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作家廖祖笙夫妇向胡温呼救并乞讨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你们好!
    
      在昏官、酷吏的逼迫下,家破人亡的我夫妇俩饱遭迫害,贫病交加,危如累卵,这一年多来常常履险蹈危。致函二位,实属无奈,一为呼救,二为乞讨——为自己、为国人、为苦苦挣扎的访民、为无所归依的冤魂,逼不得已乞哀告怜。自古文人束身自修,而今作家琴剑飘零,落拓为丐,其间悲愤况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向二位乞讨什么?乞讨活着的权利,乞讨做人的尊严,乞讨云淡风轻,乞讨舜日尧年,乞讨高抬明镜,乞讨斠若画一。今天是2007年11月8日,是我夫妇俩在互联网上向二位公开呼救并乞讨的第一天。请苍天碧水为证,请世道人心为证,请见证中国大地君圣臣贤,悲天悯人,既能振穷恤贫,亦能广庇苍生,更能秉持公道。
    
      在京城上访期间,我夫妇俩曾亲手给胡主席和温总理寄出同城快递合计36封,我们相信这些信件,两位领导人不太可能悉数没有收到——小学生的信能一封封收到,没理由我们的声声哀号就收不到。中国时下发达的情报系统,也不至于让高层对一起已关乎国家形象、关乎政党形象的惨案旷日持久闻所未闻。之所以尚无回音,或因本案盘根错节,或涉及位高权重之人,或另有深意。我夫妇俩不再赘述血案发生经过,说得已是够多,现在我们要向二位诉说的是——
    
      花季学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奇怪地俨如国家机密,野蛮公权不但阻止媒体采访报道,而且不向家属、律师出示尸检报告,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夫妇俩苦苦申诉,在光天化日下先后遭受官方4次非法绑架,且被长期严密监控,出行的自由和权利屡被非法剥夺。在申冤过程中,我先后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20多个。一个长期鬻文为生的作家,在国内媒体和网上论坛居然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同时也失去了唯一的谋生平台。
    
      高级别的遮蔽行为,恰恰彰显的是欲盖弥彰,相关方面实则早已从方方面面自我印证办的是假案、冤案,也折射出此案非比寻常。在互联网时代,统一宣传口径草菅人命,实乃一厢情愿,亦显愚不可及。本案被硬性操作至此,适得其反,倍受海内外华人关注,确已关乎国家形象,关乎政党形象,若再隐瞒,必对民心摧残甚烈,故宜及早公开透明,严惩相关责任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廖梦君刀口累累惨死校内,从头顶到脚面的累累创口与伤痕,不可能是他自己造成的。统一宣传口径说,惨案起源于我孩子“涉嫌行窃”,然相关方面并无确凿证据,就连一枚指纹也提取不到,相反我们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统一宣传口径乃指鹿为马,纯属谎言!有关方面对尸检结论公然严重造假,拒不出示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而且律师介入不得、媒体介入不得、法院受理不得、家属上告不得、公众谈论不得,如此,何以服众?何以凸显法律尊严?何以彰显对生命权的尊重和敬畏?
    
      胡锦涛先生,您在十七大报告中令人感奋地指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依此理念,最高权力机关也该严厉责问那些草菅人命、强权压迫的昏官和酷吏:把一桩血淋淋的命案强行弄成这样,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何在?基本人权何在?生命的尊严何在?党和政府的形象何在?
    
      逻辑学中的排中律告诉我们,在同一个思维过程中,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必有一个是真的。廖梦君是他杀,是“自杀”,抑或“不慎坠楼”,持两种截然不同说法的双方,必有一方在说谎!到底谁在说谎?则须予以对质。一个孩子被打成那样,捅成那样,能否“自杀”或“不慎坠楼”,尸检报告、伤情照片和相关卷宗便可说明问题。我孩子的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其中一次未征得我夫妇俩同意,我们也不在场,系悄然进行),那不是一只用以试验的鸡鸭,是我夫妇俩苦心养育了16年的孩子,作父母的以及律师,怎么就无权触及尸检报告?律师怎么就不得依法调阅卷宗?法院怎么就不能受理?
    
