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金燕:"卖国贼"论——致一位人民教师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2日 转载)
    
    [日期:2007-12-02] 来源:《参与》 作者:曾金燕
     (博讯 boxun.com)

    12月2日
    "卖国贼"论——致一位人民教师
    
    我欢迎批评,但极少正面回应。建设性的,默默倾听之;无理谩骂人身攻击的,一笑了之。9月份"百度贴吧"贴出高中母校一政治老师点名给我的帖子《曾金燕,家乡人民的脸被你丢光了!》,用帖子里的话来归纳主要观点是:我揭了国家的丑,等同卖国贼,丢尽家乡人民的脸,玷污了母校武平一中,恶心了母校老师;质疑我经济上有问题,挪用善款;责怪我没有良心没有廉耻心没有责任感,辜负了武平一中、家乡人民、政府和国家培养我所花费的心血;以及一些人格、品德上的指责;并劝我悬崖勒马,反哺家乡。由于发贴人身份特殊,是母校老师,远在南方年迈的外婆听见小表妹读此帖,心事重重。
    
    何谓"卖国贼"
    
    卖国贼是出卖国家利益者。但什么是国家利益常常被有意无意地混淆。按我的理解,国家利益首先是每一位国民的利益,体现为公民的尊严和权利、生活幸福水平得到保障与提升。并且不管是多数群体还是少数群体,其利益都能得到合理的照顾和公平公正的对待。
    
    但在我们这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执政党宣传部门偷换概念,极尽美化之能事,把贪污腐败中共的一党之私等同政府利益再等同国家利益,把特权高于法律常态化,极力输灌并根植到每一个国民的脑海中。于是,在中国我们能看见许许多多糊涂的爱国者及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成为专制政党的枪手,以"卖国贼"、"叛国者"或"国家和人民的敌人"来贬低、责骂、攻击与执政党持不同意见者。
    
    在一个正常社会,有法治和民主保障的环境下,公民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受到保护,一个专制霸道的政党,一个攫取民脂民膏的政府,无法获得国民支持,随时会被国民反对并推翻。而中国共产党因"打天下"而"坐天下",从未经过民选,一坐就是58年,至今还强占着位置。它的落后和僵化使得它在社会治理方面力不从心。自称永远光荣伟大正确的中共,为了维护它的绝对统治地位,实际为了维护一党私利的最大化,在宣传和教育方面,一贯使用愚民策略,而面对各种社会问题,不惜使用谎言、恐怖和黑社会暴力手段来对付中国在底线苦苦挣扎求生存的百姓和富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坚持说真话,揭穿执政党的谎言和粉饰,支持弱势群体生存下去,维护每一位国民的权利,追求建立一个公正平等的法治社会。如果说我这样做是卖国行为,那么试问把属于国家和人民的各种资源,如石油、电力、农田、宅基地、林地、国企、医院、风景名胜……化公为私,低价卖或租给勾结的商人或有高官背景的特权者,而百姓民不聊生;把子女送到国外,把搜刮民脂所得的巨额资金存到海外,在海外购买豪宅安置二奶、三奶……又是什么行为?不要只是骂骂奸商和贪官,关键是我们国家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不但为贪官和奸商提供了可利用空间,而且变相鼓励他们具有隐蔽性的掠夺行为。
    
    无权无势无依附者何以卖国,当权者才能出卖国家利益,丢尽国家尊严,他们才有资格当名副其实的"卖国贼"。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民,所能代表的只是我自己,中国的十三亿份之一。我做什么,并不能代表家乡人民、母校抑或母校老师们的脸面。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一位老师一生教育无数学生,没有任何两位学生会有一样的命运。更何况现行教育体制下,一位学生的发展,也许得益于其某位老师,也有可能受害于其某位老师。看过周浩在我母校拍摄的纪录片《高三》的人,或许更有体会,我是2001年高中毕业于武平一中的。老师您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被专制政党洗脑后,心甘情愿地以这些混淆是非的观点来教育三尺讲台下的莘莘学子,并不是一个特例。这不仅是您作为老师的悲哀,也是我等学生的悲哀,更是我国教育事业未来暗淡的悲凉。
    
    您说"一个连自己祖国都不爱的人,你指望她会爱谁"。我们受到的教育,正如歌里所唱,党、政府、毛主席"最亲"、"比亲娘还亲"。祖国这个词太抽象,而且容易被误解为党国的那个国。我爱我的家人,我的亲友,街上走过的陌生人,还学着爱而不是仅仅怜悯那些作了恶的人,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
    
    荣与辱
    
    国务院、外交部等政府部门举办记者招待会时,面对各国记者的提问,涉及社会问题或党政事件,新闻发言人惯常的做法是:轻描淡写甚至否认、抵赖正在发生的灾难性事件,重视"国家脸面",漠视人类生命,具体如SARS、矿难事件;千方百计美化粉饰,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极力维护"国家荣誉"。奇怪的是,此等做法,在国内一些民众中居然能够得到默许甚至支持。何故?
    
