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军转及现役干部维权:中国的另类特色/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4日 转载)
    
    (深圳)郭永丰
     (博讯 boxun.com)

     据不完全统计,眼下参与维权的中共军转及现役干部全国有10多万人。普通士兵维权更加无计其数。军干不是普通士兵,与退伍士兵以农民、城镇下岗职工、城市不合理拆迁等身份参与的维权有本质区别。
    
    
    军转体制的缺陷
    
    
     什么叫军干?按照中共说法,就是在部队时是领导干部,享受着属于干部的特殊待遇,转业到地方后还依然挂有一官半职,享受着所谓干部的特殊待遇和优惠。但是毕竟中国是人治国家,即便有明文规定,就是法律和政策命令禁止的,由于办具体事情的人的为所欲为与存心不良,自然就制造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致使许多境遇本来很正常,享受待遇也很安稳的部分干部们,也不得不常年奔波在漫漫上访路上。结果竟然就有很多人,即便上访10多年,至今还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甚至有很多人,也如其他访民一样,在漫漫上访路上或被整残整死,或耗尽心血,生不如死。
    
     1985年7月23日国家劳动人事部下发《关于印发国营大中型企业职工工资标准的通知(劳人薪〔1985〕31号文件)》。由于这个“通知”的出现,否定了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关于退役军官安置政策的一系列文件和政策,一夜之间将全国几十万企业军转干部全部罢官、罢职、罢待遇,让全国几十万转业到企业的退役军官变成了平头百姓,失去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自1998年10月开始,这些企业军转干部陆续觉醒,并开始要求按中发[1998]7号等一系列文件的精神,落实退休政策和待遇问题,很多人才逐步走上漫漫上访路的。
    
     部队干部转业是每一个军官一生的重大转折,是一生职业前途等最重要的选择之一。可对于在转业移交过程中遇到的意外变故对于军官个人来说,可能就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劫难。而关于这个问题,作为他们本人,直到目前还依然在如此发问,这到底是他们个人的命运使然,还是军转体制的缺陷?下面两位军官的遭遇也许就可以说明一切道理。
    
     案例1,济南军区某集团军后勤中校军官彭作学,1978年入伍,1998年在部队企业移交过程中,由于部队不严格按中央办公厅(1998)24、29号文件和中央发(1998)7号文件规定落实执行,在彭作学不是法人代表的情况下按法人代表向地方移交,其本人不同意、地方政府也不同意接收,后经军地双方组织协商决定将彭作学由部队另行相应安排工作。至今8年了即不给彭作学另行在军队安排工作,也不按重新转业安置,无故停发工资及随军家属的生活补助。
    
     8年来,彭作学带着老婆、孩子在部队外租住一个临时房,部队不发工资无任何收入,小孩上学、赡养双方父母均无一分钱,全靠向战友亲戚借贷,虽有家属干临时工补助,仍然欠外债数万元,经常为交不起房租和小孩学费发愁。由于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连打工也无人要。并且连年逐级上访,连路费也没有,生活行同乞讨。
    
     一位中校军官,本来是勤勤恳恳、尽职尽责为这个党和“人民”的军队工作了20多年,多次立功受奖,从来没有任何过错。就因为在企业移交过程中部队个别领导的失误造成他今天如此的凄惨处境,其身心健康和精神遭受了极大的伤害,常常因眼前的困境绝望。祇因还依然抱着对这个党组织的信任才支撑到今天。不曾料到一晃就8年过去了,部队各级组织至今仍在推托踢皮球。
    
     案例2,济南军区某装甲师少校军官刘辉,1981年入伍,1998年响应当时的军委主席江泽民的号召-《关于军队、武警部队和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的精神,顺利完成了企业的移交工作。在干部的移交工作中,部队未按照中央四个配套文件关于移交干部的政策和(中发[1998]7号)文件及总政通知精神执行落实,造成刘辉的档案从1998年至今八年了仍在部队未移交到地方政府。
    
