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远古的眼泪,大自然的精灵/周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4日 来稿)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一. 孩提时的回忆
     (博讯 boxun.com)

    我父亲曾是位从事煤矿电力设计的工程师。孩提时,一次我去父亲的一位任职采矿工程师的同事家里玩,一进门就看到他家的五斗橱上放着一只透明的盒子,盒子里装着一块黄澄澄晶莹剔透的东西。我好奇地凑近了仔细端详它,直觉告诉我那东西的不同凡响。采矿工程师走过来,告诉我那是一块琥珀,是他在一个大型露天煤矿里偶然采到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琥珀这个名词。他举起盒子,对着灯光,让我再仔细看看。我定睛一看,啊,琥珀里竟隐然有一只很像蚊子的小虫子。它高昂着头,极力扭动着身躯,显然是受到了惊吓;它的翅膀半张着,正欲展翅高飞;它众多的腿奋力向后蹬着,显然是在艰难地爬行。看来它正试图逃避某种突如其来的灾难。
    
    “知道么?这可是生活在几千万年前的昆虫啊!想想看,几千万年啊,与恐龙同一时代!” 年过花甲的采矿工程师凝视着那块琥珀,继而将目光投向窗外的远方,两眼犹如孩童般闪闪发光,神情无限向往。
    
    时光荏苒,我从弱冠少年到过了知天命之年,可那只神态栩栩如生的小虫至今仍历历在目;那位采矿工程师无限向往的神情,也始终让我难以忘怀。从那以后我一直对古生物学的知识有浓厚的兴趣,一大半源于当初对那块琥珀的好奇。
    
    二. 琥珀的前世今生 回到过去的“时空胶囊”
    
    六千五百多万年前的太古时期,一大片茂密的、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中。一只体形巨大的食草恐龙一边大口地吞食着树冠处的树叶,一边侧身竖起耳朵,紧张地倾听着什么。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绝望的悲鸣,森林中所有的动物都不寒而栗,那是另一只巨大的食草恐龙被一只同样巨大的食肉暴龙咬断了脖子。这只倾听着的食草恐龙仿佛听到了自己的颈骨断裂的喀嚓声,吓得调头就跑。
    
    森林外,同样的弱肉强食的悲剧在上演。一大片广阔的草原上,一只食肉的高大强健的霸王龙正在奋力追赶着一群矮脚野马和野牛。马蹄、牛蹄和龙蹄声宛如阵阵雷鸣海啸掠过,震得大地不停地颤抖。
    
    然而,植物界对动物界时刻在发生的血腥的杀杀戮戮、弱肉强食无动于衷。就在刚刚那只停止了大快朵颐狼狈逃窜的食肉恐龙站立的树旁,一棵松树的树皮上正慢慢地渗出一滴滴树脂,就像人在出汗。其中一滴粘稠的树脂,不偏不斜刚好滴到一只正停在松树上休息的小虫背上。小虫惊恐地奋力张开翅膀想逃脱这突然袭击,却完全无济于事。它改而扭动腰肢,奋力伸张开八肢。不幸,另一滴树脂毫不留情地滴在第一滴的树脂上。继而,一滴,又一滴。。。终于,树脂就像蜘蛛丝般,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小虫,它的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几百年过去了,松树死亡了,这团包裹着小虫的树脂被压在腐树下。
    
    几千年过去了,更多批的树木和其它的植物相继死亡了,这团树脂和其它包裹了花、树叶、野草的树脂都被压在越来越厚的一层层死亡的植物层下。
    
    某个黎明前的最黑暗时期,地球和地球生物的灭顶之灾突然降临。一颗巨大的直径达十公里的天外陨石不知怎的脱离了自己的运行轨道,毫无预兆地突然闯入了地球厚厚的大气层。陨石与大气层剧烈地摩擦,产生了摄氏六千度以上的超高温,陨石顷刻间化为一团堪比太阳光芒的巨大火球,照耀得整个地球恍如白昼。伴随着声震寰宇的隆隆巨响。睡梦中的史前动物们刚刚睁开迷茫的双眼,这颗巨大的天外陨石就坠落在现今的墨西哥湾附近。巨大的爆炸释放出相当于几百万颗投掷在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的能量。地面被砸出兼炸出一个直径近两百公里的超巨型深坑,小碎石和尘埃竟被抛到二十多公里高的大气层上。
    