    "家丑不可外扬"、"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两句原本中性的话语,在中共这里被运用得淋漓尽致,变得非常丑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因此在记者招待会上可以说尽谎言,维护表面光鲜的家风国体;所谓不干涉别国内政,因而拒绝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民生命的关切和支援,同时也对别国如缅甸、北朝鲜专制政府下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的现状熟视无睹,继续与独裁头子合作攫取利益。
    
    诚实、正义、对生命的关怀与珍爱……是没有国界的。难道为了所谓的国际形象,所谓的"国家荣誉",就可以是非不分、说尽谎言、践踏生命吗?与其捂盖子,不如正视社会问题所在;与其暴力血腥镇压平民,不如与国际社会合作,协力应对人类共同的敌人:贫困、疾病、灾害、专制……然而,中共执政府为了其"荣誉"和脸面,漠视国民的心声,一错再错,使得贫困、疾病和灾害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在中国,给山坡涂绿漆,沿着公路设置形象项目,此等面子工程还少吗?为了举办一个反映"繁荣富强"国力的奥运会,暴力强制拆迁,造成成千上万的家庭失去家园流离失所,这种人为制造的灾难我们少见吗?此等真是国民的大不幸啊!执政党营造的假、大、空国家形象,才是国家和国民的耻辱啊!
    
    老师您说"国强人强,国耻人耻",而我要说"人强国强,人耻国耻"。我们国民的心态,文革劫难之后已经非常脆弱。中共仍然没有改变其意识形态统治的做法,以国家、集体来消灭个体。开放以后,中西交流逐渐恢复,个体意识渐渐复苏,比之以往,个体得到一定的尊重。没有身心健康的国民,国强只是一个意识形态上的空架子。国民的人权和公民权被政府侵犯,国家有法律而没有法治,这是耻辱。国保警察们跟踪、骚扰、绑架公民,不仅是警察们的耻辱,更是这个国家的耻辱——它的警察不仅没有保护国民,反而是侵犯国民的国家黑社会主力。面对这种情况,您是奉行家丑不可外扬呢,还是据理力争维护您的尊严呢?
    
    作为政治老师,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就算您没有多大的发挥空间,也还是可以教育您的学生摆脱对党的依附性,洗去几千年沉淀在我们身上的奴性,做一个有尊严、有独立思想的人。人强了,国才能强,才能有尊严的国体,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这才是真正的荣誉。
    
    谁养活谁
    
    尽管不喜欢题海战术一切为高考的高中教育,但毕竟在武平一中度过了灿烂又青涩的三年青春,而我又对乡土的依恋强烈如同吃奶婴儿对母亲,所以不愿有更多负面的论说。然而,中国的草根百姓,尤其是生在农村的子弟,并不是政府养活的。恰恰相反,是中国的草根百姓,尤其农民和工人,辛辛苦苦地被迫养活、养肥了我们的政府、政党以及特权阶层的官员。我们国家,是典型的政府有钱,人民贫困。各种各样的改革,如医疗、住房、教育,把原本应该由政府承担的支出,变相转嫁到国民身上,并日益提高价码。使得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出现许多因无钱供儿女上学而自杀的父母,因无钱交定金而不被医治活活病死在医院的病人,因被强制拆迁在街头流浪的贫民。
    
    您是政治老师,记得思想政治课一再地说建国初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是重工轻农,以剪刀差让乡村补贴城市。1979年到1994年,政府通过价格剪刀差从农民那里获得了约1.5万亿元的收入,同时政府还对农业征收高额税收总共约1,755亿元。而其他国家,不但不征收农业税,还给农民发补贴。相比之下,谁养活了谁显而易见。我也是农民子弟,我父亲虽成绩优秀却因家庭出身不好而失去上高中的机会。我受到的家庭教育唯有读书高,因而发奋学习,却只是善于考试。我父亲出钱买学校的教育和服务,当他给我转学到条件更好的学校时,也要支付额外的"借读费"。我们是专制国家而非福利国家,这一点上国民与党和政府是平等的交换关系,我们所谓的政府提供的服务,是国民花钱买来的。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年纪小,见识少,思想闭塞,一心只想做个好学生乖孩子,偶尔顽皮捣蛋对呆板的教育体制表示无力的反抗。每逢周一学校升国旗,我也是诚惶诚恐地站在操场上,听校领导的教诲,感激党和政府培养了我们,立志将来回报国家。现在我真的在努力,希望能回报社会,但不是回报政党、政府以及这个早被混淆概念的"国家"。
    