     在这8年中部队未发工资,人在地方等待,因无户口、无身份证、没有工作干,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军人档案在部队,各种关系未移交到地方,部队扣着工资不发。家属下岗,孩子无着,个人有严重的糖尿病(尿糖3+、血糖13.5),整天靠借贷买药降血糖来维持生命,家属是独生子女,岳父恶性肿瘤一次手术花费3万多元,自己的义母也年迈多病,母亲05年手术(并瘫痪)又花一万多元,所有这一切全靠战友亲戚的帮助,现欠外债数万元,已走投无路。团里看着可怜给了一点救济,连自己吃药也不够,这一切困境遭遇都是因为部队未严格按照中央政策执行所造成。
    
     济南军区马副部长说:“有些人移交错了,移交的不公平,怎么办呢?比如把你们的头割掉了,割错了,割错了就割错吧,有什么办法呢?反正也安不上去了……”!难道部队首长的错造成他们的一切损失与伤害就应该由他们个人全部承受吗?部队就应该这样逐级踢皮球8年不管吗?希望、失望,又希望又失望,永远无望,造成这些军转们的精神几近崩溃……!
    
     像这样在部队干部转业移交过程中出现变故的军官很多,有的转业干部由于心理承受不了转业安置所出现的变故打击,而跳楼自杀了。
    
     关于军转,笔者在接触了很多直到目前还依然在维权,并且已将个人维权完全社会化以及纯粹为他人维权时,这些人的维权无疑具有社会价值和意义的。虽然对于他们而言,绝大多数人没有遭受专制机器极其残酷的迫害。但对于个别人,其处境之险恶,所受迫害之严重,一样也是他人无法想像的。以下便是笔者从众多个案中所找出的两个典型,也许还有更凄惨的,祇是由于笔者的涉猎范围太狭窄,直到目前还没有找出来,现就将已掌握在手的这两个案例拿出来,以供世人参考。
    
    
    上访10年的公安干警
    
    
     苗先胜,曾用名李先胜,男,生于1963年,汉族,党员,甘肃省人,祖籍:河南济源。1981年参加武装警察部队,1988年入党,1994年8月份转业,安置在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五处)刑警一大队工作。职业:刑警。于1996年合法恢复原姓。
    
     1995 年8月份在阿坝州办案期间,无端被本单位干警谢瑜诬告,被提前招回原单位后,10月13日晚,他在办公室门口被本单位5名干警围攻暴打;1996年2月2日晚,他在刑侦处门口路边的小吃摊吃饭时,又被鼓楼南街派出所群体警察拖进派出所内围攻毒打;接下来,又遭到以王体干局长为首的成都市公安局长达3年的打击迫害,……,最终被非法赶出成都市公安局……
    
     从1996年到1998年的整整3年时间里,成都市公安局为了包庇打人的警察和组织者,居然把诬告和两次打人事件不了了之,转而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段,以他不适合继续当警察为藉口,强行让他自己联系工作调出公安局为由,一直不让他上班。然后却反咬一口,拿《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中“旷工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连续超过15天,或者一年内累计超过30天的应当予以辞退”这一条为藉口,用这种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手段非法强行将他辞退……事件发生后,他说他相信组织,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他公道的,结果上访这么多年,如今使他彻底绝望了!
    
     10年来,他一边流浪打工糊口,一边坚定的逐级依法讨公道,可是,四川省公安厅、成都市及四川省纪委、各级法院、检察院、人事局统统不受理,都以“这是成都市公安局内部的事”为藉口相互推诿……他就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最终仍然踢给了成都市公安局。他仍然感觉是“羊入虎口”……被逼无奈之下,2003年9月份,他不得不到北京依法逐级向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等部门上访控告!告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通天”了吧!
    
     2003年10月28日,成都市青羊区政府的李双全、青羊区太升路派出所干警许兵、太升路武装部部长谢愚等3人来到北京,口口声声说政府高度重视,一定实事求是的依法查处并解决问题……,他当时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可是,当把他带回成都市以后仍然是不了了之,仍然是相互推诿不解决问题,仍然是继续把他往死里拖……
    
     从2003年11月到2005年4月整整一年半时间里,他多次找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仍然是相互推诿不解决,找急了,他们给他这个身强力壮的单身汉办个《低保证》敷衍。令他万分惊讶的是,他们怕他第二次到北京上访,居然由太升路派出所每天派出警察昼夜“陪同”他(实际是“监控”)。恶毒的是,成都市公安局居然把他的照片放大后交给大门口负责警卫的武警官兵,要他们认准他,不让他踏进公安局的大门。在这种情况下,他感觉他的人身安全没有任何保障,被迫不得不“逃离”成都市。
    