    随后的整整几百年间,整个地球被厚厚的一层尘埃遮得严严实实,哺育地球万物的阳光穿不透尘埃层。暗无天日的地表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植物因无法进行光合作用而相继死亡。赖植物为生的食草恐龙和所有食草动物很快就灭绝了,赖动物为生的食肉恐龙也跟着很快灭绝了。地球生物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空前大浩劫。几百年后,大气漂浮物逐渐“尘埃落地”,地球上所有的陆地都被厚厚的一层富含金属铱的尘埃覆盖,这些在地球上极为稀少的金属铱就是这颗天外来的不速之客留给地球的“厚礼”。
    
    又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过去了。在地震、火山、海啸等的综合作用下,借助于地质学上所称的造山运动,一处的地壳逐渐隆起,沧海变成了桑田;另一处的地壳却慢慢凹陷,厚厚的死亡的植物层连同树脂逐渐被埋入几百米甚至几千米深的地下。它们犹如被关进了漆黑窒息的死牢中,得不到阳光的抚摸,呼吸不到滋养万物和生灵的空气;断绝了生的希望,断绝了重见天日的梦想。在千万年的流逝时光中,地壳山岳般的层层重压,能让金属钨都熔化的地底岩浆的高温灼烤,如凤凰涅磐,厚厚的死亡植物层被逐渐转化为煤层,树脂逐渐蜕化成稀有的宝石----金光闪闪的琥珀。那只远古时代的小虫子被完好无损地保存到今天,令人由衷地赞叹大自然的无比神奇。自称是万物之灵的人类早就能制造木乃伊,人类更发明了保存遗体的水晶棺,但与大自然用悠悠岁月制造“活标本”的鬼斧神工相比,人类还停留在智商几近于零的婴儿期。
    
    感谢人类劈山断岭、掘地千米的惊人能力,让琥珀这“来自远古的眼泪”以及与恐龙同时代的昆虫得以重见天日。拂去千万年岁月的尘埃,这些“大自然的精灵”终于得以尽情展露出它“浓缩岁月精华”的无穷魅力。我相信,未来的人类定能实现大名鼎鼎的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的神奇幻想,借助由大自然孕育出的无与伦比的“时空胶囊” 琥珀,从保存在琥珀中的古代蚊虫身上抽取恐龙的DNA,再利用青蛙的DNA去修补恐龙受损的DNA,从而打开通往过去的“时空之门”,让绝种已六千五百万年的恐龙在地球上复活。人类空前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连上帝都会叹为观止,更会备感威胁。
    
    三. 东西方关于琥珀的美丽传说与神话
    
    神奇又神秘的琥珀历来受到世界各民族的顶礼膜拜。在中国古代,琥珀也被称为“虎魄”、“兽魄”、“育沛”、“顿牟”、“江珠”、“遗玉”等,足以证明琥珀之受人追捧和青睐。中国古代民间更有所谓“虎死精魄入地化为石”之说。也有中国古人认为琥珀是由老虎流下的眼泪、或是由老虎临死前的目光凝聚成的宝石。这些奇异的传说,蕴含着中国古人对神秘的琥珀的揣测和追寻,喻示了琥珀具有趋吉避凶、镇宅安神的功能。
    
    英文称琥珀为Amber,它源自古代的阿拉伯语,意为“海上的漂流物”,因为当时的阿拉伯人认为琥珀是在暴风雨后被海浪拍打上岸的宝石。著名的“人鱼的泪滴”就是一则与此相关的美丽传说:希腊罗马神话中海神波赛顿最小的女儿“人鱼公主”,因叹息与王子的悲恋所流下来的眼泪凝固后,就成了半透明的琥珀。
    
    在西方,琥珀也被称为“太阳之石”。希腊罗马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之子帕耶特是看着父亲驾著太阳马车的英姿长大的,故对驾驭马车十分向往。有一天帕耶特终于开口要父亲让他试试驾着太阳马车是啥滋味,阿波罗勉强同意了。起初,一切都非常顺利。不料帕耶特的驾驶技巧尚未成熟,又太得意忘形,就在他驾着太阳马车就要到达最高点时,天马突然失去了控制,载着灼热太阳的马车偏离了轨道,一头冲到地面,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全知全能的天神宙斯为了拯救一切,不得不以雷击将马车和帕耶特一起打入水中。帕耶特的妹妹赫利阿得斯对帕耶特的不幸遭遇万分悲痛,不久就因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而变成了河堤边的白杨树。她流下来的悲伤的眼泪凝固后,就变成了半透明的琥珀。赫利阿得斯和“人鱼公主”流下的悲伤的眼泪凝固成琥珀之说,与中国古代“老虎流下的眼泪凝聚成琥珀”之说,不仅有异曲同工之妙,更说明古人也意识到了琥珀最初是由液体构成的。
    
