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不等式:人变≠党变≠国变/谷粱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共新“常委”产生了。
     从名单上看,胡锦涛不仅没能将老的政治异排除干净,反而又让新的政治异己挤了进来——从这一点上说,“十七大”确实算得上是一次“团结的”大会。
     尽管胡系人马在数量上占优,但胡锦涛是否在曾被舆论普遍认为是打造“胡核心”、开辟“胡时代”的“十七大”上真正奠定了自己的基础、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他能否在此后顺顺当当地推行自己的政策,而不会遇到任何阻挠和羁绊,这些都将是未知数。退一步说,即便我们的总书记今后能够行其所欲,但依目前国情、党情以及总书记个人的政治魄力和胆识来看,他也不大可能搞出什么大动静来,一切都将照旧,甚至局部情势还有可能将更糟。从某种意义上说,“胡内阁”与“华内阁”、“邓内阁”、“江内阁”一样,统统不过是毛泽东政治遗产的“看守内阁”。 (博讯 boxun.com)

     在新“常委”中,最令人瞩目的成员莫过于李克强了。之所以如此,不仅在于李之“入常”证实了“团派”力量的增强,更在于他迥异于传统中共领袖的气质、素养、观念以及有关其政治理念的种种传说,而这些都不可避免地刺激了人们对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猜测乃至由此而产生的某种幻觉。早在3年前被胡“钦点”之后,李便声名鹊起并很快被舆论看好,他甚至还没有“出炉”就已经被罩上了“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乃至“中国的希望与未来”这些华丽的光环。但是,在被中共官场浸淫多年之后,特别是当其个人利益已经与一个利益集团的利益联系在了一起的时候,李克强的身上是否依然残存着一丝“北大学子的理想主义和独立精神”,是否真正蕴藏着一种敢于冒“党天下”之大不韪而变法图新的锐气,已经很难说了。对此,李克强的校友、流亡国外的中国民运人士、政治学学者王军涛先生曾有过这样的一段回忆:“1989年5月学生绝食开始,严明复先生在统战部抱病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时,我与克强相逢,匆匆几句话交换看法,感到他比北大时期少了些独立清高的风骨,多了些人情世故的稳健。”这还是18年前的事儿,而如今已“入常”的我们的克强又会是怎样呢?
     退一步说,就算李克强仍然保持着北大学子的理想主义和独立精神,就算李克强有变法图新的诚意和勇气,但中国错综复杂的利益格局以及各种势力的相互掣肘,特别是早已堕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的中国共产党政权的腐朽本质,恐怕也不会让他放手一搏。正如王军涛所说的那样:“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强,而是不相信中国的政治与制度!”
     的确,中国的问题已经早已不是在“党”的范围内所能解决得了的,中国共产党政权的那种一怕丧失利益二怕日后被清算的双重恐惧决定了其“中国维持会”的本质:只要“党”存在一天,中国的现状就维持一天;“党”能存在多久,中国的现状就维持多久,而“维持会”实在维持不下去的那一天,或许才是中国问题得以解决、中国现状得以改观的真正开端。——所以,我们既不能将中国的前途与未来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也不能将这种前途与未来寄希望于新的“常委”,更不能将其寄希望于胡李等一两个人的身上;也所以,在“党的十七大胜利闭幕”以至于“十八大”、“十九大”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们仍将看不到中国任何新的变化。而如果在已经得到了这一大前提的情况下,我们仍要去认真求解“(常委)人变=党变=国变”这一伪等式,那我们未免也太滑稽、太可笑了。
     值得一提的是,与已往一样,对于这次谁将出入新“常委”,媒体及众人都进行了五花八门的猜测。尽管这些猜测是无谓的、愚昧的,甚至起到了从某个侧面给中共捧场、造势的作用,但在目前中国国情下,这些猜测还是可以理解,甚至是值得同情的——对中国政治人物的起伏以及中国政治格局的走向妄/枉加猜测,是中国人民畸形政治生活的伴生物,中国人民就是以这样一种极为古怪、特殊,甚至是极为可怜的方式投入到自己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去的。同时,这一现象也说明:即使是最不合理的政治制度,也不能从根本上泯灭一个自然人关注和争取自身利益的天性,尽管这种关注不会为自己争取来任何利益。猜测之所以盛行,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共高层人事变动的极端诡秘、极端不透明以及中国共产党人对于中国民权的高度回收——中国共产党人把一项本来关系到13亿人利益分配的重大人事变动,搞成了只与那么几个人有关的利益分赃和权力交易,从而使13亿中国人民被排除在了这一全社会公共利益分配的过程之外。对于这种剥夺中国人民的权利、侵犯中国人民的利益的政治制度的批判已经够多了,甚至连温家宝都承认:“中国目前的很多弊端都与干部选拔制度有关。”
     当然,对于那些身处中共利益集团,特别是身处这一利益集团高位的很多人来说,对“常委”人选进行猜测是有实际意义的,因为这与他们的一己私利有直接关系。尽管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及民众基础已丧失殆尽,其寿终正寝也可能为期不远,但能在中共政权中谋上个一官半职,还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因为命运毕竟已经将他们抛进了中国历史上的这一“最好的时代”,而这又不是他们自己所能够选择的。还有,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最要紧的是如何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什么正义和公理——他们不会去考虑国家政体、社会制度是否正义和具有公理,只要对自己有好处,任何罪恶累累、劣迹斑斑的政府的官他们都争着去做——中国人这种对权势的自私的、非正义和非理性的极度崇拜以及对私利的过度追求,将严重阻碍中国向民主自由型社会迈进!
    
