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4日 转载)
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

    武振荣

     在11月2日写作的那篇文章中,我说安徽出了个汪兆均,是一个了不 起的人物。就在同一天,四川的严家伟在《汪兆均:洗刷了“政协” 几十年的耻辱》一文中,对于汪兆均为什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作了 一种很好的说明:“政协”的全称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恕 我不恭,几十年来,我从来就只把它看作是一只精美漂亮的花瓶,既 无什么政治可“协商”,更与“人民”没多大关系,用我们四川方言 的“歇后语”就叫:聋子的耳朵──摆设。因而对那些政协委员不管 是中央的还是地方的,除少数是中共派去掌权的而外,其余的所谓的 委员,正如民间一段顺口溜说的那样:“门口挂了个大牌子,里面坐 一群老头子,手头端个茶盅子,坐下来就看报纸,看完回家包饺子, 到时签字领票子”(领工资)。这就是人们心中的政协及其委员的形 象。 (博讯 boxun.com)

      “(引自《民主论坛》11月2日《探索道路》),但是,在安徽   省政协常委汪兆均的《公开信》发表之后,人们对政协人物的看   法不是就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吗?原来和人们的想象有一点不同:   在政协中,也存在着象汪兆均这样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感、敢爱   敢狠、敢说敢言的人,他不但是一个杰出的民营企业家,而且也   抱着一种连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里的人都不能望其项背的政治   见解和政治主张,读着它,把一个刚刚出了笼的墨迹还没有干的   中共中央十七大文件(包括胡锦涛所读的《政治报告》)”

    比得如同废纸一般,没有一点色彩。

    在这一篇文章中,我要说一句公道的话,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共十七大 的2,217名代表中间,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个在政治上可以与汪兆 均媲美的人物,所有参加会议的代表,无不是拍马流须之辈,他们之 中的哪一个说出了如汪兆均那样的代表人民的话呢?哪一个又对于岌 岌可危的中国政治、经济形势作了真实的表达呢?又有哪一个人能够 对此提出“改革”的良策呢?但是,他们这些代表没有作的事情,一 个不是共产党员的汪兆均却作了,并且作得那么的好,他超越了党派 利益,站在公民立场上为我们民族、国家、人民的安危大声呐喊,其 呐喊声象晴天霹雳那样地振聋发聩,使十七大刚刚发出的政治催眠曲 一下子就失去了魔力。

    如果上述的事情告诉人们:中国“政治”上的人物不是出在共产党 内,而是出现在政协,那么,政协“几十年的耻辱”因着汪兆均的出 现而被“洗刷”一事当在情理之中啊!汪兆均是安徽人,安徽出了个 汪兆均是安徽人民的光荣,是安徽这一块地方的光荣!的确,就在我 写这一篇文章的今天(11月3日),在《博讯》上读到一则新闻: “安徽商界人士致胡温公开信”第二弹“──立即启动县市级别的政 治体制改革”。安徽商界的这一封《公开信》,的确可以称为汪兆均 之后的“第二弹”,有了它,深化中国政治改革的这新一轮潮流又首 先出现在安徽;分析它,人们不仅要问:这样的事件难道是偶然的 吗?如果我们大家对于目前中国改革的启动事件──农村责任制── 有着记忆的话,那么,凤阳农民冒着巨大危险,以写血书的方式打响 改革的第一炮的事情,就是我目前论证着的事情的前奏!正因为有着 这个“前奏”,我的本篇文章题目的意思就可以非常明确地体现出来 了。

    在我昨天写在的《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的文章中, 我说“好戏还在后头”……,看样子又没有说错,但尽管是这样,我 却没有想到这“第二弹”却是由安徽商界“放”的,我当时怎么就没 有考虑安徽商界有着“伟大”传统这样的事情呢?议论至此,我们如 果可以回想起在二个世纪前徽商的伟大而又光荣的历史的话,那么, 新一代徽商要求深化政治改革,立志作中国政治改革的积极推进者的 事情就告诉中国和世界人民:中国共产党人不能够推进中国改革,徽 商奋起而继之──这是天下至公的事情了。中国人常言:“天下兴 亡,匹夫有责”,现在中国共产党当权派因为自身腐化堕落,无力担 当民族改革之大任,普通公民和普通商人起而代之,就是世界进步潮 流发展的必然一步。

    议论至此,我想安徽省的人民在汪兆均和徽商的带动下,又一次地发 扬凤阳农民写血书的那种精神,中国新一轮的政治改革首先在安徽形 成气候──就是我们可以期待的事情了。因此,在这一篇文章中,我 寄希望于安徽的大学生们,寄希望于安徽的农民、安徽的市民、安徽 的工人和安徽的广大职工干部,我想在经历多年的消极沉默之后,他 们应当再一次的积极起来,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也同时是为了自己 勇敢地挑起中国改革的重担!

