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世界“巨无霸”三峡大坝封顶蓄水以来,由于拦截水量产生的庞大重力和库水渗入崖缝和溶洞暗河,在大坝附近开始引发了一系列的地震和山体滑坡,地面开裂房屋变形等地质灾害。这些灾害不但给航道公路运输带来巨大的威胁,也给当地居民带来生命危险。对此官方在隐瞒灾情的严重性同时,也在悄悄地准备了坍方事故的预警机制,但大错铸成,为时已晚。
       十一月二十一日,位于三峡库区的湖北施恩州,巴东县三关镇的高阳寨隧道外发生山体滑坡,导致1人死亡1 人受伤,2人失踪。当时媒体报导表示有一辆巴士因让道一辆摩达车放慢车速躲过一劫,没想到,三天后发现一辆从上海出发的巴士正好途经事发之地被埋入巨石,双层大巴被压成半米厚的铁饼,车上二十八人全部丧生。为什么一辆大巴被压在巨石下面三天后才被发现,这里面大有文章。据报导说,有人在事发当天,报告看见坍方处有车轮和黄白相间的车尾,但有关当局表示没有接到相关报告。但目击者却是有名有姓,言之凿凿。但无论如何一辆巴士进过这一事发点的时间是确定的,没有按时返回即可到事发处检查。为何三天后才知道呢?很明显当局开始想隐瞒此一重大的事故。因为这个事故不是一个单纯的交通事故,它直接关系到三峡工程的失误。巴东素有“楚西厄塞,巴东为首”之说,有“川鄂咽喉,鄂川西门户”之称。如此入川要津发生山体滑坡,不得不让中共领导不寒而栗。巴东山体滑坡已不是首次,今年的6月18日,巴东的清太平镇山崩地裂,500万立方米的山体裹着15栋房屋冲入清江,江面激起30多米高的巨浪拍向对岸,三分之二的江道被堵,造成12人失踪的灾害。这样连发性的山体大滑坡让中共领导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三峡工程将引发地质变化,造成地震山体滑坡等地质灾难,竟然如反对派所说的那样如期而至。当年好大喜功,不顾忠告上马三峡工程,中共深知罪责难逃。因此,中共领导在恐惧之中隐瞒事故封锁消息。但是像这样二十八条人命的关天的大事又如何隐瞒封锁得了。当巴士上的死者家属开始纷纷查讯时,纸就包不住火了,于是三天后才不得不作出报导。 (博讯 boxun.com)

      最近到访澳洲的前《光明日报》著名记者戴晴透露,中共领导目前有三件事感到十分后悔,其中一件就是建三峡工程。三峡工程不但耗费了巨资,而且还给自己带来挥之不去的死亡阴影。三峡像一个巨大的火药库,每天都存在着爆炸的危险。自从三峡大坝合成蓄水以来,几乎无时不在发生事故,从三峡大坝本体的裂痕到设计的错误为此引发的种种问题,如生态气候的改变,山体的滑坡,船只的交通,泥沙的淤积,水质的污染,库区形成的水力坡度,造成更多地区被淹,移民的重迁等等,不一而足。据统计仅三峡库区的滑坡就达1500多处,地震从2003年至2006年发生2300多次,随着水位的提高,水的压力增加更多的山体渗水,问题还为更加严重。中央仅为治理滑坡一项就先后拿出120亿。但是当地质发生变化以后,偌大的一个三峡库区,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说坍就坍的,今日的巴东之人命危浅,犹如垒卵,再多的钱又如何防止得了,天要坍了人如何阻挡得了。中共建三峡已是天怒人怨。
    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曾经要求中央给他三十分钟时间,让他讲述三峡永不可建的道理。但是利令智昏的中共领导,就是三十分钟也不给这位中国最著名的水利专家,使他抑愤而死,死不瞑目。现在大祸临头中共又能怪谁呢。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三峡所存在的问题,是根本性的错误,是致命性的错误,三峡所出现的问题是不可解决的。但是中共当局在三峡问题死到临头时,还在喋喋不休地为三峡工程辩护。日前,国务员三峡官员汪啸竟然置巴东灾难不顾说:“156米蓄水以来三峡库区没有发生重大地质灾害和因灾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件”。把海外媒体对三峡的关注担心,指责成是对三峡工程的歪曲和妖魔化。并让满头花白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家铮出镜亮相为山峡工程辩护,可是这位身为工程专家的长者,不是从科学的角度,而是以个人的感情来为三峡工程辩护,他说“三峡工程耗尽了他后半辈子的全部精力,现在这个工程被人们形容为妖魔、炸弹、一库酱油,心里很不好受”。把自己的个人感情来为一个巨大的工程失误作辩护,这可能在工程史上绝无仅有的。中共当局这种自我欺骗和感性式的表态,正好说明他们对三峡灾难的内心惶恐的同时也图推卸责任。
    中共建三峡,将中华民族的巴山蜀水风流之地尽毁其中,“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思念成了千古遗恨。它断了民族的龙脉,断了民族的香火,乃千古之罪人。中共建三峡,中共也成为三峡的祭品。当然,最终的遭受灾难还是中华民族和他的百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 陈维健: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 陈维健: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 陈维健: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 陈维健: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 陈维健: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 陈维健: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 陈维健: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 陈维健: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 陈维健:奥运蔬菜、奥运猪——北京奥运的两朵奇葩
  • 陈维健:中国的民主还能慢慢来吗?
  • 陈维健:建了大坝中国依然水深火热
  • 陈维健:“纸馅包子”和中国的媒体
  • 陈维健:纸馅包子与邓小平的经济发展论
  • 陈维健:不以为耻的国耻
  •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陈维健:黑窑事件将成为中国人性复苏的起点
  • 陈维健:中原“黑窑”谁之罪
  • 陈维健:“不要奥运要人权”农民的心声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