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戴晴悼念包遵信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9日 来稿)
    包遵信更多文章请看包遵信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戴晴 
    
    
    包遵信先生走了。昨天下午。北京。享年70岁。
    
    在朋友中间,多称他“小老包”——不为身量瘦小,而为他的风格、他的做派:只知道做事,从不端架子;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摆谱”。
    
    1978年以来,他做了多少事啊!那时候我还是工程师,小老包出手的一件件思想启蒙“小”大事:《读书》杂志、《走向未来》丛书……已经在我们中间传开,已经为我们后来的努力(包括所谓“成绩”),铺洒下第一缕阳光。
    
    他的见识、他的学术成就,会有人撰文论述的。我在这里只想说,以我亲身之经历,体会最深的,是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毫无感觉地、彻底无私地——帮助别人。
    
    那是1986年,《王实味与‘野百合花’》刚刚完成。我手里攥着草稿,不大有信心,也不大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除了军方,可能还没人用电脑。
    
    偶然间,他见到这稿——我那时候还不大认识他,既不是向他投稿,也没有请他审阅。他什么都没说,只拿着这稿,迈着他的鸭步,到他供职的人民出版社,不仅请打字员打了出来,还印了好几份。三、四份吧,8开,厚厚一大沓。有了稿子在手,我开始找出版者……于是才有在黎澍先生“共同作弊”之下,打“时间差”,混过温济泽先生可能的阻拦,险情跌出地出现在《文汇月刊》上的后情。
    
    到后来,到这篇文章已经发表,已经引起不小的轰动的时候,他除了呵呵地笑,从没提过这事,也没对这篇文字做什么评价——他可能根本就忘记了打字那节。因为类似的事,他实在做得太多了。
    
    所有当年受他提携的小女子、小青年(其中有些眼下真可说名声赫赫了),你们还记得他么?
    
    对他的告别,当局定会高抬贵手吧?这里仅将《王实味与“野百合花”》再次发出,呈现于读者诸君尊前,一同分享包先生当年的感触与心怀,作为对它的第一个赏识者、眼光锐利、且永远无私地帮助别人的小老包,表达深深的敬意与思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卫子游:死神呵 你就不能公平些么?-写在包遵信先生辞世之际
  • 惊闻包遵信先生逝世 遥悼/楚天舒
  • 包遵信 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 包遵信:中共的处理扩大社会矛盾
  • 包遵信先生遗体告别仪式通知 (图)
  • 晚辈滕彪哀挽包遵信老先生
  • 包遵信先生安息-包遵信先生1989年六四事件档案照片(图)
  • 包遵信先生在北京病逝/民生观察
  • 包遵信先生病逝讣告
  • 六四“黑手”、著名学者包遵信先生病危
  • 刘晓波、包遵信评“和谐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