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楊斌事件與六方會談----楊案引爆朝鮮核試內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楊斌事件與六方會談
     ----楊案引爆朝鮮核試內幕 (博讯 boxun.com)

    
     ● 張 英
     一、楊斌事件五週年再討論
     荷蘭籍華商楊斌先生,2002曾被“福布斯”評為中國第二位富豪,其“歐亞農業”資本,人民幣高達七十五億元。當年9月24日,這位號稱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日“義子”的楊斌,榮獲朝鮮最高人民會議金永南委員長頒發證書,授予朝鮮新義州(平安北道首府)特別行政區長官(副總理級)。同年10月4日,即他上任“特首”第十天,在其中國遼寧省沈陽市“荷蘭邨”(仿阿姆斯特丹之縮影),卻被中共當局非法拘捕;一年之後(2003年10月),楊被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錯判十八年徒刑,他上訴高法維持原判,羈押迄今。眾所周知,這就是楊斌事件。
    
     楊斌案過去整整五年了,還在發酵。事發當時,曾是中外媒體競相大幅報道的新聞,楊斌自然成了焦點人物,褒貶不一。現今是資訊爆炸的年代,新聞應接不暇,眼花繚亂,而楊斌事件內幕真相,鮮為人知,人們對“楊特首”故事的淡忘,也就自然了。但是,楊斌案並非孤立事件,這對後冷戰時代東西方國際關系,尤其對中朝兩個共產黨國家關系的緊張,影響依然存在。正是楊斌事件這根導火線,誘發朝鮮恢復核武試驗並核試成功,這是朝鮮既是對中方非法羈押其高官的回應,又籍此契機拉唯一超級大國美方入局的“以核訛核”策略,從而開啟已達四年的北京六方(中、美、朝、韓、俄、日)馬拉松會談,第六輪最終可望朝鮮“去核裝置功能化”。
    
     最近,韓國總統盧武鉉跨越軍事分界三八線,繼金大中總統之後訪問平壤,與金正日舉行第二次南北韓峰會。高峰會後發表共同宣言,主張“三國或四國”締結朝鮮半島和平協議。擬定終戰協議的“三國”說,指金正日堅稱的朝、韓、美三國。他認為“中國不可信賴”,爾況“朝鮮土地上早已沒有中國軍隊”(中國人民志願軍1958已全部撤離),力拒中國參與和協會談,進而“促使朝美建交,關系正常化”;盧武鉉則認為“還得讓中方參與和談”,於是宣言才有“或四國”說,此番折衷,模糊空間。但是,盧武鉉回到首爾(漢城)不久,青瓦臺總統府發言人卻說“不在乎中國參加與否”,南韓立場似乎在變,而盧武鉉公開場合仍稱“四國和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稱:中國參與朝鮮半島和平協議是“建設性”的!中港臺一批時政評論家也說,1953年7月6日韓戰的“臨時停戰協議”,有中國元帥彭德懷簽字,韓戰在法理上並未結束,為著東北亞局勢的穩定,中國應參與朝鮮半島和協會談。據悉,朝共國際部代表、中共外聯部代表,五年來經常在北京就釋放楊斌的秘密談判,日前抓緊繼續。顯然,楊斌案“動一髪牽全身”。楊斌事件五週年之際,筆者獨家爆點早先內幕的料,供大家再討論,甚有必要。
    
     拙文對楊斌案內容不贅,因為四、五年前我已有四篇文稿述評。2002年雙十節,筆者電話征詢王希哲兄、王策兄等同意,代表中國民主黨、民聯陣和自民黨等六大民運團體,就楊斌事件聯署發表嚴正聲明。為著實現東北亞和平,改善中朝兩國關系,並聲援蒙難的楊斌,另先後三次個人署名,抨擊拘捕楊斌的非法性、起訴楊斌的誣陷性和審判楊斌的荒謬性,以及楊斌事件影響中荷關系、尤其中朝關系的嚴重性。譬如,當初拘捕楊斌的“理由”,是莫須有的“偷稅盜稅”,殊不知楊斌原來與沈陽市稅務局訂立納稅協議,在10月10日前繳稅一千四百萬元,尚未到期,警方提前六天拘捕楊斌,而楊氏公司按約已在10月8日交割一千五百萬元稅款,卻仍不放人,可見指控不攻自破。檢方後來起訴楊斌不提稅項,也印證捕楊時的非法性。檢方羅織楊斌的“六條罪狀”,辯方律師當庭“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駁得體無完膚,公訴人檢察官啞口無言,但法官竟判楊十八年徒刑,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權大於法。故對楊案內容謬誤本身,不再徒費口舌之爭。
    
