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即将过去,给人留下几分凄凉,几分悲壮,几分愤懑,又几分无奈。
    凄凉——国内无一家媒体言及此事,好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此一诛灭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倒行逆施的行为;
    愤懑——执政中共当局不但封杀历史真相,而且继续打压幸存下来的、已风烛残年的右派老人,不准他们纪念、不准他们集会、不准他们撰文、不准他们发声,又何其逆情悖理!有如贞洁少女被流氓强奸后不准言声,又好似安份良民受强盗抢劫而不准报案,只能忍气吞声,自叹倒霉;
    悲壮——总算有那么几个不怕夺命,敢于扼腕抗争的老右,他们在国安、公安严密布控与监视下,终于在全国各地发起了几起微波似的集会、签名与上书。特别是一些有识之士,在美国东西部成功地召开了“反右斗争”国际研讨会,为现实、为历史,留下了几珠不可磨灭的浪花,记录下毛泽东反文明、反进步、反人道、反民主的罪行;
    无奈——面对如此强大而又专横的不讲理、不讲法的“一党专制”的中共,只能摇头叹惜,愤火焖心,能抱起石砸天吗?
    然而,真理不可侮,事实不可更,历史决不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女孩。“右派”这一亘古奇冤终有一天会“平反” ! 五十年过去了,还有五十一年、五十五年、六十年,七十年、八十年……不解决行吗?早解决必迟解决好,解决比不解决好。纵是活着的右派死尽死绝,子子孙孙也会讨还这笔欠债与公道,也会起来抗争。唐,刘禹锡有诗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毫不讳言,“反右斗争”五十年的今年,我明知抛头露面有危险,但仍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是我敢于向强权挑战,而是我胸中装着真理,虽遭到有关当局打压,成了重点监控对像,仍不屈不挠抗争下去。这期间家人为我担心,朋友为我付出不值,成了所渭“死不悔改的一小撮”。我为什么要站出来?又为谁站出来?个人、国家、民族?平心而论,我是个狼奶哺乳出的一只小狼,从童工到干部,从文盲到有知识文化,是这个红色政权的受益者,远在五十年代初,不足十八岁就担任各项政治运动驻乡工作组长(相当于正科级干部),此后又在市一级首脑机关作秘书掌管大印,不久调入党报作记者,也是新中国第一代工农记者。
    那时,每年评查鉴定上都这样写着:立场坚定,爱憎分明,追求进步,靠拢组织,敢于向各种坏人坏事作斗争。像我这样一个三代赤贫的穷光蛋,十二岁就做童工的青年,会反对共产党和毛泽东吗?爱都爱不完,何曾有过不满!?但是,残酷的“阶级斗争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为一篇8800字“干预生活”的小说打成“极右分子”,竟然关押了二十三年,相当于一个字被关押了一天。
    “干预生活”是共产党当时提出的文学创作口号,我的所谓“向党进攻”的“黑色小说”是共产党所办的刊物发表,我到底有什么罪?通过“反右斗争”我才发现,共产党和毛泽东不讲事实,不讲人性,一切从需要出发。为了需要,什么昧良心的事都可以干得出来,什么谎言都可以变成为真理。为了证明我是右派,就说我伪造成份;为了证明我思想反动,就可以编造事实。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时任报社编委、反右五人小组领导成员的王畋同志,实在看不下去,在斗争定性会上说了句:“吵什么?说小黄是右派,我还没有同意!”结果当天就成了右派。为了把一个不低头的,很有品位、很有才华、很有修养的女编辑搞臭搞垮,硬说别人读书时就是交际花,甚而贴出极端无耻的下流的漫画,光着大腿和美国兵搂腰跳舞。这样是非颠倒,混淆黑白的事情何止千千万万,各处皆有,遍地皆是。当中共把我们这一大批有才华、有能力、敢说真话、坚持原则,爱国家爱人民,誓为中华民族建设献身的革命干部妖魔化后,不但要昔日交好的同志、朋友“划清界线”,还要妻子老婆“站稳立场”离婚,想尽一切办法孤立你、打击你,搞得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走路都勾着头,还要天天交待,日日检查,把人变成了相互嘶咬,互斗而食的野兽。
    在这二十三年期间,由于我“不认罪”与“不服管”,受到三次加判,五次单关,险些飘首刑场,死于荒丘。还长期吃不饱、穿不暖,干牛马一样重的活路,食猪狗一样的东西,数十次捆绑吊打,多次戴手铐脚镣,至今身仍可见累累伤痕。人格不仅受到极大的摧残,且祸及子女,新婚妻子断然离异,襁褓中的孩子在凌辱中长大。按说,我的遭遇够惨烈了吧?可不少难友比我的遭遇更惨烈!他们或被锇死、打死、杀死,往事简直不能回首。我侥幸活了出来,回到了原单位,很快重新安家立业,养儿育女,又成为报社业务尖子,不足三年记者生涯写了近百万字文章。不久“下海”闯浪北京,专事文化产业,搞策划,办刊物,出创意,卖“点子”,一跃而为富人,十年前就有车有房进入中国小康一族,并远征美国开办公司,送儿女去出国读书深造,生活水平远在一般人之上。