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陈永苗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卫生局近日已组织医学专家和法学专家对孕妇李丽云之死进行评审认定,得出以下结论: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院依法履行了告知义务,在其关系人仍明确拒绝手术情况下,一边积极说服,一边抢救治疗,做好手术准备,其做法符合法律。另外,法律规定医院有“特殊干预权”,但前提是“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在此事件中,孕妇就诊时病情已非常严重,医院的干预权受到了患者家属的明确阻碍,导致手术无法实施。这种露骨无耻而浅薄的手腕,也好意思开新闻发布会,简直把人看扁了去。
    
     如果法规不公开,只属于北京市卫生局和那些为了小费而舔屁股的法学专家,而民众一无所知,这种瞒天过海的招数,还有吓唬人。可是《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人人可知。打开《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对照一下,就可以知道北京市卫生局和法学专家让全国人民发笑。他们隐瞒了“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如果说法律条文也可以贪污,很显然他们想舞文弄墨,把可以置他们死地的“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这一想给暗中贪污。这让全国人民发笑。
    
     病人危在旦夕,而并不是法定关系的肖志军不签字。首先,肖志军与病人不是法定夫妻关系,这是医院和北京卫生局都知道的。其次,即使作为关系人的肖志军签字,并不是必须具有的前提,并不是非此不可,否则《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就属于毫无道理。
    
     当北京卫生局排除“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剩下“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我们来讨论一下,即使肖志军不签字,那是否进行手术的最后拍板权属于谁。很清楚《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属于医院,即使医院按照官僚体制向北京卫生局请示,北京卫生局的指示并没有法律效力,无法转移医院的最后拍板权。最后拍板权属于谁,谁就负法律责任,承担过失杀人和赔偿的法律责任。医院即使很善意,作了相当努力,但过于相信北京卫生局,放弃自己的法定职责。法不容情,还是要承担法律责任。还有作为北京卫生局,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作出指示,也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们知道,在我们国家各种法律中,住着“一个威严全能的父亲”,也就是它认为人民是无能的,非理性的,无法判断自己利益的。所以是父权式的法律,把全国人民当作未成年的儿女一样监护着。你可以看到,几乎没有的法律和规定,都可以看到最后的决断权,复杂情况的拍板权,国家都从人民手中夺走。这是一种硬的家父主义。
    
     在医疗关系中,国家把这个最后决断的权力交给医疗机构。所以对“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的决定,不管当事人和家属如何意愿,签字与不签字,赞同还是反对医疗机构形式是最后说了算术。很明显肖志军不签字是错误的,医疗机构有义务不管肖志军,进行治疗。在医疗关系中,除了硬的家父主义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患者和家属只能信赖于医疗机构,它们之间不再是咨询服务关系,而且有人身信赖关系,也就是还有一层依赖于专业知识的软的家父主义。如此软硬的家父主义,当事人与医疗机构,不是委托关系,而是委任关系,类似于监护的关系。
    
     即使反对父权式法律的美国,在医疗领域,还是坚持软的家父主义。11月25日新京报《美国医生:遇紧急情况手术决定权在医生》文章中说,“遇到紧急救治的情况,如病人出现大出血、休克,甚至神志不清时,病人的手术决定权就掌握在医生手里,而不是家属或其他人。医生会马上会诊,3个以上的主治医生商讨确定患者是否需要手术,医生作出判断后,只需把病人的病情和急救措施告知家属即可。如果在紧急情况下,因家属不同意手术,最终导致患者失去生命,医院将负连带责任。即使病人的家属不起诉医院,美国的联邦政府也会对医院提起公诉,追究医院责任。”
    
     还有一层理由。那就是对生命权的保护,不仅仅是个人的义务,而且是要求国家承担的宪法义务。这在宪法中写得清清楚楚,国家保护生命安全。而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国家委托给医疗机构。对生命权的保护,是公共利益,例如不允许安乐死,不允许帮助别人自杀。宪法规定的法定义务,不仅仅是免费,在特殊情况下,还是最后拍板,以挽救生命。
    
     基于以上理由,我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的鉴定结论。谁有义务最后拍板,谁负责赔偿和承担过失杀人责任。当医院承担法律责任以后,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找北京卫生局赔偿损失。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改革时代与维权时代的社会公正
  •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陈永苗:仇富(腐)才是真正捍卫市场经济
  • 请问茅于轼:继续让富人先富下去,穷人越穷下去么?/陈永苗
  • 陈永苗:维权运动是百年立宪的画龙点睛
  • 陈永苗:《读书》换帅是“去改革化”的一个里程碑
  • 陈永苗:我为什么要奖励温家宝一朵小红花‎
  • 陈永苗:甘阳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大忽悠
  • 陈永苗:假如没有中央政府—评山西黑窑童奴解救行动
  • 陈永苗:对赖昌星,不能用当局的眼光看
  • 陈永苗:以一个史诗般的理由崇拜赖昌星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以保守主义的方式发动和遏制革命/陈永苗
  • 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陈永苗
  • 陈永苗:这三千年的“共同富裕”
  • 陈永苗:物权法的死穴:政治体制改革
  • 陈永苗:大张旗鼓地重提共同富裕
  • 陈永苗:龙应台先生请毋以文乱法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