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党和政府在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5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党和政府在犯罪 (博讯 boxun.com)

    
      对罪恶的姑息和纵容,其实就是另一种层面的犯罪。从这个意义上说,党和政府不仅在犯罪,而且犯罪久矣!
    
      医改、教改和房改,“改”到而今的结果,是让人看清了其本质就是圈钱!“房改是把口袋掏空,教改是把两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送终”……这类民间耳熟能详的顺口溜,既勾画着“盛世”百姓生活的艰辛,也成了利益集团假“改革”之名盘剥人民罪恶的写照。面对利益集团多年来的剥肤及髓、逼良为娼和逼出人命,我们不能不这样质问主导改革方向的党和政府:对于这种人为制造百姓生活重负的罪恶,党和政府到底采取了哪些确实有效的措施,予以匡乱反正、揽辔澄清?中国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绝非不治之症!之所以“久治不愈”,这和党和政府的不作为甚至反向作为有关,和职能部门对罪恶的姑息和纵容有关。漠视人民的疾苦,任由利益集团连年来把人民逼成医奴、学奴和房奴,有些百姓为此丧失生命,此乃极大的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明文规定:“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损害他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强迫。”美国罗斯福总统说,人民有权享有信仰自由……然而,中国近年来迫害某些信仰群体的恶性事件,却在持续发生。作为旁观者,我想问一句:对于这类将迫害矛头指向不同信仰群体的罪恶,党和政府为什么不予以及时阻止、严厉查处?在一党独大的中国,执政主体是否有必要同那些持不同信仰的群体较劲?而且是较这么大的劲!难道降生在中国,人们就非得“统一思想”,只能信仰共产主义,信仰马列主义,不能信仰点别的什么?试问自从盘古开天地,哪个朝代的统治阶级,对全国百姓真正做到了“统一思想”?为什么生在中国,仅只是因为持有不同的信仰,那些信仰群体在官方看来,就“低人一等”,就“不配”享有天赋人权?这是否过于霸道?对摧残人权、迫害弱小的恶性事件长期视若无睹,这是不是构成了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权享有言论自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白纸黑字:“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可是,在舆论管制日趋严酷的当今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媒体的新闻自由却不断遭到野蛮剥夺和践踏,持不同政见、传递不同声音的博客和网站被严密监控,动辄就被屏蔽或删除。作为一名以文为生十余年的作家,我有在互联网上表达思想、为百姓代言的权利和自由;作为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的父亲,我有在法律许可范围内为其鸣冤、讨还公道的义务和权利。可是,到目前为止,我已被相关方面封删博客3个、网站21个!在一个无辜学子惨遭虐杀的血腥惨案面前,野蛮公权居然也能下达“封口令”,粗暴剥夺和干涉媒体的新闻自由,以统一宣传口径的方式,指鹿为马,强行谎言欺世!我们知道,在这个一党独大的国家里,主管意识形态的是执政党,对媒体经常施以高压的,也是执政党。以新闻封锁、网络封锁等等不可思议的方式强行掩盖血腥,甚至滥用公权,安排一些人渣在网上混淆视听,对受害者肆意诋毁和辱骂,不允许网友为廖家说话,并任由虐杀学生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这是不是一种犯罪?
    
      “人民的政府属于人民,来自人民并服务于人民”(丹·韦伯斯特语),而现在有些地方的“人民政府”,非但不再属于人民或是服务于人民,而且利令智昏,总是依仗强权与民争利,以种种巧立名目的方式,变相掠夺和奴役人民。近年来,地方政府假借“国家建设”等名目非法圈地、强制拆迁的恶性侵权事件,在大江南北不时发生。在这个官匪横行的时代,许多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不少市民失去了赖以栖身的家园……有些地方政府以停水断电、砸玻璃、往居民家中倾倒大桶粪便等黑社会手法,对被“盯上”的居民进行野蛮逼迁;部分地方政府变相掠夺居民的家园后,一平方土地只给居民几百元的征地补偿款,然后把到手的土地以一平方米几千元、几万元的价格转手出售,这是不是一种土匪行径?这是不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犯罪?可悲可叹的是,合法权益受到暴力机器侵犯的百姓,在这种腐朽的体制下,常常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经年累月在寻求公道的路上苦苦奔走,基本上是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
    