那么,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用句老话说,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人活着得有责任感,不能只满足于吃穿与享受,既要有物质更要有精神。现实告诉我们: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国家经济有了长足发展,市场供应极为丰富,尽管许多方面还有不尽人意之处,但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比毛时代好了百倍千倍,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产生灾难的源头并未得到很好的解决,时隐时现威胁着人们的安全,阻碍国家的进步。源头是什么?就是毛泽东留下的遗产:“一党专制”和钳制人民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的铁筐筐,特别是制造国家动乱祸根的毛泽东,其罪恶未得到清算与批判!五十多年来中国为什么有这样大的落差?社会为什么有许多不公不义的事情?极左思潮为什么潮起潮落?共产党为什么至今不开放党禁、报禁?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1957年“反右斗争”未得到彻底“平反”,极左分子仍在作乱,说不定哪一天中国又回到“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事实上这些年来,执政的中共中一些领导总想走回头路,回到毛泽东“和尚打伞—无法(发)天”、“朕即国家”的专横岁月,只因迫于国际国内的民主压力,终未形成为气候,何况现在全球早已进入互联网时代,资信特别发达,世界早已是个村落,谁个国家也离不开它而独立存在。为了国家不再回到毛的时代,不让“阶级斗争”的悲剧再次重演,必须彻底否定五十年前这桩愚昧而又荒唐的、反文明、反进步、反民主、反人道和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反右斗争”!这既是保卫“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也是保护人民不再吃二遍受二遍苦,让灿烂的阳光永远抚慰着受难者的的伤痕。我们反对暴力,反对任何何动乱,我们需要用理性与宽容总结历史,处理历史各种遗留问题,求得真正的和谐与“以人为本”!
    无数事实已经证明,没有“反右斗争”,就没有“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就不会活活饿死近四千多万中国人民;没有“反右斗争”就不会有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使国家经济频临崩溃的边缘;没有“反右斗争”,也不会有邓小平血洗天安门“六四事件”的错误,当然也不有江泽民打压“法轮功”事情的发生。因为第一个灾难未被否定清算,而制造灾难的人又未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反视他为“领袖、导师、统帅、舵手”,就必然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制造灾难的人,“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中国一切问题始于“反右斗争”,“反右斗争”是中国的一个政治死结。这个死结解如果解不开,就勿去奢谈民主和自由,人权与和谐。一言以蔽之,“反右斗争”:是中共从进步走向反面的分水领,是毛泽东由人民领袖沦为人民暴君的不可更改事实,是中国革命从光明转向黑暗的前奏曲!
    “反右斗争”是全中国人民的大灾大难,也是中共的大灾大难!它推翻了中共和平民主建国的初衷,把一个好端端的中国推向罪恶的深渊,开启了说假话、做假事,趋炎附势、人无自我的欺骗历史。由于这个错误的政治运动五十年来未得到很好的解决,正如杀人犯未绳之法,得逞的骗子未被追究,作恶造假的人自然善舞长袖。所以今日中国才有权钱交易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政令不行吏治腐败,贪污成风,黑恶势力作乱的政局;才有道德不张,群魔乱舞,无诚无信,造假售假的畸形社会!而执政中共至今下不了排污去毒的决心,甚而故态复萌,以错为错,仍将罪恶滔天的毛泽东视为神祖加以供奉,如此何以有民主自由、“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可言?!
    我们毫不愧然地说:右派爱国家、爱民族、爱人民和敢于坚持正义,捍卫真理,追求民主的世纪老人,只要这个事关国家民族前途的“反右斗争”,不被彻底否定,就会抗争到底!揭露到底!,据我知,我们不少难友已给儿孙立下遗属,告诉他们必须促使执政的中共,彻底否定这场错误的政治运动!必须向受害人和受害人的家属赔礼道欠!必须赔偿关押者的精神损失和补发二十余年的拖欠工资!必须批判清算毛泽东的罪行!
    否则国无宁日,家无宁日。这叫“庆父不除,鲁难未已”!!!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