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博讯 boxun.com)

    
    作者:廖祖笙
    
      这个养痈贻患、党邪陷正的所谓“和谐盛世”,再一次露出了惨无人道的真嘴脸!我夫妇俩在昏官、酷吏的逼迫下,生存情景已陷入朝不谋夕、如履薄冰的状态,生命安全一再受到巨大威胁。在事关存亡绝续、邪恶势力非得置我于死地的危急时刻,我夫妻俩万般无奈,只能被迫与邪恶势力鱼死网破,以图绝处求生。在此,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我所说的全社会,既包括中国社会,也包括国际社会。
    
      10月14日,也就是十七大开幕的前一天,我在北京正要展开上访,在街头第4次遭到南海官方非法绑架,被强行带回广东。“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对我夫妇俩“重兵把守”,一下楼便对我们密集贴身监视、跟踪,之后那个所谓的协调小组,继续以一副无耻、无赖的嘴脸,把我夫妇俩快乐地把玩在掌心。在我敲打这些文字的前一秒,中国官方依然未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恶性事件,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处理!
    
      这一天,已是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的第475天!法律、正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基本人权,在中国整整蒙尘了475天!党和政府形同僵尸、貌似无赖已是475天!有能力讨恶翦暴、迁善黜恶的各级领导,在一起光天化日虐杀学生的血腥惨案面前,也已是装聋作哑了475天!这475天里,中国的天空,在我夫妇俩的眼里看不见一缕阳光,但见一片深重的灰色!
    
      我在10月27日,向协调小组组长提出了要求面见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诉求,并通过境外媒体和我的博客、网站传送着这一诉求。我在国内的互联网上继续遭到全面封杀,没有一个我正在打理的博客和网站,能安然建在国内,我的言说地带长期被严密监控;没有一个国内稍热的论坛,现在敢让我多说几句话;就连时评人时常聚集的论坛,版主看到了我的名字,也犹如看到天快要塌下来了似的,见帖就删;网友们转发我的文字,在许多国内论坛、博客亦转瞬即删。我先后有3个博客、20多个网站被封删!
    
      在家破人亡的前些年,我几乎每天都有为百姓代言的文章在国内见报。我的孩子惨遭虐杀后,与媒体长期互动频繁的我,在国内各大媒体就再没有了发言权。采访过这一血腥惨案的国内多家媒体,于当晚接到了某“真理部”的“封口令”,随后各媒体噤若寒蝉,就连京城的媒体,也至今不得不保持沉默。不仅媒体对此案无法介入,律师也完全无法介入,既看不到尸检报告,也不得依法调阅本案卷宗;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惨案的背后,明显受到位高权重者的持续操纵。
    
      就像抢走农民的锄头和农田那样,就像夺走战士手中的枪支那样,一只巨大的黑手,从国内媒体和互联网上,粗暴地抢夺了我的笔杆,抢走了我为百姓代言的权利,并夺走了我赖以生存的所有——十几年来以文为生的我,在一起迫害迹象明显的人生变故面前,在国内媒体已失去了表达思想、为民代言的权利和平台,也失去了我唯一的谋生形式!有一段时间,我夫妇俩完全是靠着热心网友的捐助撑过来的,但这条救援的途径,很快也已被封堵,网友们要捐助我时,发现善款无法打入我的帐号。
    
      一批公认的“5毛”(中国新兴的一种职业,据说在网上论坛发一个跟帖的酬金是5毛钱人民币,主要担负“引导网上舆论”的“重任”),一度在某个据称已被“招安”的热门论坛无分日夜,对我父子俩肆意诋毁和辱骂,网友为廖家辩驳的发言,则被大量禁止和删除。我要对那些谣言和辱骂进行反驳,也同样被禁止发言。一句话概括,即我只能任这些担负了“重任”的网络流氓疯狂抹黑,不能喊冤,也不能以正视听。
    
      在一场“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拖垮,名誉上搞臭”的持续非人迫害面前,我夫妇俩为了给无辜惨死的孩子鸣冤,早已债台高筑,并连续几个月流落街头,乞讨为生。一个长期关注、呼吁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作家,被逼迫到了这地步,我夫妇俩也自始至终看不到当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非但如此,有时还受到官方变本加厉的迫害和荼毒!没有高官在背后主使和庇护,当地的昏官、酷吏绝不敢嚣张、妄为到这地步。
    
      就在这次被他们再次从北京非法绑架回广东后,生活无以为继的我夫妇俩,又一次把手头的这套商品房拿到房产交易市场去放盘,希望廉价卖掉这房子,暂度难关,但就是这样一种欲哭无泪的自我救赎途径,也似乎已遭到黑手的操纵,放盘才几天,前来洽谈买房的人就再未出现。要到外面去一边谋生一边为儿申冤,我夫妇俩又已成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人质,有时还没有走出广东,就遭到南海官方的非法绑架。7月28日,协调小组的组长在我家明确表示,就是我找到了工作,也能把我的工作给“搞掉”(有录音为据)。有些单位有意接纳我,也担心相关方面施压。我既没有了再写“温和”文字的心境,在国内也没有了可供发表文章的场所。以文为生已久的一个作家,如此又能何为?
    
