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大学生应是中国的希望——参选日记之六(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0日 来稿)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11月10日
    
    早晨7:30有人打电话来,说有些大学生正在排队查体,让我去撒传单,演讲,助选。山大有的选民对我很支持,经常通风报信,让我及时知道很多信息,在选举过程中这也是很重要的。
    
    我因考虑今天是选举日,选举法中规定该日候选人等不能做介绍,故而未去。
    
    上午我去投票。投票会场在管理学院大门前,师生鱼贯而入,会场中选民密密麻站一起。前后左右都是人,辅导员在旁边。投票前先由书记做报告,然后大家挤在一起站着写选票,这还有什么秘密可讲?这是什么无记名投票?也有人说这种投票是认认真真走过场。
    孙文广:大学生应是中国的希望——参选日记之六
    
    有个学院的学生***(隐去)电话告诉我,说他们学院领导人要先看写好的选票,不合他意的另放,其他票投入票箱。他要我去照相,我因为时间太紧,没有去。
    
    上午写稿《对选举黑箱说不——参选之十八》和《孙文广向法学院师生求助——参选之十九》,印出来,中午散发。后一篇主要是围绕选举中的违法现象,征求法学院师生帮助起诉,上告。
    
    中午与陈西等五人外出吃饭,返回时在餐馆路口,陈西被济南派出所的民警拦住并押上警车。
    十分钟后接陈西短信,说贵州警方三人乘飞机来济南,当日押着陈西一起飞回贵州。
    
    陈西89年“六四”之后被判三年徒刑,95年又因政治参与被判十年,他不屈不挠,出狱后继续争取民主,在贵州团结了一批同志,开拓出了一片天地,他们还创造了贵州模式。陈西的人品、作为,使我钦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这次他来,帮了我的大忙。
    下午稍微休息后去游泳了,我买了年票,因为忙,已中断十余天。
    
    今天收到一位同学的电子邮件:“我支持你,但我没敢投你,因为这会害到院的两位书记,他们是第一责任人。我投了四个反对票。”(一共四个官定候选人,他都投了反对票)
    
    11月11日
    
    上午问选举办何时出选举结果,答:现在不能公布,要报区政府批准才能公布。
    针对这次选举中的问题,今早写了致全国人大要求重新选举的联名信。
    
    上午通知支持过我的同学,请他们来讨论联名信,并请他们吃中饭以表谢意,来了大约14人,有人因为不能来,也都短信说明,很多人说已经吃过饭了。我们讨论联名信,意见还有分歧,有人还有恐惧感。对他们也不应该强人所难。
    
    最后有三人表示签名,并说以后再去找些人。
    
    一位同学再次谈了投票舞弊的事,我很想保护他,我怕他受到过度的打击。
    
    晚间五人一起出去吃饭。昨天今天楼旁边都有警方便衣站岗。
    
    得知陈西于当天(11月10日)晚上12点回到贵州家中。
    
    11月12日
    
    今日整理签名信和内务。
    
    我去校选举办公室问选举结果,找不到人。后来打电话问,回答说:结果还未出来。已经送到区里去了,还未批下来。
    
    下午法学院一学生送来了他们三个人的签名,并谈了他的心路历程。他的经历使我对在校大学生的思想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位同学上小学时,亲人只为晚交了几天税费,而被干部毒打,从此他的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
    
    11月13日
    
    下午用特快专递,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寄去了《要求重新选举的四人联名信》,其余三个人是法学院一年级的大学生。为什么只有一年级的学生签名?因为高年级临近毕业,身受压力更大,比如考公务员和考研都要看政治表现。大一的学生还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当然我也要注意保护他们,使他们能在可接受的压力下成长。
    
    这次竞选活动中,我发现法学院的学生特别积极。据说有一个班90﹪的学生投了我的票,其原因我想一个是他们懂法,不怕打官司,另一个是法学院的老师平日给他们建立了“权利意识”,其三是法学院的领导们,法律意识比较强,没有听说他们在投票日前就“竞选”问题召开什么“紧急会议”,其他很多学院都传出开过这样的会。
    
