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投票前的较量——参选日记之五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8日 来稿)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孙文广:投票前的较量——参选日记之五 (博讯 boxun.com)

    
    
    早上看了学校公布的四候选人名单(又说是官定名单)。打电话问选举办何时介绍他们的情况,回答:明天学校开会讨论如何介绍,以后再向各院传达。针对官定候选人不与选民见面,上午制作了“正式候选人应与选民见面” 和“另选他人的投票方式”的传单,后者因为我未进官方候选人名单,只能走另选之路。中午开始散发。
    
    接到五宿舍老师电话,说昨天我贴出的竞选海报全部被撕盖,三宿舍一老师来电话也说全部被撕。我乘车去老校,顺便去五、三宿舍贴了,前几天发过的短文:
    
    “我在阳光下贴,你在黑夜中盖
    我的竞选海报‘孙文广竞选人大代表请支持’和‘投票权利意识……’,尽管这两份海报上都注明了‘要保留三天’,22日晚间十点还在南院宿舍布告栏上,今日凌晨已被人覆盖,看来是半夜干的。我要跟覆盖者说几句话:我在阳光下贴,你在黑夜中盖。你很累,你很苦,你的做为可能不是出自本意,不知是不是上级有令?也可能你为饭碗不得已为之。请你转告上级,这种做法不受群众欢迎,有违法律。
    ‘十七大’已经闭幕,昨天选出了常委,你这些做法不合‘十七大’号召建设法治社会、和谐社会的要求。
    孙文广于山东大学南院宿舍2007年10月23日 电话13655317356 此件28日前请勿覆盖
    11月5号我们在三宿舍、五宿舍贴的竞选海报,黑夜中又被撕毁,覆盖,再次提出抗议。
    2007年11月6日于山东大学”
    
    我的一位住五宿舍的老师在选举海报遭撕盖之后,打电话告诉我,那里的教工普遍反对撕盖我的海报,舆论对我有利。
    
    根据定下的日程,中午到了老校学生食堂前,摆下展板,就有公安准备强行收走,刚收一半,被我制止,问他为什么要收?他要我跟他去公安办事处,我问他要证件,他出示了,好象是山大公安处的工作证。我大声问他:你有逮捕证吗?你有拘留证,有传唤证吗?没有,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这时突然有位素不相识的老师站出来,对公安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有什么权力要孙老师跟你们走?”这时很多学生围过来,两个便衣一看形势不利,只好走了。他走后我就对学生演说。直到下午1点半返回。
    回家后忙着制名片,正面内容有:
    孙文广,73岁山大管院退休教授曾任济南政协委员十年,我要来自选民,代表选民,向选民负责,不做强权的奴隶,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及手机号码。
    
    反面是:
    73岁山大退休教授有个梦:
    我梦想竞选成为人大代表,当选可能创下国家记录(指年龄)。这既是我的光荣,也是山大选民的光荣、山东大学的光荣和共产党的光荣。我在山大50年,我热爱山东大学,我想给山大增光,现在只有山大选民才能帮我实现梦想。选民是我的上帝。”写完忙找印刷厂印制。
    
    所以要印名片是因为,我非官方候选人,选票上没有我的名字,我只能争取在另选他人栏中得到选票,因为怕选民忘了名字,所以要制作名片。(名片前后印了约一万张)
    
    陈西把报道选举的稿子发到海外。晚上12点,荷兰一位女大学生打电话来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有一山大学生8点多打电话来告诉我,晚饭后,院方召开班长会议,说不要听孙文广的演说。
    
    11月7日
    
    上午学生告诉我,老校某院召开党员会议,说孙文广与海外势力联系,谁去看传单要拉回来,将来查选票笔迹,谁给孙文广投票要处分。
    今日中午在新校会见选民,别人的展板占了我原来的位置,校内突然出现很多各色各样的展板和横幅等,可能校方是要与我抢地盘,好在校园很大,我可再找地方,而且我的展板在设计上既可挂,也可站,很灵活。
    今日接***(隐去)同学的短信:“孙老师,作为一个学生我对您既敬佩又有不理解。可我想告诉您:选人大代表我们学生没有权利,都是院里定好了然后告知我们,我们一点也不了解。再就是院里已经通知我们对您的传单不要围观,可见学校已经有所行动。祝您一切顺利。”
    
    今天中午我去学生食堂内,按桌撒传单,并介绍自己,陈西等在门口撒传单。有少数学生,说不能撒传单,陈西和他们争论说:这不是传单,是选举资料。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问他,为什么不能撒传单?哪个法律规定的?
    
