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华南虎与乔新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3日 来稿)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博讯 boxun.com)

    大半年前的“两会”期间,焦氏国标写过一篇《评乔新生的〈言论自由需要清晰的边界〉》,虽然存在着诛心之论的嫌疑,却着实拆穿了这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的真面目:“乔新生先生在报刊上发表言论文章有一、二十年了。他写的东西,高论没有,低论也不多,总之属于大路边的货色,比较平平。不料最近读他一篇文章《言论自由需要清晰的边界》,持论不仅低,而且低得出奇。光看文章题目,像是一个搞法律的人。可是往里头再看,连篇昏话,令人痛惜。他整个的逻辑大致是这样的:凡国家,言论自由都有边界,中国言论自由也应该有边界;中国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在民族的耻辱不能碰;为侵略中国的列强‘翻案’,应该追究其言论罪。……侮辱中华民族的从来不是那些‘造谣惑众’的历史学家,而是中国历代反动统治者及其御用文人,以及那些企图被御用的可耻文人,以及外来的强敌。老乔似乎已露出企图被御用的端倪,因而‘背叛国家、颠覆祖国的人’不是别人,可能恰恰正是老乔自己。”
    应该说,法学教授乔新生平时确实写过几篇像模像样的时评文章。然而,一旦到了某个关键点上,他便跳将出来说一些严重违背法律常识和普世公理的不三不四的外行话。在这一次的华南虎事件中,他故伎重演,又在网络中发表一篇《华南虎事件与新闻媒体的科学精神》,本人只好再拆穿他一次。
    按照乔新生的说法,“陕西一位农民向新闻媒体出示了自己拍摄到的华南虎野地生存的照片,引来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一位科学家强烈的质疑更是将这场新闻大战推向了极致。……在这场新闻炒作中,没有新闻媒体组织记者进行田野调查──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是科学工作者应该从事的工作;也没有新闻记者通过模拟现场的方式找出问题的症结──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是政府机关或者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应该从事的工作;甚至没有任何一家新闻媒体的新闻记者对新闻事件的当事人进行更加细致的采访,从而在细节中发现事实的真相。所有的讨论都停留在各执一词的事实表述上,甚至有新闻媒体发表社论,从科学的角度分析这一新闻事件。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好笑。在这一新闻事件中,真正缺乏科学精神的恰恰是新闻媒体。”
    指责新闻媒体“缺乏科学精神”的乔新生,所表现出的所谓“科学精神”,其实就是撇开最初正面报道这一新闻的华商网,以及随后纷纷跟进的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等强势喉舌媒体,欺软怕硬地揪住已经初步实现职业化和商业化的南方媒体加以妖魔化:“可以说,华南虎事件是少数南方新闻记者直接推动炒作的新闻闹剧。他们在没有得到新闻事件当事人积极配合的情况下,先入为主,搜集大量对新闻事件当事人不利的信息,然后运用揣测性的新闻作品制作手法,推动整个新闻事件向不利于新闻事件当事人的方向发展。而北京某位植物学家大言不惭地公开讲话,在一定程度上给新闻媒体记者壮了胆,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制作揣测性的新闻报道,从而将新闻事件的当事人一步步推向有口难辩的境地,最终不得不在公权力机关的介入下,被迫接受有关部门的鉴定结论。”
    在乔新生的“科学”眼里,2007年10月12日上午,在陕西省林业厅就43年以来首次在秦巴山区发现华南虎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亮相,并且领取了两万元奖金的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村民周正龙,反而成了遭受“少数南方新闻记者”讹诈迫害的冤大头:“这种将新闻事件当事人‘游街示众’,逼迫其‘自证清白’的新闻炒作手法,其实是一种将每一个公民视为潜在犯罪嫌疑人的专制时代的观念在作祟。如果新闻媒体的记者不懂得尊重别人,不保护新闻事件当事人的个人隐私,不顾及新闻事件当事人的特殊感受,那么这样的新闻作品越多,整个社会的矛盾就会越尖锐。”
    既然是“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公开领取了两万奖金的周正龙,当然有责任给公众提供“自证清白”的真实信息,至少在与华南虎相关的信息方面,他不再拥有“个人隐私”。有趣的是,自以为“科学”的乔新生,在教训新闻媒体“应该采用更加平和的语气”的同时,自己偏偏采用了诸如“新闻媒体记者的恶意揣测,对新闻事件当事人不加节制地伤害,以及对当地政府不怀好意地批评,使得新闻媒体始终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之类的并不“客观公允”的诛心话语。
    熟悉中国特色的人不难明白,乔新生的这段话语中,最为强硬的并不是所谓“对新闻事件当事人不加节制地伤害”,而是“对当地政府不怀好意地批评”。与他持同一腔调的,是那个从一开始就借助网络媒体为“华南虎”推波助澜的虎照鉴定人之一、陕西省林业厅信息中心主任关克。他在10月28日的博客中表白说:原以为一张照片就够了,“没料到网友会如此不信任政府发布的消息!”
    比起自以为“科学”并且教训别人“科学”的法学教授乔新生,国家林业局的新闻发言人曹清尧,反倒没有表现出过于激烈的护短情绪,而是难能可贵地表现出了一点“科学精神”:国家林业局要求当地林业部门首先要查清楚存在华南虎的更多的补充的数据和信息,几张照片几个脚印还不能证明野生华南虎的存在,一只孤立的老虎并不等于一个种群的存在,一张照片的真假并不说明野生华南虎现在的情况。
    在不足以证明野生华南虎存在的情况下,陕西省各级政府及其行政部门赶在“十七”大之前,迫不及待地宣布43年以来首次在秦巴山区发现华南虎;“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周正龙用分明造假的纸老虎照片换取两万元奖金之后,还要继续向记者收取照片费与采访费;从而凭空制造出一场被人戏称为“老胡出山”的政治闹剧,在国际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乔新生对此佯装不知,煞有介事地跳出来替“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及“当地政府”喊冤叫屈。在这种情况下,本人也只好像焦氏国标一样,给他下一个“企图被御用”而且完全没有御用之价值的诛心断语。
    由于拍摄电视纪录片的便利,本人几年前曾经到镇坪县周边的秦岭山区逗留过。那里既有较为原始的生态环境,更有衣不蔽体的赤贫乡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地官员招待吃野味大餐,眼见所有人红着眼睛争抢一盘像猪蹄一样的肉食,我漫不经心地询问是怎么回事,在座的肉食者颇为不屑地告诉我;“你难道连熊掌都不知道吗?”那时候广东还没有爆发“萨斯”事件,当地官员很自豪地告诉我:广东人吃的野生果子狸、穿山甲、娃娃鱼,大都是从秦岭山区贩运出去的。当地政府的生态保护意识由此可知!
    在这次的华南虎事件中,我正是从“少数南方新闻记者”那里,获得了这样的信息:周正龙的妻弟、镇坪县经贸局局长谢坤元,正筹备着注册“镇坪华南虎”商标,“重塑本地企业文化,振兴镇坪企业”。镇坪县政府已经雷厉风行地打出巨型广告招牌,吸引游客前来“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镇坪县林业局打算在建立起华南虎自然保护区后,再建立一个浅山旅游开发区。陕西省林业厅官员已经派员初步划定保护区范围,准备赴京回报。请问乔新生,难道这些信息不正是“在细节中发现事实的真相”吗?在你自己的“科学”眼里,又发现了什么样的事实真相呢?!
    2007-11-12于北京家中。
    
