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卫生局:你们请的专家良心都被狗吃了吗?!/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新华网北京11月28日电:北京市卫生局2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小虹说,北京市卫生局近日组织医学专家和法学专家对孕妇李丽云之死进行评审认定,法学专家得出以下结论: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院依法履行了告知义务,在其关系人仍明确拒绝手术情况下,一边积极说服,一边抢救治疗,做好手术准备,其做法符合法律。另外,法律规定医院有“特殊干预权”,但前提是“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在此事件中,医院的干预权受到了患者家属的明确阻碍,导致手术无法实施。(《卫生局:孕妇手术受家属阻碍 死亡不可避免》)
     (博讯 boxun.com)

    笔者想请教一下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小虹,卫生局请的都是些什么法学专家?如果不属于国家机密,能否公布他们的名字,让大众看看他们的“学术水平”和学者良知!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白纸黑字规定:
    
    “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一个中学文化程度,没有受过严格法学训练的人对上述条文的解释,也会得出正确的结论:“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与“其他特殊情况”属于并列关系,而不是统属关系。“其他特殊情况”指的是除去上述已经列出的其他不可预见的情况。也就是说,遇到特殊情况,“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法学专家居然在这么浅显明白的逻辑关系上耍花招,试图为医院见死不救和主管部门的官僚主义开脱责任,良知何在?!人命不是纸老虎,这样徇私舞弊、指鹿为马的专家,良心是不是都被狗吃了?!应当问责!
    
    肖志军在医生一再解释不进行完全免费的手术,妻子即有生命之危的情况下,仍然拒绝签字,医院及其主管部门于情于理于法都应立刻实施救命的手术。否则,什么才算“遇到其他特殊情况”,定立这条法规的意义何在?!
    
    “遇到紧急救治的情况,如病人出现大出血、休克,甚至神志不清时,病人的手术决定权就掌握在医生手里,而不是家属或其他人。医生会马上会诊,3个以上的主治医生商讨确定患者是否需要手术,医生作出判断后,只需把病人的病情和急救措施告知家属即可。如果在紧急情况下,因家属不同意手术,最终导致患者失去生命,医院将负连带责任。即使病人的家属不起诉医院,美国的联邦政府也会对医院提起公诉,追究医院责任。”(11月25日新京报《美国医生:遇紧急情况手术决定权在医生》)
    
    可见,所谓“特殊干预权”,即《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的“其他特殊情况”,不只为我国所特有,而是世界各国医务工作者依据希波克拉斯誓言:“我要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我凭着良心和人格行使我的职责。我首先考虑的是我的病人的健康”,在良知、责任和制度上对病人做出的庄严承诺。
    
    医学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现代科学,人命关天,如果不是由专业人士,而是完全由不具备医学知识的患者家属来决定是否手术,那将是多么可怕、多么不合理的情景?“特殊干预权”,就是充分考虑到了现实中可能出现类似肖志军这样不可理喻、不在状态的家属,为最大限度地保障病人的生命健康权,和医生的救死扶伤权而制定的一条特殊的法规。
    
    “一尸两命”的惨剧已然发生,肖志军和医院及其主管部门各自应当承担什么责任,需要法律来做出回答。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一尸两命”真正的悲剧根源所在:医院和主管部门对规章制度狭隘的理解,一心想着家属签署“手术同意书”来避免纠纷,对支持他们果断手术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的“特殊干预权”视而不见;职业生命最重要的义不容辞的希波克拉斯誓言,也遭到了背叛或是遗忘。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不是什么高深难解的法律条文,法学专家居然不顾起码的逻辑常识,进行肆意曲解,是对法律和公众肆无忌惮的冒犯,也是对“专家”这个曾经令人尊敬的名词,继粮食亩产上万斤和纸老虎之后最为夸张的亵渎!
    
    显而易见的是,要避免类似“一尸两命”这样的悲剧,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很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尸两命”:我唾弃你老母的坟墓/西风独自凉
  • 冷血制度造就冷血动物/西风独自凉
  • 也谈新文化运动的负面影响/西风独自凉
  • 关于农民起义---与杨周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我只有一荣一耻/西风独自凉
  • 军统抗日功绩不容玷污/西风独自凉
  • 华尔街的牛就是让你骑的/西风独自凉
  • 张艺谋还不如妓女/西风独自凉
  • 《色.戒》本来可以拍得更好/西风独自凉
  • 北大应改名“北小”/西风独自凉
  • 为何说沃森咎由自取/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和谐/西风独自凉
  • 大漠沙兔启示录/西风独自凉
  • 十月革命90周年纪念:前苏联的伟大意义/西风独自凉
  • 新浪博客第N次删除我的文章/西风独自凉
  • 中国人可悲的“性感”/西风独自凉
  • 继续捅马蜂窝/西风独自凉
  • 谈诗论剑:从龚定庵到二手玫瑰/西风独自凉
  • 从牛博网看网站生存之艰难/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