    11月8日
    
    今天去老校会见选民,展示看板。据说很多院系的领导,在宿舍楼门口站着、坐着,以防止学生去看我的文章、听我的演讲。
    
    下午与陈西打“的”去南外环,那里有山大的一个南新区分校,有一千多名东区的学生,离本部20多里路,我们在那里张贴并散发传单,管理学院有名学生很积极,愿意帮我们撒传单。
    在南新区校园内遇到一位管院的女生,她告诉我们,今晚管院领导要来召集班干部团支委开会,讲有人竞选的问题。我心想,这次我们早来了一步。随后又在校园和家属院的布告栏里贴了传单,到老朋友家中走访,请他们派送传单。返回时乘校车,陈西撒传单,我做了演讲,他照了像。
    今天收到很多支持短信和电话,多是学生打来的,看来从10月18日开始的宣传,特别是11月3日开始做展板,到学生食堂前演讲起了作用。
    
    11月9日
    
    明天投票,今天是最后一天的竞选日。清晨3点起床,修改了名片,主体变为抵制黑箱操作。名片正面与原来的基本一致。反面的内容换成:
    
    73岁山大管院退休教授说:
    神圣一票万岁!万万岁!!
    众人神圣一票,会改变选举制度,
    用神圣一票,反对选举黑箱操作,
    珍惜青春第一票,勿投从不相识人,
    要民主,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先去投票,
    我一定去投票,对不相识者投反对票,
    我不反对个人,我反对选举中的不公,不依法。
    
    另写两篇《面对选举黑箱孙文广说不》《孙文广向法学院师生求助》(当天散发),还写了一个紧急通知:当天晚6点增加一次与选民见面的机会。这些都是为了今天中午和晚间的见面活动造势而准备的,所以从早上3点忙到11:30才干完。中午连着讲到1:30,中午近2点吃饭,找不到贵州来的陈西。我心中怀疑可能已被抓了,与车宏年一起吃饭,议论起来,他也感到他很可能是被警方抓走了。
    
    明天是投票日,进程不能乱,对陈西被抓,我没有告诉很多人。准备明天上午去山大公安处询问。
    下午4:00在家属南院展示了看板,约5:00又到学生食堂门前展示看板,撒传单,回答学生问题。
    
    晚上约8点陈西才回来。果然被济南国保抓到派出所关了七个小时,已经两顿没吃饭了,我赶紧陪他回家,煮了一大碗面条给他吃。他说了被抓的过程,六七个便衣,在下午1:30左右校园内行人稀少时,强行将他扭进警车,他要求“告诉孙老师再走”,没得到准许,之后被带到派出所。
    今晚的造势见面活动,来的同学不少,在看板前,在会见处,经常聚集约近百人,因为人数流动,所以参加活动的约有上千人,今日传单名片各发出约3千多份。
    
    我与选民会见回答问题时,突然接到“自由亚洲电台”的电话采访,我告诉他现场的情况,这里有很多同学,问记者是否愿意采访同学,她说可以,于是我问同学们谁愿意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有二位女同学一听是自由亚洲访问,扭头就走了。其他人开始犹豫,后来有三位同学接受了采访。他们表达了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和对意识形态灌输的反感。
    
    偶然的机会记录下一位同学在采访中的对话:
    
    自由亚洲:我就是听说你们学校对孙老师参选有一些说法,说他是勾结境外势力,什么的。你对这个有什么看法呢?
    同学:我个人的看法,孙老师是山东大学的一名退休教授,有着非常坎坷的经历和对社会有着非同凡响的认识。我不太认同这个看法(勾结境外势力),这种看法实际上是一部分人利用狭隘的民族心理对他的一种攻击。
    
    自由亚洲:你们学生对我们这种海外电台媒体有什么看法吗?
    同学:其实说实话大多数同学对你们电台,还有“美国之音”,这些电台基本不了解,为什么呢?因为在大陆这些电台是受到封锁的,根本听不到。
    自由亚洲:今天你们聚在这里是有什么问题想问孙老师呢?最关心的是什么?
    同学:其实对孙老师的这种出来与选民见面是很新鲜的,在大陆这种形式几乎是没有的。感兴趣的同学其实对孙老师的问题是很多的,比如说孙老师为什么做这种出格的形式,他这个出格的形式对参选起多大的作用,如果参选了,对改变这种政治体制会有多大作用,还有孙老师的人身安全会不会受到威胁等,很多。
    
    自由亚洲:像你这样关心这些事情的学生在学校里多不多呢?
    同学:这种学生在学校里其实很多的。
    
    自由亚洲:为什么会引起你们这样的关注呢?
    同学:因为这种形式实在是太少了,我们在大学里,虽然大学应该说是一个思想自由的场所,但实际上在中国的大学意识形态是被灌输的,这种局面从建国以来基本上没有改变。
    
    自由亚洲:现在你们有一些候选人代表名单出来了吗?这些代表你们认识吗?
    同学:我们都不认识。说实话我们学生平时就是学习,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对这种选举、选民根本是一无所知,
    