    
    
    附乔新生原文:华南虎事件与新闻媒体的科学精神
    
    
    新闻媒体应有科学精神
    
    陕西一位农民向新闻媒体出示了自己拍摄到的华南虎野地生存的照
    片,引来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一位科学家强烈的质疑更是将这场
    新闻大战推向了极致。不少新闻媒体连篇累牍地发表有关新闻,甚至
    还有新闻媒体以社论的方式讨论所谓科学精神的问题。
    
    在这场新闻炒作中,没有新闻媒体组织记者进行田野调查──或许在
    他们看来这是科学工作者应该从事的工作;也没有新闻记者通过模拟
    现场的方式找出问题的症结──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是政府机关或者司
    法机关工作人员应该从事的工作;甚至没有任何一家新闻媒体的新闻
    记者对新闻事件的当事人进行更加细致的采访,从而在细节中发现事
    实的真相。所有的讨论都停留在各执一词的事实表述上,甚至有新闻
    媒体发表社论,从科学的角度分析这一新闻事件。
    
    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好笑。在这一新闻事件中,真正缺乏科学精神的恰
    恰是新闻媒体。在这些“听风就是雨”的新闻作品中,看不到更加翔
    实的报道,也看不到新闻媒体富有科学精神的追问。新闻记者仿佛就
    是坐在办公室里,凭着当事人的自说自话而发表新闻作品。
    
    新闻记者的首要任务是记录,但是在记录的背后却包含着新闻记者的
    价值判断。面对那张已经引起广泛争论的照片,新闻媒体哪怕采用事
    实还原的做法,就可以发现新闻事件当事人表述准确与否。但是,没
    有任何一家新闻媒体投入人力和物力从事这项基本的工作。
    
    既然新闻媒体不能给人以准确的信息,那么新闻媒体就应该理智地保
    持沉默。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新闻媒体的评论工作者似乎习惯于借用
    模棱两可的表达方式,将自己不恰当地置于裁判官的地位,试图通过
    指挥或者牵制新闻事件的当事人,从而把握新闻事件发展的方向。
    
