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郭罗基“说说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2日 来稿)
    郭罗基更多文章请看郭罗基专栏
    
     评:郭罗基“说说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在被授权者敬畏授权者的地方才有民主】本末倒置,应该是有民主的对方,被授权者才可能敬畏授权者的。
    
    不是被授权者的觉悟,道德,甚至是民主理念;使他们敬畏授权者。而是民主的制度,使被授权者不得不敬畏授权者。具体就是三权分立,舆论的第四权力等。
    
    民主的制度,使被授权者,具体就是政府官员的权力,有制约,受监督。民主制度不是依赖被授权者的个人素质,不是中国古代的修身养性,或中共提倡什么共产主义修养,使被授权者内心敬畏授权者,就能够完成民主化;中国讲了上千年的水能够覆舟,也讲不出民主。
    
    【我们对政客要像防贼那样防着他们!”这就是公民意识,这就是民主精神,】
    
    西方的法制精神建立在人性恶的基础上;:【我们对政客要像防贼那样防着他们】只是法制建立的一个着眼点。我们在买卖交易中,收到一张百元的钞票,会检查其真伪,甚至一些小店可能会拒收大额面值的人民币。这些难道和民主精神有什么关系?:“我们对商人要像防贼那样防着他们!”:“我们对顾客要像防贼那样防着他们!”都和民主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对百元的人民币不放心,并不表示对方就一定是骗子,同样,说对政客需要像防贼一样,并不说明这些政客就是贼。
    
    【授权者交出部分权利,由被授权者行使权力。行使权力的被授权者却成了统治者,而交出部分权利的授权者反而是被统治者。授权者与被授权者的关系,必然转化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作者没有分清楚,民主政体和专制政体的区别。同样可以称为统治者,但实质根本不同。
    在民主政体,被授权者,在行使管理国家时,的确时获得了一些权力,但民主国家的政府官员,从来没有绝对的权力。
    
    谈一下和郭先生批评笔会有关的内容:所谓的被授权者,在获得管理的权力的同时,他们恰恰是交出了自己一些原来应该享有的权利,如部分的隐私权。
    在澳洲,去赌场,妓院时合法的,但政府官员就不能去,不是说对政府官员就存在双重标准,而是对政府官员这个职位,有更高的要求,你可以享有你的人权,你可以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行动,但如果你不肯接受高标准的要求,你就不能从政。正像一个从监狱释放出来的原贩毒犯,不可能被警察局录用。被释放的人,享有公民权,但不合适做警察。
    
    这里可以看出,不同的被授权者,有着不同的要求,不能对一个民间社团的负责人,等同于一个能够左右人民生命财产的政府领导人,甚至不能等同于一个负责治安的警察。
    
    你可以对被授权者不放心,把他当作贼一样的提防者,但不等于这个授权者就是贼。被授权者,在取得管理权的同时,交出了他的部分权利。但并不是说,他就没有自己的基本权利。专制国家的政府官员,可能有不受监督的权力,但民主国家的政府官员,并不是可以任意的污辱,诽谤的。
    
    【“你们是我们纳税人养活的”。】是不懂民主的人才会说出来的话。
    
    对吃福利的人,可以说:“你们是我们纳税人养活的”。但被授权者,不可以这么说,他们是依靠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的。被授权者不应该比普通人的地位高,但也绝对不能比普通人的地位低。郭先生的思路,似乎只要是成为被授权者,就可以被当作已经被抓到手的贼一样的对待了。
    
    
    【这个理事会在它的运作过程中变成了不可监督、不可制约的权力。它的突出表现是:一方面,副会长余杰声名狼藉,会员们两次发动罢免,但罢免不了。另一方面,会员高寒以“诽谤”的罪名被轻而易举地开除会籍。被“诽谤”者陈迈平本人并不赞成开除,开除的真正原因就在于高寒触犯了这个不可监督、不可制约的理事会的尊严。】
    
