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泉博士加盟中国和解智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4日 转载)
    
    
     中国和解智库新闻稿 (博讯 boxun.com)

    
    冲突与和解网12月3日北京讯 日前发表致中共领导人呼吁政治改革而引起广泛关注的郭泉博士应中国和解智库的邀请,近日加盟成为中国和解智库的一名成员,决志为全民政治和解鼓与呼。
    
    郭泉先生先后取得了南京大学(原民国政府时代的中央大学)的法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曾经在南京市中级法院担任过刑事法官,现任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先生有着深厚的法律素养,他接受冲突与和解网的采访时表示,他是法律共同体的一员,自然有责任为中国的民主与宪政而奋斗。
    
    “我希望民盟成为反对党”
    
    郭泉先生不仅在南京师范大学拥有教职,同时还是民主同盟南京党部的成员。对于他的这一身份,他解释说,他不认为自己是体制内的人士,他是持不同政见者,是政治反对派,而且他期许自己所在的民盟也摆脱花瓶政党的窠臼,果断地完成参政党到在野党的转变。
    “一阴一阳谓之道”,有执政党就应当有反对党,没有反对党的政治模式只能是独裁政体,和民主政体相差十万八千里。他认为,中国的八大参政党在民国政府时代曾经是在野党,中共获得政权之后,成了类似于智囊机构的参政党,有失当年的政党风范。他表示,他希望自己所在的民盟和其他7大“参政党”均应当转变成“在野党”,回归民国政府时代的政党角色,有效制衡执政党,开创中国崭新的政治生态。
    
    “化解仇恨的唯一办法就是还政于民”
    
    由于中共长期一党独大,垄断一切政治权利长达58年,导致其他公民政治权利的完全丧失,公民的其他合法权益也经常被公权力随意侵犯而得不到有效救济。反对独裁、争取民主、还政于民的呼求一直没有停止过。郭泉博士分析说,在这种畸形的政治生态下,中国已经有相当一批人对执政党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不排除长期遭受政治压抑的民众淤积了强烈的复仇情结。
    “这非常容易使中国再次陷入同态复仇的境地。”郭泉博士说,如果要消解民众的仇恨和对立情绪,只有还政于民,实行宪政,才能达成执政党和民间的和解。
    “共产党已经统治中国58年了,也该知足了,难道还想像秦始皇那样千秋万代?”郭泉质疑说,“如果1949年中共执政是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但是现在是2007年,难道一次选举可以管58年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中共新一届权力交替已经完成,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大部分毕业于中国各个名牌高校,李克强、习近平、李源潮和刘延东还分别拥有名校的博士学位。郭泉说:“他们和我一样都拥有博士学位,我这个博士为中国违反世界潮流、让世人耻笑的政治体制痛心疾首,我不相信这些政治局博士不会不知道中国政治体制的弊端,不会无动于衷,除非他们昧着良心、公然蔑视学术的尊严!”
    
    “应当重建反对运动的政治伦理”
    
    郭泉接受冲突与和解网采访时,丝毫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反对派角色。他说,“我是政治反对派,但是我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更不会去对中共进行羞辱和谩骂,我要做一个有尊严的反对派,我会像尊重我自己一样尊重共产党人。如果中共及其党员遭受不法侵害,我也会挺身而出,为了他们的权益而奔走呼号。”
    
    这就牵涉到一个政治反对派政治伦理重新构建的问题,郭泉博士分析说,着眼于如何使中国大陆的政治转型付出较小的社会代价,如何使整个民族摆脱复仇的情结,走向多方共赢的政治局面,除了中共应当放下身段、恪守基本的政治伦理之外,民间反对派也应当重建政治反对伦理,开创彼此尊重、互谅互让的政治行为模式,不拒绝和中共寻求更大程度的共识,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中共的政治改革恐惧心理,降低中共的敌对意识,为中共推进更有力度的政治改革举措创造外围条件。
    
    2007年12月3日
    冲突与和解网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