    一个文科的大二学生,从竞选中知道了我,晚上请我出去吃饭,谈了约二个小时,他热爱文学,艺术,音乐,他感到最大的悲哀是这些方面遭到破坏,他认为这会伤及人的灵魂。他也看过很多书,很有思想见地。他的这些思想,与我在大二时水平已不能同日而语了,我当时还是懵懵懂懂。但是他顾及到父母,现在不想参与政治活动。他说40岁以后,可能介入政治,他想毕业后能到“南方周末”工作,或者出国。下午收到信息,说明天一早公布选举结果,
    
    11月14日
    
    今天一早去看了选举结果,并照了相。内容是:山大选区选民为26769名,参选选民24629名,当选人超过了半数选票12615票才有效。当选人得票数为:
    樊丽明 18555票 马文海 16810票 马新 14533票
    
    选举结果终于在投票(11月10日)后的第四天公布了。为什么拖这么长时间?因选举法上没有规定投票后几天公布,这当然给当权者留下了很大的空间。我想当局拖延开票,也有等学生的选举热情冷却下来的意思,怕即刻开票,学生会闹起来,或者是因为某些事定不下来。
    我问学校和院里,在哪里开的票?其他人得了多少票?他们都说不知道。
    
    今天再去问校选举办公室,是哪里开的票,他说,学校不管开票,是院里开票。于是我又去问院里,他们还是说不是院里开的。
    
    看来我要弄清这件事,就要花很多时间,从这里开始,选举过程进入了深水区,暗箱操作就更多了,有哪些猫腻我更加难弄清楚。
    
    我感到这次暗箱操作的选举对广大选民是很不公正的。如果中国的法制是健全的,我自然可以找律师去查,但是现在并没有这样的体制和制度。看来我只能将其诉诸媒体(当然是海外的媒体),通过他们转告大陆的民众。
    
    这次的选举结果,我早有预料,我这次的参选,并不以当选为唯一目的,我是想唤起民众的政治参与意识和权利意识,在投票中给他们提供另一种选择。
    
    这次选举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很多大学生,影响了一些大学生,使我知道大学生的思想,绝不是简单的功利主义可以概括的,他们中很多人不但有热情,有激情,有思想,也有忧患意识和权利意识,他们容易接受新事物,新思想,关键在于用普世价值观引导,启发他们,师长们对学生不但要言传,而且更要身教,要为他们开启通向世界的窗口,不能让腐朽的意识形态长期侵蚀学生的灵魂,应该满足大学生的求知欲望。
    
    在中国的民主化过程中,中国大学生早晚要有所表现,他们应该是中国的希望。
    
    11月15日
    
    今日开始整理这次选举中的资料,可以说是清扫战场。
    2007年11月19日 整理于山东大学
    孙文广:大学生应是中国的希望——参选日记之六


    孙文广:大学生应是中国的希望——参选日记之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文广:投票前的较量——参选日记之五
  • 孙文广参选日记之四(图)
  • 孙文广等四人致全国人大要求重新选举——参选之二十
  • 王宁:中国太需要千千万万个孙文广
  •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 孙文广参选系列之十一——十四
  • 孙文广:山大人代候选人提名有违选举法——参选之十
  • 孙文广就候选人提名请问校领导-参选之九
  • 孙文广: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参选之八
  • ÷孙文广参选系列之七28-30
  • 孙文广: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2
  • 孙文广: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
  • 孙文广:该把“三代表”从宪法中删除
  • 孙文广: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
  • 孙文广: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
  • 孙文广:五十年后我的忏悔
  • 孙文广: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
  • 孙文广: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
  •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 人大代表选三日未揭晓 孙文广批暗箱操作
  • 孙文广助选义工陈西已获得人身自由
  • 孙文广参选: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之怪事记
  • 李昌玉:人大代表选举中的“捣乱分子”孙文广
  • 济南公安拘押孙文广的义工,恐吓孙教授参选(图)
  •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竞选人大代表:校方威胁投票学生(图)
  • 山东大学阻退休教授孙文广竞选人大代表
  • 学校诬称孙文广“和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反对民主选举”
  • 独立候选人、退休教授孙文广强烈要求公正、公开的选举(图)
  •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竞选人大代表受阻挠 (图)
  •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孙文广
  • 孙文广: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赵紫阳先生
  • 香港出版《呼唤自由》作者孙文广盼音传大陆
  • 博讯快讯:孙文广教授平安回到家中
  • 快讯:孙文广教授去北京失踪 老伴韩培顺向公安要人(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孙文广教授遭到公安骚扰/李昌玉
  •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林牧、高智晟、吴震、孙文广
  •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