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尸两命”案答阿木网友/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以大环境而言,阿木《不同意西风独自凉<"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一文表露出的担心是很容易理解的。
     (博讯 boxun.com)

    之前已有论者认为:“如果没有‘签字才能手术’的约束,那医生是不是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对你动手术,甚至强行将你拖到医院割掉你健康的胆囊或腰子呢?”
    
    且不说救命手术与一般手术有重大区别,后者当然绝对需要患者或家属的同意----犯罪行为和正常的医疗行为之间有何可比性?“签字才能手术”只是一般情况下的一般手术需要取得患者或家属的知情同意,想用这个约束极端情形的犯罪,等于用汽油去灭火。一个有心要实施犯罪的嫌疑人,坐牢、杀头尚且不惧,在乎你一纸条文?
    
    阿木认为:给医生、医院不得到病人或者其授权委托人同意就采取医疗措施的权力,其他强权机构完全可以用类似的权力把一个正常人拉到疯人院去治疗,原因就是其"犯糊涂,不知道自己是精神病"。
    
    “一尸两命”属于“其他特殊情况”,适用于紧急情况下的特殊治疗,即救命手术。阿木担心的情况其实早已有之,涉嫌滥用职权,如江帆事件(见中国青年报《精神病鉴定不能成为“合法伤害权”》),与我们要讨论的“特殊干预权”完全不同:一个是医疗机构该作为不作为,一个是政府部门不该出手就出手。
    
     “特殊干预权”规范的是其他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治疗,即救命手术,和一般手术不可同日而语。
    
    “一尸两命”如果是医疗事故,阿木担心“一定会有很多聪明人效仿,不给有巨大风险的手术签字,原因很简单,分析一下签字和不签字的成本和收益就成了”,其实未必。
    
    情况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手术还有希望、不手术死路一条的紧急情况下,完全不在状态的肖志军拒绝同意手术。构成医疗事故是因为医院一心想着家属签字避免可能的纠纷,放任惨剧的发生,而不是说手术失败就必然是医疗事故。聪明到拿亲人的生命开这种“玩笑”的禽兽毕竟有限,也很难得逞,因为:
    
    患者病情危重无法表达自己的意志,阿木担心的“禽兽”才有可能出现;如果属于救命手术,医生请示院长同意便可手术,手术成功与否、家属是否签字,和医疗事故都没有必然关系。医疗事故的定义和认定都有具体的条文和专门的机构来负责。
    
    “一尸两命”事件如进入司法程序,医院和死者父母达成庭外和解的可能性较大。公众则更为期待“特殊干预权”能有详细的司法解释,以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对相关医规的讨论,是避免遭受愚弄的可能的方式之一。作为责任认定的关键,需要对相关医规逐字逐句地钻牛角尖,让立法者的宗旨和本意浮出水面,阿木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一些专家在大跃进和纸老虎照片中的表现,表明钻牛角尖在多数情况下都不可或缺。
    
    另:
    
    寻正《维持有理性的激情,致西风独自凉》一文,开篇如果不是又在忽悠,则表明作者的理解能力存在某种障碍。小文涉及寻正的部分,更多的是对他把一个法律问题往道德上忽悠的厌恶,而不是讽刺他“没有资格讲宽容”。
    
    在网上谈论资格本已是很可笑的事情,讲宽容需要什么资格?“我没吸过毒就没有批判吸毒危害性的资格”?批判有没有道理才是关键,宽容与否尚在其次。
    
    虽然我的理性有限,相对而言还是多于激情。激情多一点只是让编辑为难。就连在博客说几句在各大坛子畅通无阻的真话,都被“抱歉”了几十篇帖子。激情不起。
    
    白衣咸饭《四论李丽云案的诊断兼答西风独自凉君》,认为小文将之“归于冷血(动物),似乎有些不妥,将我与北京市卫生局联系起来,更是武断。仅告诉西风,本人根本就不在北京,也早已不再是产科医师,似乎没有必要为北京的同行说话。这里有好几个网友已经指出了西风先生的激动和误解,更有在美国行医的同事,描述了美国同行面对这类事情的处置原则。”
    
    白衣咸饭为患者家属没有签字获得救命的机会而为同行感到庆幸,说他冷血如果有所不妥,也是因为不想让编辑为难。
    
    和北京市卫生局联系起来的是你对其新闻发布会做的点评,武断从何谈起?
    
    你要告诉我什么,我怎么就那么关心你在地球的哪个地方呢?屁股有没有决定脑袋是你的事,你就那么武断地认为我是在说你屁股决定脑袋?
    
    为谁说话不是问题,问题是说了些什么。就算为本单位辩护,只要有道理有正当的理由也并不丢人。
    
    美国同行对这类事情的处置原则,如果指的是新语丝发表的HappyDoc《如孕妇死亡事件发生在美国,作为医生我应该如何处理》:“我会马上把nursing supervisor叫来,由她负责上报处理,由有关部门寻求法律帮助。作为医生,我应该做和有权做的是尽力治疗抢救,从医学角度向有关部门提供病人的情况和治疗建议,做好详细记录,等待 court order。”
    
    以上原则与第33条医规“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有何原则上的冲突?
    
    如果有原则冲突,白衣咸饭除了介绍专业知识和经验,也可附带着给愚顽如我之辈普及一下语文常识;如果没有,是谁在激动和产生误解?
    
    再:
    
    就“一尸两命”写的几篇小文,主要是讨论所谓的“特殊干预权”。如果不是就这个问题展开,而是忽悠什么理性什么激情,今后不会再做任何回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西风独自凉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 “一尸两命”:我唾弃你老母的坟墓/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