      倘使此案办得经得起检阅和推敲,亮出尸检报告与伤情照片,让律师、媒体介入,相关方面并没有任何损失,甚至连一分钱的差旅费也不用花费。然而,当地讳莫如深,且不惜工本、兴师动众,对我夫妇俩反复进行监控和绑架,第一次将我夫妇俩从北京非法绑架回来,仅回程路费即耗费公款近2万元;三班倒监控我夫妇俩期间,有时一班人数竟多达十余人;我的新浪博客未封之前,则连续几百天有人三班倒严密监控和删帖,有时一天删帖竟达百余次……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请评评理,他们如此滥用公权,如此耗费国家资源,草菅人命,掩盖血腥,是否也是“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是否对得起时下活得本已不易的中国纳税人?
    
      作为孩子的父母,我夫妇俩有绝对的知情权和申诉权;作为公民,我们依法享有出行的自由和权利,任何人无权随意干涉!如果不是贼喊捉贼,作贼心虚,不择手段一条道走到黑,心怀鬼胎者又凭什么反复悍然剥夺我们的这些合法权利?长期以文为生的我,如今在国内失去了唯一的谋生方式,走出家门,又动不动就被监视跟踪,或非法绑架回来,这不是故意把我夫妇俩往绝路上逼迫、试图变相以阴毒的方式灭口,又是什么?一个学生光天化日之下竟在校园之内惨遭杀害,现在还想置我夫妇俩于死地?
    
      官方至今无法对我孩子一身的伤何来做出合理解释,对我早已提出的近80个疑问,也迄今无言以对。在中国的法律中,挥腥魏我惶醴晒娑ú荒芨鍪毂ǜ妫荒苋寐墒Φ髟木碜冢桓鲋醒氖毂ǜ妫尉统闪恕肮一堋保糠傻拇竺糯舜卧趺淳图岜樟耍抗ㄊ鸵桑训谰褪窃谕下厶衬涿笆鸵伞保⑶也蝗梦宜祷埃?
      我们一去上访,就被当地弄到那个所谓的协调小组面前,说是要“协商解决”,可“协商”了几十次的结果,是哪怕我夫妇俩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债台高筑、病卧在床、揭不开锅,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何在!幕后操纵此案的昏官、酷吏,安的是何蝎子毒心,昭然若揭——这是杀人方式的一种,他们在继续!
    
      对一介文人疯狂迫害至此,实乃中外罕见、古今少有。我夫妇俩剩水残山,再怎么被迫害,无非也就是这样了。这个事件久拖不决,必然伴随的是人们对党政、对法律信任的动摇。匪夷所思的是,我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或挂号信近200封,竟无一回复,这事到现在仍没人管、没人敢管。我夫妇俩难道就这样徒然呼天号地,在贫病交加中空耗余生?一个政权怎能堕落成这样,还到底要不要一点起码的脸面?
    
      是的,我使用了“堕落”二字。据我观察,这世道、这政权以及这年月的人心,均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令人痛心的堕落。不论时代怎样更迭,只要人们常怀责任意识,不抛却职业精神,有悲天悯人情怀,凡事推己及人,略微自爱一些,便也离堕落远离了一步。正是因为部门利益至上,行业利益至上,责任意识淡薄,甘于随波逐流,这世道也才会形成种种的恶性循环。罪恶之源,许多时候就在于自甘堕落!
    
      叙及此处,我们又想到了访民们的惨状。京城访民屯街塞巷,除了体制弊端的因素之外,也与接访单位聊以塞责、不能设身处地为访民们着想有关。我始终认为,即便是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倘使心中真有百姓,“公仆”们确能像胡主席倡导的那样,“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多一分责任意识和爱民情怀,这世道也还不至于沦落如此。访民同样也是人啊,既然他们含冤受屈千里迢迢来到京城,“首善之都”就该本着为人民负责的态度,善待访民,而且应该实行联合办公,大大方方面对访民。为什么要弄得像秘密据点一般,把接访地点多设在偏僻的小巷之内,而且还是东一处、西一处?
    