    我在写作这一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安徽的大学生们对此作何反映? 但是,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1989年中国伟大的“学生运动”最早酝 酿于安徽科技大学的历史就不应当被人们忘记,而影响了学生运动的 方励之先生也执教于此大学──这都是一部有待于我们中国后人深入 研究的历史;就着这一部历史而言,我认为,安徽科技大学的学生们 响应汪兆均先生和安徽商界的号召,再一次地举起要求民主的旗帜, 也是可以期盼的事情。不是许多人都认为,传统总是具有一种在人们 自觉或不自觉的场合中发挥作用的功能吗?

    安徽的农民:你们当年作了那么伟大的事情,怎么今天就这样的沉默 下来了呢?难道你们没有看到你们的血书所引导出了的“改革”已经 严重地偏离了你们利益的方向,到今天这种“改革”已经把你们弄得 一无所有了,难道30多年前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所启动的“改革”的目 的,是要让“0.4%的家庭占有70%的财富”吗(见2006年10月18日 《搜狐》网《中国成为财富高度集中的国家,150万家庭,坐拥70%财 富》一文)?难道你们在启动“改革”的那一天所流的血就是要使你 们变成“血农”(卖血的农民)吗?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由你们闹 起来的改革,归你们自己“领导”──这不就是世界上天经地义的事 情吗?安徽的农民朋友们:你们应该在汪兆均先生的《公开信》发表 之后,也写出你们农民自己的《公开信》!这一次你们不需要用血 写,用墨就行了!我相信:如果安徽的广大农民再一次地站出来,要 夺回改革的“主导权”,使改革沿着他们自己利益、权益的方向前 进,那么,这样的改革就一定能够最后的成功!

    中国的希望在安徽,安徽的曙光就是中国的曙光!

    (2007-11-03)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徽商界人士公开信全文
  • 汪兆钧: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1)
  • 两男争美女:安徽人惨败只因计划生育土政策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 陈奎德:“不争论”寿终正寝
  • 安徽兴建“金瓶梅遗址公园”给徽商抹黑/梁辛
  • “安徽省安庆经典建筑”坑骗民工血汗钱
  • 朱学渊:评张德江的“不争论”
  • 传染病学者对安徽甲肝疫苗事件以及毛江森院士的分析
  • 合肥人民联名再次强列要求严惩安徽最大腐败分子蔡文龙
  • 刘晓波: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 张林遭劫持事件:强烈抗议安徽省公安局的恐怖主义行径
  • 安徽商界人士致胡温公开信“第二弹”——立即启动县市级别的政治体制改革
  • 安徽池州十七大期间发生群体事件
  • 安徽千人围砸派出所车祸引发骚乱
  • 安徽副检察长出国考察丑闻后公费出国旅游“旺”势依然
  • 安徽职工请愿反遭殴 官方屏蔽网上消息
  • 安徽“黑砖窑”拘禁智障民工无偿劳动
  • 临汾列全球十大污染城市 安徽田营同上榜 (图)
  • 安徽厅级贪官法庭忏悔似作秀 悔过书也抄袭 (图)
  • 安徽公费出国官员名录继续发酵,网民广泛转贴,对抗公安删贴
  • 安徽官员公费出国旅游续:省公安要求删帖(图)
  • 安徽省公费出国旅游41名官员名单 中文版
  • 安徽公费出国闹丑闻 皖“考察团”露馅后对抗调查
  • 安徽出现特大公费出国旅游团,41名官员名录曝光(图)
  • 安徽副检被免职,根源不在公费出境游
  • 安徽副检察长落马揭开公费出国旅游潜规则一角
  • 安徽副检察长遭中纪委撤职 理由是“违规出国旅游”
  • 安徽高官下台牵出古井董事长王效金案 (图)
  • 安徽村民跪求环保总局官员治污
  • 死亡的湖泊与疯狂的蓝藻:安徽水污染调查(图)
  • 安徽高宏亮“杀父焚尸”案谁在践踏法律?
  • 安徽宿州市发改委主任恐吓提意见的职工:“我要整死你!”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 安徽宿州二机厂1000多工人集体要饭!!!!!!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作者:李建平
  • 女儿被人长期霸占 安徽一老农杀死恶霸后在京落网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要小姐"未果 安徽两干部活活打死无辜续:一被捕一取保候审
  • "要小姐"未果 安徽两干部活活打死无辜
  • 安徽市容执法人员踢打老人致死,法医说是心脏病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关押讯问罚站--安徽12岁少年李云凯之死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