      助桀为虐者丧尽天良,不择手段,这几百天来千方百计把我夫妇俩往绝路上逼迫。最近我与协调小组进行了两次接触,他们仍然是那副流氓嘴脸,完全不考虑我夫妇俩所蒙受的巨大创伤,以及怎么重新展开生活,不仅要把这一血腥事件当作一般事故来处理,而且在我和律师均拿不到尸检报告、尸检结论也公然严重造假的情况下,先决条件就是要火化廖梦君刀口累累的遗体,我夫妇俩若不同意并承诺种种,他们则任我夫妇俩行乞街头也好,病卧在床亦罢,根本无顾我夫妇俩的死活。
    
      这个居心叵测的协调小组所提出的处理方式,既为着掩盖血腥、推脱责任,也意在谋杀我的人格,非但我夫妇俩无法接受,我的亲友们也没有一个可以接受。协调小组的核心成员是大沥镇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梁庆昭,和大沥镇教办主任叶磊明(名字系其自称,不一定准确,音ye lei ming),这两个人在惨案发生的次日,一个向记者们散布虚假消息,给我的孩子栽赃;一个带着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们散发统一宣传口径的虚假材料,在血案现场隔条马路的地方大肆宴请记者,并阻止记者们前往殡仪馆给廖梦君浑身是伤的遗体拍照。他们能“协调”出个什么结果来,可想而知。
    
      我近日向这个所谓的协调小组求证了以下3点:
    
      一.我要求面见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你们向上汇报了吗?答复如何?
    
      协调小组的人一会儿说汇报了,没有回音;一会儿又说我的诉求是“无理要求”,不必上报。
    
      二.我反复表示,都已经“协商”几十次了,既然“协商”不成,法院又不受理此案,就应该让我夫妇俩去寻求相关的部门和领导来主持公道,故此强烈要求当地官方不要再一次次非法绑架我夫妇俩,并保证我们出行的自由,做出相应的承诺。
    
      协调小组的人否认那是非法绑架,表示无法保证我夫妇俩出行的自由,也不会做出相应的承诺。
    
      三.我指出当地欲变相置我夫妇俩于死地的意图,已非常明显。善良的网民和市民并不欠我廖祖笙什么,在我夫妇俩债台高筑、生活无以为继、又常常失去出行自由的情况下,我迫于无奈,接下来将通过网络向温家宝总理连续乞讨一周,并提出为何中国官方对外国人能挥金如土、大献爱心、对本国人民却如此残忍的质疑。我估计胡锦涛、温家宝已是知道这一惨案的发生,他们一样“沉默是金”,其间应该大有深意,由此我夫妇俩向温家宝总理在网上公开乞讨一周,继续得不到回应的可能性极大。那么,求生的本能届时将迫使我只有向国际社会公开申请避难。在这样的国情下,廖梦君的似海冤情显系难于昭雪,由此我夫妇俩也宁可暂时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带,等天空不再黑漆漆时,我们再回来把鸣冤进行到底。当地党和政府能否适当考虑国际影响,在一出人间惨剧面前,体现一下以人为本的精神,省得我迈出这一步?我不要你们的几十万了,我只希望你们考虑到我夫妇俩时下所处的困境,体现一下党和政府对一个良心作家的适当关怀,能做到吗?
    
      协调小组的人支吾其词,一会儿官僚气息十足地要我夫妇俩“打一个报告上来”,一会儿又拉回正题。我不同意先火化孩子的遗体,并做出一些他们所希望的承诺,他们“就不谈钱的事了”。
    
      呜呼,这就是在所谓的“和谐盛世”中,我所见到的一些党政官员“亲民”、“爱民”的嘴脸!在这样的非人间里经受着这样的煎熬,于家破人亡后还处处被逼上绝境,哪里还真正有我夫妇俩的活路?这仅只是我一家一人所面临的悲剧吗?这个国家,这个政权,怎能面目全非、恃强凌弱成这样?
    
      这不是我的国家,也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国家!这么多年来,被逼入生存绝境的中国男女大有人在!他们一方面叫嚣着“和谐”,叫嚣着“以人为本”,一方面却弱肉强食,以种种残暴、邪恶、歹毒的方式对待着草根阶层。他们挥刀自宫,正肆无忌惮公然走向人民的对立面!所谓的“崛起”,不过是一次利益集团疯狂掠夺、饱餐人肉的盛宴!在这次与绝大多数中国人无关的人肉大餐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强权在握者的暴戾恣睢、狐唱枭和,哪里还真有豺狼与羔羊要“和谐”的影子?
    
