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家特稿”: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巩胜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猪年已去,就欧元与中元、美元与中元“低估”的尖端,欧美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的世纪矛盾,世界这最“三大”贸易伙伴展开尖锋对局:2007年11月28日“欧中峰会”论剑无疾而返;12月12日“美中战略对话”三度对决,但能开出什么奇色异花、能结出什么奇异怪果来?但,世界至今尚没有任何花开花落之美妙的样本、也没有任何圆果扁果之美丑、双赢、多赢的一架“天平”……
     (博讯 boxun.com)

     美中及与它国的贸易商战,不仅仅是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与13亿中国人在贸易巨差上的冲突问题,还在于中国与欧盟日益扩大的贸易与商品领土冲突的现实问题。倘若中国与美国、欧盟这些主要富国贸易冲突的游戏规则重建了,那么接着还有拉美、澳洲等国家贸易规则的重新变化。与美、欧、拉美、澳洲等贸易规则变化之后,最后是中国周边国家贸易规则的重建问题——这几乎是中国13亿人口与全球所有贸易国家的游戏规则重建、新建的新课题了。
    
    
     “中国制造”,进入美国、欧盟及世界各国,对过去50多年来讲是从未有过、今后还将占领各国的商品的大本营领地,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贸易游戏规则的无数次变数,过几年就要周期性、周而复始的大变一次,而这种巨变是未来中国走向21世纪、未曾走过的必由之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与美国的贸易争端解决之后,还有欧盟、拉美、澳洲等中国周边更多国家怎么办?
    
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

    
    ——美欧中商战已拉开07年帷幕 “中国制造”正全面进入美、欧及全球市场怎么通行?

■/巩胜利(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
    
     中国官方新华社在2007年5月9日 22:56:19时题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同美国总统布什通电话》报道,中美两国最高元首次由于“商战”于北京时间晚上、美国时间上午通了电话,就中美最近出现的新问题交换了意见。胡锦涛说,第二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即将举行,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这次对话将取得积极成果,为中美经贸合作增加新的动力。布什表示,美中进行战略经济对话表明双方愿意通过高层对话解决有关问题。美方感谢中方高度重视这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希望取得重要进展——这是在2007年早些时候、美国数次将中国告上WTO之后,美中两国首脑的首次对话。
    
     2007年5月22日,由中方团长、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吴仪与美国财长率领的美方团长、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将举行“第二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但海内外学界普遍观点认为,“中美战略对话”难成大器,《中美上海公报》这张旧船票,很难登上世界最大“中美贸易”的这首航母巨船。现在,“美中第二次战略对话”已经完成了它的一次使命,两国都进入不愿意看到、但的确又无奈进入一个历史时期的艰难新时期。
    
     2007年4月、5月、7月,美国就中国贸易的多个问题、数次诉诸WTO组织。到2007年8月31日,位于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正式宣布:WTO决定成立一个专家组就美国、墨西哥政府第二次要求中国政府“违规贸易补贴”进行立案调查和裁决。这也是中国近60年与世界各国经济贸易的第一次由WTO来调查仲裁。而在此之前,美国、墨西哥政府曾于不久前的7月份第一次要求WTO组织成立专家组就中国“违规贸易补贴”进行调查,后被中国依照WTO相关程序予否定。随后,中国、美国、墨西哥三方进行近半年时间的密集性磋商,但美国墨西哥执意再一、再二的将中国诉讼至WTO。中国政府代表卢先堃表示:“对美墨两国不顾相关磋商所取得的进展,执意要求成立专家组的做法表示失望和遗憾”。卢进一步生命表示:,在专家组调查过程中,中方将继续捍卫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并坚信中国所采取的相关措施符合世贸组织规则。按照WTO相关程序,世贸组织专家组到位需要45天左右,完成首份裁决报告则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而且中方有权就专家组的裁决提出上诉。有著名中国问题学家分析指出:中国是一个长期不适应、一直短缺WTO规则理论与实践的国家,诉至WTO进行立案调查和裁决,对有13亿人口、原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中国国家来说绝对是弊多利少,更何况中国国内是贯于独家“一边倒”的裁判的市场,难有“公理”可讲。中国加入WTO之后,一些关键贸易规则一直难有国际性的全面接触和进展,这预示着“中国特色”与国际“市场经济”接轨还有很长、很漫长的路要走。

