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继续捅马蜂窝/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2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博讯 boxun.com)

    [按:在《新语丝》发表《关于哲学论争》(见附文),没想到捅了"科学主义者"的马蜂窝,特以此文回应]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看了场法国电影《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在回答最崇拜谁的时候,我说是拿破仑。因为诸如此类不值一提的小事,小学老师对我格外关心。为了证明自己还知道羞耻二字,老师从来没有骂过我思想反动,顶多也就是说我思想复杂,脸皮比城墙倒拐还厚----他试图用罚站等非法方式令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感到羞愧,我当然不可能满足他。同学们惊讶或同情地望着我的时候,我会报以相同内容的目光。交流的结果就是哄堂大笑。老师总是比学生聪明,转而用跑操场来惩罚我,导致我从小学3年级就开始承包校运会长短跑比赛的冠军,至今受益匪浅。
    
    尝到甜头之后,我觉得某些情况下背道而驰会有意外收获。有些人欠“扁”,可我有时候心理阴暗,偏偏就不满足他被扁的愿望。
    
    上网以来,很多网友觉得我冲动,激情有余,理性不足,真是惭愧!可能是因为他们在酱缸文化里泡得太久而不自知,谨小慎微、麻木不仁。其实,对丑恶现象缺乏应有的敏感和坚决的批判态度很不正常,因此,正常的我反而显得有些另类。完全可以理解。
    
    我自认为是个很理性的人,我随时准备改变、调整我有可能是错误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比如宗教,虽然我认同信仰自由,但以前一直认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麻痹人的意志,消磨现实中的抗争精神。然而,睿智如杨小凯和图图等人都是虔诚的信徒,却并没有改变他们追求真理、强烈地干预现实的愿望,往往还比好多无神论者都要勇敢和坚定,令我对宗教的看法产生了很大的转变。
    
    不过,我对大陆半遮半掩的宗教传播一直持保留态度,对自由、人权、科学、民主没有深刻认识的情况下,接受转手的宗教熏陶,很可能是逃避现实,为自己的麻木、懦弱寻求安慰和寄托,再结合本土本就强大的愚昧的一直试图或已经进入公共领域的阴阳八卦之类,那就更是祸国殃民。
    
    建立在某些荒诞的哲学理论上的伪科学,如中医就认为自己可以脱离现代科学,搞出什么人体、生命科学的体系。以人体为实物的医学,怎么可能离开现代科学的检验呢?这些人还不至于那么愚昧,却想用愚昧的理论对抗科学,坑蒙拐骗,中饱私囊。
    
    也就是说,宗教的好处是有前提和限制的,一个人确实可以坚定地追求、捍卫自由、民主、科学、宪政这些普世价值,同时又虔诚地信仰宗教。我不大明白这些东西怎么能够在一个人的头脑里和谐地得到统一,在需要他捍卫普世价值的时候,爆发出宗教信仰一样的勇气和自信,但事实就是如此:类似杨小凯这样的中国人多一些,不但是中国之福,还将是世界之福。
    
    哲学有什么用呢?有些人觉得方舟子很难相处,又狠又刁。我觉得,他的人生哲学无外乎就是与人为善,尽可能利用一切资源宣传科学真理,打击、揭穿伪科学和学术骗子。宁愿一人哭,不愿很多人受骗上当一路哭,善莫大焉。方舟子的这种人生哲学值得大力宣扬和推广。
    
    认为哲学无用的观点,不过是从另外的角度证明哲学有用。攻击哲学有用,恰恰反映了你的哲学观念,你对愚昧的警觉,以及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自己打自己很过瘾吗?
    
    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局限,包括科学。哲学可以告诉我们,科学应该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让我们的生活更合理,而不是相反。
    
    林思云先生认为从科学的观点来看,在理性思维方面,男人比女人聪明,白人比华人聪明,值得商榷。没有大量的科学研究数据和样本的支持,林先生的这个观点很难站住脚。何况,我不相信哪个严肃的有良知的科学家会从事荒唐的为种族歧视张目的研究项目。科学一旦突破伦理学和道德的基本规范,百无禁忌,必然走向灾难和罪恶,比如日军"731"部队在中国东北进行的一系列人体活体解剖和细菌实验。
    
    曾经,有个华裔大科学家在世界上公然鼓吹文革;最近,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因种族歧视的言论饱受舆论谴责,都在表明自由、平等这样的哲学观念是何等重要。
    
    因为伪科学或非科学来自于一些荒谬的哲学理论,或是科学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进而认为哲学无用,在我看来都很无聊,虽然交流意见本身是有益的。关于这个话题,我今后不会再做任何回应。
    
    2007.10.30
    
    另:
    
    连续发文阐述哲学无用的太簇先生,意犹未尽,今天又有大作《庄子也是个大忽悠》:
    
