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参观莫斯科的第一天就是前往红场,红场就像中国天安门广场,是全国零里程的起点,也是我们俄罗斯之旅的起点。
    
      红场的中央,在克里姆林宫红墙的外面有一栋红色的小楼,那就是列宁遗体陈列室。我们到红场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参观列宁遗体。就在导游告诉我们这一行程时,团员中来自北京的秋风立即提出脱队的要求。他说,他不会去瞻仰一具独裁者的干尸。
    
      团员中多位对秋风的决定不理解,有的认为既然来了,就应该看一看,有的劝他抱着悠闲的心态看一看,就像大家好奇地参观几千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一样。
    
      平时嘻嘻哈哈的自由主义作家和学者秋风在这件事上的固执让大家吃惊不已。虽然秋风的独自离去并没有影响大家继续参观列宁的遗体,但我相信,就在我们站在那具保养良好、连翘下巴下的胡子都依稀可见的列宁遗体前时,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站在这里。
    
      我为什么站在这里?我不同意秋风过激的反应,我也不是来“瞻仰”列宁尸体的,可是我无法否认,对于我这一代人,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列宁是毛主席的导师,无异于神的父亲。虽然后来我们也终于从解密的前苏联档案中清楚无误地知道列宁对于民众的屠杀使他成为一名屠夫,但从小获得的教育,仍然让我们这一代无法干净铲除心底对他的一丝敬畏和好奇。
    
      叶利钦上台后没有乘火打铁地把列宁的尸体从红场搬走,把这块俄罗斯的宝地还给活着的俄罗斯人民。克格勃出生的普京上台后,表示在他任内,不会把列宁的遗体移走。但俄国政府已经停止拨款维持昂贵的尸体保存费,也撤走了荷枪实弹的共和国卫兵。目前每年超过一百万美金的保存费用都来自于民间捐款,守护尸体的警察也不再带着武器。
    
      秦晖和笑蜀等从列宁墓出来时笑蜀挥手致意,画外音:同志们放心,那家伙真的死了!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
    
      目前全世界这种死后被装在水晶棺财里供人瞻仰参观的共有四位:越南的胡志明,北韩的金日成,中国的毛泽东,以及列宁。
    
      前三位领导人的尸体我都看过了,列宁是最后一位。按照目前俄国人对列宁的态度,以及他们对那场革命的渐行渐远,列宁的遗体被搬离红场,甚至被火化,最终入土为安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离开红场的列宁遗体,我们下午又来到更多死人聚居的地方——国家名人公墓。进入之前我是有些不情不愿的,毕竟在中国人眼里,墓地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观光之地。
    
      我们一行十人进入名人墓地后不久,就被墓园的氛围吸引,这里空气清新,一眼望过去,一排排墓碑形状各异,白雪,墓碑和松树相互辉映。
    
      等到导游顺手指了指几个墓碑,喊出墓地主人的名字,我立即觉得来对了地方,耳熟能详的名字如政界的赫鲁晓夫、安德罗波夫,大作家果戈理、契可夫都静静地躺在这里,连我这个对俄国历史的不熟悉的人都被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吸引过去,与死人的墓碑合了一个影又一个影。
    
      由于墓碑上几乎都是熟悉的名字,要想细细察看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对俄罗斯历史了如指掌的秦晖教授,更是在墓碑之间一路小跑,大呼小叫,好像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噼哩啪啦照过不停。  
    
     杨恒均、秦晖在果戈理墓前留影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


    
     在两个墓碑前,大家都停下脚步,一个一个走上前与死者的墓碑合影。躺在那两个墓碑下面的一个是戈尔巴乔夫夫人赖莎,另外一个是俄国前总统叶利钦。
    
      赖莎在生前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据说当她去世时,葬礼上只有十几位亲朋好友路面。当时流传很多说法,其中一个说赖莎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影响丈夫戈尔巴乔夫最终颠覆了苏维埃共和国。然而时过境迁,随着越来越多的俄国人认识到前苏联的反人类本质,赖莎也逐渐得到越来越多的俄国人民的理解和尊重。这些年,自愿到这个墓碑前来鲜花的民众与日俱增。在赖莎的墓的左侧,有一片空地留了出来,这里将会是戈尔巴乔夫的归宿。
    
      让我吃惊的是,俄国前总统的叶利钦的墓的就在路边,和大多墓地相比,他的墓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唯一不同的是那张照片——叶利钦式的照片。我们大多数团员决定在叶利钦墓碑前留念合影。
    
     在参观列宁遗体时,我们被要求脱帽,虽然不情愿,也得遵守规矩。不过由于列宁墓里是恒温,也就没有大碍。但在瞻仰叶利钦的墓地时,在和他合影的时候,我主动脱下帽子,在零下五度的气温中矗立。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


    
      在中国,民众在官方舆论导向的引导下,对于17年前苏联东欧剧变以及那些在剧变中扮演关键角色的人物都有约定俗成的看法。如今,就在列宁的名字已经从俄国人的道德教育中彻底删除(只出现在历史课本中)的时候,中国小学课本中还有以列宁为道德楷模的课文,而且他的主义也仍然是指引我们13亿中国人走向未来的理论之一。
    
      我不认为我可以评价列宁,也不认为中国人站在自己的国土和立场上妄评列宁有什么意义。我坚信,对于列宁和叶利钦这两个历史人物的评价,没有人比俄国人民更具有权威性——俄国的历史是由俄国人民创造的。
    
      这些年国内官方控制的各大媒体和宣传工具给我一个强烈的印象,他们甚至讨厌加速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可是我从那就是苏联的垮台是俄国的一个教训,俄国人民其实对现实很不满,俄国人民还在怀念共产党统治的苏联时代,他们对那些加速苏联解体的领导人都心怀不满——
    
      这就是中国部分人士的“苏联情结”,他们不但杞人忧天,而且把自己放在俄罗斯人的地位上动不动就表现出悔恨莫及的情怀。其实,各种俄罗斯的民调和研究数据都显示,俄国人并不想回到苏联时代,绝大多数人认为现在的政治制度要比以前的好。
    
      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往往被中国那些怀有苏联情结的人士故意忽视:苏联共产党一直存在,如果人民想回到苏联时代,只要在大选中投共产党候选人的票,共产党人就可以立即重新执政,夺回政权,继续带领俄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可惜,每次大选,可怜的共产党人推举的候选人都是得票最少的失败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
  • 杨恒均:美国怎样把灾难变成教科书——纪念911
  • 杨恒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杨恒均: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 杨恒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 杨恒均:莫非我又有了想象力?
  • 杨恒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 杨恒均: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 杨恒均: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 杨恒均: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 爸爸,胡锦涛是坏人吗?/杨恒均
  • 杨恒均:我们不是羊更不是狼,我们是龙的传人!
  • 杨恒均:建设一个新中国
  • 杨恒均:《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什么?
  • 杨恒均:我最忠实的读者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