美中商战焦点
    
     美方首先注重的眼前、已经长期存在的现实问题,在两国关系最棘手的领域──中国对专利药、电影和其它商品的盗版侵权行为,以及中国人为压低中元(特注:本文将人民币称为中元。凡本学者所有文章中,人民币被称之为“中元”,是与美元、欧元、日元、加元等等所有国际货币同等待遇的一种国家货币)兑美元汇率方面,历年以来、一直都未取得任何突破性的进展。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领袖们更是一致对中国政府每年派出的大型采购团一针见血的说,“采购的都是他们必需的”、“大订单都是反正要买的东西”。
    
     自中国加入WTO以来,一直都想从更长远的一揽子解决美国政府对华长期、一系例悬而未决的要求,即美国完全解除在对华出口某些高技术产品方面的限制,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上大做文章。一些中国高级官员说不要对此次会谈取得突破过于乐观,同时敦促美国表现出“勇气和远见”,从长远角度解决双边贸易纠纷,而不要总盯住汇率问题不放。而美国认为:对中美一直以来的问题都无法解决,怎么能更进一步、更长远的来谈什么“利益共同体”?
    
     美方的观点非常突出明晰:尽管2005年7月中元第一次升值以来,中元已经升值了超9%左右,但离美国满意的要求还相差太远。美国政界真实的中元升值目标是在20—40%,美元兑中元最终将落在1:6或1:5之间,而到目前是1:7.5左右。若按今日才到9%左右的升值速度和水平来看,那么中国中元“到位”美元比值的“时间表”将到2009年6月前后,才能到达美国预期最低20%的水平。这就是说:美元与中元的“商战”,至少也要延续到2009年之后。而中方的观点认为:美国任何给中国施加压力、威胁、采取保护主义贸易措施或要求中国加快重估人民币汇率的做法都将拖累自身。中国官员还坚称: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威胁性言论或将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做法,因为这只会损害双方的经济利益(这是中国长期一贯的立场)。而中国历史上直接与美方交火第一次战争——中朝美战场上,是打打——谈谈——再打打——再谈谈,这样循环往复。这就是说,此次中元与美元的这场贸易战至少还要延长三年以上的历史时间,中国也无法改变“中元钉死美元”的历史格局,美国依然有可能就中元兑美元问题卷土重来,生成历史的纠缠不清……
    
     但美中“商战”绝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解决,特别是面对全球性“中国制造”的全面出击被阻击,这种新贸易商业“游戏规则”怎样来变化和新建树制定?特别是对全球最富裕国家包括美国、欧盟等全球近30个“高收入国家”和20多个“中上等收入国家”,更令这些国家将它商品让出、让中国制造与这些国家既得利益变更的重大贸易问题。2007年10月8日,欧盟13国财长也一致决定,要求中元升值,以缓冲欧元升值的压力。到2007年末,中国外汇储备将突破1.5万亿美元,且没有任何实质性得以减少或平衡。中元,已经成为世界最主要货币美元、欧元等要求升值攻击的第一目标。

“中国制造”一瞥
    
     “中国制造”走向全球已是不争的全球性未曾有过的新课题。
    
     以玩具制造业为例,2006年中国向世界各国总出口玩具220亿件,全球70亿人口人均3件多,中国玩具出口金额占全球30%,总值70亿美元(见2007年8月28日《南方都市报》《风波、中国制造》系列报道)。但21世纪初期,中国玩具只占全球玩具市场的10%左右。
    
     从1978年到2006年底,美中两国贸易额增加了106倍,相当于每年增长18.9%。美方的统计显示,双边贸易额增加了144倍,相当于每年增长20.2%(见2007年5月17日《华尔街日报》吴仪《推进中美贸易互利共赢》一文)。从1978年到200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473亿美元增长到22257亿美元,进口总额从206亿美元增长到14221亿美元(见2006年4月21日胡锦涛“在美国耶鲁大学的讲话”)。中国外汇储备从1978年的1.67亿美元增加到2007年年底的1.5万亿美元,近30年增加了1000多倍之巨。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拉近,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中国制造”差距却在拉大、更大,从少到多,由小到大,正引起全世界各国的全面不安。试想:当一个“家庭”来了外来的“客人”,它不仅要做客人,进而它还有可能长期“占领”市场的住扎下去,一举成为这个国家的商品主人,你此时有何感受?