      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没有司法独立的国家里,司法不时被当地的掌权者所操纵,“铁肩担道义”的媒体对公权严重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人事,也往往只能是一声长叹,常年报喜不报忧。于是,上访的路上,近年来早已是熙熙攘攘,人满为患,上访成了蒙冤负屈者救赎自我的最后一块栖息地。可上访啊上访,访到头来,绝大多数的访民却发现上访制度不过是一个愚民政策,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便把访民们愚弄得团团转:你向上级党政机关控告基层为所欲为的恶人,最终还是得回到恶人们的势力范围之内,忍受着毫发无损的恶人们对你百般的愚弄和凌辱。对一些令人发指的罪行,上级党和政府哪怕已从访民们的声声泣告中知悉大概,也不及时予以彻查,对一些社会影响已经十分恶劣的事件,不加以督促处理、跟进过问,这是不是一种失职?是不是一种犯罪?任由野蛮公权对访民动辄非法绑架或罗织罪名,这是不是一种犯罪?
    
      在这个实行极权统治的国家里,任何敢于挑战极权统治、为百姓代言的异议人士,都极有可能付出惨痛的代价。近年来,不断有异议人士在中国因言获罪,令人为之深感痛心。耿直若我,一直以来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心”,连年来只坚持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之前,一连数月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这些证据至今字字俱在,随后惨案就那样蹊跷发生:一个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被校方骗到已经放假的母校,很快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死在校内,相关方面居然也能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阻止媒体自由采访报道,而且拒不出示被称为“国家机密”的尸检报告,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我诉诸法律,两级法院也不受理……我夫妇俩痛不欲生哀号到现在,请求党和政府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到今天已是467天了,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又在哪里呢?我给各级党政官员先后寄出了近200封的特快专递和挂号信,居然没有一个党政官员做出回应!就这样装聋作哑,遥遥无期任由一个无辜惨死的孩子死不瞑目,任由虐杀学生的恶魔逍遥法外,这是不是一种犯罪?试问这个国家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一个形同僵尸的政党和政府,拿什么来抚慰我夫妇俩受伤的心灵?“那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哪里?那个‘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在哪里?”——我已是声声血、字字泪地问了几百天了,谁能告诉我,答案在哪里?
    
      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怎么可以“伟大、光荣、正确”到如斯田地?
    
      自谓“人民政府”的办事机构,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犯罪?
    
      我本善良,无意“攻击”党和政府,被逼入人生绝境的我,只一如既往恳求党和政府善待人民,恪守起码的底线。倘使身为中国社会“裁判员”的党和政府,在类似血淋淋的惨案面前,也迷失了最基本的走向,只是一味装聋作哑,一味强行维系表象的“和谐”,那么生存在这个国家的百姓遭受黑恶势力欺凌和压迫时,又能到哪里去寻求正义和该有的庇护?
    
      公权从上到下怪异至此,是否需要的就是这样的“震慑”?保持舆论环境的“纯净”,是否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求死不能、求生不得的人生标本?
    
      请党和政府扪心自问,廖梦君事件发展到今天这种情形,相关方面果真光明磊落吗?果真没有一丝一毫理亏和愧疚的地方吗?以如此手段对待一个为党的事业和国家的前程奉献了青春和心血的作家,何忍啊,党和政府!
    
          2007-10-25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简体http://lzswz.3host.biz/
    ·国外繁体http://one.fsphost.com/liaomengjun/(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528908198 [0757]8590268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乌纱关天 命如草芥 人权若土
  • 廖祖笙:中国死了父母
  • 廖祖笙:貌似强大的“你们”显得如此慌乱和下作
  • 作家廖祖笙问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 廖祖笙:用强权压迫“构建和谐社会”
  • 廖祖笙:实行县、区民主选举是中国当前唯一出路
  •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 重读廖祖笙先生写的文章有感/廖双元
  • 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 廖祖笙:医护人员没有坚守 医德就会被狗叼走
  • 救救这2千万个孩子,救救我们的未来!/廖祖笙
  • 你我未必比小偷和坐台女更道德/廖祖笙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