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色.戒》本来可以拍得更好/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9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色.戒》在内地公映反响之热烈,导演本人大概始料未及。媒体和网络从对影片、原著作者和相关历史背景的分析、解读,延伸到电影分级制度的讨论。如同小说《色.戒》1978年在台湾发表时受到的抨击一样,继北京毛派大本营“乌有之乡”书社组织批判会,将《色.戒》定义为“政治电影”或“汉奸电影”之后,一群大陆名校大学生上书文化部,要求“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色.戒》把‘黄奸毒’文化推倒了极端,五毒俱全,实在是打破了每一个还有血性的中国人能够忍受的精神和心理底线。这哪里是艺术?”; (博讯 boxun.com)

    “尽快有效地遏止‘滥俗文化’和‘黄奸毒文化’这两种本质上反共反华反人类文化的泛滥趋势,从文化工作的多个层面采取积极措施保护儿童和青少年”云云。

    瞧瞧,都傻到什么田地了──有网友评论:党和政府这下可以放心了。

    天之骄子?不为自由民主鼓与呼,动不动就要严打、压缩本就有限的自由空间,连起码的文艺欣赏都还需要补课,啊啊,洗脑取得了划时代的伟大成就:天之傻子!

    社会毕竟在进步,已经不可能对一部文艺作品展开一场众口一词的大批判。无论褒贬,离开影片本身进行过度阐释,不过是徒增笑料而已。这些小丑也不想想,如果《色.戒》是汉奸电影,能在内地获得公映吗?爱国心切值得鼓励,但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理解能力如此低下,严打的药方如此恐怖,如此小看中共电影审查官员的政治水平和敏感度,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一定要从政治上为《色.戒》定性,只能说这是一个从更深的角度鞭挞汉奸的作品,不是简单地脸谱化,而是立足于挣扎在私欲和公义之间的人性。放到更大的范围,和约翰?福特《告密者》等同类型的经典影片相比,《色.戒》在艺术上的突破有限。以李安的功力而言,显然他还可以做得更好。

    临刑之前,王力宏主演的学生向王佳芝投以仇恨的目光──个人以为,轻蔑的一瞥会更加有力──志士们齐刷刷跪了一排,夹杂其中的王佳芝是多么可恨可怜可悲。她幼稚的爱情或者说对敌人的怜悯,顷刻间就给同志们带来了灭顶之灾,自身也在劫难逃──易先生的冷血呼之欲出。

    电影原版与小说一样,易先生夺路而逃是在有了更明显的暗示之后:王佳芝接过钻戒后说的是“快走”;李安亲自操刀的内地版中,王佳芝出口的却是“走,走吧”,显然不够紧张,不合人物、情境的发展逻辑。而且,这个改动严重削弱了悲剧的力量。

    李安的《断背山》有个情节:心情郁闷的恩尼斯干脆利落地击倒了两个挑衅者,后来与一个陌生人发生冲突时,观众满以为他又会大获全胜,不料却被人家打得人仰马翻。的确,和爱情一样,生活怎么可能会让你随心所欲?这些看似不起眼、但富有质感和真实感的细节是成就一部杰作的基础。

    李安为还原《色.戒》的历史氛围下了不少工夫,但一些细节的处理仍然令人遗憾。王佳芝唱歌取悦易先生是非常明显的败笔,毕竟她只是一个未经特殊训练的学生;地下组织的领导人刻画得也过于粗糙,人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多么严厉。其实,只要看看当时环境有多么严酷,缺乏经验的学生本来就够紧张,一个老谋深算的领导人如果表现得和蔼可亲、循循善诱,是不是更加可信,也更符合历史的真实呢?

    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大应改名“北小”/西风独自凉
  • 为何说沃森咎由自取/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和谐/西风独自凉
  • 大漠沙兔启示录/西风独自凉
  • 十月革命90周年纪念:前苏联的伟大意义/西风独自凉
  • 新浪博客第N次删除我的文章/西风独自凉
  • 中国人可悲的“性感”/西风独自凉
  • 继续捅马蜂窝/西风独自凉
  • 谈诗论剑:从龚定庵到二手玫瑰/西风独自凉
  • 从牛博网看网站生存之艰难/西风独自凉
  • 是真名士自风流/西风独自凉
  • 自由最柔软的勋章/西风独自凉
  • 茅于轼子虚乌有的“无妄之灾”/西风独自凉
  • 站起来,中国人/西风独自凉
  • 局部地区没有爱情/西风独自凉
  • 上天保佑拥有美国的地球!/西风独自凉
  • 刘荻:附议西风独自凉,提名方舟子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候选人
  • 中国崛起:人种不是问题,传统不是障碍/西风独自凉
  •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台湾/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