再创35年新高
    
     2007年度,盟欧、美国这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可能分别为2500亿、2000亿美元历史新高。
    
    
     当美国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Susan C. Schwab)4月9日宣布美国政府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了针对中国的两项贸易诉讼时,中国感受到本年度来自华盛顿的第三下贸易“大棒”:既2007年2月,美国以“中国为一些出口行业提供政府补贴”为名,一状告到WTO;接着于3月30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出口美国的铜版纸产品征收临时反补贴税,改变了美国坚持了23年的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实施反补贴法的贸易政策。中美贸易战之风愈刮愈猛。紧接着,美国更是一气呵成,接连两状连告,指责中国打击盗版不力,并限制美国电影、音乐和图书产品进入本国市场。
    
    
     ——有资深中国问题学家定义为:美国政府这“三个大棒”可以打掉中美贸易逆差的1/4—1/2既400—800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的贸易数额(作者注:美方统计的中美贸易2006年度逆差已经达到2320亿美元新高点),中国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此来自中国“歇后语”),遭殃的还是企业自己,而中国各级政府的利益却丝毫不受任何减损。更重要的是:中国金融、电力、石油、电信等垄断产业未发生根本源头的国家生态变局,依然是从国家资源上资本长期垄断、又到销售上国家长期补贴、还是价格上国家一统天下,笼罩在政府行政操控(因为WTO规则要求,要市场化,公平化、公正化、阳光化等具体的要求指标)。比如金融,中国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非政府银行和金融实体;再如烟草、盐业、电力、邮政、电信、铁路、民航、自来水等等重大民生问题,依然是国家长期的“政经一统垄断”,政府依然是当然的“政治资源”与“经济资源”的拥有者和“双料”裁判员与运动员的角色,特别是这些关系到国际民生、人民奔小康富裕的产业,几乎连一个“市场经济”的缺口也都无“法”撕开、还“民生”于公民而不是人民。
    
     ——来自美国方面的普遍观点认为:纠纷不可能演化成贸易战争!这是华盛顿的贸易专家们对此次事件乐观的一致看法。但美国为什么要在中国加入WTO五年期满后频频大打出手呢?而来自美国本土的专家解读为:“布什政府对中国“变脸”的主因是承受不住国会的压力”(参见2007年4月18日《华盛顿周刊》14期《白宫向国会低头,布什拿中国开刀》一文,作者AFP/Mandel Ngan)。2007年1—6月份,外贸比上年同期增长24%,外贸顺差超过1100亿美元,同比增长60%以上(见新华社7月5日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字)。而美国一系列不宣而与中国打贸易战,就是志在必得,扭转乾坤——让全球性“中国制造”有所遏制。一举由以前的“政治”上得《上海公报》进而转向贸易上打开新《上海公报》的另一世界通途。

没有真正的“天平”?
    
    
     ——2007年10月8日,欧盟13国财长也一直决定认为:中元需要历史性升值。全球第一、第二大国际货币,不管是跌势美元或是强势欧元,同样把矛头直指向中国中元,目的就要中元升值。11月28日,欧盟“三架马车”参加首次“欧中峰会”对话,以寻找欧盟与中国间的可能“贸易逆差”与中元汇率“低估”的平衡;12月12日,“美中战略对话”三度对决,也很难以见到所谓的“双赢”。
    
     然,有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最新指出,中元加速升值不太可能解决贸易失衡问题;中元汇率改革,依然是沿着中国主动、可控和渐进之路,在完善外汇市场的过程中不断加大汇率弹性,这才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升值方式——按照“特色中国”毫不动摇的继续前进!
    
     而来自中国最高层、所有策略决定为:中国无意改变进出口的任何策略。

现实的不结之缘
    
     “美国国会一直担忧对华巨额贸易逆差,而白宫则负担不起无视这一担忧的后果。”这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经贸问题研究员菲利普•利维(Philip I. Levy)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说,“《美国宪法》规定:国会,而非总统,对贸易问题承担责任。虽然国会暂时将贸易主导权委派给了布什总统,但白宫的这一权力即将到期。因此,白宫必须非常认真地考虑国会的请求意见,特别是在国际贸易问题上。”据来自美国国会消息说,在美国国会至少有15个法案正在寻求美国最高贸易立法来惩罚中国贸易策略。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07年4月9日宣布,将就盗版和美国商品进入中国这两个问题向世贸组织(WTO)提出控诉,控告中国违反了国际贸易法规,未能有效地打击盗版侵权、消除贸易障碍。4月10日,针对此举,中国国家版权新闻发言人王自强表示,“美国向WTO起诉中国是十分不理智的做法”,中国表示强烈不满。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王新培随即也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本周将中国知识产权问题、出版物市场准入问题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做法,有悖两国领导人大力发展双边经贸关系、妥善处理经贸问题的共识,“此举将严重损害双方在此方面业已建立的合作关系。”
    
