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缔造了一个谎言王国/方影竹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8日 转载)
    
    黑妖狐智化穿上夜行衣、登上薄底快靴、带上飞爪百链索出行时,徒弟问他:“师父,咱这不是出去当贼吗?”智化回答:“这话就准你说一次!”王杰魁说评书《小五义》的这个情节,几十年了,仍在我耳边萦绕。
     (博讯 boxun.com)

    文革方兴未艾之际,听传达“最高指示”,那是《毛泽东同志给江青同志的一封信(1966)》。我以最最崇敬的心情聆听。开头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已感到出语不凡。而另一句话则让我心中一颤:“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我心中暗想:“违心”不就是假话欺人吗?但我比智化的弟子聪明,这个问题我连第一次也不问!
    
    毛泽东提到他违心说话、违心做事时,打了两个烟幕弹。一个是平生第一次,一个是形势使然(即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又是假中套假了。自从他夺得中共头把金交椅以来,他发动的一次又一次运动,哪一次不是以他为校长开办的“谎言训练大学”?
    
    中共才女韦君宜在《思痛录》中,以亲身经历描绘了延安“抢救失足者运动”的情景。她告诉我们:那是一次荒唐的运动,人人过关,个个被怀疑是“特务”。有人编一套驴唇不对马嘴的特务史方才过关,有人不肯说谎,就被逼得自杀。她和丈夫杨述也毫不例外地经历了一轮地狱折磨。韦君宜说:“我痛苦地觉得,我那一片纯真被摧毁了!”看,毛泽东这位“谎言训练大学”的校长,干得多么卓有成效!
    
    中共大陆执政后,用真刀真枪推行的第一大谎言是“抗美援朝运动”。
    
    史料已经证明,韩战纯属金日成、斯大林、毛泽东三个独裁者共同参与的企图并吞南韩的侵略战争,却被中共慌称为“保家卫国”之战。至今《打击侵略者》这部颠倒黑白的影碟,还不难找到。战争开始,金日成、斯大林并没有把毛泽东放在眼里,因为他们不希望多一个分赃者。等到金日成被麦克阿瑟逼到靠近中朝边境的山洞里,这才找老毛。毛泽东拍板出兵,从古书里找了一句“唇亡而齿寒,户破而堂危”作为理由,先做“仇美、蔑美”的思想灌输,接着搞“捐献飞机大炮运动”。我当时纳闷:“苏联老大哥”是“社会主义阵营”之首,又是军事强国,为什么为金日成使用的武器,要让中国穷人出钱?——多亏我比智化的徒弟多了个心眼,把这个第一次提问权自动放弃啦!
    
    在“中国人民不能置之不理”的誓言下,几十万壮年的血肉之躯“跨过鸭绿江”,为金氏家族当炮灰。一个豫剧演员用肉嗓子换来一架“香玉号”战斗机,作家巴金钻进掩蔽部写了《我们会见了彭德怀司令员》,老舍写了《无名高地有了名》……。我在《毛选》中读到那段把战争区分为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论述,感到十分精彩,而这回正是毛泽东把非正义战争硬说成了正义战争。抛开死了多少人和扶植了遗祸无穷的流氓政权不提,最为严重的是,中国人的灵魂被污染——知情权和求实精神被扫荡殆尽,大家都成了中共假话的跟屁虫!
    
    笔者于1971年在石家庄一中任职,八月份还紧张地组织学生做花环、练队形,准备国庆日的庆祝活动。九月份的一天,突然传达毛主席指示:国庆节活动停止。理由是节省国家开支。这是毛泽东的又一次假话。几天后明白了,真实原因是他的副统帅林彪,被他逼得出逃,在只离国庆日17天时摔死在温都尔汗。若举行庆祝会,天安门城楼上少了被中国人天天祝愿“永远健康”的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岂不造成内斗大露馅、国际大震惊?
    
    在接下来的批林运动中,得知了林彪的两句名言:一句是:“不说假话成不了大事。”另一句是:“谁说真话谁完蛋!”两句话从正反两方面扣得严丝合缝,道破毛泽东的夺权史,也为中共对待民众的态度做了定格,放入历史相册,更为后来几代的独裁政权继承人,留下货真价实的传家法宝。君如不信,就请看看天安门城楼上至今供人仰视的假话导师的画像,就请看看至今营业的天安门广场南端厅堂里谎言舵手的遗容。
    
    《西游记》里有个女儿国,《镜花缘》里有个君子国,《聊斋志异》里有个大罗刹国,那都是虚构。而地球上的谎言王国,却仍在活灵活现地运转呀!
    --------------------------
    原载《议报》第33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影竹:胡温战将李长江 把守三关舌如簧(原载“自由圣火”)
  • 推荐秋瑾逝世百年纪念文章/方影竹
  • 方影竹:香港,配了杭州轮胎的劳斯莱斯
  • 方影竹:邓林,一个拙劣的美容师
  • 方影竹:民主女神之踵踏在中共七寸上
  • 方影竹:马力,跳蚤,捏死他!
  • 方影竹:乍出炉便泼粪的民众知情权法规
  • 方影竹:御用竹笛杨洁篪
  • 方影竹:宝座失稳求助军训
  • 赵承熙马加爵仇富杀人心相印/方影竹
  • 军心不稳是胡锦涛第一心病/方影竹
  • 重庆“钉子户”:百官起舞对吴苹 长枪短炮战郑洪/方影竹
  • 方影竹:从王实味人头落地到章诒和以额叩关
  • 袁木邬书林.跳梁小丑多/方影竹
  • 我讲黄继光遇到的课堂风波/方影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