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羞答答的财富 静悄悄的转移/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4日 来稿)
    
    重庆家乐福踩踏事件的死难者家属最近吐露心声:参与抢购“还是为了省钱”。在11月10日发生的这场悲剧中,当地一些居民凌晨4点就出发,赶往不过十多分钟车程处的家乐福超市沙坪坝店,抢购限量供应的平价菜籽油。死难者家属表示:“没办法,物价涨得太快。上半年全家吃、用月开支1000元就够了;到下半年,1500元都打不住了。”
     (博讯 boxun.com)

    生活消耗的这种变化,意味着不知不觉间,随着近期油脂类食品价格的上涨,许多家庭的财富和收入突然缩水了1/3——辛辛苦苦多少年,一下又回到从前。社会财富当然不会无声无息地人间蒸发,而只会转移到特殊的行业和人群。通货膨胀就象强制性的额外税收,不但无人可以幸免,而且税率不平等:按照恩格尔系数,收入越低者,税率越高。
    
    这种财富转移其实早在物价上涨之前就已经悄悄发生。导致物价上涨的重要原因是外汇占款过多,基础货币发行过快,最终表现为流动性过剩,引发投资过热和通货膨胀。但大量的外汇占款在中国已历时10年之久,此前一直没有表现为流动性过剩并引发通货危机,原因在于,过度增发的货币在当时找到了两个宣泄口:国企私有化和存量资产货币化。这两个过程吞噬了大量的流动性,但流动性可以吞噬,财富的转移不可避免,货币增发必然伴随着财富转移的过程。在国企私有化和存量资产货币化的过程中,都发生了数以万亿计的财富转移,其实质是将名义上属于全民所有的财产纳入少数人腰包。当工薪阶层还在眼巴巴地等着每月一次发薪,一点一滴地积累着房款和子女学费时,名义上属于他们的巨额财富却已不翼而飞。巨额财富通过某种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的隐蔽渠道发生了转移,由于转移的只是原来静止的资产存量,表面上没有触及民众的实际利益,所以在当时并没有引发社会波动,甚至其发生也并没有广为人知。
    
    但是,国企私有化和存量资产货币化的过程总有尽头。在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的硬性规定下,土地货币化的进程遭到重大遏制。货币增发的效应在无处宣泄的情况下,只能表现为流动性过剩,进而带动物价上涨。此次政府管理部门对遏制通货膨胀所表现出的乐观,其主要理由是食品供应充足,货源稳定。但市场条件下商品的价格并不仅仅取决于商品本身的供求对比,货币作为一种特殊商品,也会参与其中。货币发行过快导致通货膨胀,这是货币主义的基本原理。当中国想方设法保持人民币的低值以维持竞争优势时,市场的逻辑却通过外汇占款推动国内物价上涨。这实际上是要求全国人民为低成本出口的战略买单,而且收入越低者,收到的账单越多。这种现象表明,中国走低成本出口这条路已经不可持续,尽管由于国企私有化、存量资产货币化等过程的并行,使这条路及其创造的“中国奇迹”之延续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
    
    另一方面,此轮物价上涨更使人们清晰看到,当下贫富分化、社会财富分配的倾斜程度实际上超出了人们想象。此前,这种严重性一直被物价平稳所掩盖,并制造出了某种错觉:随着经济的增长,绝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长,只是增长的幅度、数量有所不同而已。当经济增长必然导致的通货膨胀再也无法压抑时,真相就凸显出来:此前许多工薪阶层的收入增长,可能只相当于、甚至还低于应该发生的物价上涨水平。真实的财富增长以及被货币化的存量资产,其去向不是流入海外,就是落入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口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权势集团左右中国/冼岩
  • 十七大人事安排宣示党内权争进入“规则时代”/冼岩
  • 俞正声有望成为常务副总理/冼岩
  • 如何破解台海僵局?/冼岩
  • 恨不时逢朱鎔基/冼岩
  • 刘亚洲将军适合干什么?/冼岩
  • 缺少免疫力的体制强大不能持久——与王绍光先生商榷/冼岩
  • “流动性”何以泛滥?/冼岩
  • 可以为富人办事,只能为穷人说话/冼岩
  • 中国政府反腐策略分析/冼岩
  • 中纪委出题考倒了自己/冼岩
  • 冼岩的“爱国”催眠术/吾从孟
  • 与胡舒立女士谈“解放思想”/冼岩
  • 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冼岩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中国思想界近30年左右势力之消长/冼岩
  • 从《中国改革》到《读书》——资本主导中国/冼岩
  • 胡锦涛的难题/冼岩
  • 潘岳不小心道破天机/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