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官派学者以庸俗化的列宁主义反对列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9日 转载)
    
    在“落后”的沙俄,基督教原教旨的影响,使俄式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像神启宿命的猜测,而不是把马克思主义看作实践的人道主义,以知识、智力和热情推进多数人的福祉。神启宿命的猜测就是猜测,猜测社会“必然的”前途,把一些设想视为先知指示,不可反思和怀疑,在“历史进程”为其找位置。但列宁是“导师”,而非“教师”,他的政治活动,不应按他的文章去理解,更要跳出斯大林庸俗化的列宁主义的理论框架。
     (博讯 boxun.com)

    神启宿命的猜测也导致对具体体制的神圣化、神秘化,苏维埃和经济管理的手段都被固定了,不可批评,也就无法发展了。而粗糙的公有制的问题,被反对者用来证明公有制的设想的不可行,把资源置于多数人的管制下的设想的不可行。
    
    沙俄的各方面都在苏联复现,包括政治体制的粗鄙,领导人任意胡为。勃列日涅夫时的老头子们互相纵容,一起吹嘘,昏聩的领导人治下腐败泛滥,假话漫天。苏联民众对落后、停滞体制和腐败、无能统治集团的的抛弃,是自然的。而所有这一切,发生在俄罗斯的环境了,是俄罗斯国民性的演进和表现。
    
    但20年来的新自由主义泛滥,带来了令人满意的普遍富裕吗?货币泛滥而相对贫困增加,全球变暖...思考可以停止了吗?没有什么是必然要接受的,实践就是一切!
    
    http://neomaoist.forumcircle.com
    
附文 “社会主义在苏联、东欧失败原因辨析”

     林蕴晖(国防大学退休教授 )
     (在2007年6月15、16日举行的十月革命座谈会上的发言)
    
