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帮真的强大吗?/王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王东民
     深谙中共权力规则真谛的毛泽东云: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博讯 boxun.com)

     十七大已经尘埃落定。无论对外如何掩饰,派系脉络还是十分明显。海外的分析也纷至踏来。江系强大是一个有代表的看法。九名常委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李长春、贾庆林、贺国强、周永康中,坚决占在胡一边的不到多数。而江系的人不但在政治局占多数,而且在军队中也多系江曾人马。让人们看到江派系统的顽强的生存能力与脸皮之厚,完全置民意于不顾,只要占在江的一边,有贪腐劣迹、口碑差、政绩差的都可以上来。
    
     说到底,十七大是江系既得利益集团的生存之战。江在位期间做了太多的令人发指的事情。党同伐异、培植了一个巨大的官僚集团、滋生大量的贪腐、镇压法轮功、国企改革导致大量下岗职工,教育改革导致个人支付教育费用连续翻番、医疗改革使民众看不起病,最终导致民生凋零、留下黑洞式的经济烂摊子。江朱时期远不是向外界展示的那样辉煌,那种辉煌只是官僚集团的辉煌,外界看到具有镀金时代特点的骄奢淫逸,是建立在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透支了一切可透支的资源,包括环境资源、政府公信力、财政赤字、甚至包括对传统文化、美德的破坏。其政治“功德”在大陆民众中形成极大民怨,并由下层向上扩散。
    
     江朱时期“业绩”的结果是产生阶级对立、经济失衡、治安下降,大众生活相对贫困甚至绝对贫困,随时可能发生断裂性经济变化和社会动荡。仇富、仇官的报复心理也在民间凝聚。
    
     面对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拼命的卡位,则可能由于权力不保,导致江及其公子、嫡系攫取的财富会化为乌有,甚至可能被公审,后果会令江系不寒而栗。
    
     拼命之下,有了今天中共十七大的结果,让外界的解读,江依然十分强大,无论是党内的反对派,还是海外敌对势力,都不能奈何他。甚至让许多希望中国向好变化的人产生失望之情,认为中国的希望只能在江老死、病死之后了。
    
     江系真的强大吗?纵观中共的历史并从大陆真正的情势来看,江系不但不强大,反而还很虚弱。
    
     首先,从中共成立第一天起,内部你死我活的争斗就存在,时常要泛起血腥。此时的强大,不意味彼时的强大,更不意味着永远强大,毛泽东在三十年代与蒋介石的征战中,并非党内的强势人物,曾经被贬为前敌指挥,后来用其权谋,夺得了党内的领导权。邓小平上台之前,对华国锋恭敬备致,但通过联横合纵,一系列的交换、妥协,获得当时党内实力派的支持,取而代之,掌握最高权力。此时的江的“强大”,只是一时拼了老命勉强争得的表面的格局。权力角逐还在继续,此消彼长的局势随时可能发生。目前上海对周正毅的再审、北京法院受理对江泽民的外甥女婿、九人常委之一的周永康的诉讼就是争斗的延续。以江的年迈之躯,要长期维持着实有难度。
    
     其次,今天的共产党内,不存在信念的支撑,完全是利益的驱使,江系人马也是在利益面前的组合,这个利益的攫取来自地对民众盘剥、贪腐。一旦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江就不会再是核心,有可能成为弃君。相信西谚中的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利益是永恒的,在目前的党内是适用的,在复杂多变的中共党内争斗中,不断的分化组合已经司空见惯。
    
     第三,维系其体系人马,要有行政资源与财富资源。江在位时,可以尽情享用,可以在几年内提升几百名将军,可以让自己的保健医成为上将,可以用外甥女婿在中石油其间的巨额利润用来镇压法轮功。但是目前,这样的便利已消逝。胡锦涛不是儿皇帝,江泽民也当不成太上皇。资源支配上名不正、言不顺,使得江只能搞小动作,而不能象在位那样指鹿为马地胡作非为。实力不在,魅力自然要削减。江系人马自然要分流,江体会到居大不易。
    
     第四,江系人马的所作所为,都是建立在对民众的盘剥,对环境的破坏的前提下。其客观上起到了对壮大反抗的民众的力量,削弱统治阶层控制力的效果。这也是反对江系人马的力量源泉。当党内外的反对力量汇聚到一起与之对抗时,江系人马想不被消灭都难。
    
     纵观历史,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能够长期逆民意而为。相信江也不会逃脱这个规律。江在位时,做了太多的祸国殃民的事情,民生没有改善,生态恶化、贫富拉大距离、贪腐横行、官僚集团骄奢淫逸,经济畸形发展,社会治安、风气日下。遏制这种势头漫延的唯一办法就是民主,政治监督。也不排除中共党内在争斗中持续打出民主牌。如差额选举、阳光法案等。
    
     所以江拼命反对民主,反对财产公开。江认为中国目前不具备民主的素质,所以搞等额选举。反对党内高级官员财产公开,怕引起民众不满。
    本质上看,江系人马也与中国经济一样,表面强大,一遇冲击就会土崩瓦解。因为他们没有民意的支持。长期看,其势力必然在贪婪与自我膨胀中消解。他们对未来心存恐惧,内心惧怕民众的清算、惧怕民主,惧怕党内与自己稍有不同的人。由于恐惧,在党内要拖所有的人一起去死。可以说是最后的挣扎。
    
     试想,一个整日生活在阴暗、恐惧心理的统治集团中的派系能够长期占上风吗?尤其是在当今信息化的社会,民意会以各种形式汇集,对统治层形成压力。中共本身面对矛盾日益   尖锐社会问题已经越来越难驾驭,正在被动的削弱自己的权力,任何派系都不愿意成为众矢之的,江系内部的人马,看到洪水般的民意浪潮,也要为自己的未来选择后路,不愿意一起陪绑。
    
     目前的中国,社会剧变、政治变革只是时间问题,经济断裂也只是形式的问题。这种变化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的。
    
     古今中外的事例表明,社会经济的剧变一定会带来政治变局。中国变化也不会远了。届时,靠既得利益维系的江系人马会在瞬间土崩瓦解,各奔东西,民主的的滔天巨浪将淹没所有逆民意、反民主的派系人马。并要清算以前的债务。 _(博讯记者:王东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令人失望的十七大/王东民
  •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王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