     但,中国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提供政府补贴”“限制美国电影、音乐和图书产品”等系列贸易问题,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举世共睹,近60年来长期如斯,枝节“保护”“改变”“开放”几乎天天都有新规则出笼,但没有生成任何国家根源性生态环境的变化规则(别说美国的“图书产品”,就连中国自己公民的图书,不也说禁就禁?2007年初,中国公民章诒和等8人、被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就一口气禁了《伶人往事》等已经出版的八部书)。“图书产品”,是中国58年来、半个多世纪的大禁,中美此役战事重大!令全球各国、各界人士、所有的公民都关注!!

第一解决之道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规定,在未来60天内,美中将就此问题进行磋商,如果双方无法在双边框架内解决问题那就免战事发生,磋商失败后将正式进入世贸组织仲裁阶段。届时,美国可以要求成立争议解决小组(Dispute Resolution Panel),这一小组可能在18个月内对诉讼判决作出结论。但美国政府不管你中国谈或不谈,先告了再说,以夺取中美谈判的“制高权”和舆论宣传的“主动权”及遍布全球超级霸权主义,使中方显得尤为被动,造成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真是一塌糊涂的印象?
    
     这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主要国会议员、领袖们当即形成对此表示一致称赞的意见,其中包括主导美中贸易之与中国合作或者摩擦趋势的参议院主管贸易、税收等经济政策的金融委员会主席鲍克斯。这显示出诉讼行动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在野与执政两党“对中国主要做法”形成了政治和贸易的“共识”。美国商务部(U.S. Commerce Department)最近刚宣布,由于中国政府对企业提供补贴,美国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铜版纸征收10.9%—20.4%的关税。这一决定遭到中国政府的批评,但是中方的反应相对温和很多,显示出这是中国政府长期磋商后、已知而可以接受的一些必然结果。

美国新缘由
    
     对美国、对中国诉状表示支持的组织包括:美国外贸委员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美中商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以及一些小生产制造商的行业组织。在此之前,美国同中国已经进行了不止两年多的长期谈判,但是美国明显对中国一直以来的改进措施和贸易程序漏洞表示出不耐烦和无法接受的强烈不满,但又一直找不到新的应对策略。
    
     美国所采取的行动目标非常清楚:从宏观层面上来看,就是要进一步敲开中国市场,以削弱“中国制造”在全球的攻势,让中国承担更多维护世界贸易体制的金钱义务,将中国纳入美国编制的并在其占主导地位的全球分工的贸易规则的网络之中。由于,中国拒绝进一步开放金融和资本市场令美国难以达到预期目的,再加上中国政府近来启动“大飞机”研发生产计划,成功研制发射卫星攻击武器,近纪念扩大每每扩大军风费预算,以及对非洲援助投资200多亿美元、政府直接出资支持科技创新等等重大举措,美国在国策中必须有新的、实际效应、美国利益的对应。

超乎历史的演绎
    
     2007年以来出现的中国现象值得一提。最显要世界的是“黑色星期二”——中国“2·27”全球性连锁股市暴跌,除了令世界莫名其妙的震惊之外,但中国“流动性过剩”的理论实践,将加剧世界产业转换和中国经济不稳定的现状,更为美国对中国施压找到了当然的籍口,令美国趁机通过贸易指控而获得更多的具体利益。如果中国不让步,美国随后的贸易指控将更加变本加厉增多;如果中国让步,那将给中国经济增添更多的变数,或酿成诸国围攻,从而不战而胜一个“潜在战略对手”。
    