     2006年9月份,四川省政法委发函给河南济源市政法委(他的老家),说他经常告状、神经不正常等等,让济源方面调查他的情况……
    
    
    海军高级工程师的沉痛遭遇
    
    
     1997年,以海军试验基地总工程师赵世英为首的首长抄袭剽窃哈尔滨某大学的科技成果的《鱼×海上×验综×控制系统》获得了年度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第四试验区高级工程师谭林书看不过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对此提出异议,从而遭到了海军各级领导长达10年的报复打击。
    
     2007年5月底谭又一次前往北京上访,7月6日受到海军保卫部逮捕羁押,7月9日被四区派人押回湛江,将谭秘密关押在麻斜大队的一个卡拉OK房里,由保卫科干事带领士官黄钟辉、黄克等9名官兵严密看守。在遭受非法拘禁的7昼夜之间,谭一直遭受看押人员的肉刑拷打,膝撞胸口,拳击腹部,将其头部大力撞击地板,用衣服包裹硬物抽打他等,甚至将其打晕后用冷水浇醒后继续殴打,其间他们将房间里的音响调到最大以防止他的惨叫传出房间。在谭想睡觉时,他们将空调开到最低,并抢走他的铺盖,使一位60岁并有严重高血压的老汉无法入眠。在此期间,司令李安信、副政委戚广陆、政治部主任纪铜军等四区高官多次到场审讯,试图迫使谭承认错误,其间谭以拒绝进食表示不满,纪铜军当即以谭向他扔饭菜为由进行恐吓并指示人对其进行殴打。经过整整7天的折磨,谭甚至连坐都坐不起来,祇能躺在地板上,双眼肿胀无法睁开,无法正常用筷子的他,连饭菜都祇能用手抓。
    
     更残酷的是,接下来干部以带他去看病的名义,于7月16日将谭运到广西贵港中国人民解放军191精神病院。由于严密封锁信息,谭林书的家属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一切都是秘密进行。还是同在191医院的某人匿名将谭的消息通知家属。连夜赶去营救的家属17日到191医院时受到院方的多方阻挠,一时说谭是特殊病人不能探视,又说探视时间已过不能探视,第二天当家属通过门诊医生同意进入病区时,医院李汉林主任赶来试图驱赶家属,甚至动手并威胁要对其采取措施,还说谭林书是犯人,不准家属探视。
    
     排除重重阻挠的谭家属终于见到了突然断绝音讯达两周的丈夫,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面前的这个人确实就是记忆中的那个人吗?他原来可是身体健壮的6尺汉子,但现在全身是青紫伤痕。头晕、胸闷加上一直没有按时吃降血压药物让他连仰卧在床上休息都很艰难,由于疼痛而无法弯曲的腰板让他祇能蹒跚着移动。医院拒绝家属要求将谭带回湛江治疗的正当要求,理由是谭身为军人必须服从组织,组织把他送到这里,就必须在这里治疗。谭家属提出谭是在没有家属同意签字的情况下被带到精神病院的,而且能够肯定老谭没有精神病(02年1月9日他主动到北京安定医院做了鉴定),医院在这种情况下以精神病为由收治他是违法的,医院却以军人是由组织作决定,这是属于军事秘密,医院可以不通知家属为由不予理睬。
    
     在没能依法维权的情况下,家属为了阻止医院强制给谭使用不知名的药物而坚持要陪护在他的身边。医院一开始以不符合探视规定为由阻挠,不果后将谭赶出病房,将他们一同关在蚊叮虫咬的走廊上,并扬言“看你熬得了多久”。接下来的5天里医院采取各种手段试图让谭的家属知难而退。首先,他们禁止恐吓所有的探视人员、陪护员甚至病号不准接近被称为‘特殊病人’的谭;其次他们不准两人使用洗漱用品,不准谭的家属打饭,后来甚至非常诡异的连两人共同食用一份饭菜都加以阻挠,其间甚至有三次不准两人吃饭。由于谭的家属无法离开医院,陪同她前往广西的一位老战友为他们买来降血压药,医院却以我们医院有药,不准他将药带进去。尽管环境恶劣,可为了阻止医院的进一步加害,两人还是死死的熬了下来,晚上坐在凳子上休息,没有饭吃时也硬熬了过去。
    
