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中共17大/温克坚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7日 来稿)
    
    评中共17大
     (博讯 boxun.com)

    
    温克坚
    
    
    
    经过漫长而紧张的剧本设计,改写和彩排演出,17大这场权力交接大戏在核心层面终于落幕。深受这场大戏折磨的形形色色的观众也许可以松一个口气了,17大综合症结束了。不过对于戏台上的参与者来说,核心层面的落幕,并不意味着故事就有了完整的结局。魔鬼隐藏在细节中,核心层面的政治僵局需要通过非核心层面的阵地争夺来打破,因此未来几个月在权力边缘地带的人事和岗位争夺战仍然值得关注。
    
    站在中共整体的立场来看,说17大是一场团结的胜利的大会,似乎并不为过。一个建立在破产理念基础上的极权主义老大政党,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克服着分崩离析的压力(参见拙文《分解共产党》),疲于应对尖锐的社会矛盾,以步履蹒跚的姿态,却依旧能穿越权力交接的地雷阵(穿过了吗?),这的确有些难为中共了。这也说明在机会主义哲学指导下,中共具备了一定程度的回应性和灵活性。这种回应性和灵活性如何和民主化浪潮互动,肯定是一个值得留意的领域。
    
    不过,把中共当成一个整体,虽然增加了描述的便利性,但是一些更重要的差异化信息却容易被忽视。在我看来,今日中共的整体性只以一种抽象的概念形式存在,面对话语体系,权力分配,利益争夺,目标设定等具体的实在的对象的时候,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中共存在了,有的是不同的人脉派系,不同的利益板块,不同的权力结构之间的竞争和博弈。从这个角度来看,17大既不胜利,也不团结。一个派系的胜利,就意味着另一个派系的失败,团结口号往往折射的是激烈争斗的现实。
    
    换一个相对中观的层次来看,17大对中共简直就是一个灾难,因为它强化了一些危险因素。 比如,权力交接更加不规则,权力布局更加散乱。我们可以简单做些分析。
    
    中共关于权力交接有一套从来没有起过作用的规则,而真正起作用的就是一套潜规则。这套潜规则大抵是以钦定的方式培养接班人。这套体现中国传统政治智慧的规则在党国体制下发扬光大。在毛时代,由于毛强烈的猜忌性格,使得接班人成为最危险的政治职位。在邓时代, 胡耀邦赵紫阳也成为政治分歧的牺牲品,不过总的来说,最近的25年以来,在特定的时期,公众也好,党内中高层也好,对于谁是未来的接班人是有个基本的认知的。虽然这种认知也许是通过政治谣言,人民日报的微妙暗示,或者官场中口耳相传得来的。这种基本认知,虽然并不带来接班的确定性,但是起码在特定的时期,它能够对权力的重新排序起到一个引导作用,使得权力交接有一些预先展现的脉络,使得权力的外围地带,比如中央委员会成员,地方权力格局都按照差不多的规则散布,减少未来权力交接的震荡。 但是17大的人事安排结果出现了一个双接班格局,习/李同台演义,胡苦心培养的储君李克强被习近平超越。并且习近平上海市委书记位置尚未坐热,从中央委员而直接擢升的方式显然违背了中共干部升迁的基本规律,这些现象说明中共延续多年的权力交接潜规则都被打破了。 正式规则废止不用,潜规则也不遵守,那么权力外围在进行政治排队的时候,就失去了方向,这自然会强化中共内部本来已经炙热的权力派系斗争。
    权力布局散乱指的是各个权力单位之间和人事脉络之间相互参绕,反制了原来的权力配置,执行结果变得不可预见。另外一个折射权力布局散乱的信号是中共元老院的兴起。 中共的政治规则是讲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退休并不是政治生命的结束。这次老态龙钟的华国锋甚至在大会上睡着了,也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这种特质。 不过最近连续三届退休的政治局常委, 加上新步入元老行列的曾庆红,罗干,吴官正,退休常委组成一个元老院在人数上已经绰绰有余。与华国锋那样政治干花不一致的是,这些常委都是以光荣的方式退休的,而不是因为权力斗争失败而被驱逐,因此他们自然可以获得相应的政治待遇,比如获得知情权,通过非正式的方式施加政治影响。还有一点技术性的理由是, 这些年退休的常委们,往往身体健康,有充分的能量来发挥政治余热。 这种趋势其实在16大已经明显,而现在随着更多政治元老的加入,政治元老院的形象已经呼之欲出。元老院对政治格局的影响逐步增加意味着中共权力运行的非规则性增加,意味着正式的权力机构,比如政治局常委,政治局的重要性降低,而元老院成为另外一个重要的权力源头,正如当年的中顾委一样。这些因素加起来,中共的政治黑箱已经从单数变成复数,政治运作过程也从直流变成交流,高层政治短路的机会也就增加了。
    
    与这些危险因素相一致的最大一个特点是胡锦涛没有成为权力核心。他还必须和他过去的对手,现在的对手分享核心政治权力。17大之前,胡主导军队人事任免,枪挑陈良宇,再到接管中办,孟学农复出,这些系列事件所发出的强烈信号,人们很容易倾向于认为胡坐大,并成为新一代核心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新的政治局常委这个棋局里,胡勉强只有半壁江山。更加重要的是,黑马习近平跃升,竟然挡在了胡多年苦心培养的李克强之前,胡失去了通过锁定接班人并进而凸显自己权位的机会。这种老母鸡变鸭的政治蒙太奇使得本来清晰的信号变得混乱,身处政治漩涡里面的玩主们,自然而然的会追问军队真的在胡这边吗?胡对关键岗位的人事安排真的是可以显示他独特的意志吗?这些问题和答案都变得模糊不清。中共的政治权力格局在最关键的层面变得模糊和不确定。这种模糊和不确定对未来可能有哪些寓意呢?
    