     爾況我有義,他無情。楊斌政治智商欠高,停留在九十年代初水準,甚至倒退,托人捎話:不要把他的經濟案件,放到政治層面評判。所以,筆者不再談楊案久矣。前一陣子,我代表歐亞控股基金會去港澳招商引資,洽談構建比利時歐亞商城(歐盟中華經濟特區),順道訪友,聊及楊斌。奈何彼此忙碌,楊案背景真相,未能接受亞洲自由電臺香港主任朱杏清兄專訪;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伉儷宴請送行,達文兄也認為曝光楊案內幕很有價值,傳媒同行有報道述評的新聞自由,約稿。筆者當然知曉廣大讀者有知情權,現實不能塵封歷史,報人更有解密的義務和責任,談楊斌事件固然涉及楊斌本人,但為冷和平時代東北亞和平計,不必也不再沈默。拙文扼述楊案中朝搏弈,固中三味,順此說明。
    
     二、朱镕基罷訪朝鮮的內幕
    
     追溯:朱镕基總理原定2002年3月27-29日訪問朝鮮。事前,中朝兩國外交部協商安排行程,朝方提出朱總理參觀楊斌設在朝鮮的“現代化農業園”2小時,北京反饋的消息“不行”;平壤退而提出參觀和會見楊斌僅一小時,如何?中方還是說“不行,朱總理怎麽會見楊斌呢!”朝方困惑不解,認為朱镕基不給金正日面子,不尊重東道國,缺乏起碼的外交禮貌。朱镕基聞之勃然大怒,決定取消平壤之行。
    
     後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上,先前訪問朝鮮的曾慶紅指責朱镕基,他在平壤表達為著中朝兩黨、兩國友誼,當面對金正日同志承諾援朝項目,等待朱镕基總理訪朝簽約落實,如今總理罷訪失信,勢必影響中朝關系。朱镕基反唇相譏:年前金正日訪問中國,中途突然單獨去見楊斌,弄得江澤民同志在上海空等半天,他老朱沒有這個“雅量”!
    
     三、拘捕楊斌時繞過薄熙來
    
     朱镕基罷訪朝鮮後整肅楊斌。經濟沙皇一聲令下,香港證券交易所對上市的“歐亞農業”清查,股民錯鍔,六月股票大跌。楊斌七月趕到香港,雖在電視臺亮相,聲明“辟謠”,股市略有反彈,但回升疲軟。一張大網正在向他連人帶錢罩下,楊斌蒙在鼓裏。
    
     楊斌就任新義州特首時,在香港包了一架專機去平壤,鳳凰衛視採訪組隨機同往,9月26日返飛時遲遲不見楊斌登機。原先他答應暫不到沈陽,等2003年3月朱镕基下臺後再去中國,直到確知自負的楊斌被人說服突然去了遼寧,專機才無奈返程。楊斌,就此陷入沈陽的伏擊圈。
    
     朱镕基PK江澤民,節節敗退。他原本對廈門遠華案窮追猛打,要抓賴昌興後臺大鱷賈慶林,賈卻被江力保當上北京市委書記,進入中央政治局(後來居然是中央政治局常委,與朱镕基同一位階);他也保不住上海市長徐匡迪院士,而由江派的暴發戶陳良宇取而代之;他想在卸任總理前多點政績,目標鎖定楊斌。楊斌,在劫難逃。
    
     朱镕基逮楊繞過薄熙來。薄時任中共遼寧省委副書記、省長,楊斌的“鐵哥們兒”。薄熙來當大連市長、市委書記期間,楊斌在大連做荷蘭花卉生意發跡。楊斌在沈陽規劃“荷蘭邨”,薄熙來團隊兩度到荷蘭參訪。楊斌膺任朝鮮新義州特首,薄省長專程趕到丹東市,布置丹東與隔江相望的新義州對接,做好邊境經貿和人員交往。朱秘密繞過薄,協調薄的對立面動作。
    