      京城各部门身为中国各行业的最高权力机构,有权责令地方相关部门依法办事、善待百姓,何以在上访当中,访民们所遭遇的多为敷衍和踢皮球?京城之内,各地截访人员对访民的非法绑架和非法抓捕,不断上演,这既是对“首善之都”莫大的藐视和侮辱,也是对法治精神的粗暴践踏和亵渎。上访啊上访,多少访民倾家荡产、含辛茹苦,访到头来,又“访”出了什么?倘使不能诚心为百姓主持公道,信访单位形同虚设,那么当初就该断了访民的念想,不该有潦草的信访制度存在!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成了信访部门行惰政的最好盾牌,也害得访民敝鼓丧豚,苦不堪言!
    
      再看百姓连年来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和买房难,绝非“不治之症”。比如治理教育乱收费、高收费,何难之有?一本书定价20元,把它发行到任何城市,售价也不会超过20元,教育收费为什么就不能在全国实行统一“明码标价”?为什么大学生们同样念的是大一或大二,在有些城市的收费是3000-4000元,在另外一些城市收费却是5000-6000元?甚至上万元?是各地物价差异所致吗?那么,怎不见一本同样定价20元的书,在广东卖15元,在北京卖80元,在上海卖60元?教育事关民族盛衰,教育收费也应该实行全国统一定价!教育成本到底是多少,主管部门果真核算过吗?挤出了内中的水份吗?别忘了在有些城市,人均月收入不过是几百元!假使主管部门认真核算过教育成本,在全国实行了统一收费,百姓所面临的上学难问题,不可能连年广泛存在。说穿了,这里面主要存在的,不是操作层面难易的问题,而是认识和利益的问题。
    
      ……
    
      凡此种种,一并说道,看似与我夫妇俩向胡主席和温总理的呼救、乞讨无关,实则并未跑题,这也仍然是在向两位有能力改变中国走向的领导人,乞讨生而为人活着的权利以及做人的尊严,仍然是在乞讨舜日尧年,乞讨斠若画一,并寻求本该有的基本保障和庇护,只是扩大了乞讨面,在代天下苍生乞讨而已。在中国,百姓们往往只能祈求给予,民权和公权向来难有平行的基础,也常常没有次优的选择,往往只能是望着宪法条文徒叹奈何。“请给我活着的权利,请给我做人的尊严……”中国百姓向官府如此哀求者众,这也算是“中国特色”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是乞讨者,而且乞讨得非常辛苦。
    
      而今的百姓要求官员走下台阶,主持公道,何其难哉?否则,官员济济,我夫妇俩也不至于要向两位最高领导人呼救和乞讨了。《菜根谭》有云:“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矣。”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公权百般怪异,之后我夫妇俩不断遭到强权压迫,哪位官员此前“出一言解救之”了?各级领导的“无量功德”在哪?难道就因为我平素直言论世,就该打入另类,忍受这般对待?倘真如此,印累绶若者岂非心胸狭隘?没有休休有容之肚量,没有同施仁爱之情怀,为官一任,又怎能克己为民、秉持公道、传之久远?
    
      我夫妇俩已是苦苦哀求了各级领导几百天,迫于无奈,我们而今向胡主席和温总理乞讨,主要也就是想讨一句话——请责令相关方面拿出廖梦君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让法庭把门打开,让正义得到伸张,让罪恶得到惩处!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遭受了几百天非人的迫害之后,在上上下下装聋作哑的情况下,我们向二位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实乃逼不得已。一个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被无辜剥夺了生命权,怎能再让他无尽含冤负屈,死不瞑目?这个国家和政权,总得有一条底线吧?
    
      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靠着强权压制,百般遮掩,案发至今不给世人一个该有的交待,本已离谱万分;在一对痛失爱子的夫妻面前,滥用公权,从方方面面继续施以迫害,就更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我们在生命安全、生存状况不断遭受威胁的情况下,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不得不向胡主席和温总理呼救。国家元首有保护国民的责任和义务,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尽此责任和义务!
    