    拍摄到华南虎照片,是一个新闻事件。但随后发表的新闻作品,更象
    是新闻媒体参与的一场拙劣的新闻炒作。新闻媒体在看似质疑的新闻
    报道和新闻评论中,充分表现出了自己的草率和居高临下的心态,没
    有任何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假如新闻媒体秉承挖掘事实真相的艰苦
    精神,不放过任何细节的严谨精神,那么,关于这场照片真伪的讨论
    或许真的能够激发公众的探索意识,并能够普及有关动物的科学知
    识,并且促使科学工作者或者政府机关组织大规模的科考行动。但
    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新闻媒体自说自话的评论声中变得毫无价值
    了。
    
    新闻媒体要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而不是坐在编辑部,借助新闻评论将
    读者带入到迷雾中。在这一事件中是非判断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发现
    事实的真相,为公众提供更多准确的信息。如果把简单的事实问题变
    成价值判断问题,并且反复炒作,那么,新闻媒体就变成了贫嘴滑舌
    的无聊看客。
    
    怀疑是一些新闻记者所推崇的工作态度。但是怀疑不是毫无价值的推
    论,怀疑更不是将求证的责任推给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新闻事件当事
    人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新闻媒体不能借助于新闻评论,迫使新
    闻事件当事人走上极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次新闻事件的当事人
    以性命担保,捍卫自己的人格尊严,很大程度上是由新闻媒体反复炒
    作所造成的。假如新闻媒体真的怀疑照片的真实性,那么完全可以主
    动搜集证据证明这一点,决不能将新闻事件的当事人逼上绝路。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新闻事件,原因就在于我国新闻媒体工作者缺乏平
    等意识,缺乏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面对这样一个飞来的新闻事件,
    许多新闻媒体在第一时间加以报道,可是在后续报道中,没有任何一
    家新闻媒体针对事件的真相,组织采访,制作新闻作品,几乎所有新
    闻媒体都“一股脑儿”地加入到对新闻事件当事人的炒作行列,从而
    将一个科学发现新闻直接转化为娱乐新闻。
    
    科学发现需要作出艰苦的努力,有些新闻记者为了拍摄濒危野生动物
    迁徙的过程,在冰天雪地长期蹲守,他们这种工作作风,真正体现了
    科学精神。相信中国的新闻界能够从这一新闻事件中获取足够的教
    训。
    
    华南虎事件与新闻炒作弊端
    
    陕西农民拍摄到华南虎野外生存的照片,是一个有价值的社会新闻。
    但由于新闻记者不当炒作,使得这一新闻的价值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促使新闻记者对事件当事人提出质疑的因素很多,譬如,当事人要求
    收费采访,似乎挑战了新闻记者的权威,于是极个别新闻记者在下意
    识里,将采访的重点放在搜集新闻照片造假的细节上,而忽视了采访
    的大方向。假如没有当事人提出的采访要求,那么这场新闻炒作也许
    会变成另外的情形。
    
    既然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声称保留胶片,那么新闻采访的正常思路应该
    是,邀请当事人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向公众出示照
    片;或者邀请权威部门的专家,对照片的真假进行科学的检测。但是
    新闻记者既不愿意尊重新闻事件当事人的知识产权,同时也不愿出钱
    邀请权威机构的专家对照相底片进行科学鉴定,而只是通过揣测性的
    报道,迫使当事人放弃自己的权利,或者逼迫有关部门在这一事件上
    作出表态,并且动用公权力对照片进行鉴定。现在看来,新闻媒体的
    目的似乎达到了──新闻事件当事人不仅愿意展示胶片,而且主动表
    示可以到北京权威部门接受检验。
    
    如果说新闻媒体在这一事件中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新闻媒体
    的记者几乎将新闻事件的当事人逼到绝路。可是,进入到专家检测鉴
    定阶段之后,那位提出强烈质疑的植物学家却主动退缩了。
    
    这一新闻事件本来并不复杂,当事人提出的要求在法律许可的范围
    内,新闻媒体记者要想得到更加全面的信息,或者更加权威的检测结
    果,完全可以采取说服的态度,动员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在充分保护自
    己权利的前提下,和自己一起到有关机构进行照片真实性检测。
    
    但是新闻媒体记者表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不怀好意的神态,他们千
    方百计地鼓动新闻事件的当事人进一步说出真相,但又不愿意付出更
    多的代价;他们试图采用激将法,在新闻媒体上连篇累牍地发表强烈
    质疑的文章,刺激新闻事件当事人放弃自己的主张。这是一种多么可
    怕的新闻炒作方式!
    
