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革命后”中国社会的“双胞胎”现象/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4日 转载)
——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5)

    
     和法西斯、纳粹政党不同之处在于,中国共产党是在中国革命的大环境中产生和成长的一个革命政党,因此,它即使在后来的专政中蜕化成为如“法西斯、纳粹”那样的党,也还是有一个谁也否认不了的“革命过程”、“革命历史”和“革命遗产”的存在,而这些东西在20世纪的中国社会大环境中总的看是“民主”而非“专制”的;和同时期的西方民主比较,它的民主成分虽然比较薄弱,但它绝对不是一个“堕落”性的东西。就此,我一再指出,把中国共产党当成法西斯、纳粹主义来批,是不对窍的。 (博讯 boxun.com)

    
    法西斯、纳粹主义是西方社会的民主在20世纪上半叶生产的一个“怪胎”,其所以这样说,因为它是西方社会民主的选举权在快速地扩大过程中出现的偶发现象,所以,当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掌握到了国家政权时,民主过程就突然给终止了,这样的现象和中国革命党产生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中国革命发生在一个民主机制完全无法和平启动的社会里,因此,社会上可以视之为“民主”的东西是同革命党的出生相一致的,所以,可以说革命党的出生同时也意味着民主的产生!
    
    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现象的兴起,表明了此时西方社会无产阶级在政治上的不成熟,上层阶级在政治上的软弱和中产阶级在政治上的迅速崛起,因此,导致法西斯、纳粹主义发展的那种环境虽然不能够被看成是“民主”的,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者都是用“选票”的方式拿到政权的,其头子都是从“票箱”中爬出来的,这一点又和中国革命党完全不同,在中国,革命是在“下层社会”之间崛起的,不但没有发生中产阶级发展的事情,而且恰恰表明了中产阶级的缺位,因此,革命现象的兴起,在基层社会里,具有传统的民主意义,传统意义上的“改朝换代”和民主革命所需要的政治上的革命是相吻合的。
    
    我们看到的事实是: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在西方社会的兴起意味着西方社会中正常存在的民主的消失,而在中国革命的现象,革命党的兴起则是为民主在中国的兴起准备着“土壤”或者“条件”,因此“革命后”的社会虽然还是专制的,但是它却孕育了民主的新因素,于是在一个表面上看完全不能够产生民主的“革命前”社会中,在经历革命之后,到底还是产生了民主!
    
    在这里,整个革命过程就不仅仅是指“革命的政党”,它在更多的意义上还关乎着“革命的人民”,如果说这本身就是一种可以分开来研究的东西的话,其统一之点就在于“革命党”的基层和“革命人民”是一个政治上的“血肉”联合体。因此,革命党建立政权这样的事情就不可避免的给出了“革命后”“人民社会”出生的“合法”证书!
    
    如果你对中国“革命后”社会(不管是台湾国民党的,或大陆共产党的)有着认真而深刻的研究,你就不难发现“共产党社会”(或者国民党社会)和“人民社会”是一对双胞胎。如果说我自己对于中国共产党社会的问题的研究有着不同于别人之处,那就集中在这一点。
    
    上一个世纪90年代,我在写作《蒙昧时代人民史(1949-1987年)》的书稿时建立了上述观点,认为50年代是一个“变天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共产党社会与人民社会同时诞生;60年代才进入“革命时代”,如果说在“革命时代”,中国共产党在战争年代被压抑着的革命意识得到了“解放”性的“释放”的话,那么人民社会则在这一“释放”过程中经历了一场真正的“革命的洗礼”,于“洗礼”之中,战争年代形成的那种“蒙昧”性质的民主因素在人民要求“自我解放”的运动中表现为民主的宏大的正面诉求。于是,这样的行为就势必和共产党社会追求“统治”与“革命”双重目标就产生了冲突;66运动就是这种“冲突”的不可调和的产物。
    
    1966年政治冲突的结果在某种意义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共产党社会放弃了“革命”,人民社会放弃了“解放”,于是,出现了70年代的“江河日下”的社会现象;如果说在度过了70年代之后,共产党社会走上了它自己在50年代一直反对的“资本主义道路”的话,那么,“革命”在共产党社会里成为一个“完结”着的东西的同时,却在人民社会的一方却成为民主发动的新契机,同时也勾画着人民社会的完整轮廓。2005年7月21日,我在《民主通讯》上发表的《关于两个中国社会之对话与冲突》一文,就讲这个问题。在经历了1966年的政治冲突之后,共产党社会“收”起了“民主”,而人民社会事实上“收获”了民主,对于人民社会来说,从此之后“民主”就不再是一个“词”了,它意味着要求民主的人要敢于“炮打”政府,要敢于组织自己的自治组织,要在自治组织的单位上敢于实现政治上的自我表现和自我表演。
    
    建立了上面认识问题的框架后,我们再回过头去看1949年的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的事件,就会发现中国共产党鼓吹自己的“民主革命”取得了“胜利”实际上指它在革命过程中战胜了中国国民党这个政治上的对手,因此,1949年毛泽东在中共7届2中全会上的报告中说“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的话是认真的,对此的正确解读是,如果这种革命被认为是“民主”,那么共产党“只”走“完了第一步”——是毛承认的事情,仅就这个事情而言,在“革命胜利”的看法中已经潜伏着一个被毛泽东和共产党刻意掩盖的至今没有得到“专家学者”们很好解读的问题:即这一“胜利”不止是中国共产党“单方面的胜利”,它之中挟裹着“人民的胜利”。因此,对于共产党革命的“全面否定”的后果,必然意味着对于没有整理出来的“人民革命历史”的否定,目前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横在这里:中国民运人士英勇无比,不怕坐牢,不怕死亡;异议人士锋芒毕露,冲锋陷阵,而普通中国人却没精打采,作壁上观,原因在哪里呢?
    
    论证至此,我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人民社会在此前虽然已经同共产党日益脱离,甚至可以说早已“立门立户”,但是人民社会中的经验与教训以及它的发展的历史没有被整理出来,所以就产生了中国人一个非常粗糙的看法,认为人民社会的这一“胎”好像到今天还是被“包”在共产党的“肚子”里。
    
    中国的民主是有历史的,但是,在中国民主的主流话语中,人们却发现不了它的存在和历史,好像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
    2007-10-17《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的戏怎样唱?/武振荣
  • 武振荣:共产党没戏了!
  • 胡锦涛、温家宝,你为何三缄其口?/武振荣
  • 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武振荣
  • 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武振荣
  • 人民批判之价值分析——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4)/武振荣
  •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