     此前外电报导称,中国向美国派出强大购买至少价值125亿美元(约合95亿欧元)的商品,这显然是为了缓解两国在严重贸易失衡问题上的紧张局面。有美国议员更具体的威胁称(见2007年4月11日《亚洲华尔街日报》网络版《中国称美方向WTO申诉将损害双边贸易》一文)如果中国未能放松对汇率的控制,将对其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美国一些批评家认为“中国政府对汇率管制过严是造成美国对华贸易出现巨额逆差的重要原因”。

美国之“中国结”
    
     2007年4月17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出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前首席经济学家,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教授Peter Morici撰写文章《中国是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一文认为:自中国在2005年7月将中元兑美元汇率从1:8.28升至1:8.11,并宣布将根据一篮子货币调整汇率,目前中元兑美元汇率约为7.73左右,在20个月中升值约4.8%。现代化和生产率的提高让中元的内在价值每年上升约5%,中元兑美元目前仍至少低估了40%——美国总预期中元与美元比值是1:5左右,那么中元升值,将是美国政界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对中国最基本、最主流的国策和实施目标。
    
     中国若想通过近10年左右时间来摆脱中元与美元的必然纠缠,这几乎是插翅难飞、根本不可能的事,也是一种历史无奈的当然选择——有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建议中国将与所在贸易国的贸易,换成是以所在国本币进行交易、交割,这可能是当今中国能与美元进行抗衡的唯一贸易战略手段,否则就只有等待与欧盟的欧元壮大之后,能让中国与美元、欧元等平分中国的外汇天下了。
    
     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在全球外汇市场上引发了对中元的巨大需求。不过,为了限制中元兑美元的升值和推低中元兑欧元汇率,中国央行每年会购买相当于2,000多亿美元的美元及其它货币和证券。这约合中国GDP的9%左右,相当于其出口额的23%左右。购买这些外汇相当于为外国消费者提供了1.6万亿元中元用于购买中国出口产品,等于为向海外出口中国产品提供了23%的预算外补贴,甚至是为中国进口海外产品设置了更高的隐形关税。

理论“中国制造”来去
    
     此外,中国提供了名目繁多的税收优惠和退税以及低息贷款,以鼓励出口和用国内产品替代进口。这些做法明显违背了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中的义务和当初加入这一组织时所作的取消这些措施的承诺。布什政府已经向WTO提出要求中国放弃这些做法,否则就将面临WTO许可的惩罚性关税,以抵消这种影响。
    
     在WTO的规则之下,美国最近决定对受到补贴的中国进口产品适用反补贴税,就像其对待日本、韩国等大多数工业国和发展中国家一样。此举将允许受到中国出口补贴损害的美国私人企业提起诉讼,申请获得补偿,而且可以比WTO的投诉程序更快,更容易采取行动。不过,布什政府向WTO提起的申诉中并不包含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和干预外汇市场的内容,尽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本•贝南克(Ben Bernanke)一直将中国这些做法视为鼓励出口的补贴措施。汇率补贴是中国应用于出口的最大单一补贴,而出口补贴被认为是最严重的违反WTO准则的行为之一。
    
     2003年8月31日,美国、墨西哥再次将中国诉诸于WTO并正式展开调查立案的指控焦点有三:㈠、中国刑事界定盗版、知识产权、商标仿冒构成犯罪的数量门榄过高,致业者很容易规避刑责;㈡、中国法规允许海关查获的违反知识产权的商品除去仿冒商品或其它违法特征后回销市场,这种做法不符合WTO法规下的常态;㈢、中国著作权的保护拟不涉及在官方审查过程中而尚未公开发表过的作品,此不符合国际新作品著作权保护应该及时的原则。进入WTO立案调查和裁决程序,对中国弊多利少,中国依然难以适应从原“计划经济”政府中进入WTO规则程序。但WTO机制和进入WTO立案调查和裁决程序,不是“中国制造”的根决之到。若是“高收入国家”、“中上等收入国家”等都诉诸于WTO成性,也是对中国有百弊而无一利,更重要的是,中国制造要与国际规则全面接轨、不冲突。

空隙与奇迹不断
    
     另据中国央行(People's Bank of China)15日公布,2007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家外汇储备增加1357亿美元,这已是2006全年新增外汇储备的一半。到6月底,中国外汇储备已达到数量惊人的1.3万亿美元。2007年4月13日的《亚洲华尔街日报》以《中国外汇储备大幅增加令人不解》、增量中“包括733亿美元来历不明的新资金流入中国”而感到困惑和不解。
    
