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的戏怎样唱?/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3日 转载)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共产党没戏了”,实际上,把人民的戏将要上 演的意思给“预设”下了,本篇文章无妨作以发挥。

    我以为人民的戏要演出,就应当文武场面齐备,生旦净末丑齐全,不 演则已,一演就得有声有色,有板有眼,就此,本文持两说:“文武 场面说”和“行当说”。

     一、“文武场面说”: (博讯 boxun.com)

    在本文中,我说的“武场面”是指“暴力的武装革命”,“文场面” 就是指“非暴力的民主运动”。“文武场面齐备”的话,是指人民的 戏非但不排除历史上传统的“暴力革命精神”,反而要发扬它,也就 是说在“可能性”上人民要立足于“暴力革命”的“基础”之上!这 样的意思无非是说在搞民主的问题上,人民即使采取“暴力革命”的 手段也是无可非议的和完全正当的;又如果说民主的运动也需要人民 “付出”的话(如“6.4”),那么“暴力革命”的精神就可以作为 民主运动的“底线”。

    说到“文场面”,那是指随着历史的进步,也随着人民文化以及政治 觉悟的提高,人民要求民主的行为已经从“枪杆子革命”的“旧阶 段”进入到“笔杆子革命”的“新阶段”,而这个时间开始于1966 年。在这一年,中国人民的民主运动形成了自己的模式,经过1976年 的“4.5”天安门运动和1989年的“政治风波”,此种模式得到了应 用和发展。仅就这一点看,当人民的政治参与在达到了民族人数的 “多数”时,“少数人”从事的“职业性”的“暴力革命”的模式就 过时了,被政治运动的方式所组织起来的人民力量是可以绰绰有余地 “打倒”任何专制政府的!但是,如果说这样的情况在我们中国社会 事实上是一个长期的历史产物的话,那岂不是说,历史上“暴力革 命”的传统赋予了人民“推翻”使自己“厌倦”的政府的权利,由此 种权利行驶所产生出的价值,乃是民主的第一价值,依着它,人民就 可以把“政府”玩弄于股掌之上。于是,古典理论中的“政府”是人 民手中的“犁头”的“工具论”(见密尔的《论代议制政府》)就可 以过渡到现代的“玩具论”。

    既然是这样,也就是说,人民的戏不可能没有“文场面”,也不可能 没有“武场面”;“文武场面齐备”,武戏文唱,文戏武作,相得益 彰,交相辉映,才是正行。

    二、“行当说”:

    人民之戏的角色也不是单调的,而是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也就是 说异议运动、维权运动、体制内的活动、体制外的运动以及市民运 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白领运动等都不冲突,都在不同的程度上 表现着民主的意义,至于说到可以代表运动性质的颜色,那么,我以 为它是各种颜色都可以接受,它可以是“红”的,也可以是“蓝” 的,还可以是“绿”或者“白”的,一切都以运动参与者的喜好来决 定,没有一个可以左右一切的单一颜色。

    这样的运动乍一看,好象是非常混乱,五颜六色,但是,如果在一个 比较长期的时间里,你非但看不出混乱,反而会发现它精彩纷呈。民 主运动──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每一个公民都可以把自己喜欢的 “颜色”“涂”到它的上面,这样一来,民主的“画面”的“整体颜 色”却因为色彩丰富而更加精彩。就这一点而言,民主是不好理解 的:一方面它是一个普通的制度,一个普通人的智力就足以理解它, 靠着这一点“理解”,一个普通人就可以成功的参与政治;另一方 面,民主却是超越所有人智慧的政治,它的最精华之部分是任何一个 登峰造极的思想家和哲学家都难以把握的,因此,它在“宽待”普通 人的同时却“苛待”思想家和哲学家。

    三、解放思想:

    以上的意思无非是说,立志在中国搞民主运动的人一定要解放思想, 目前解放思想不是没有针对性的,它针对的是近30多年以来民主运动 中存在的主要倾向:一是不相信人民,认为人民是历史上的“犯罪主 体”,人民革命和人民运动都是不可信任的;二是认为历史上的“武 装革命”是错误的,要搞民主的运动就得批判它,“洗”净它在人民 当中的“流毒”,在这样两种错误思想的束缚和压迫下,民主运动所 需要的精神就是被压缩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了。因此,即便是有 了发动民主运动的时机,这些存着精神上束缚和思想上压迫的人,怎 么可以去领导民主运动呢?我的“文武场面说”就是要解决这个问 题。

    “行当说”是要解决另一个问题,即中国民主革命和民主运动已经具 有近100年的历史,在这个漫长的时间中,民主制度虽然没有成功地 建立,但是,民主制度建立所需要的“条件”却已经“齐备”了,因 此,民主若是面临发动的时机,那么,各式各样的人物登场表演就是 “自然”的。所以,我以为,当运动的参与者在出示了自己任何一个 理由,而“理由”的表示又借助于任意的一种“颜色”时,搞运动的 人就不应当拒绝之,而应当使其中的任何一种颜色都获得与其他颜色 一样的价值。这样,中国民主运动才可以借着它的丰富性最后地取 胜!

    四、预测:

    人民之戏有可能分为上下两场:第一场戏是反对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 的,把已经“专”了58年“政”的共产党人“统统赶下台”(这不叫 “打击一大片”,而是民主政治中的“替换”所必需的),肯定,在 这一场戏中,人民的力量是“团结”的,用过去的话说,人民是“在 一个战壕里作战的战友”,有着广泛的“战友情”;但是这一出戏演 到第二场,必然要出现1966年的现象:“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在当权 派被“打倒”后,会出现广泛、全面的“分裂”,而“分裂”的结果 是必然要引出“多元化的派别对抗”,那么,有了40年时间的“锻 炼”,中国人民已经懂得了民主必须是这样,于是,人民就用不着去 重复1966年政治运动后期“消灭派性”的错误,就可以协商着去解决 如何在派性存在的条件下规范公民个人政治生活的问题,也只有在这 个时候,中国民主的“果子”才算最终地“成熟”了!

    在上述意义上,如果有人说1966年的人民之戏好象没有演完的话,我 是赞成的,这样一来,我们对于中国民主化运动的那些内在的东西和 内在价值,就可以大胆地去发掘了;如果说这一发掘行为同时也关系 着未来中国民主能否健康发展的问题,那么,未雨绸缪──就是中国 民运人士应当把握的问题。

    五、结论:

    综上所述,人民的戏在演出时,已经是具有充足的历史经验和教训的 了,因此,如果这一出戏再一次开场的话,全世界的政治看点有可能 再一次的集中在中国!

    (2007-11-12)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