    首先它强化了最高层政治决策的低效率,在有风险的议题上高层将无所作为。未来数年经济社会内含的风险需要政治高层作出必要的决断,而这种政治僵局的存在使得中共无法有效提供必要的政治决策,这将使得风险累积,加大社会支付的成本。政治僵局使得一些前瞻性的政治试验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议程,并别说政治体制改革这样沉重的话题了,中共将逐渐失去对未来社会变革的主导权。那些期待中共进行制度性改革的春梦可以歇菜了。在我看来即使中共最高层有政治改革的共同意愿,真正推动起来那也未必就能推导到民主化的通道上。
    
    当然这种僵局未必全是坏事,起码客观上中共内部派系的争斗使得体制呈现出一种功能上的权力制衡的效果,一方面降低威权体制的效能的时候,它也降低了威权体制的暴戾。这使得民间政治资源获得成长的空间,民间在未来社会变革的话语权大大增加。
    
    通常来说,维系一个权威体制,需要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比如共产主义),特定的控制系统(比如克格勃),或者一个政治强人。当这三个构件都齐全的时候,极权主义完全控制着社会。 当其中一些构件开始没落的时候,社会开始张显独立性。而如今,中共的这三个构件都已经破落不堪,这无可辩驳的说明社会已经进入转型期,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17大官方喉舌的“啼叫”阻挡不住社会结构开始转型的事实。
    
    17大帷幕落下,政治角力将会继续,那么有哪些可能的轨迹呢?利益收买,连身定做的政治规则,选择性反腐败措施等等都是既有的套路(本文不详细阐述)。我认为其中值得关注的一个模式是:政治敲诈。那就是特定的政治集团通过强化党集体面临的危机,通过敲打亡党亡国的警钟来对政治对手进行讹诈,瓦解对手抗争的意志,获得更多的政治份额。通过这种模式也可以用来抑制和约束中共整个肌体的离心倾向。但是当中共内部的各个版块的独立利益凸显,并且可以和党的整体利益分离的时候,那么凭什么指望他们会为党顾全大局呢?17大的人事格局已经为这种结果埋下了基因。
    
    在分析中共权斗的文章中,官场工作室的昭明先生(不知道他是何许人)的材料和视角独树一帜,他强调政治名器的作用,那就是谁掌握名器,谁在政治争斗中就可以拔得头筹。根据这种思路,胡虽然身陷权力僵局,但是政治名器依然在他手中,他可以挥动名器,逐步削弱对手,控制大局。不过颇具嘲讽意味的是,昭明先生支的招数在前,17大在后,现在结果表明胡没能利用好这些招数,名器没有在核心层面发挥期望中的影响,僵局依旧。其实仔细想来,政治名器这种说法只是用来迷惑局外人的,胡周围那些对手各个拥有自己的政治名器以及捍卫政治地位的决心。以现在胡的破脚鸭姿态,双接班架势以及政治权力的散乱化格局,胡已经很难打破僵局。也许胡只有得到能产生神迹的名器,才能力挽狂澜。那些没有读过刻舟求剑的故事,还在期待中国式戈尔巴乔夫的人们,为他祈祷吧。
    
    太入戏的演员会忘记观众的存在。权力斗争这场戏一路演来,那些相互角力的角儿沉溺于谁高谁低,似乎忘记了原本他们是要取悦观众的,观众的掌声才是对他们演艺的肯定,观众才是最重要的名器。社会场景已经开始变换,而那些演员们依旧争斗不休的时候,是给这场恶俗的权斗表演嘘声的时候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克坚:从小星星案看深圳儿童医院的病态
  • 温克坚: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上)
  • 温克坚: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 温克坚: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 温克坚: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 樊百华:评民主化变革与分解共产党—小议友人温克坚的两篇近作
  • 温克坚:分解共产党 (好文推荐)
  • 郭飞.雄:与温克坚先生商榷
  • 温克坚:民主化变革和利益格局(推荐好文)
  • 温克坚:民主化和秩序
  • 温克坚:经济发展与民主政治
  • 温克坚: 新农村建设的歧途和正道
  • 温克坚:孟加拉宪法第13条修正案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温克坚
  • 温克坚:声援朱九虎律师, 警告陕北"黑社会"
  • 从佘祥林到黄金高/温克坚
  • 东阳画水事件的解决之道/温克坚
  • 东阳画水事件和邓小平主义的破产/温克坚
  • 温克坚:最新民主化浪潮简叙
  • 温克坚: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 温克坚: 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 温克坚:呼吁南京有关当局立即释放杨天水
  • 温克坚:让少数人先结社起来?--我看温州商会
  • 温克坚:请大家关注施晓渝先生的安全
  • 温克坚:论番禺当局的无耻
  • 温克坚:我不为郭飞熊担心(,旧文, 写于2005年5月初)
  • 温克坚:从印尼经验看中国未来转型
  •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温克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