    对社会主义在东欧和苏联先后失败,迄今仍有人认为:源于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另一说是戈尔巴乔夫搞的民主化、公开性和填补历史空白造成的。
    实际上,人们只要把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翻开看看,所谓“全盘否定斯大林”说,根本就站不住脚。因为赫鲁晓夫在报告中,除了历数了斯大林残酷镇压反对派的罪行外,对斯大林与反对派的争论,对斯大林领导的工业化、农业集体化是作了全盘肯定的。并认为没有斯大林,就没有苏联的社会主义。白纸黑字表明,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恰恰是做了全盘肯定,而不是相反。所以,我国的苏联问题专家对赫鲁晓夫在苏联进行的改革做了这样的评说:在国内改革问题上,与其说赫鲁晓夫失之于离开社会主义方向,还不如说失之于未摆脱传统的体制而改革不彻底。赫鲁晓夫既没有改变斯大林时期的经济管理理论和产业结构,也没有完全抛弃行政命令的管理体制和方法,既没有调动起工农群众真正的生产积极性,也没有依靠一批得力的智囊、充分发挥知识和科技的力量。32
    至于说到戈尔巴乔夫,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从反面证明,原有的社会主义,正是没有民主,没有透明度,人民被蒙蔽、欺骗了几十年,一旦真相大白,被人民唾弃,乃逻辑必然。因此,也不能将失败的责任归罪于戈尔巴乔夫。
    可见,上述两种说法,不是主观臆断,就是没有触及到根本。
    那末,问题的症结究竟在那里呢?我们不妨听听从1954年开始就任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到1989年下台,整整主政35年的日夫科夫是怎样反省的。
    日夫科夫说:
    我们共同体各国的社会主义悲剧。我们将向马克思做什么样的总结呢?显然,在这个总结中不能漏掉马克思如何经常从源头、从主要方面被伪造。他被伪造得已不成其为马克思了。还有,不能漏掉马克思所奠定的原理怎样没有被进一步发展,以致使我们能从所处的死胡同里找到出路。特别重要的是,它没有被进一步发展到让我们能够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
    最使我失望的是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问题仍没有完全弄清楚。在很大程度上马克思仍旧像斯大林著作中已定型的那样。而这种情形,总的来说,在斯大林死后也一直保留下来。问题越来越紧迫。却没有找出那种决定社会主义本质的东西。这里指的是社会主义的原则。
    几十年来,社会主义就是按照那些为它后来的垮台奠定了基础的‘原则’建立起来的。33
    被认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原则是什么呢?简单说,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日夫科夫称,这是斯大林著作中已定型的社会主义。这个社会主义是从源头“被伪造得已不成其为马克思了”。遗憾的是在斯大林死后也一直保留下来。
    历史证明,过去实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各国,结果无一不是高投入低效益,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计划经济所导致的是短缺经济;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专人民的政。苏联和东欧各国,在政治上哪一家不是历史欠帐太多,没有民主自由;经济上物资短缺,人民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不然,如何解释,经过几十年共产党教育的人民大众,居然不再要这种社会主义,而会选择资本主义呢?这个历史现象,不正好说明这种被扭曲了的社会主义,是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产物吗?
    显然,苏联和东欧各国领导人也曾经试图进行改革,但是,也正如日夫科夫所感叹的,改革的每一步都会碰到“要还是不要社会主义”34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是姓“社”还是姓“资”。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正是这个问题成了所有社会主义各国领导人难以逾越的障碍。
    有材料表明,东欧各国对经营不善的亏损国营企业,不是向市场引导扭亏为盈,而是由国家直接包揽扶植——匈牙利每年以2000亿福林,占国家预算开支35% 的资金补贴这些企业;保加利亚每年的补贴资金也达5.67亿列弗,相当预算支出的25%。为了安抚人民对生活水平下降的不满,显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各国长期违背价值规律,实行大量补贴的政策而高举外债,以稳定物价。351983、1984两年,东德就求救于西德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巴伐利亚州总理施特劳斯,从西德借了二十亿西德马克36。日夫科夫说:“民主德国是当时我们常开玩笑说的‘尽管居民生活水平高,但还吃着两头母牛的奶的国家’——从经互会和通过与联邦德国。”37这样做法的结果是,加快触发了经济危机。正是由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危机。
    因此,日夫科夫把问题归结为:“社会主义就是按照那些为它后来的垮台奠定了基础的‘原则’建立起来的。”不能否认,这才是最本质的原因。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体会到,为什么邓小平在总结建国后的历史经验时说:“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38 又说,总结历史经验,最重要的一条经验教训,“就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39 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提出质疑,这可以说是提出了一个划时代的问题。对反了几十年修正主义的一代共产党人来说,得出这样的结论,需要多么大的胆识和勇气。同样,我们也才可以体会到,为什么在1991年12月26日苏联正式解体后才20天,邓小平在1992年1月17日就启程南下,沿途发表谈话,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怎样判断姓“社”姓“资”,为什么要搞市场经济等问题做出回答。邓小平当时这种焦虑和急迫的心情,恰恰表明,是他真正看到了什么是苏联和东欧失败的前车之辙。中国的改革如果不继续向前推进,推进到市场经济的轨道,那末中国的改革也将夭折。
     当然,还有一个社会主义民主的问题,这也是无法回避的。如果不在民主法制的轨道上向前迈步,矛盾就会越结越多,压力越大,反弹也就会越凶。这同样也是苏联和东欧失败的前车之辙。
    应该说,我们的口号早就提得不少了。现在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把口号叫得多么响亮,人民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谢谢!
    -----------------------------------------
    33 《日夫科夫回忆录》,新华出版社,1999,第226-229页。
    34 《日夫科夫回忆录》,第227页。
    35 阚思静、刘邦义主编:《东欧演变的历史思考》,当代世界出版社1997年版,第11-15页。
    36 [德]克里斯塔卢夫特著 朱章才译:《最后的华尔兹——德国统一的回顾与反思》,中央编译出版社1995年版,第62页。
    37 托多尔•日夫科夫著:《日夫科夫回忆录》,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第237页。
    38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37页。
    39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6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