     而来自中国的观点普遍认为:尽管美方咄咄逼人,但美中“知识产权”贸易战根本打不起来。原因是中国自身“知识产权”的经济贸易、社会制度有问题,最多是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健全制度、补上漏洞,再在与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谈判“知识产权”贸易规则方面退后一步,中方再减让多点或少点而已。在“知识产权”规则与国际接轨的实施和制度建设中,中国本处于弱势,也没有前车可鉴。中国古战略战术通常是“退后一步自然宽”。

“贸易战”中国被动挨打
    
     美国联邦政府贸易代表办公室虽然极力对这一针对中国的诉状进行低调声明,对类似中美可能进行的“贸易战”言论一再泼冷水。但是留下无法掩盖的悬疑是:美国是否会做出针对中国的下一步采取更进一步、具争议性的新行动,即在更大范围内攻击和惩罚中国政府对某些企业和行业提供政策性补助,比如汽车工业。这方面的冲突如果广泛开展,将会把中美双方的经济关系带入一个新的冷冻期,或进入一个更混乱、更糟糕的中美贸易热战时期。
    
     现在,更为尖端、重要的是:无论是美国起诉也好,不起诉也好,中国都必须加速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及“出口贸易”出去规则变动的力度,以更坚决的打击侵权盗版行为,全面保护以美国、欧盟为主体、包括中国国内的“知识产权”、建立起新的能与美欧接轨的包括知识产权在内、整个中国产品大面积走出去“攻城掠地”的新游戏规则秩序——美国就是要抢在全球各国之前面、画上一幅崭新的、美丽的、“中国制造”“中国出口贸易”的新“版图”。“

美国在前,欧盟在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是说很早以前中国人就发现,螳螂正要捉蝉,不知道黄雀在后面正等着吃它。比喻目光短浅,只看到前面有利可图,却不知道杀身之祸就接着在身后,从而揭示了大自然界这种绝对无法抗拒的“自然法则”。现在是21世纪初期,美国首先于4月9日向“中国制造”发起历史以来的首次“攻击”,而欧盟也将于6月1日开始实施“绝大多数中国输欧产品的技术壁垒”(REACH)法案。这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欧盟、继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之后,又一次不宣而打的“贸易战”,也是比美国诉诸于WTO更实际、开始实施最严厉的技术壁垒制度,根本没有同中国当局商量的任何可能。
    
     这是“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必然结果。当一种或若干种商品进入某一个国家或更多国家,它不仅是今日进入的一个问题了,现在是还要占据这种或若干种商品的地盘、把别人挤出去(哪怕是最昂贵或最廉价的商品),你或这些国家做何感受、又有什么样行动?“中国制造”不仅面临美国政府与贸易制度、WTO的迎头打击,还面临着欧盟后法制人、无与争论的技术壁垒。中国,在这种世界第一、第二贸易伙伴的双重攻击与阻截之下,“贸易问题”远大于、并胜于国家之间的“政治问题”了。这就是说,若真的“中国制造”走向世界了,那么这种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商品或贸易风暴则谁也无法阻挡的就要发生了。
    
     中国是一个“空洞”的贸易大国。众所周知,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富国崛起,都是有赖于先国内、再国外这样的商品和国家崛起之路。而中国13亿人口,依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人们,“中国制造”的崛起与富强,中国13亿公民却没有资格、没有收入来享受和消费这些“中国制造”,却要廉价大规模的走出国门。有钱制造,没钱消费,空洞的中国怎么不引起全球的质疑和围追堵截?

“中国制造”保卫战进行时
    
     2007年上半年的这场“中国制造”危机,引起中国史无前例的一场治理浪潮。8月23日,中国国务院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领导小组组长、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吴仪做出首次战略部署:“这是一场维护人民生命健康和切身利益、维护中国产品信誉和国家形象的特殊战役。”“中国制造”的保卫战正在进行之中。
    
     中国是一个严重短缺法律规则和实践的国家。一些重要的与国际接轨的国家规则长期短缺(如8月31日通过的《反垄断法》、《新闻法》等等),特别是此次“中国制造”陷入全球性困局,中国正将在农产品、加工食品、流通领域食品、餐饮消费、药品、肉食品、进出口产品、涉及人身健康安全产品等8个领域进行建树,以完善以往残缺、现在必须要建立的中国式规则。
    