    对民主的理解有问题,自己认为真理在手,所以,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的事情,就绝对是错误的。【会员们两次发动罢免,但罢免不了。】能够发动罢免,就是民主程序能够运作,非一定要罢免成功才算是民主?按照这种逻辑,被罢免的一方,是否也可以同样指责笔会不民主。
    
    你可以说笔会的决定,你是否支持或反对,你可以提出你的理由,但不能因为你不支持,因为笔会的决定不合你的胃口,就说笔会不民主。
    
    【说美国的选民对候选人的问责,有时像老子训儿子一样。】
    官员不能够对人民像老子训儿子,同样,人民对官员也不能像老子训儿子。你以为你有选举权,就有了训儿子的本钱?
    
    【为什么有关会长的素质问题是禁忌】
    你是授权者,你可以质疑被授权者。但世界上不只是你一个授权者,别的授权者可以不同意你的质疑,他们可以为你质疑的人辩护。这才是民主。
    
    你自己把自己认定为唯一的授权者,唯一可以提出问题的人,而对所以的不同意见,都视为不懂民主,不懂授权者和被授权者的关系。
    
    你提出郑义十几岁,在文革中的举动,别人不同意你的提法,你提出郑义夫人的问题,别人反驳你的提问,这难道违反了民主?只许你一个人品头论足?这应该是你的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论。
    
    【我的问题是:“你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这个问题关系到“能否担当会长的重任?”为什么不应该提?】
    
    你的问题真的只是【你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
    
    看下面你的话:
    
    【:“你在《独立评论》回答网友为什么高智晟、郭飞熊被捕不表态时,以‘身患不好治的病’作为理由。现在有意竞选会长,又说掰腕子力挫群雄。】
    
    你指责他前后矛盾,就光明正大的指责,何必现在又假惺惺的做关心郑义的身体是否能够胜任笔会会长?
    
    【你在《北京之春》一九九六年一月号上发表了一篇《最后图腾--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清算》。在我看来你对马克思的书都没有看懂,就批判起来了。这是一种恶劣的文风。告诉我,你读过几本、几篇马克思的著作?请你开个书单,不完全也不要紧。我再根据你读过的书来提问】
    
    批评马克思,需要读多少他的原作?
    
    我可以说,马克思的某个说法错误,我并不需要去读马克思全集。
    你可以反驳,你看的马克思的著作多,应该更容易反驳,你指出郑义文章中的错误就足够了。
    
    中共和苏共论战的时候,倒是大家都引用马克思的原话,谁也没有少看马克思的原著。问题说清楚了吗?
    【我希望他不是赶时髦,不是......。这是有关未来笔会会长为人的诚信问题,为什么不应该提?】
    
    几十年的人当然会变化,十几岁的人思想,信仰应该保持到五十多岁不变?变化就是赶时髦?就是诚信问题?
    
    为什么你不问问你的朋友刘宾雁,他不是入过共产党?你不是也一样。
    
    
    张鹤慈01。12。07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墨尔本再掀人权圣火热潮/张鹤慈
  • 对中共派性的试分析/张鹤慈
  • 张鹤慈:地,富,反,坏,右是如何消失的。
  • 中国;自由先于民主/张鹤慈
  •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仍然是一抓就灵?/张鹤慈
  • 答胡平,生存先于发展/张鹤慈
  • 再谈我为什么不同意“要人权,不要奥运!”/张鹤慈
  • 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
  • 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总是会歪曲事实/张鹤慈
  • 对中国制造说不!/张鹤慈
  • 自信的支持或反对-从陈良宇案说起/张鹤慈
  • 当今世界仍然是没有正义的强权政治/张鹤慈
  • 从十七个老部长的公开信,谈我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张鹤慈
  • 张鹤慈:牛二卖刀,张文远断案,高俅宣判。
  • “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张鹤慈
  • 再谈和平演变和暴力革命/张鹤慈
  • 请为和平演变正名/张鹤慈
  • 公民社会的通俗化解释/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