     7月23日下午4时,两人突然见到了四区派出的卫生科长周卫东一行人,离谱的是陪同他前往的人居然就是当初带头刑讯老谭的保卫科干事。而就在7月24日清晨,医院突然对谭家属采取行动,李汉林率领数名医生指挥着一群有精神病的小伙子,将家属强行架出病区,并抢走她装有钱物的提包。她要回了皮包后,发现其中谭的一份关于此次遭遇的笔录,sony数码相机的配件,还有医院里的同情者为他们签的名字等等物品不翼而飞。解救老谭失败的家属不得不回到了湛江。
    
     谭林书曾是海军试验基地第四试验区的第一位研究生,为海军的科研工作了几十年。1997年因为检举领导科技造假而遭到打击报复,2000年被强行停止工作。
    
     1997至2007年,谭及其家人多次受到骚扰、威胁、恐吓、殴打、克扣资金、不给待遇甚至侵犯人身、通讯自由、非法拘禁等迫害,有大量的录音、文件等证据证实。1997年谭反映了试验基地弄虚作假的问题开始,打击报复一直持续。谭逐渐被禁止参加科研工作,甚至在工作岗位上受到殴打。2000年赴京上访,胡彦林接待并承诺解决问题,可转头他就被戴上手铐押解回四区,并非法拘禁17天,在逼得其家属抄一份不再上访的保证书(由某某代写,家属再抄一遍)后,才将其在送往精神病院的路上保回家。其间,有超长的3年预备党龄的谭被宣布作废。2001年谭因为在网上发表了反对腐败的文章,立刻被监视居住,派人跟踪,切断电话长达数个月。2004年2月谭再度上京,希望将诉状交给人大代表,在国防大学求见代表联络员时被扣押,四区试图将他送进191医院,但医院的两名医生认为他没有精神病而拒收,结果谭被带回部队非法拘禁达77天,然后将近乎虚脱休克的谭扔在他家的门口了事。2007年四区政委常亥峰以谭曾经告过他为由,禁止他到办公大楼办事,并扬言要教训他。3月,不经过任何正式程序,谭被强制退休。5月谭又一次上京……
    
     关押谭林书的海军政治部也承认关押他的原因是因为上访,而不是精神病。对于遭到迫害的原因,谭林书夫妇这样认为:“上访的事情涉及到的官员级别太大了,我把情况反映到现在的海军政委当时的海军政治部主任胡彦林,当时是中将,之后他在2000年、01年、04年,还有这次他叫海军政治部保卫部的人把我抓起来,关了好几次。”
    
     (2007年9月9日)◆
    
    作 者 :郭永丰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7年10月29日16:4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贪无能增预防,中共只会玩花样/郭永丰
  • 中国人享有政治权利不如美国一条狗/郭永丰
  • 郭永丰:成员1000人,网警占9成
  • 郭永丰:为何党上级从来就不信任党下级?
  • 中共《党章》应这样修改/郭永丰
  • 郭永丰:胡锦涛会成为第四任屠夫吗?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 反贪无能增预防,中共只会玩花样/郭永丰
  • 消灭“官”中国社会才会有进步/郭永丰
  • 中国人享有政治权利不如美国一条狗/郭永丰
  • 监政会绝对不是反对党/郭永丰
  • 结束专制是中国人千载难逢的机会/郭永丰
  • 杨建利回美,中国民主柳暗花明/郭永丰
  • 公民监政是实现国家民主的第一步/郭永丰
  • 郭永丰:带心脏起搏器的维权斗士——记十年上访的孙玉昆老师
  • 耗百亿“金盾工程”受大陆众网民严重质疑/郭永丰
  • 郭永丰:新华网给胡温脸上泼粪
  • 郭永丰:黑龙江农民给胡温出了大难题
  • 郭永丰:深圳网警经常封我IP为何故?
  • 郭永丰:中国民主应该指望谁?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传唤 网络被切断/刘飞跃
  • 郭永丰: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是巨贪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