    您在帖子里提到家乡的土地征用问题,提及农民无田无地的困境。这不是个案,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武平县也把多块属于人民和国家的土地(其中不乏良田与耕地),圈给商人搞开发和建设。有学长的家人不愿意这么低补偿拆迁,学长从广州开车回家乡处理此事,结果遭到来自政法部门及社会流氓的跟踪、抢砸相机、人身威胁,以致他不得不马上开车返回广州远离黑恶势力以保命。试想想,倘若仅仅是奸商,能如此为非作歹吗?能半夜闯到居民家里强制拆迁吗?就算是奸商所为,作为公民财产和人身安全看护者的政府,能不采取有效措施吗?真相是,正是政府把土地和与土地相关的问题一起"卖"给了商人。默许、纵容甚至参与奸商的黑恶暴力行为。政府获得高额利益,人民承担痛苦。
    
    和武平一中一脉相连的实验中学,已经被办成高收费的贵族学校,决定能否入学的是钱而不是成绩。它消耗社会纳税人供养的资源,却由小集团分享利益。我倒是希望老师和学生有所思考,至少提出质疑。但愿您只是不知真相。
    
    老师呼喊我"睁大眼睛看看是谁养育了你,是谁为你创造了这样的生活",具体来说,每个人都是父母养育大的,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自己创造的。倘若有幸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生活在一个福利国家,人还是由父母亲人养育大,只不过在那些国家,政府为儿童提供免费的医疗和教育,甚至给父母发放补贴,减轻了父母养育儿女的负担。老师的意思,无非要我和CCTV里常播放的一样,握着领导的手,简直是痛哭流涕地感谢党和政府的养育之恩。
    
    生活有无限可能
    
    您对我的诸多评价,和当年我在学校时所言的大大不同,不过也充分反映出您的价值观。您我都没有变,只不过我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当年还是很努力做一个乖乖听话服从老师的"好学生",而现在意识到其实不必勉强自己做个听话的"好公民"而已。
    
    道德上我并不比一般人更高尚,我只是努力诚实地活着。
    
    慈善方面,是否捐赠、是否做志愿者,和大家的经济能力并无关系。传统的中国乡俗社会,贫困的主妇,也愿意把饭碗里的一个馒头,分半个给流落到家门口的乞者,再舀上一碗清汤。今天在城市生活的人,为何就不能在交完收入5%、10%、20%以至更多税金的同时,拿出1%、2%或更多的钱来,资助这些衣食不保求学无门的孩子呢?就算一分钱也没有,我们还有时间和精力,还可以去敬老院陪老人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我们不是单独的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志愿者团队中的一份子。
    
    至于经济上,我感谢亲友的帮助,尤其胡佳的父母,送给我们一套房子让我们有安身立命之处。我的代步工具是一辆有6年多历史的二手车,分期付款中。4年大学学费的贷款,还在按期偿还。弟弟上大学时学费比我的还贵,又不能申请全额的学费贷款,他自己暑假打工,酷暑里跑来跑去给公司做调查,我也尽力支持他,有何不妥?现在我们夫妇时常不得自由,但也没光在家睡大觉,依靠码字、翻译、编辑和做些短期项目,工作得更勤奋些,再加上我在小公司工作的一点工资,虽清贫却也能节俭地维持生计。老一辈的人攒钱买东西,新一辈的人凭信用贷款买了东西再偿还。老师您看见我生活勉强还过得去,就臆测我挪用给孩子助学的善款,我只是觉得好笑。
    
    如今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被党和政府绝对控制的中国了,不依附党,国民照样能生存,只不过有能力大小机遇多少的差别。工作的方式,除了朝九晚五,还有无数的形态。全球化加速了我们社会的开放性和多元化进程,生活的许多可能超出你我想象。我们有能够劳动的双手和大脑,还有一份信心,以及对更美好将来的期望。所以无所惧。
    
    附上政治老师的帖子原文,其语言风格与用词如此熟悉,相信是我的某位老师。
    
    ————————————————————————————————————
    

曾金燕,家乡人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不管你能不能看到这个帖子,我都要说出来!当然,就象你告戒大家的一样"要多学一门语言,特别是英语,因为,能看懂中文的只是一部分人,而掌握英语,你可以让更多人了解你想说什么,你要说什么!",我写这个帖子,也是想让更多的人,除了你的密友,除了我们家乡的人,让更多的人去了解你,希望你能早日悬崖勒马,不要再做出"高尚似耶酥,犀利似鲁迅"其实可笑的很的,甚至可以说没有一点责任感的行为了.
    
    当然,你被美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