      正如别林斯基在《文学的幻想》中所说的那样:“如果天下平静无事,到处都是溢美和逢迎,那么无耻、欺诈和愚昧更将有滋长的余地了;没有人再揭发,没有人再说苛酷的真话!”冷眼打量这个“和谐”的“盛世”,只顾着关起门来让人工栽培的喇叭花竞相绽放,一厢情愿追求舆论环境的“纯净”,自我陶醉于“GDP连年增长”的眩晕中,既容不得人们喊冤呼痛,也容不得人们敞开心扉说真话。在时下的中国,说真话的代价是什么啊!泱泱大国,何处是正直、敢言男女的容身之所?不断有作家、记者、维权人士遭迫害甚至被抓捕的消息传来,令人瞠目结舌,痛彻心腑!
    
      难道所谓的“和谐”,就是要睁眼说瞎话?就是要无顾百姓的死活?就是要明知自己遭掠夺,遭迫害,遭压迫,遭杀戮,也要扮兴高采烈状,大喊快哉不已?为百姓代言,坚持正义和真理,在中国所付出的代价,怎可如此惨重?
    
      何来的“以人为本”?何来的“情为民所系”?《菜根谭》有云:“士君子不能济物者,遇人痴迷处,出一言提醒之,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矣。”敢问那些位高权重者,在一个无辜学子惨遭虐杀的惨案面前,在一个作家长时间饱遭迫害、而且迫害仍在加剧面前,谁又真正站出来说过一句公道话?我哀求、哀号到今天,已是475天了!难道这就是你们的“以人为本”?这就是你们的“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
    
      在迫害愈演愈烈面前,任何人无权迫使我夫妇俩坐以待毙!我们有求生的本能,同时也有活下去的自由和权利!既然官僚麻木不仁、装聋作哑,党和政府也形同僵尸,那么我夫妇俩也就只有寄望于社会良心,向全社会呼救,向国际社会呼救!我们有活下去的权利,“你们”无权剥夺!也不配剥夺!
    
      我知道有无数善良、正直的人们,依然在默默地关注、支持着我们。捐助的渠道已被堵塞,我夫妇俩在这危急时刻,不求大家给我们以任何财物上的帮助,只恳求您将这一悲惨的现实,传递给国际社会。至于国内的媒体和互联网,已不必寄望,发帖不如删帖快,媒体的良知也一向是不敌强权的淫威。有我名字的邮件,近期从国内一直无法寄达海外的中文媒体。因此,如果您看到了这篇呼救的文字,就请您帮我传递到或许管用的地带。也欢迎海外任何媒体转载我博客和网站上的文字!让全人类来共同谴责惨无人道的新形式法西斯暴行,迫使野蛮公权停止迫害良善,就是眼下对我夫妇俩最好的救赎,就是对廖梦君亡魂最好的告慰!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夫妇俩或会在互联网上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连续乞讨一周,倘使官方仍然装聋作哑,继续无顾我夫妇俩死活,并以强权变相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那么我再不犹豫,只有向国际社会公开申请避难。忍无可忍中,也决裂在即,这几百天来的哀号、哀求,早已令我身心俱疲,深感绝望。我夫妇俩无法拿生命和未来陪着“你们”玩“震慑”的勾当,我也无法改变“你们”,但我始终有权利和自由远离“你们”,并有足够的理由将“你们”予以唾弃!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不论您是谁,不论您是哪一种肤色,在一场变相继续杀人的暴行面前,请您一展良知,帮帮我们,救救我们!泣谢!
    
            2007-11-02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简繁http://liaozusheng.we.bs/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hyperspace2.com/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电话:13528908198 [0757]8590268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奥运会前要做的是释怨,而非结怨!
  • 廖祖笙:惨象令我艰于呼吸
  • 廖祖笙:请收起“你们”的恐赫
  • 廖祖笙:“和谐盛世”怎及“封建时代”?
  • 廖祖笙:要求面见张德江
  • 廖祖笙:请让我也“依法”绑架一次张德江
  • 廖祖笙:党和政府在犯罪
  • 廖祖笙:乌纱关天 命如草芥 人权若土
  • 廖祖笙:中国死了父母
  • 廖祖笙:貌似强大的“你们”显得如此慌乱和下作
  • 作家廖祖笙问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 廖祖笙:用强权压迫“构建和谐社会”
  • 廖祖笙:实行县、区民主选举是中国当前唯一出路
  •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 重读廖祖笙先生写的文章有感/廖双元
  • 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 廖祖笙:医护人员没有坚守 医德就会被狗叼走
  • 救救这2千万个孩子,救救我们的未来!/廖祖笙
  • 你我未必比小偷和坐台女更道德/廖祖笙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