    
    
    
     附:王军涛谈李克强
     (原载2004年12月30日博讯)
    
     我与李克强相识在常代会上。他是法律系77级的代表。在文科学生中,李克强发言较多,而且见解尖锐深刻。因此,在第一任常代会主席李林任满离职时,我推荐李克强担任主席并且很容易获得通过。
     我印象中,李克强的专业学习也有独到见地。他曾经提交一份论文,试图以现代控制论和系统论解释法学学科问题,获得龚祥瑞先生的注意和好评。在我们的跨学科小组讨论中,他也常常妙语连珠,灵感如涌泉。
     1980年底北大竞选时,李克强正在外地实习。但后来他与几乎所有的北大学子一样,维护北大竞选。1982年毕业后,李克强留校,担任团委书记。他开始作为北大的主要学生工作干部参加校外活动。那时,他保持北大学子的理想主义和独立精神,经常在一些场合对一些议题,发表尖锐意见,由此招致其他领域的团干部的广泛不满。在同年北京市共青团七大上选举共青团全国第十一次代表大会的代表时,北大团委书记李克强居然落选。不过,那时的李克强似乎并不介意这些宦途得失。由于中组部副部长王兆华的点将干预,李克强仍然列席团十一大,并且被选入团中央常委。至此,李克强进入中共接班快车道。但也因此,他失去出国留学的机会。
     其后,我与克强在两条不同道路上奋斗,来往不多。但时常听到他的消息。他象北大时期一样,仍然看重思想和学识,在职攻读了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他曾在80年代作为团中央负责高校口的干部处理过几次学潮,其风格也像当年北大一样,控制学潮,但不搞政治迫害。1989年5月学生绝食开始,严明复先生在统战部抱病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时,我与克强相逢,匆匆几句话交换看法,感到他比北大时期少了些独立清高的风骨,多了些人情世故的稳健;然而,思想依然敏锐,心胸也依然开放。
     再后来,我坐牢和流放出国,更没有机会与克强相遇。那年河南一场大火,多维新闻社报导,省长李克强为此请辞。我忍不住对记者发了些感慨,就官场责权不相对应的不合理问题作了些评论。尽管我认为,中共官场问题使得李克强无法对许多问题承担直接责任,但我还是纳闷,李克强是如何在这样的官场中隐忍做官的?虽然我只回过半个月老家,可按中国的规矩,我还是河南人。那里不仅有许多天灾人祸,而且有世界闻名的艾滋病和假冒伪劣产品丑闻。有时我也想,李克强到底对此应当承担多大责任和什么责任?
     我想起李克强当年在北大对我说过的一番话,大意是,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风骨;如果他有朝一日当官,有什么违背天理良心的过失,他欢迎包括我在内的北大校友对他批评甚至讨伐,就像当年在北大常代会审议学生会工作那样。那时,我觉得这是毋需多言的赘言,这是我们志同道合的燕园校友之间的天经地义的道义责任,也是北大人对祖国的道义责任。但是,今天,我想中国政治经历过如此沧桑巨变、而克强居然可以在如此腐败的官场中存活并居然到领跑第五代领导的地位,我们还能对此有往昔的共识吗?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强,而是不相信中国的政治与制度! _(博讯记者:谷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眼中的未来中国(续)/谷粱
  • 我眼中的未来中国/谷粱
  • 又一条歧视劳动人民的法令!/谷粱
  • 仿罗干就彻底解决“无界浏览”问题给中共中央的报告/谷粱
  • 梅里雪山下的仇日/谷粱(图)
  • 有感于蒯蔡版“土地革命宣言”/谷粱
  • 退垮中共?/谷粱
  • 谷粱:张春桥人格中可贵的一面
  • 一中两国:台湾问题的解决之道/谷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