     遼寧原是“東北王”李鐵映的天下。李鐵映曾任中共遼寧省委書記,後在北京連續三屆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其弟李鐵林恰是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李鐵映提拔的遼寧繼任者李長春,已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後來官拜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時任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又是李鐵映的心腹。李氏兄弟仗著其父李維漢黨內地位高於薄一波的中共元老,其母又是鄧小平的前妻,李、薄兩家歷來不和,原本不把薄家父子放在眼裏。雙李昆仲曾把薄熙來壓在大連十年不讓出頭,薄在中共遼寧省黨代會上,連十四大、十五大代表都當不上,遑論染指中央委員。朱镕基欲逮楊斌,本能地繞過薄熙來,秘密溝通李氏兄弟,與聞世震上下其手,出動警力。
    
     2002年10月4日淩晨,楊斌被捕前一小時,尚在與薄熙來的秘書通電話,顯見薄熙來並不知情。事到臨頭求援,對方才關機避嫌。逮住楊斌,當即秘密押出沈陽,轉移到錦州,後送入關內,唐山附近,直至回沈陽受審。薄熙來自知在遼寧呆不下去,其父薄一波2004春節向登門拜年的胡錦濤總書記為其請調,不久薄熙來改任中央商務部部長,可望十七大進入中央政治局,晉升國務委員或外放關內封疆大吏,那是後話。
    
     四、曾慶紅三點指示的解讀
    
     2002臘月某日,淩晨四時許,先後接紐約胡安寧兄、洛杉磯伍凡兄來電,轉述北京內部通報曾慶紅的“三點指示”:
     一、楊斌問題,使得我們在遼寧、江蘇和北京等地的許多幹部不能正常工作。
     二、楊斌問題是各方利益沖突引起的。例如,馬寧、郭育芳等就有利益沖突。
     三、楊斌問題必須盡快解決。
    
     我一聽完,即分別向安寧、伍凡表示:第一、第三兩點內容認可,但第二點舉例完全失實,馬寧是輔助楊斌的,郭育芳同我一樣,與楊斌久已失聯,只是楊案公開後仗義執言,何以扯得上“利益沖突”?不知是誰向“攝政王”謊報?荒唐!
    
     楊斌問題有各方利益沖突,其中有朱镕基與金正日的沖突,與曾慶紅的沖突,與薄熙來的沖突,如此等等,可以理解。但舉例卻涉及馬寧、郭育芳等,風馬牛不相及。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民聯陣)荷蘭分部,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聯)與民主中國陣線(民陣)合並的前身是民陣荷蘭分部,第一屆主席馬寧博士,第二屆主席郭育芳博士,第三屆主席關建生博士、副主席楊斌。楊斌與南京老鄉馬寧抱團,他與郭育芳也一貫友好,現今楊斌問題“利益沖突”說,對馬、郭而言子虛烏有。難道中朝兩黨圍繞楊案惡鬥,中共內部的殘酷鬥爭,卻要毫不相關的海外民運承擔責任?海外民運中共化,再化也化不到這般地步!
    
     馬寧應楊斌之邀加盟歐亞農業,出任董事副總裁。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委員長金永南(左)向楊斌(右)頒受新義州特首證書的照片,站在後排左首的正是馬寧(左二是楊斌夫人潘朝蓉),馬寧實際上是新義州特區的專家顧問。我了解馬寧兄為人,也熟悉他與楊斌的特殊友情,說他“出賣”老友,幹損人不利己的活,這種“利益沖突”,難以置信。
    
     所謂郭育芳等與楊斌有“利益沖突”,更是笑掉大牙。楊在中國發展,郭在海牙、鹿特丹律師樓主事,各幹各的,從不往來,只是楊斌事發之後,寒舍成了世界各地傳媒咨詢中心,我才主動聯絡楊太蓉蓉,而蓉蓉主動聯絡上郭育芳,商討救楊事宜。筆者因應多家媒體發聲,育芳兄溝通荷蘭外交部等有關方面,國際上牽涉楊斌的重要資訊,有時傳維也納朝鮮駐歐盟辦事處,供平壤高層救楊參考。我們是義務的奉獻,旨在救援楊斌、紓解中朝緊張關系、維護東北亞和平,別無它求。其實,楊斌與我最後一次見面早在1996年,我已以民聯陣美國總部理事兼任1995荷蘭第五屆理事長(楊斌是荷蘭第四屆理事長),他表示“退出江湖”,口頭支票他搞經濟,支持我堅持民運,口惠而實不至,從此失聯,不通音訊。當然,也沒有拿楊首富分文。2002 年 2 月,我於荷蘭工商註冊登記、經外交部認證的歐洲-亞洲控股基金會(Europe-Asia Holding Fundation),與楊斌在中國的歐亞農業,毫不相幹;歐亞控股擬在比利時構建歐盟中華經濟特區,與楊斌在朝鮮的新義州特區,也完全是兩碼事。試想,楊斌“公而忘私”,其在荷蘭的一妻兩兒生活費尚無保障,豈會想到失聯已久的老友?不言而喻,郭育芳等與楊斌既無“利益”,仗義救援他何來“沖突”?!曾慶紅先生一時偏信謠言。
    
