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德成的突然襲擊/ 金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9日 来稿)
    
    曾德成的突然襲擊
     ──港事評論二則 (博讯 boxun.com)

    
    民主之路荊棘滿途
    
    讀者拿到本期雜誌時,香港立法會(議會)補選相信已經結束,「兩個女人的戰爭」將告揭曉。據民調陳方安生高於葉劉淑儀十個百分點。但有媒體分析,因為臨選前親中派的抹黑戰術,挾帶其在區議會選舉的大捷氣勢,陳太輸葉太贏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無論誰輸誰贏,我們認為這場選舉對於展望香港民主前途的意義都是不可忽視的。
    
    首先,香港社會和台灣一樣也有自己的兩大派,俗稱民主派和親中派。為了爭奪一席立法會議席,香港的兩派政黨都推不出自己的代表,而是選擇分別支持兩位前政府高官,她們有派無黨。這是香港政治的一個特色,即政黨政治的成熟度尚未達到足以取代香港行政體制的權威性。這應該和香港傳統是一個政治熱情有限的商業都會有關,和英國留下的管治機制的有效性有關,也和紅色中國的巨大影響力有關。
    
    其次,這場選舉仍然顯示香港市民民主意願的提升有增無減。陳太的參選,具有象徵性。年屆六十八的這位退休高官,不是權力慾高張的人,也不為個人私利,只為「香港民主」這樣一個基本價值觀所驅使。她面對爭民主的風險,也不會成為另一個昂山素姬,但仍能毅然決然地放下身段投入競選,表現了香港精英階層的良知。另一方面,前任保安局長葉太,被公認是香港政壇的保守派,她的參選,顯然反映香港社會不斷被染紅的現實。但為了拉票,她也不得不為推銷惡法二十三條而道歉,甚至她的競選單張上,第二許諾就是「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
    
    可是,香港特區的太上皇中共中央,不僅不接受二○一二,甚至對二○一七年雙普選,至今也未鬆口。有些人可能不甚明瞭,北京何以如此小氣?請關注一下大陸的維權狀況,自然明白。中共連自己的黨中央實行民主都不放心,不放行,豈容在五星紅旗下的香港,如此放肆,一人一票選特首?讓他們整套包辦控制體制報廢,更危險的是衝破了他們數十年經營的一黨制神話。每天上十萬名來港的大陸人,他們總有一天會發出還政於民的吼聲:「我們忍受夠了!」
    
    台灣民主已具規模,香港民主也在爭取中。台港的經驗,對中國而言,都相當於先期性的演習。這個普世認同而中國例外的民主理想,人們珍惜的不在於選出一個他們喜歡的領袖,而是在於建立一個不斷完善的真正保障人的尊嚴和權利的制度。人們對於民主二百年的美國和民主二十年的台灣有諸多不滿,即使共產專制倒台後的民主俄國,沒有報禁,沒有黨禁,但社會的黑暗面也令人吃驚……這些現實,都告訴我們:民主制度的建立,特別是有數千年皇權主義傳統的中國社會,是一個要付出代價的漫長過程,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前進,也享受這過程中的一切歡愉與挫折。但絕不是一次選舉的得失。 ( 2007 年 11 月 29 日 )
    
    
    曾德成的突然襲擊
    
    上面這篇短評寫於開放雜誌 2007 年 12 月號付印的前夕。三天之後,香港立法會議員補選,便已揭曉。陳方安生以十七萬票勝出,葉劉淑儀以三萬餘票之差落選,比一般預計輸得要多。選後不少評論都強調,這是香港市民爭取 2012 年雙普選的一個強烈的信號。 12 月 5 日 ,陳太在立法會宣誓就任,並參與第一次議政。沒有料到的是,當她的一般性發言後,出席當天會議的民政事務局長曾德成,竟在發言中對陳太突然襲擊。指她曾任港英政府高官,主持過民生工作,今天說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是「忽然民主」和「忽然民生」。陳太會後回應說,曾德成的挑釁性的發言是人身攻擊。民主派議員則指曾德成這樣羞辱一位新任議員,是發官威,要求他道歉。連日來,事件成為香港傳媒的頭條新聞。
    
    和許多獨立評論一樣,我們對曾德成出手攻擊陳太,也感到憤慨。本來,議場中的辯論是常態,曾德成為何成為眾矢之的?首先,違背議會原則,即官員列席議會是來備詢的,沒有見過這樣反客為主地對議員進行先發制人的攻擊。其次,陳太是十七萬支持民主的選民選出來的議員,她必須代表選民發言。任何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政治意願,和「忽然民主」毫不相干。更顯而易見的則是曾德成表現的那種偏見,已經泄露了他對香港民主的深刻的敵意。
    
    曾德成者,非同尋常之輩。他早在 1967 年文革高潮時,在香港參與港共暴動的反英活動而被捕,入獄兩年。其後,一直是中共精心培養的治港人選,曾任大公報總編輯和四屆中國人大代表。九七回歸後,旋即被特區政府納入「中央政策組」研究政府運作七年, 2007 年,曾蔭權連任特首後,立即委任為民政局長。成為治港的「高幹」。
    
    曾德成這次被傳媒稱為「左毒發作」的表現,幾乎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完全打破香港官場的文明規矩。港共為之辯解是他「有感而發」。此說可圈可點。曾德成「感」什麼?一感,他數十年恨之入骨的港英政府的「餘孽」,竟然如此被熱烈歡迎地送進香港回歸十年後的議事殿堂,豈不是歷史的大倒退?讓我這樣反英國殖民統治為香港回歸紅旗下奮鬥終身的英雄情何以堪?二感,這班所謂「民主派」(我黨早已改稱其為反對派),除了挾洋自重(漢奸行為)外,就是靠民主口號蠱惑群眾,我們在區議會大敗他們,還比不上一個陳方安生風光!不殺殺她的威風, 2012 年雙普選,怎能有效控制?
    
    我認為,最令曾德成感觸的是,他以他沉溺其中的政情圈子的體驗,給了他信心,中央支持港共的政策不會改變,中國的強大崛起不會改變,而香港需要的是如當年他不怕為反英坐牢的勇氣,敢於站出來,和反中亂港逆流鬥。中央絕不會在香港批左……於是,捨我其誰!一言以蔽之,曾局長有恃無恐。
    
    在我們看來,又是什麼性質?曾德成的發作,乃是向香港人展示了一種前景,港共一旦實現了對香港的完全統治之後,他們將會對一切威脅他們權力和利益的組織和個人實行反攻倒算。所以,市民說,羞辱陳方安生,就是羞辱十七萬選民!其實,何止十七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十年教訓/金鐘(图)
  • 金鐘:反右索賠的阻力(图)
  • ◎ 金鐘:關於文革的一個建議(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