      我们向二位呼救并乞讨,内心萦绕得更多的,是浓重的悲哀和深深的不解。在新闻中,我们看到中国不久前对外免债几百亿,对外也常大量发放无息贷款,为什么政府对本国的人民,却是另一副相貌,如此残忍?不说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单说“省里很重视”、“协调”数十次的结果,为什么到现在我夫妇俩病卧在床、鱼釜尘甑,也还是“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他们试图这等“善后”,到底想“善后”出个什么?难道活在中国,孩子惨遭杀戮,作父母的人格还要继续遭到谋杀?难道我们不该对生命的价值和尊严,对如何重新展开生活,有一个最基本的考量?
    
      被那些本该受到严肃查处的掩盖血腥者弄去“协商”了几十次,我夫妇俩真的厌了、倦了。倘使这世道果真昏天暗地,血淋淋的命案也非得“协商解决”,那么,就请委派能本着对历史负责、对良心负责、对个人名望负责的官员或学者,来与我夫妇俩沟通。与睁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做事的人,我们无法与其沟通。廖梦君满含冤屈的双眼,始终在泪涟涟地望着我们,也始终在泪涟涟地望着这个残杀了他年幼生命的世界!
    
      我不后悔把青春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军营,也不后悔把自己绝大部分的心血和智慧,倾注在了关注这个国家的命运和前程之上,即便是在家破人亡之后的今天,我也依然没有抛却一个作家所该有的社会责任感,我一家三口对得起天地良心,而今却有一人刀口累累躺在了殡仪馆内!苟活着的我夫妇俩,则被如此对待——“狱外服刑”,失去了出行的自由和权利,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唯一平台,而且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这到底是什么世道?难道直言论世者就没有活着的权利?不能有做人起码的尊严?应该没完没了被监控、被绑架、被步步往绝境逼迫?难道我平素代百姓反映生存疾苦,就该家破人亡,就该独肩担当,遍尝人间疾苦?
    
      中国啊,这等人为强行彩排的人间惨剧,到底要纷而上演到何时?
    
      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主持公道!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帮帮我们,救救我们!请全世界的人民共同见证,今天是我夫妇俩向中国最高领导人发出呼救信息并乞讨的第一天。我们渴望得到救赎,廖梦君无所归依的冤魂,更加渴望得到救赎!因此,我们会继续哀求下去!
    
      请听,在寂静深沉的午夜,一个惨烈遇害的学子的冤魂,在哀求,在呼救,在饮泣……请胡主席和温总理救救苍生,救救孩子!任何人或可冤死我这个作父亲的,但任何人无权杀害、冤死我一向引以为傲的孩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能善待幼小的生命,对生命缺乏起码的敬畏之心,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在未来又到底能剩下些什么?
    
      肺腑之言,专此谨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主席胡锦涛先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
    
      恭颂大安!
    
               廖祖笙夫妇 敬上
    
                2007-11-08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简繁http://liaozusheng.we.bs/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hyperspace2.com/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joolo.com/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电话:13528908198 [0757]8590268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请银行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
  • 廖祖笙:这个党养着什么样的奴才?
  • 廖祖笙:纳粹中国裹起“和谐”盛装
  •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 廖祖笙:奥运会前要做的是释怨,而非结怨!
  • 廖祖笙:惨象令我艰于呼吸
  • 廖祖笙:请收起“你们”的恐赫
  • 廖祖笙:“和谐盛世”怎及“封建时代”?
  • 廖祖笙:要求面见张德江
  • 廖祖笙:请让我也“依法”绑架一次张德江
  • 廖祖笙:党和政府在犯罪
  • 廖祖笙:乌纱关天 命如草芥 人权若土
  • 廖祖笙:中国死了父母
  • 廖祖笙:貌似强大的“你们”显得如此慌乱和下作
  • 作家廖祖笙问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 廖祖笙:用强权压迫“构建和谐社会”
  • 廖祖笙:实行县、区民主选举是中国当前唯一出路
  •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 重读廖祖笙先生写的文章有感/廖双元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