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可平,漂亮的话等到明天再说/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9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2007年第22期《人民论坛》刊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研究员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由于作者身份特殊,很容易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遗憾的是,和曾经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俞可平,前面说得天花乱坠:“民主政治离不开法治,离不开人民选举,离不开公民参与,离不开权力监督,离不开政治透明,离不开社会自治,等等。没有这些普遍要素的民主,必然是空洞的假民主。”一进入正题又恢复了他在自己的内心很可能都会大摇其头的中国特色:
     (博讯 boxun.com)

    “民主的根本意义,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具体体现为一系列确保公民民主权利的制度和机制。只要能够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政党制度、权力制衡制度和选举制度,都应当认为是民主制度。这里的关键是,人民真的有没有‘当家作主’,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当家作主’;政府的行为是不是体现人民的意志,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才是评价民主政治及其发展程度的根本标准。中国的民主政治在许多方面都区别于西方。”
    
    区别西方不是问题,问题是中共建国以来,一系列区别于西方的政治举措,是否保证了人民当家作主。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以及把国民经济拖到崩溃边缘的文革,不能说是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吧。改革开放以来,腐败为何愈演愈烈,连中共自己都把腐败问题提升到要亡党亡国的高度?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进行严打整治,腐败得到有效遏制了吗?这难道是人民意志的体现?
    
    “确保公民民主权利的制度和机制”,中共宪法里也有,但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得到贯彻没有?怎样才能切实地贯彻?198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三大,提出“必须抓紧制定新闻出版”等法律,“使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得到保障”。20年过去了,《新闻法》、《出版法》千呼万唤不出来,难道也“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
    
    “有这样一种法律,哪里还存在新闻出版自由,它就取消这种自由,哪里应当实行新闻出版自由,它就通过书报检查使这种自由变成多余的东西——这样的法律不能认为是有利于新闻出版的。”(马克思《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连新闻自由和直选地方官员的权利都没有,奢谈权力监督和政治透明的海市蜃楼,俞可平你自己说说看,人民是不是真的在当家作主。
    
    中国唯一的国情和特色就是教育水平低下,只注重数理化是缺胳膊少腿的现代教育,导致民众的政治素质和民主技能低得可怕。而中国大陆的维权也只是完全被动的个体或个别群体出于无奈,为争取生存权的最后选择。俞可平高唱“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强国”,请问:没有高素质的国民,怎么建设,谁来建设?那么多现代化强国的经验教训就摆在那里,俞可平不会不知道:只有对人权、自由、民主有了深刻认识和理解,成为一个民族共同的文化记忆和流淌在血管里的坚定信念,树立宪政的绝对权威,建设现代化强国才能水到渠成,否则永远都是空中楼阁。
    
    要代表人民最根本的利益,必须全面启动教育革命:大学实行学术自由、民主办学,小学和中学开设人权、民主教育和民主手段训练的课程。离开这些最基础的公民教育,人民选举、公民参与只是画饼充饥,培养世界一流人才也就是过过嘴瘾。
    
    退一万步,即便想搞点自己的特色出来,区别于西方,做为中共理论专家,俞可平也有必要加强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共历史的研究,了解国际学术界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成果,重温中共在取得政权的过程中对中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免得一谈实质性问题就南辕北辙,让我等门外汉都看不下去。
    
    中共《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俞可平高谈阔论“民主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中国的民主有自己的特色”,为何避而不谈言论、出版、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64年过去了,与前辈相比,俞可平对人民民主的认识和理解,非但没有进步,反而还在退步,不觉得惭愧吗?
    
    1999年,英国广播公司(BBC)组织社会大众推选千年来最伟大的思想家,结果民众选出的千年来最伟大思想家首推马克思,次为爱因斯坦、牛顿和达尔文。1848年2月,29岁的马克思在伦敦用德文发表了人类历史上为弱者伸张正义的不朽篇章:《共产党宣言》。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扩展作出了惊人的、预言式的描述,形容它就像可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的力量一样势不可挡”(艾伦•伍德《回到马克思》);为了抵抗以利益最大化为宗旨的资本主义,人类在发展过程中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即使暴力革命也要坚决捍卫人权与自由,追求公平和正义。直到今天,雄辩滔滔、气贯长虹的《共产党宣言》仍然是美国中学生的必读书目,和东西方学界中人不可绕过的经典。
    
    俞可平以研究马克思主义为本行,就更不能忘了自己的老祖宗。24岁的马克思已经成长为一个愤怒的天才,对扼杀自由的专制爆发出天才的愤怒:
    
    “即使公民起来反对国家机构,反对政府,道德的国家还是认为他们具有国家的思想。可是,在某个机关自诩为国家理性和国家道德的举世无双的独占者的社会中,在同人民根本对立因而认为自己那一套反国家的思想就是普遍而标准的思想的政府中,当政集团的龌龊的良心却臆造了一套追究倾向的法律,报复的法律,来惩罚思想,其实它不过是政府官员的思想。追究思想的法律是以无思想和不道德而追求实利的国家观为基础的。这些法律就是龌龊的良心的不自觉叫喊。”(《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1922年,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外高加索联邦共同组成了苏联。伴随着热火朝天的共产主义实践的是一系列冷酷血腥的镇压和大清洗,在制造了无数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之后,苏联于1991年寿终正寝。但是,从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和更大的范围,以及更高的人类视野来看,正因为有了前苏联伟大的政治实践,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的大规模竞争当中,迫使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不断修正、优化自己的策略,以保证在竞争中胜出。现在世界大范围的和平局面和大量福利国家的出现,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对人权、自由、民主这些普世价值表示认同,都与这种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竞争密切相关。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堪称《共产党宣言》的灵魂。前苏联的兴起和灭亡的过程更无可辩驳地证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和大学民主办学,不把统治者关进笼子,不通过司法、议会对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必将导致绝对的权力和绝对的腐败。
    
    与一切普世价值一样,作为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谁也无权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阐释。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俞可平漂亮的话等到明天再说,拿出切实的行动推进政治改革和教育革命,才是建设现代化强国的诚实态度。
    
    
    《民主论坛》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可平解读十七大: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
  • 胡平: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 刘晓波: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 邓嗣源:由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引起的疑问
  •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胡平
  • 昭明:也不能连孩子带脏水一块泼掉!——再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 俞可平承认,支撑政改的普遍价值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
  •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美国谈民主:中共在转型(图)
  • 俞可平访谈:中国特色公民社会的兴起
  • 官方媒体注意到“海外媒体”对俞可平“民主”文章的争论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