产党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年头,“免子”早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不:上诉人同丰台建行签订了《担保、借款合同》后,回来找单位,请求李宝生履行在拆迁动员会上的承诺。此时的李宝生竟以“自从答应为上诉人垫款买房之后,单位又有许多人请求所里垫款买房,所里负担不起”为借口拒绝提供垫款。更让上诉人想不到的是,上诉人的妻子经过调查得知:龙腾房地产商与上诉人的单位对上诉人所住地区的拆迁没有任何手续,建设并且预售房屋严重违法、丰台建行为龙腾房地产商提供建房贷款严重违法,住房公积金中心动用职工公积金帮助龙腾房地产商建房严重违法。它们串通一气,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说明:直到2003年5月,龙腾房地产商方才取得其拆迁地区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直到2005年7月,龙腾房地产商与上诉人所签订的《住宅预售合同》中约定2004年5月30日交付的住宅还没有建设;直到今天,龙腾房地产商在其拆迁土地上所建的楼房仍没有补齐法定手续,这些楼房仍属于违法建筑。上诉人之妻吴田丽查清龙腾房地产商一伙的底细,并发现上诉人上当受骗已经与它们签订了《住宅预售合同》、《担保、借款合同》,还被骗走了一万多元之后,立即通过先信访,后走访的形式,对上述违法犯罪单位提出了控告和检举,而“丰台法院”却利用其把持的国家审判权,用它们枉法裁判的实际行动,一而再,再而三地挺身帮助上述违法单位。(三)前两次的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为了强迫上诉人购买龙腾房地产商至今仍未取得全部合法手续的房屋,上述违法单位鼓动丰台建行于2005年5月18日第一次在“丰台法院”起诉了上诉人。此次起诉,丰台建行为了弥补它们与上诉人所签《担保、借款合同》的重要遗缺,不惜伪造证据,妨害司法,它们向“丰台法院”提交的署有上诉人和上诉人妻子吴田丽签名的《个人借款承诺书》,上面吴田丽的签名,竟然是该行伪造的。“丰台法院”眼见无法摆脱上诉人依法要求该院追究丰台建行伪造证据,妨害司法的法律责任,不顾本案已经开庭审理了三次,且上诉人在此案第一次开庭时即已提出反诉,悍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61条之规定,以丰台建行第三次开庭晚到了一会儿为借口,枉法按丰台建行撤诉,裁决了结了此案。2006年1月16日,丰台建行再次以2005年5月18日起诉的同一事由,到“丰台法院”起诉上诉人。此次起诉,它们只向“丰台法院”提交《担保、借款合同》,而必须与该合同配套方能成为一个完整证据链条的其它手续却都没有提交。面对上诉人于法庭之上的质问,丰台建行有恃无恐,洋洋得意地道:“其它证据我们有,就是不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丰台法院”助纣为虐,且不顾上诉人依法有据的强力抗辩,以判决的形式强迫上诉人和妻子购买龙腾房地产商建造的违法房屋。这样的“法院”判决,就是废纸一张。法院不知道尊重自己,自然不会得社会的尊重!龙腾房地产商、上诉人的单位、丰台建行、住房公积金中心,还有丰台区政府现还没被抓起来的贪官污吏,见“丰台法院”的判决没起作用,便又找来一个陆建民的起诉上诉人,妄图仍然利用“丰台法院”的废纸,将上诉人全家从现承租的房屋中扫地出门,逼着上诉人入住它们建造的违法房。二、违法的“初审判决”(一)“丰台法院”受理不具备起诉主体资格陆建民的起诉并以暴利手段强迫上诉人应诉违法。详见上诉人两次以邮局特快专递方式向“丰台法院”递交的《异议书》、《主体资格及管辖异议书》(二)“丰台法院”对上诉人在法定期间提出有理、有据、合法的异议不予回应程序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之规定,上诉人对与本案无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所提出的起诉有权拒绝应诉。从上诉人向“丰台法院”提交的《主体资格及管辖异议书》所述事实看,上诉人所提异议有理有据合法,“丰台法院”收到异议书当依法或者支持上诉人的异议请求,驳回陆建民的起诉,或者裁定驳回上诉人所提异议并再以传票告知上诉人本案开庭审理的具体时间。但“丰台法院”也许仗其能够“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老子天下第一”地就是不予回应。不回应只能说明“丰台法院”心虚胆怯,自知做了伤天害理断子绝孙的缺德事而不敢。(三)“丰台法院”根据判案需要要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提交证明违法“初审判决”云:“诉讼期间,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向本院出具了证明,认可其与陆建民之间的租赁合同到期后,双方仍按照原签订的合同履行,双方之间的公有住宅租赁合同仍然有效。”在这里,上诉人不禁要问: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在本案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原告?是被告?是第三人?它出的证明分明是你“丰台法院”根据你们判案的需要管它要的。说“丰台法院”管它要的似乎不对,因为“丰台法院”早与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勾搭成奸,说不定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的公章就在审案“法官”的口袋里,需要时掏出来按一下就行。倘若“丰台法院”将不具备主体资格的陆建民的起诉依法驳回,教他到长辛店房屋经营中心开个这样的证明,再到“丰台法院”起诉上诉人,起码落个程序不违法。想“丰台法院”欲在龙腾房地产商所建造的楼房中捞点腥吃太着急了,已经顾不得披上“居中,不偏不倚,公正、公平”的外衣了。(四)“丰台法院”不依法通知上诉人出庭违法从上诉人向“丰台法院”递交的《异议书》和《主体资格及管辖异议书》中可以看到,本案第一回合发生在“丰台法院”下属的王佐法庭,第二回合到了“丰台法院”。上诉人第一回合向王佐法庭递交《异议书》,王佐法庭于2007年8月28日通知此案已不属它们审理,这是“丰台法院”对《异议书》的一个回答。为什么“丰台法院”对上诉人的《主体资格及管辖异议书》不作回应,并且竟以该异议书作为上诉人的答辩,甚至要瞒着上诉人开了所谓一庭呢。因为它们知道,只要上诉人出了庭,当事人一质证,上诉人单位长辛店房屋经营管理中心那纸证明的破绽便会暴露无疑;上诉人所提交的交费证明足以戳穿陆建民所诉不为事实。正因为此它们不敢要上诉人出庭,甚至编造出上诉人无故不到庭的事实来掩盖它们的暗箱操作违法审案。综上,特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此致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附:1.上诉人收到初审判决的邮寄凭单;2.上诉人的交纳承租费的凭证;3.上诉人向王佐法庭递交的《异议书》及特快专递凭证;4.上诉人向“丰台法院”递交的《主体资格及管辖异议书》及特快专递凭证;5.初审判决。

     上诉人:王伟平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十三日(请发在不平则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