     五、楊亨燮訪華交涉放楊未果
    
     楊斌被捕後第三天,朝鮮第三號領袖人物、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副委員長楊亨燮率領朝鮮黨政代表團趕到北京,代表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日、第二號領袖人物金永南,向中共和中國政府交涉,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楊斌。
    
     在撤換楊斌特首職務、撤銷新義州特區這兩個焦點問題上,中朝雙方高層代表唇槍舌戰,激烈爭論,不歡而散。
    
     中方要求先撤掉楊斌的新義州特別行政區長官,中國政府才會釋放楊斌。朝方堅稱楊特首才任命十天,中國就對朝鮮敵意地拘捕楊斌,使他失去自由,無法履新。楊斌既未在中國犯罪,更沒有在朝鮮違法,特首任期五年,沒有任何理由撤掉楊斌。中國以捕楊要挾朝鮮撤換,這是明目張膽的幹涉朝鮮內政,如此極不友好,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警告中方:應承擔不釋放楊斌的一切嚴重後果。
    
     中方表示支持朝鮮發展經濟,兩國經貿有傳統管道,也可擴大邊貿人員往來。建議朝方取消或擱置新義州特區,集中力量南向,搞好與韓國毗鄰的開城經濟開發特區,吸收南韓雄厚的資金、技術和人才。新義州特別行政區,不僅是經濟特區,而且還是政治特區,中國改革開放多年,也不設政治特區,要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朝方認為,設置新義州特別行政區,正是聽取中國幾代領導人的建議。從早先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總理訪朝,再從鄧小平同志會見金日成主席的談話,到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先後訪朝,以及江澤民總書記訪朝,再到金正日同志訪華,都在敦促朝鮮也要改革開放,倡導在新義州建立經濟特區。正因為朝鮮起步晚了,就要快馬加鞭,加大力度,迎頭趕上。9月12日(2002)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設委員已經發布命令,設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進行經濟革新的同時,推動政治體制革新,正是朝鮮式的嘗試。這是堅持金日成的主體思想,也是尊重中國幾代領導人的意願,現已在新義州布局大體就緒,想不到你們出爾反爾,卻說要“取消”,居然綁架我們的特首,朝鮮黨和政府斷難接受,朝鮮人民也不會答應。
    
     六、楊案引發朝鮮恢復核試
    
     楊亨燮一行交涉中國釋放楊斌沒有結果,忿而從北京回到平壤,朝鮮勞動黨中央、議會和內閣嘩然,一片反華聲浪,認定“中國是絕不可信賴的”,很快形成兩套反制方案:
    
     一是立即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與臺灣的中華民國建交。這樣還以顏色,使中國在世界上顏面掃地,並可報復中國實現不通報朝鮮的情況下,1992突然宣布與大韓民國建交。
    
     二是恢復核武器試驗。放棄所謂中國對朝“核保護傘”的幻想,啟封美國克林頓總統時期協定1995凍結的寧邊核反應堆,以朝核威脅力量,對抗中日等周邊大國;這種“以核訛核”方式,“核防力量”的“自衛措施”,勢必拉動美國布什政府走到談判桌上來,迫使美國與朝鮮直接對話,最終實現朝美邦交正常化。打美國牌,牽制中國。
    
     朝鮮高層對上述並存兩案,經過反復比較研判,認為僅與中國斷交、臺灣建交,還是局限於朝中兩國關系,格局不大,也不實用;只有恢復核試,把餅做大,震撼世界,才能影響深遠。911事件之後,美國忙於反恐,不能自拔,無暇東顧,有機可乘,朝核足可自保,美國刮目相看,被迫對朝和談。年終,朝鮮決定采納恢復核武器試驗。所以說,楊斌事件是引爆朝鮮核試的導火線。
    