     与前50几年不同的是:中国将建立安全“中国制造”的全国性网络、全国性体系、全国性链条,但这种由政府单一臆想的建树,还需要实践的检验。但中国必须摈弃“文革”式、搞“大运动”、官方一意孤行的贯例做法,必须由公民、全社会的参与才是根本之道。按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话说:要建立“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管理网络,以消灭中国的监管盲区(吴仪讲话,见2007年8月24日新华社“全国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会议”电文)。
    
     2007岁尾:就“贸易逆差”、中元被“低估”等,11月28日,“欧中峰会”第一次“双方论剑”;12月12日,“美中战略对话”三次对决。——这是全球第一、第二大经济、货币区域对中国的最高论战。

后话《上海公报》
    
     2007年4月18日,美国前贸易代表罗伯特•佐立克(ROBERT ZOELLICK) 为在英国《金融时报》撰稿称:到今年(2007年)、履行了35周年的中美《上海公报》(Shanghai Communiqué)发表,是自1972年至今中美外交历史上一个突破性事件,是巨人们在那个戏剧性时代中讲述了眼界与手腕、策略与赌博、外交与危险、勇气与小气,一个巨人与另一个巨人的新故事——美国已摆好新《上海公报》的一盘棋局,等待着中国来参加这21世纪由“政治”转变为“经济”搏弈的世纪大战?!
    
     美国于2005年第一次提出了“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概念,这是为创建上述框架所做世界性努力。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13亿人口大国更应该认识到,有必要重新定位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国家,中国面临的内部挑战仍然艰巨。尽管如此,中国领导人仍然感受到了它所引起的外部影响,其中包括焦虑。这正是为何中国开始向内谈论“和谐中国”、对外谈论“和平崛起”的根原。中国央视台播放了一个反映5个世纪以来《世界大国崛起》的系列纪录片,其动机或许也在于此——这是一种让中国公众参与认识未来的一种方式。
    
     中国领导人重视确定引导政策所需的原则。这是一种合理的逻辑。然而,“和谐中国”“和平崛起”等理念,必须通过与现实问题和机遇相关的政策和行动实践来改造得到体现。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中国、看着中国,希望中国进入世界各国时能与世界“大同”,但“中国特色”又坚决的把中国分为已经形成世界的另类,令人不寒而栗——在全球人们眼中:“中国特色”就是“文革十年”、“大跃进”、“三反五反”“特区、特权”等,而中国自己“王婆卖瓜”似的评定、以及美国、世界的言论也势在必行进入中国、进行判断。对中国来说,与其最大经济合作伙伴建立同样强大和可持续的互利关系,将是一个明智之举。此外,美中还必须在许多互相联系的外交和安全政策利益方面加强合作,比如朝鲜、伊朗、巴基斯坦,甚至苏丹等等国方面。
    
     中美要成为风险共享的利益相关者,这种挑战并绝非易事。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而崛起的大国会造成全球性商品——“中国制造”的大进大出,但与其它多数成功富裕的国家体制不同、发展相近,而质疑现状是美国的本性。这种改造精神可能导致其它国家而产生焦虑,更令大多数国家畏惧。然而,美国务实的观点和对变革所持的一惯开放态度,助长了它对中国成就的尊重,以及它要解决问题的习性。《上海公报》拉开了界定中美战略关系的序幕,因之美国前贸易代表罗伯特•佐立克毫不隐讳的认为:中美现在需要进入由“政治”解冻《上海公报》,向下一阶段—→21世纪的新《上海公报》迈进?!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若有任何需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独立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为何非杀郑筱萸不可?/巩胜利(图)
  •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巩胜利
  •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巩胜利
  •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巩胜利(图)
  •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巩胜利
  •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巩胜利
  •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巩胜利
  •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巩胜利
  •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巩胜利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巩胜利(图)
  • “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巩胜利
  • 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巩胜利
  •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巩胜利
  •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巩胜利(图)
  •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巩胜利(图)
  • 中国《监督法》之笄/巩胜利
  •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巩胜利
  • Google、百度的生死期/巩胜利
  • 巩胜利仍等待手术,对支持他的朋友表示感谢
  • 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需要心脏手术,急需资助
  • 中国不和谐有加重趋势/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