    新闻记者没有权利这样迫害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即使新闻事件的当事
    人涉嫌造假,只要他的行为不构成违法或者犯罪,那么,新闻媒体记
    者就无权对他横加指责。即使新闻事件当事人涉嫌违法或者犯罪,那
    么,新闻媒体在制作新闻报道时也应该采用更加平和的语气,在尊重
    新闻事件当事人人格尊严的前提下,客观公允的报道这一新闻事件。
    
    可以说,华南虎事件是少数南方新闻记者直接推动炒作的新闻闹剧。
    他们在没有得到新闻事件当事人积极配合的情况下,先入为主,搜集
    大量对新闻事件当事人不利的信息,然后运用揣测性的新闻作品制作
    手法,推动整个新闻事件向不利于新闻事件当事人的方向发展。而北
    京某位植物学家大言不惭地公开讲话,在一定程度上给新闻媒体记者
    壮了胆,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制作揣测性的新闻报道,从而将新闻事
    件的当事人一步步推向有口难辩的境地,最终不得不在公权力机关的
    介入下,被迫接受有关部门的鉴定结论。
    
    在这一新闻事件中,新闻媒体记者的恶意揣测,对新闻事件当事人不
    加节制地伤害,以及对当地政府不怀好意地批评,使得新闻媒体始终
    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所采访报道的只是
    一个社会事件,而新闻事件当事人即使弄虚作假,也应该等到水落石
    出之后,再来公布新闻事件当事人的有关信息。这种将新闻事件当事
    人“游街示众”,逼迫其“自证清白”的新闻炒作手法,其实是一种
    将每一个公民视为潜在犯罪嫌疑人的专制时代的观念在作祟。如果新
    闻媒体的记者不懂得尊重别人,不保护新闻事件当事人的个人隐私,
    不顾及新闻事件当事人的特殊感受,那么这样的新闻作品越多,整个
    社会的矛盾就会越尖锐。
    
    作为农民在拍摄到野生华南虎之后,能够意识到保护自己的知识产
    权,这是一种多么值得肯定的行为。但是由于触怒了新闻记者的神
    经,于是他必须接受各种各样的磨难,面对各种质疑被迫发表自己的
    看法。新闻媒体仿佛在司法机关之外建立了“新闻法庭”,不断地用
    新闻报道拷问新闻事件当事人,直到将他置于崩溃的边缘。真心希望
    这样的新闻作品和新闻炒作越少越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前辈文人的习惯“扯谎”
  • 张耀杰:写给葛陵元先生的最后答复
  • 张耀杰 :十七大代表罗成友的真话假话
  • 张耀杰:历史人物不是这样研究的
  • 张耀杰:我眼中的新文化运动路线图(图)
  • 张耀杰:应该尊重“五毛”人权,“五毛”应该实名制
  • 张耀杰:草民为总理说话,政府首脑何其无力
  • 张耀杰 :民谣:南京"彭宇案"击穿道德底线!
  • 张耀杰:台湾女生谈红衫军
  • 张耀杰:这么大个"屁",能让我放吗?!
  • 张耀杰:与潘桂律师论富人穷人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张耀杰:政府万能是很野蛮的中国特色
  • 张耀杰:写给郎咸平的私人忠告
  • 张耀杰:中国人为什么只敢仇富不敢仇官?——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张耀杰 :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张耀杰:吴思用先进文化给官家解套
  • 张耀杰:“杀贪官秀”并不新鲜
  • 张耀杰:包养情妇还有轻重之分吗?!
  • 张耀杰:中国雅虎首页转载《人民日报》文章违背实名制
  • 张耀杰:公盟研究员谈最高法院的尊严
  • 张耀杰:网络恐怖活动也是卖国
  • 张耀杰:31年前的今天值得纪念
  • 张耀杰:还是要替富人说话:财富的来源是什么?
  • 张耀杰:请河南籍人士关注“中国律师第一状”
  • 张耀杰:落马省部级官员有1成没有包养情妇,堪称道德楷模
  • 张耀杰:现代鲁迅郎咸平
  • 张耀杰:从博士生控诉杀父血案看河南公权力
  • “研究员”张宏志的“思想”举报/张耀杰
  • 中越边境的圈地及污染/张耀杰
  • 张耀杰 :山西阳泉的处女“卖淫”—“我感到不可思议,和对社会有了疑惑”
  • 张耀杰: 乡土中国的美丽与贫困
  • 张耀杰: 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
  • 张耀杰博客中的陈光诚
  • 张耀杰:就键帽问题致IBM大中华区董事长周伟焜的公开信
  • 张耀杰:网友消息:为冰点退报
  • 张耀杰:平民大律师高智晟传奇
  • 张耀杰:为仲大军先生鼓掌叫好!!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