     朝鮮經過大半年秘密核試運作,正當2003年8月尾北京六方會談開鑼,9月初平壤對外正式宣布:朝鮮最高人民會議通過采取相應措施,支持政府“保持和增加核防力量”,作為“自衛措施”以抵制美國先發制人核攻擊!2006年9月,朝鮮宣布發射多枚攜帶核彈頭的導彈成功,美中日韓俄印英法等多國跟蹤證實,果然環球震動。
    
     有些令人尊敬的中港臺時政評論家,最近還在說朝鮮核試,因為W.布什總統曾揚言“伊拉克、伊朗和朝鮮為三個邪惡軸心國家”,朝鮮不甘被視為“三個流氓國家之一”而引發的。試問從布什2000國情咨文點名朝鮮,到2003年9月朝鮮公開承認核試,有三年零八個月之久,其中2000至2002年9月,期間美國已發動伊拉克戰爭,為什麽朝鮮卻不核試反擊?顯而易見,那時還沒有發生楊斌事件。
    
     七、朝核促成北京六方會談
    
     中朝關系,漸行漸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楊斌事件無非又添加速凍劑。楊斌事件引發朝鮮核試,朝核促成北京六方會談,即楊斌事件催化六方會談,而不放楊斌就難有六方會談結果,至少六方會談陷於馬拉松長跑,這就是內在的邏輯鏈。
    
     朝鮮2003年初恢復核試,這在當時國際上已不是秘密。先是美國借重中國做東,邀集兩韓一道北京會談,後經外交折沖,反復協商,從四國擴大到俄羅斯、日本,2003年8月底開始舉行六方會談,似乎是關於東北亞局勢的“圓桌會議”。說穿了,這是朝方與五方的會談,盡管六方框架內有雙邊會談,甚至多邊會談。實質上六方會談迄今四年,馬拉松地進行六輪十多次,目前消息是年終“去朝核化”,而五方(日本保留)則以燃料、糧食等經濟援朝回報,美國還可能把朝鮮從“恐怖國家”名單剔除。屆時,各方會宣稱“共贏”。
    
     六方會談,傳媒廣為報道,筆者對六方會談內容與形式本身,不多評論。但是,人們只是說朝方技術性拖延,比如澳門偉業銀行區區兩千五百萬美元解凍和轉賬問題,卻不知、當然也就忽視背後中朝另有隱因。六方會談如真要成功,關鍵是中朝需要共識,捉楊斌既然是因,那麽放楊才會有果,“解鈴還得系鈴人”。
    
     據悉,表面上是荷蘭駐華大使館商務參贊,每月到沈陽探監,看望楊斌,並要求中方讓楊回荷蘭“服刑”;背地裏卻是朝鮮勞動黨中央國際部代表,每一、二個月在北京與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代表會談,在何時和怎樣釋放楊斌,是“驅逐”還是“平反”等問題,意見不一,僵持不下,拖了下來。至於沈陽當局,以三十五億元拍賣“荷蘭邨”,要等楊斌簽字,一時拍賣不了,尚未能收楊斌資產歸地方“國有”,也就不放楊斌,那是另一個原因。中朝兩黨兩國圍繞楊斌問題的政治經濟搏弈,還沒有完。六方會談即將走到盡頭,即使終六方會談結束,中方仍不釋放楊斌,那就轉移到另一個層面再較量:朝方摒棄中國參與朝鮮半島和平協議。
    