    自由亚洲:孙老师的行为就是引起了你们对这些事情的兴趣是吗?
    同学:对。
    自由亚洲:同学你贵姓?
    同学:我免贵姓(隐去)。
    
    自由亚洲:(隐去)同学,您是读什么科目的可以说吗?
    同学:我是读历史专业的,我之所以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就是因为我学历史,对中国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所走的路程有非常深刻的思考,也对中国现在教课书上宣传的那一套有着非常多的怀疑,现在思考多了,所以对现在的问题疑惑也多了,遇到孙老师这样的人,对这些问题我就特别想和他沟通一下。我还补充一句,就是说:当对所谓真理有所怀疑的时候,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才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自由亚洲:好,谢谢你同学。
    同学:再见。我把电话交给孙老师。
    
    自由亚洲:孙老师,你继续说吧,这个陈西他们还跟你在一起吗?
    孙文广:陈西?我现在给你说一个消息,他现在找不着了,我现在找不着他了。
    自由亚洲:找不着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孙文广:从今天下午一点半。
    自由亚洲:有没有下落?没有下落?
    孙文广:没有。……
    自由亚洲:您继续您的活动吧。
    孙文广:好的,再见。
    
    10月9日是投票前最后一天造势。这天晚上,有7、8位同学主动出来帮我,有的在撒传单,有的给同学讲解,有的在照相。最后收拾展板回家时,有几位同学帮忙,一直送到我家楼上。这和我初次到学生中活动时的孤单一人,已经截然不同了。
    
    在多次与大学生对话中我发现,有的同学是很关心政治的,比如最近十月革命90周年大庆,中国官方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党报也没有表示,很多人对此没有注意,而有些大学生却密切关注了这个问题,他们分析这件事,可能暗示着官方拿不定主意,或者要改变过去的观点。会见中还说到了中国的民主化,说到威权主义,台湾问题,同学中都有比较深刻的认识。还有一个韩国的学生也来参加讨论。他们问我为什么参选,为什么不怕打压,我做了简短的回答。
    
    在见面会上也有的同学反映,院系领导、老师对他们说给孙文广投票,会对自己不利。
    晚间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本想投我一票,但是考虑到风险,现在不能投了,很对不起,我说谢谢他。
    
    还有的同学说到了艺术学院的问题,说他们的同学接到院里的指示,不准投孙文广,现在艺术学院的同学,有些连传单都不敢接。这种情况我也遇到了,占比例不超过10﹪。
    晚上约12点,有同学打电话说,原来考虑投我票的同学,经过老师开导,现在有了争论,主要是考虑风险问题。
    还有的同学告诉我,有的院已经集体投票了,有的辅导员拿出票样问同学们愿意投谁,老师就代他划了票,我请他们核实。
    还有的同学反映,现在流言蜚语很多,如说孙与海外联系,孙支持法轮功等。
    有的同学打电话来,要我把他留给我的电话号码和名字划掉。
    一个同学11月9日投票的前一天给我发短信,说:“老师,你好!很佩服您的精神和行动。可惜我的选票被我浪费掉了,早在几天前就填完交上了。十分可惜,如果早知有你,我一定认真行使我的权利。”其实投票早已开始。
    今晚回家之后接了不少同学的电话和短信,很多是支持的。
    有一个同学说:“我本来想选你,但后来知道你反毛泽东,我是毛泽东的崇拜者,我不能选您了。”这时我想起来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从理论上分析毛是错的,但是现实中因为有很多人还迷信毛,你就只能暂时回避一下,在和人们接触中应该考虑现实的情况和人们的思想。
    2007年11月18日整理于山东大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文广参选日记之四(图)
  • 孙文广等四人致全国人大要求重新选举——参选之二十
  • 王宁:中国太需要千千万万个孙文广
  •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 孙文广参选系列之十一——十四
  • 孙文广:山大人代候选人提名有违选举法——参选之十
  • 孙文广就候选人提名请问校领导-参选之九
  • 孙文广: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参选之八
  • ÷孙文广参选系列之七28-30
  • 孙文广: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2
  • 孙文广: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
  • 孙文广:该把“三代表”从宪法中删除
  • 孙文广: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
  • 孙文广: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
  • 孙文广:五十年后我的忏悔
  • 孙文广: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
  • 孙文广: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
  •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 孙文广: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
  • 人大代表选三日未揭晓 孙文广批暗箱操作
  • 孙文广助选义工陈西已获得人身自由
  • 孙文广参选: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之怪事记
  • 李昌玉:人大代表选举中的“捣乱分子”孙文广
  • 济南公安拘押孙文广的义工,恐吓孙教授参选(图)
  •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竞选人大代表:校方威胁投票学生(图)
  • 山东大学阻退休教授孙文广竞选人大代表
  • 学校诬称孙文广“和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反对民主选举”
  • 独立候选人、退休教授孙文广强烈要求公正、公开的选举(图)
  •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竞选人大代表受阻挠 (图)
  •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孙文广
  • 孙文广: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赵紫阳先生
  • 香港出版《呼唤自由》作者孙文广盼音传大陆
  • 博讯快讯:孙文广教授平安回到家中
  • 快讯:孙文广教授去北京失踪 老伴韩培顺向公安要人(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孙文广教授遭到公安骚扰/李昌玉
  •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林牧、高智晟、吴震、孙文广
  •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