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2日 转载)
    
    
     读汪兆均致胡温的公开信有感 (博讯 boxun.com)

    
    
    我在《民主论坛》上读到了《汪兆钧:对策和谐社会──致胡温公开
    信》后,心情非常兴奋,起先,我看它是一篇文章,读了半截,感觉
    到这不是一篇普通的文章,末了,我才体会到这篇文章的声音反映了
    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不是别的,就是我们中国人在政治上普遍
    的装聋作哑。
    
    就汪兆均先生是安徽省政协常委这一点判断,他在中国也应该算是一
    位人物的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政协、人大这样的一类人物在中
    国的官场,到底能起什么作用?这又是一个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如果说人大是中国的第一花瓶的话,那么政协可以算是第二花瓶了,
    但是如果又说中国同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也总是在起变化,那么
    “花瓶”式的人物突然间不作“摆设”了,而是要“复原”他的
    “人”之本性,就有了对中国的高层说“心里话”的欲望,和他的身
    分一致的是,他作为“政治协商”机构中的人物,当然说的是“政
    治”的话,问题就在这里:在中国人普遍而又广泛的装聋作哑的时代
    中,汪先生带头讲“心里话”的行为就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样
    板”。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们中国人都懂得了“样板的力量是无穷”
    的道理,那么,我假设在此后不久,河南省、山西省、陕西省的政协
    也会出现汪兆均式的人物,就会顺理成章;政协是这样,那么在共产
    党中央委员会也出现汪兆均式的人物,亦在推理之中。所以,汪兆均
    先生的话包括着一种时代变化的信息,就是我对此的解读。
    
    在汪先生的《公开信》中,他呼吁胡锦涛、温家宝作中国的戈尔巴乔
    夫,呼吁中央委员会出现叶利钦,呼吁各省出叶利钦,呼吁民间出叶
    利钦,所有这些都是非常形象地说明了中国要改革,而改革的深度必
    须是立即地解除、废除社会现有的一切压迫性的东西,如果说这样的
    行为并不是强迫统治的高层去“立”什么“丰功伟绩”的话,那么,
    它只要求他们“放松”统治人的“绳索”。就此而言,邓小平在上一
    个世纪70-80年代“放松”了统治中国人民的“经济绳索”,那么,
    今天就应当“放松”统治人的“政治绳索”;如果说共产党人的哲学
    里,“经济是决定政治的”,那么,统治人的“经济绳索”的“放
    松”势必要引起“政治绳索”的“放松”──这也是共产党逻辑中的
    事情。
    
    正如《大纪元》采访汪先生的一位记者所说的:“他要说的话是代表
    了普通老百姓的愿望。”的确是这样,汪先生的话是许多人压在心
    里,不敢说的话,这类似的话,官场的许多人也都想说,但是不敢说
    的原因是怕影响自己“升官发财”,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民间不敢
    说,是怕惹来麻烦,普通人怕招致牢狱之灾。因此,汪兆均先生的话
    的价值就在于“说”,而不在于他“说了什么”。正如汪先生自己所
    言:
    
      “我并不是要大家对我评价有多高,我只要大家都有共同的认
      知,希望把咱们中国搞得民主化,国家繁荣昌盛,大家生活心情
      愉快就很满足了。大家的支持,代表着我们有共同的需求,只是
      我把它说出来了。”
    
    近几年来,热衷于民主的一些人在网上争论什么是民主,大家各抒己
    见,自然是五花八门,这期间持我着一种自己的见解,认为在一个言
    论压制的社会里,“说心里话”就是民主,而不计较被说出来的“心
    里话”是什么?如果说这样意思连带地表述是:一个人感觉到自己
    “说”的力量单薄,那么他和别人组织起来一起说,就是“民主的运
    动”。
    
    汪兆均先生只大我一岁,我们是同时代的人,正因为如此,读了他的
    《公开信》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我们中国人还没有走进“敢说”的
    时代!而按照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而言,在20世纪50年代,我们幼稚
    的耳朵里就已经灌满了“敢说”二个字,可是呢?时间已经过去了50
    年,到今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还生活在“不敢说话”的时代,我们中
    国社会中的一切人(包括胡锦涛、温家宝在内)都得装聋作哑,说那
    种口是心非的“热昏的胡话”!
    