     八、朝拒中方參與和平協議
    
     北京六方會談,與會談簽訂朝鮮半島和平協議,這是兩碼事,不同定位。
    
     當年韓戰,聯合國15國軍揮師入朝,前蘇聯在聯合國安理會未投反對票(棄權),法理上終戰協議沒有俄國的份;而日本是二戰的戰敗國,當年沒有資格參戰,也就扯不上有權締結終戰的和平協議。六方剩下有關聯的是朝、韓、美、中四國,板門店臨時停戰協議簽約三方:美國克拉克上將(代表聯合國軍和韓方)、彭德懷將軍(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南日大將(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此三人已作古久矣。按照今次南北韓峰會共同宣言,由“三國或四國”締結朝鮮半島和平協議,南北韓兩國是朝鮮半島主體,當然應有主權國南韓,否則不成其為朝鮮半島和協,而且和協是朝鮮民族走向統一的重要步驟;第三國自然指在南韓有駐軍的美國,和協將包括美國撤軍,美國不背書,和協不成。盧武鉉提出“或四國”,指中國也。但金正日堅拒中國入局,擡面理由是朝鮮早已沒有中國軍隊,實質是認為“中國不可信賴”(如楊斌事件),和平協定具有終戰性質,卻不是軍隊代表簽署,而是由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締結。中國因應策略在六方會談框架內進行朝、韓、美、中四國外長會談半島和協,尋找妥協余地,但和平協議畢竟不是六方會談主題,兩個完全不同概念,朝鮮半島和協宜放到朝鮮半島平壤和首爾去談,想必“去中國”的金正日還會執拗。中方理應提高政治智商,拓展外交視野,即使急功近利,也不因小失大,答應朝鮮要求無條件釋放楊斌,不失為爭取參與朝鮮半島和平協議的補救舉措。“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釋放楊斌,朝鮮志在必得,早在楊斌事發相當長時段,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朝鮮新聞》、廣播電視和其他報刊媒體,連篇累牘地宣傳“楊斌光輝事跡”,稱其為“偉大的國際共產主義戰士”,當代超級的“白求恩”,楊特首“在沈陽蒙受政治冤獄”,這是“中國政府對朝鮮人民的公然挑釁”,如此等等,直到日本首相小泉訪問平壤,版面才被朝日關系取代。
    
     在楊特首不能到新義州視事期間,朝鮮政府成立“民族經濟合作委員會”應變,代管新義州開發的部長級機構,五年來一直保留楊斌的特首位置。2003,媒體傳出香港某富商與朝鮮也有生意關系,將取楊代之,做“新特首”;2004,又傳出神秘莫測的新特首人選中,韓國出生的美籍華商、前加州富勒頓市長沙日欣女士,首當其沖。凡此種種,均是不明朝鮮國情的誤導。殊不知中方捕判楊斌,原本沖著金正日也。金正日保楊斌的立場,堅定不移。
    
     如同北京六方會談馬拉松一樣,中朝官方釋放楊斌會談亦在北京馬拉松。中方先是堅持朝方撤換楊的特首職務,才能放楊;朝方堅持任期未到,決不撤換。達成應當釋放楊斌的初步共識後,問題是以何種形式釋放?朝方稱無條件釋放,公開平反;中方面子下不來,不肯允諾。中方試探,詢問假如釋放楊斌,平壤對他作何安排?朝方認為反正新義州特首任期五年屆滿,不再續任,也就給了中國面子,準備讓楊就任朝鮮民族團結委員會(相當於中國的全國政協)副委員長。放楊,使其在朝鮮地位不降反升,這使“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面子又下不來……。說到底,東方文化,尤其是東方專制文化,就是損人害己的面子文化。
    
     筆者替中國解套,愚見應當務實外交,顧全大局,“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妨先將楊斌“假釋”回荷蘭,丟掉燙手山芋,且不管他是否再到朝鮮高就,化解朝方對楊案長期積怨,紓緩中朝關系,不無裨益。
    
     總之,楊斌事件還在繼續,楊斌的故事沒有完,……。朝鮮半島和平協議,2008“三國或四國”談判簽約,朝鮮“讓中國出局”是否如願以償,中國最終能否有份參與,不僅參加和談,而且簽字和約,大家拭目以待。
    
    (二零零七雙十,於阿姆斯特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張英:閱某則新聞的感言(附北京灌水來稿)
  • 張英:向博訊全體同胞網友拜金猪年!
  • 張英:反右五十周年祭──實際錯劃“右派”八百萬人!
  • 張英:推介歐洲華裔美女作家格子
  • 張英: 悼念王唯真 哀思老前輩
  • 張英:曹思源《取消“稅外收費”真是“難於上青天”嗎?》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母親節,中國作家記者感謝天下母親!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張英按:趙雲傑講述測試“金剛石古瓷”的遭遇(紀實•續)
  • 張英按: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一百篇
  • 張英:中國作家談象棋、圍棋與人生
  • 張英:中國作者談酒、假酒與“喝酒文件”
  • 張英:孔丙己哲理詩《一派胡言》三首
  • 張英:劉如潮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的“不同意見”
  • 張英:範永紅作《畢生致力於“中國統一” 的蔣氏父子》
  • 張英:中國作者討論“清華畢業生成無業遊民”問題
  • 張英:劉工昌評述《南方周末》奇跡般存活之道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評中科院與楊振寧“趕英超美”說
  • 張英:中國國際少年兒童藝術展即將揭幕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問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