    四. 琥珀与人类的千年不解之缘
    
    琥珀早就与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早在纪元前三千七百年,琥珀就被先民们用来制成坠饰、珠子和纽扣等。被视为“大地之母”的琥珀还被用作除魔驱邪的道具,握住它时温热的触感象征着某种来自远古的超神秘能量的释放。琥珀是中国古代的“佛教七宝”(注)之一,长老等高级僧人所佩戴的佛珠中必有一颗是琥珀制的。琥珀更是一味珍贵的中药材,在中医中具有安神定气、调和男女阴阳、杀菌消毒、止血疗伤和避免传染病等多种功能。
    
    在中世纪的欧洲,琥珀被誉为“欧洲之金”。欧洲人之喜爱琥珀,犹如中国人对玉石情有独钟一样。无独有偶的是,与佛教一样,琥珀也被当作基督教的玫瑰念珠而加以珍重。
    
    欧洲对琥珀的这种传统认识一直延续到现代。目前全球约一半的琥珀产自波兰,波兰的格但斯克不但是“波兰团结工会”的发祥地,更被誉为“琥珀之都”。欧洲每年都举行多个“琥珀节”。现代的欧洲人喜爱琥珀首饰,不仅因为它们蕴含着的高贵、古典和神秘之美,也把人们美好的愿望寄托其中。在欧洲,琥珀首饰对情人而言,意味著对爱情的忠贞;对姑娘而言,代表她们青春永驻的愿望;对老人而言,寄托了延年益寿的心愿。
    
    哥伦布是第一个登上美洲的多明尼加岛的欧洲人,他带备了一些礼物及商品给当地的土著,包括一条波罗的海产的琥珀项炼。这种项链在当时的欧洲是一份极为高贵的礼物。然而令哥伦布万分惊奇的是,当地 Taino 土著带来与他交易的礼物及商品中竟然也有琥珀。据考古研究,虽然远隔浩瀚的大洋,但美洲土著喜爱琥珀的历史,毫不亚于欧洲、亚洲人。
    
    非洲的坦桑尼亚、刚果和安哥拉出产“非洲琥珀”,早就被非洲的土著制成各种各样的装饰物。欧洲商人很早就用欧洲的商品与非洲当地的土著交换“非洲琥珀”,中国最迟也自明朝开始从非洲进口琥珀。
    
    可以说,在人类的文明史和贸易史中,都可以看到琥珀的影子。靠着阅读和研究有关琥珀的书,我知道了许许多多以前根本不知道的知识,并将学到更多的知识。
    
    琥珀的魅力真是无穷无尽。
    (原载《台湾日报》,有较大修改)
    ======================
    (注)“佛教七宝”为:金、银、琉璃、珊瑚、琥珀、扇贝、玛瑙。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柔性政变”说起/周晋
  • 高尔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另一重意义/周晋
  • 从“唱歌少将”彭丽媛说起/周晋
  • 龙与象的战争——也谈1962年中印之战和领土之争/周晋
  • 风云诡谲的南海:21世纪的波斯湾/周晋
  • 丑陋的韩国人/周晋
  • 周晋:中日关系的未来和亚洲政治的新格局
  • 周晋:从高雄人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说起
  • 周晋:读《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
  • 周晋:冷眼看台湾政局
  • 周晋:也谈“抗美援朝”战争
  •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 骰子、扑克、老虎机--漫谈赌博和美国的赌博业/周晋
  • 网络诈骗,谨防上当受骗/周晋
  • 对六四事件责任归属的另一种探讨/周晋
  • 冷眼旁观台湾政局/周晋
  • 周晋:世界杯赛期间谈裸奔
  • 周晋:“文革文物”杂谈
  • 周晋:“入土为安”与福荫子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