    “本文想把庄子也按在板凳上,对他的乱比喻、大忽悠,打两下板子
    
    “第一板,夏虫不可以语于冰(《庄子•秋水》:‘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我在一篇调侃中医信徒的文章(《中国人最应该感谢的》)里说过:跟纳智们说十万年,就仿佛象一个不那么弱智的老祖宗说的,‘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说这个老祖宗不那么弱智,已经是夸奖他了。其实夏虫对冰知道得很,更知道冰冻时怎么办,否则明年的小夏虫那里来?中华文化里到处充斥着这种半瓶子醋、似是而非的所谓智慧和它们的创造者老祖宗。拿纳智们比夏虫,也是对夏虫们的侮辱,它们烙印在基因中的本能,比起纳智们的残余的那点‘智’,要强得多。”
    
    太簇先生打得兴起,12345的,有些得意忘形了。与西方文化一样,中华文化有精华也有糟粕。一些精华部分,用现代文明考量,依然闪烁着人类智慧的光芒,如“有教无类”、“天下皆知美之为美”,何必妄自菲薄?
    
    汉语有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词性和词义有很多都是在与时俱进,“夏虫不可以与语冰”在现代汉语语境里,多为借指某人不可理喻,是“秀才遇到兵”的文雅用法,形象而又富于语感,体现了汉语的优点。太簇先生居然一老一实地用“烙印在基因中的本能”嘲笑先贤,倒正衬托出朽木不可雕、“夏虫不可以与语冰”是何等贴切的比喻。
    
    将传统文化的精华小心翼翼地从糟粕里剥离出来,是一项浩大、繁难的工程,令人望而生畏。若都象太簇先生这样抡起板子就是一顿乱打,倒也省事省心,但和那些无视现代文明法则,妄想儒教定位国教的文化混混有区别吗?区别大吗?
    
    对于传统文化,要么乌烟瘴气、照单全收,要么全盘否定,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一些国人极端的思维方式,在接受了科学文明的洗礼后,反而变本加厉,真是怪哉。
    
    2007.10.31
    
    附:关于哲学论争
    
    西风独自凉
    
    崔益民《关于哲学的争论可以休矣》一文,表明作者认为哲学当然有用,我同意他的看法.哲学和中医等伪科学有天壤之别,这是毋庸质疑的。科学再发达也无法解释、涵盖大脑一切神秘的运动,难道你依据物理学的概念能称量得出方舟子对XYS的感情分量?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科学与哲学的联系如此紧密,又如此泾渭分明,是非常有趣的现象。
    
    我虽然觉得哲学无用论很无聊,但崔益民先生认为:
    
    "对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深、对人类的知识积累和社会发展贡献巨大的哲学的存在与作用提出质疑。这种可笑且可悲的趋势如果任由蔓延,不但丝毫不会提高文傻理痴们建立在自我膨胀基础上的学术档次和新语丝在中文网络媒体界和科学界的声誉,却极有可能将其贬损到无数垃圾网站的悲惨行列中。相信这不是包括文傻理痴网友们在内的新语丝读/作者们的本意。"
    
    却是我万万不敢苟同的。任何学说受到质疑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哪怕你觉得很可笑,但人家是认真、严肃地认为哲学没有用,为什么没有用。你可以证明对方的观点是错误的,但不能优越到认为这种意见交流本身很无聊,如果不交流、争论,那些在你看来是错误的观点怎么会得到修改呢?
    
    至于说降低XYS的品位和档次,未免有些杞人忧天。经过长期积累起来的口碑和品牌,只要不涉及和人们公认的普世价值相对立的东西,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呢?
    
    (XYS20071028)
    
    《自由圣火》首发。略有改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谈诗论剑:从龚定庵到二手玫瑰/西风独自凉
  • 从牛博网看网站生存之艰难/西风独自凉
  • 是真名士自风流/西风独自凉
  • 自由最柔软的勋章/西风独自凉
  • 茅于轼子虚乌有的“无妄之灾”/西风独自凉
  • 站起来,中国人/西风独自凉
  • 局部地区没有爱情/西风独自凉
  • 上天保佑拥有美国的地球!/西风独自凉
  • 刘荻:附议西风独自凉,提名方舟子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候选人
  • 中国崛起:人种不是问题,传统不是障碍/西风独自凉
  •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台湾/西风独自凉
  • 鄢烈山成了烟幕弹/西风独自凉
  • 勇气必然代表良知/西风独自凉
  • 关于台独的冷思考:台湾呼唤大政治家/西风独自凉
  •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西风独自凉
  • 面对袈裟风暴,中国何去何从/西风独自凉
  •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爱国/西风独自凉
  • 中国作家的尊严成为一种奢侈/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