    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刚刚闭幕,在十七大会议上,胡锦涛说真话了
    吗?没有!他明明是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组阁”,但是不敢直接
    说,而是拐弯抹角地说是要按照“党”的意愿“组班子”,他明明白
    白地是在反对江泽民的那一套,但是口上却说这符合“三个代表”,
    明明白白是要树立自己的权威,但是却说自己也要服从党的权威──
    所有这些不都是一些骗人的假话、鬼话吗?温家宝作为国务院总理,
    明明地享有自己“组阁”的权利,但是,他敢说吗?不敢!因此,在
    他作总理的国务院中,江泽民、胡锦涛塞进了他们自己的人,他敢不
    接受吗?胡锦涛、温家宝都装聋作哑地说话,谁还敢在十七大上说真
    话呢?
    
    就在中国共产党高层人物装聋作哑地说假话的时候,不是共产党员的
    汪兆均先生却站了出来,说了“真话”,从而给中国人树立了一个新
    形象,面对这样的一个新形象,你如果用汪先生的口气发问:“中国
    人都软骨头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种就这么劣吗?”,你就有幸
    可以接触到中国问题的实质了!
    
    其实,我们如果是一个对中国问题多少有着记忆的人,那么怎么可以
    忘记当中南海在坐着毛泽东时,就有人给毛上书言事,《第二种忠
    诚》所说的陈世忠、倪育贤就是例子,此后还产生了“提着脑袋”向
    毛上书的陈泱潮……,被割断了喉管的张志新……,所有这些英雄人
    物,他们不是因此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是因此而招致了牢狱之
    灾,一句话,都没有“好下场”!正因为中国人还生活在“讲真话”
    要付出“代价”的时代,所以,汪先生就是这个系列中的英雄了。
    
    在这里,如果认为在这50年的时间里到底还存在着一种“历史”的因
    素可以追究的话,那岂不是说,“汪兆钧写公开信并不觉得害怕”,
    这样以来,他就同我上面所列举的那些因“讲真话”而“付出”了
    “代价”的英雄有些不同了,上面的英雄们都是在巨大恐惧的压迫下
    写信的,而汪先生在写的时候“不觉得害怕”──变化在这里可能是
    微小的,但是,变化所有可能引出的局面却可能是大的,甚至可以说
    是“革命”的。
    
    汪先生和我们大家虽然都生活在“专制时代”,但是,这个“时代”
    中却产生了网络这样的东西,有了它,汪先生所说的话,在一个瞬间
    可以自由地传到世界各地,因此接信的人想“封锁”它,是不可能的
    了;再,中国社会已经被宣传为“法制社会”,也已经有了形式上的
    法律和法院,因此,即使汪先生的信的内容被判“触及”了国家的刑
    法,那么,他可以在法庭上享有律师为之辩护的权利却是上面的那些
    英雄们不可想象的;由此,就产生第三点,中国已经签署了世界上的
    “人权两公约”,它自己的行为不得不在国际社会受到约束,在自己
    国家内肆意破坏人权的行为历史已经被揭了过去!
    
    就上述第一点讲,网络之口,是任何人都“封”不了的,这和广播时
    代、电视时代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在广播时代,广播员不广播你的
    话,外人就不知道你说什么,在电视时代,摄影机不对着你,大家就
    不可能看到你,唯独在网络时代,传播信息的手段才“转移”到普通
    人的手里了,就在汪先生的《公开信》还没有得到胡温的表态的同
    时,它已经被网络炒得纷纷扬扬了,现在中国人和世界上的许多人都
    想知道胡温对于此信的态度,就是一桩明显的事实;针对这种事实,
    我就作出了这样的一种结论:一封“讲真话”的信,正在被迫着胡温
    也“讲真话”就是这一封信的价值。因此,我即使假设这一封信是
    “普通”的,但是它之中却隐藏着人类伟大的情感和人世间最宝贵的
    东西却证明它是“非凡”的。
    
    朋友们:向汪兆均学习,要勇敢地走出“讲假话”的时代,不要害
    怕,讲真话;在目前的中国,讲真话就是“民主”,在网上讲,在街
    上讲,把和自己一个鼻孔出气的人组织起来讲一起讲,就是“民主运
    动”!面对这样的运动,只要求你“投入”,而不需要你在“投入”
    前去研究它到底是“拥护”共产党的还是“反对”共产党的?是“改
    良的”还是“革命的”?是“非暴力”的还是“暴力”?是“人民”
    的还是“知识分子”的?
    
    最后,我喊几句口号以结束本文:
    
      “网络之口谁也封不了!”
      “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中国要民主,谁都阻挡不了!”
    
    (2007-11-02)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02] 修订:[2007-11-0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批判之价值分析——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4)/武振荣
  •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