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瞌睡不睡,总要从眼里过”/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转载)
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之22)

    武振荣

     在上一帖中,我提出了我们可以把革命看成是民主的一种“假设”的 观点,既然这样,那么,对于“假设”的理解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把握 之:首先,在存在着“假设”的场合里,自然会存在“求证”;其 次,“假设”过程的价值不是绝对的,而是变化的,因此随着时间的 变化,“假设”中的问题也是变化的。就根据这两点,我认为我们在 处理中国历史上的有关民主革命问题时,打破那种僵化的思想和僵化 的模式是非常重要的,而目前在中国主张搞民主人的队伍里,僵化的 思想和僵化的方法所造成的后果可以说是致命的。 (博讯 boxun.com)

    同任何事情一样,革命要成功,从事革命的人就得掌握权力,于是, 在革命的过程中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革命的权力,当“武装革命”在 结束后,革命权力就和国家权力、社会权力混为一体了,这样以来, 革命要使国家以及社会权力民主化的诉求就不可能有效地提出,非但 是这样,此时被革命所反对的东西存在着“复辟”的可能,也促使 “巩固”革命的行为强化革命权力。于是,革命的对象──专制的权 力──在这里就戴着“革命的面具”堂而皇之登场了。

    在这个新的专制时期,革命事实上没有对象了,一切有可能被视之为 “反对革命”的东西都是“革命对象”。此间,革命的权力已经有效 地消灭了社会上所有公开反对革命的人和事,于是,革命家队伍里出 现的异议声音就足以把革命家置之于“反革命分子”的境地,“革命 吞噬自己的儿女”的情形之出现就揭示了革命深刻的悲剧内容。

    在上述问题的另一面,当革命的成功使有关革命的意识以学校教育和 社会教育的方式成功地“灌输”于人民社会时,强迫性质的“人民革 命化”运动实际上沿着如下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其一,当每一个人 认为自己在没有被“革命化”时,随时都有可“滑”到“反革命”的 一方的危险在压迫人,使人一直处于想逃避“革命惩罚”的紧张状态 之中;其二,当个人在认为自己“已经革命化”了的时候,情况就会 发生变化,“革命的人”应当享有“革命权力”的思想很容易引出政 治“解放”行为。

    第一个方向上的运动是“恐怖”,是压迫一切人(包括革命家在内) 的“恐怖”;第二方向上的运动是“解放”,“解放”一切所有自认 为“已经实现了革命化”的人。就这两个意思去理解1966年中国社会 产生的伟大事变,你会在克服人云亦云后,获得许多的知识和思想。

    在革命的进程中,随着革命的“不断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革命 家”变成为“反革命分子”的现实使社会上所有普通人面临着一种巨 大的非个人能力可以克服的恐惧,几乎每一个人在一个早上醒来后, 都有可能遇到“掉脑袋”的危险。正如林彪所言,对许多人来说“脑 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见林彪1966年05月18日,在中共中央 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人在极度恐惧之中的一个主要的表现 是:他不去追问“为何恐惧?”而是要全力地“逃避”恐惧。那么在 1966年,对于被极度恐惧驱赶的“七亿中国人民”来说却有着一个可 以逃避恐惧的“安全岛”:“无产阶级革命化”。

    就抓柱着一点,人们便可以发现,1966年8月5日前由中国共产党中央 委员会所“部署”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运动造成了中国“七 亿人民”的极度恐惧,如果说被极度恐惧攫住了的人四处寻找“安全 岛”的话,那么,除了当时被定为“五类分子”的人外,几乎所有的 人(包括小学生在内)都表态自己是“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行为就意 味深长,如果说这一表态真实的政治意义是在“无产阶级”这个词之 外的话,那么,它就是我在1974年解读出来的“民主”!

    1966年的恐惧发生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因此,这一年人 们关于自己“无产阶级革命化”的表态也是发生于“内心深处”,这 样一来,中国历史上的民主革命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走过场”式的事 情,在这一年却和他们自己的“生命”、“灵魂”纠缠在一起了。如 果从1919年开始的中国民主革命是要把中国人民造就为“革命的人 民”,那么,在1966年,它的目标就现实了。

    就这样的方式你去理解,一个全世界至今都没有理解的问题就浮出了 水面:在一个极端专制的社会里为什么出现了合法的人民群众炮打共 产党组织和共产党当权派的行为?为什么出现了普通人在政治上合法 的自由结社?为什么在自由结社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公开的、多元化的 派别对立政治局面能够合法存在?说到这里,我事实上触及到中国社 会半个多世纪以来最核心、最难理解的问题:在一个被人们一直公认 的最没有民主的时间上却产生了中国社会最广泛、最普遍的民主。中 国的民主──在20世纪60年代它就已经是一个“震惊”了全世界的现 象,但是到今天为止,它还是照样处在“不发达”状态──原因究竟 何在?

    胡林翼曾经与曾国荃说到:“天下人,唯懵懂以成事”。我在研究 1996年中国大事变时,对这一句话感触很深。的确,1966年的中国人 和今天的中国人比较起来,可以说是“懵懂”的,但是正是这些“懵 懂”的人作成了中国民主的震惊全世界的伟大事业,今天的中国人可 谓“聪明”,但是13亿人却象被邓小平在生前下的“动乱”的“套 子”给“套”住了,动弹不得。

    说到这里,我需要指出一个问题,那就是1966年前的民主之对于中国 人民来说,是被迫的,在1949年前,是“生活”、“生存”的被迫, 在1966年,是“政治”的被迫,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对于产生在“被 迫”状态下的民主缺乏研究,因此,在正常的理论研究中,我们甚至 宁可视其为“专制”,也不敢说它是“民主”。

    在这一帖的末了,我要作一个小结:到1966年这一年为止,中国共产 党“革命的戏”就唱完了,中国戏的主角是“中国人民”的历史也是 从这一天开始的,但是,又因为这一年的人民,是“懵懂以成事” 的,所以,我认为40年反省的成果必然体现在中国民主制度的最终 建成一事中!

    我断言:1978年之后,由于共产党宣传所造成的“民主=动乱”的后 果,还没有“掌握舆论工具”的中国民运人士是不可能改变它的,因 此,中国未来民主化运动的最关键一刻会出现“6.6现象”(“文化 大革命现象”)是可以提前预测的;换句话说,管中国人理解不理 解,未来中国民主运动套着“6.6现象”是必然的,为什么这么说 呢?我的回答:“瞌睡不睡,总是要从眼里过”。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2] 修订:[2007-11-22]

    推荐给我的朋友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革命的“否定论”问题之分析/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半截子论” /武振荣
  • 产生了一元革命的中国社会性质之分析/武振荣
  • “双元革命”与一元革命/武振荣
  • 关于民主的第一价值/武振荣
  • 关于“苹果如何变怀”的问题/武振荣
  • 关于“革命后”中国社会的“双胞胎”现象/武振荣
  • 人民的戏怎样唱?/武振荣
  • 武振荣:共产党没戏了!
  • 胡锦涛、温家宝,你为何三缄其口?/武振荣
  • 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武振荣
  • 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武振荣
  • 人民批判之价值分析——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4)/武振荣
  •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