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民主的“迷走”/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4日 转载)
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之23)

    目前,在中国还很少有人专门研究1949年之后中国民主是如何“迷 走”的问题,再加之,大家对于中国专制主义现状的痛恶,也就没有 心思去过问此问题了,但是,在上一帖中,我说到了“瞌睡不睡,总 要从眼里过”的话,其实它是一句俗语,但是,在目前的中国,这一 句俗语中所包含的有关民主的智慧是需要我们认真解读的,正如我一 再强调的,我们中国人现在面临的民主问题大多是“常识性”和“实 践型”的,所以,我们绝不能把自己看成18世纪的人,以为我们要去 “发明创造”单纯的民主理论。弄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去研究民主 “迷走”的问题,就可以大大提高搞民主的自觉性,而从防止民主的 再次“迷走”。就这一点而言,中国从1919年就已经开始了的民主革 命其所以到今天都没有一个象样的结果,原因不仅仅在于专制的凶 残,也还在于民主的“迷走”和“迷失”。

     和世界上其他的专制国家对比地看,中国共产党专制并不特别残酷, 由此而造成的一个问题是:共产党专制的同时,中国社会倒是不时地 “释放”出一些民主,只是这些民主因为“迷走”而没有变成为制度 性的东西被我们中国人所把握。这个意思如果进一步的发挥,那么, 我认为在同类的共产党专制国家中,中国民主倒是更多一点,而不是 更少。在这里,民运人士遵循“实事求是”的中国传统非常重要。 (博讯 boxun.com)

    我如此这般说话,肯定要引起一部分缺乏研究能力的人的质疑,他们 可以象共产党人“抓辫子”那样抓住我的上述话,说我为共产党帮 腔,甚至说我是民运人士队伍里的“五毛”(共产党指派的网上非职 业性特务,每发一个帖子给“五毛”钱人民币)。

    但是,我的话如果不是凭空而言,而是指如下时间里的连续不断的事 件而说的,那么我就用不着作什么辩解:1949年共产党建政,只隔了 八年,就发生了1957年的“大鸣大放”运动,不甘寂寞的中国知识分 子放了民主的第一“炮”,又隔了九年,出现了“文化大革命”,产 生了全民的“发扬民主”的运动,从文化大革命结束的1969年算,也 只过了七年,就产生了“第一个天安门运动”,“天安门运动”三年 后,出现了“自由化运动”,再隔十年,紧接着产生了“6.4”运 动。因此,研究中国民主问题的人,如果对上述事件中的民主,提炼 不出来,那么他们怎样说中国的民主,我就不得而知的了。就此而 言,中国没有民主运动的时间仅仅是“6.4”之后的这18年,也就是 说,在18年以前中国社会一直是有民主的运动,也一直刮着民主的 风,并不是死水一潭。

    上面的话如果说包含着“问题”,那就是说,为什么一直存在着民主 运动、也一直刮着民主之风的中国社会为什么没有最终地民主化?为 什么到今天共产党一党专政还照样存在?本帖的答案是:民主的“迷 走”。

    民主在我们中国“迷走”不是一次,而是多次,但是,我认为最主要 的一次是1966年这一次,为解开“迷走”的现象,我作以简单的论 述。

    1966年的中国人民是在中国共产党一贯整人的政治运动高压下迫不得 已的起来造反的,而造反其所以成功又在于它不仅仅是学生的造反, 同时也是工人、市民、普通干部和各个行业的人(“五类分子”除 外)的造反,因此,它本身是“超阶级”的全民造反,但是,最终在 “无产阶级”的“路标”下给“迷走”了。

    众所周知,1966年,共产党设计中的“文化大革命”是“整人”的 (其中明确提出:“整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运 动,因此,与这一性质相关的是,运动本身也是“解放”人的。 “人”──在这里是完全意义上的“个人”,所以,运动的最关键的 一环是:毛泽东作为“个人”“炮打”了中共中央──这个中国社会 最高、最大的──“司令部”(站在共产党的立场说,这是犯规 的),从而带动了更多的红卫兵学生和造反派“个人”“炮打司令 部”,可见“政治解放”在这里的真实意义是“解放”“个人”,但 是,最终却在毛泽东“个人”思想的“指导”下给“迷走”了。

    “6.6”运动的基本价值是参与运动的“个人”藉着“无产阶级革命 派”的名义获得了政治自由(自由表达、自由结社、自由串联、自由 表演)和政治权利(反对当权派的合法权力和进行派性活动的公开权 利),但是,这些自由和权利名没有被组织在“人”的权利的“收藏 夹”中,而被看成是模糊的“革命权利”。于是,已经争取到的“人 权”在“革命深入”发展所取得成果之后,反而给“迷走”了。在 “革命权利”的压迫下“个人权利”是抬不起头的。也就是说,在 1966年的政治运动中,“革命权利”最初衍生出了“个人权利”,最 后又消解了它。

    要知道,“6.6”运动是在“继续革命”的思想的指引下于传统的革 命保持了价值的关系,因此,当“6.6”运动在被批之为“社会大动 乱”时,此种关系就被终止了。1978年开始的共产党“改革”是于 1966年之前的中国革命传统背道而行的,就此去理解“革命前”社会 的一切丑恶的东西在“改革”中的“全面复辟”就不是偶然的。20世 纪70年代,邓小平以“政策”的方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做法 并没有被民运人士所解读,因此,一些民运人士所发表的“革命否定 论”事实上是说了邓小平想说而又不能说的话。

    “迷走”着的民主不是一个“好东西”,对于它作出“错误”的解 读,好象也顺理成章,但是在中国搞民主的人,如果没有从中看出民 主“迷走”的真相,并且没有办法纠正之,那么,就形成了“6.4” 后的18年迷茫。中国人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民主革命,又经历了那么 多次的民主运动,其所以到今天,民主对于我们而言还是如镜花水月 一般,原因也在于我们只反“专制”,而没有去抓“迷走”的民主。 我们犯错误的原因是,在我们的下意识中存在着“民主就是反对共产 党”的简单思维模式,以为只要有了“反对”行为,“民主”就会自 然而然的立起来。

    前几天,《独立评论》上所登文稼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骂一声中共 很容易》,我看它的关联意思是:理解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人民之所作 所为困难。这一易一难,朋友们当用心思考。

    (2007-11-23)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瞌睡不睡,总要从眼里过”/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否定论”问题之分析/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半截子论” /武振荣
  • 产生了一元革命的中国社会性质之分析/武振荣
  • “双元革命”与一元革命/武振荣
  • 关于民主的第一价值/武振荣
  • 关于“苹果如何变怀”的问题/武振荣
  • 关于“革命后”中国社会的“双胞胎”现象/武振荣
  • 人民的戏怎样唱?/武振荣
  • 胡锦涛、温家宝,你为何三缄其口?/武振荣
  • 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武振荣
  • 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武振荣
  • 人民批判之价值分析——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4)/武振荣
  •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