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读汪兆钧先生的公开信:他实乃商界良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看到汪兆钧先生的公开信感触颇深,不吐不快。想汪先生以商人之利,多于政府接触,他却肯站出来挑政府的"刺",实乃商界良知。一个商人对社会民生的关切着实让人钦佩。
    
     文章开始,汪先生就开门见山的提到了若干重大的社会问题如:股市,物价,房市,资源浪费,弱势群体。。。这些问题都的确是实实在在的。针对房地产的不良现象,汪先生提出自己的对策---将土地私有化!对此笔者却不以为然。很是惊讶。土地是最大的资源,中国现在是自由市场经济--虽然相关的法规还不十分完善。一旦土地私有,将出现土地买卖,土地兼并,进而集中。而土地在私人手里集中会不会诱使一些人利用其对土地的占有权来赚取高额利润,我们又应该怎样定义这种行为,合法,限制还是非法? 会否出现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而这将是对现状最大的颠覆。笔者认为这个后果不是现在这个社会可以承受的。政府在土地使用上的问题绝不能用土地私有化来解决。 (博讯 boxun.com)

    
     接下来针对企业经济发展的问题,汪先生建议充分立法,严肃审查,建立独立工会。并批评了"政绩工程"。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建议。对于国企改革,汪先生就建议---全民股份制,这个建议是个好的方向,可是汪先生又提到在这种体制下全民的股票可以自由买卖。那麽请问,如果我很有钱,可以买断大多数股民的股份,那麽我是不是变成最大的股东?公司是不是就变成我个人的了呢?而这正是俄罗斯寡头的发家史。我想这绝对不是人民希望的。汪先生的希望应该是政企分开。可是这种"全民股份制"很大程度上会事与愿违。
    
     讲到执政力,汪先生认为大部分的官员没能改善中共的执政力,或者收效甚微---源于民主之不行。笔者深表赞同。但有一个简单一点的看法:权力的滥用和浪费是因为缺乏有力的制衡和监督。而制衡和监督可以跟民主制度无关。当然民主制度的缺乏经常会导致制衡和监督缺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需要一些创造性。
    
     在对政治体制改革具体建议的部分,汪先生提到为"六四"平反,这无可诽议。开放党禁和言论自由也是没错。可是"使“法轮功”尽快得以平反"笔者实在是费解, 我相信有些政府人员在对待法轮功分子的行为上有过激和不法举动。可是我也相信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中共的行为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础的。法轮功的教义和李宏志的教主水平都相当的牵强,李洪志移师美国之后,摇身一变即以民运先锋自居,组织也做了很大的调整,这些动作的原因和目的也请汪先生注意。我们开放,难道就意味着一切都被允许?
    
     汪先生还提到让海外民运分子回国,"共建民主中国"。愚以为集思广义是对的。但有必要搞清楚一个问题,搞民主运动和搞建设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拆";一个是"和"。善于搞民主运动的不一定会建设国家,就像最初的共产党不懂经济建设一样。而且,现在的海外民运已经是分成了多个派别,大家很难用同一的声音讲话。他们会不会内斗都成怀疑。更何况绝大数的民运分子离开大陆日久,他们的那一套到了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
    
     作者用很大的篇幅讲到了台湾,有提到“阿门!我们祝愿台湾的明天会更好!台湾的民主政治是一盏明灯,她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是一百多年来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牺牲的英烈们在上天为我们神州大地的祝福!”在下实在是吃惊不小,在很多学者讨论台湾民主的悲哀的时候, 汪先生却在为台湾加油,真是让人上火。台湾处在民主转型当中,其代价就是族群对立,经济放缓,党争泛滥。当然这些台湾都可以承受,因为台湾的经济基础很雄厚。我们也相信台湾一定会战胜痛苦,走向成熟。可是笔者认为这些却不是大陆可以承受的,首先,有56个民族的大陆如果发生族群对立,一定会导致冲突,最坏的结果很可能是个别地区从中国独立出去。第二,如果13亿人的经济出了问题那也不是那个人那个政党可以承担的。在下深深地担心汪先生的"台湾,是大陆政改的楷模:"
    
     至于台海统一的问题,笔者不是很懂军事,但是我看到美国凭借着绝对地武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耀武扬威,我想如果中国也有了绝对的武力,他也可以那样。 作者预言一旦大陆攻台,台湾民众会在“保卫台湾!保卫民主!”的口号下与中共决裂。用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追求幸福,这现代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理念去折服解放军登陆的一个师,一个军,让解放军100%起义!? 听起来很像是"以德服人",我知道这是人类的伟大目标之一。
    
     我们觉得台湾问题是超越党派的,至少现在是这样。除非绝大数的民众认为台湾无关紧要,统独都无所谓。可是这很难:台湾处在大陆和太平洋之间,在中国大陆试图增加对太平洋的影响力的今天,台湾偏偏挡在人家门口。笔者认为,除非放弃国家利益,否则不论谁在大陆主政,他都不能坐视台湾。台湾的地缘就注定他成为大国较力的焦点。
    
    纵观全文,笔者冒失的认为汪先生对个别问题的看法流于表面,一些建议可操作性不高。汪先生阅历丰富,却不够思考。
    汪先生的观点代表了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商业新贵的利益。夹杂着中产式的民主诉求。笔者认为现代社会的矛盾之一就是商业新贵对现有体制的冲击。商业新贵渴望政治民主,要求自由市场经济。可是一部分被”优先的效率”落下的群体却要求公正,和政策协调。而后者占多数。
    
    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愚认为有必要明确几点:
    
     1、 中国政体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共产党的领导权问题。
     2、 中国是不是一定要拥抱大海呢? 民主政治的特征是分权,制衡,普遍民意。只要能做到这个目标,具体的形式可以是不同的。英国人发明了君主立宪制,美国人发明了总统制,法国又扩大了总统制。中国为什么不能再发明一个新的呢?
     3、 改革开放之后, 社会上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如房价, 下岗 (失业), 贫富差距。 这些问题更多的是跟政府追求效率优先有关。这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 但政府有责任协调和调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面对汪兆钧公开信,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何集体失语?/向钧
  • 刘逸明:警惕汪兆钧事件所带来的政治假象
  • 汪兆钧:关于我的公开信的说明
  • 荆传:汪兆钧上书的“炸锅效应”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谈汪兆钧公开信(作者:伍老)
  • 汪兆钧:中国社会和谐改革的倡议书
  • 汪兆钧现象/张三一言
  • 期待人大与民主党派发声 如汪兆钧那样争民主/李国涛
  • 投稿 为汪兆钧鼓与呼/一吼
  • 《未來中国论坛》声明:支持汪兆钧先生公开信
  • 巴雅古特:汪兆钧先生,你就是叶利钦!
  • 汪兆钧紧急声明
  • 汪兆钧: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1)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 汪兆钧致函胡温引发海外强烈反响
  • 政协常委汪兆钧陷入被拘禁边缘/李平(图)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促北京政治体制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