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研究卖淫现象,岂不要去当妓女?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4日 转载)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女博士何明1年半以前将餐饮业女性农民工定为自己的博士论文选题后,便“卧底”进入了成都一家酒楼,成为一名普通女服务员。经过1年多与女工们的共同生活后,何明完成了题为《服务业女性农民工个案研究》的博士论文。(《成都晚报》10月18日报道)
     (博讯 boxun.com)

      这篇报道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女博士精神可嘉。不过,仔细想想之后又觉得有些疑惑。这个课题需要花一年的时间去实证调查吗?实证调查一定要去酒楼当服务员吗?花了一年的时间究竟取得了哪些成果?成果方面报道中有说明,女博士提炼出了一种“姐妹分离”现象,并从传统社会对女性的期待等方面详细分析了这种现象的成因。关于“姐妹分离”现象,“论文中提到,传统社会对女性的社会角色有一定的预设。社会认为未婚女性活泼、漂亮,于是她们被分配去干收银、迎宾等体面的工作岗位就成为一种潜规则。相反,社会认为已婚女性是应该吃苦耐劳,于是后厨刷碗、洗菜等工作就通常落到她们头上。这种初步分配直接影响到了之后工作的前途,包括进修和提升等等。”
    
      为研究这样一个“姐妹分离”现象,就去亲身体验酒楼女服务员的生活,前思后想都觉得女博士是在意气用事。照这种做法,如果想研究卖淫现象,岂不要去当妓女。显然,这种所谓的“实证调查”方法是不可取的。女博士说:“实证调查是清华社会学系的传统,我很多同学的博士论文都脱胎于‘田野调查’。”可是,“田野调查”指的是实地参与现场的调查研究,根本不是要你去进行“田野体验”。其实,以第三者的身份去进行实证调查,并不影响事实的客观性。有时候亲身体验,反而容易对现象的认识产生主观意志,偏离调查方向。
    
      此外,作为一个社会学研究者,即使有必要体验一下酒搂女服务员的生活,也用不着花上一年的时间。酒搂女服务员的日常生活具有高度的重复性,花一个月的时间与花一年的时间去实证调查,调查结果基本上没有什么分别。而且,花一年的时间在一家酒楼实证调查,不如分别花一周的时间去四家不同的酒楼实证调查,覆盖面更宽的调查结果无疑更具有代表意义。这样的道理我这个半文盲都懂,为什么这位博士妹妹反而不懂呢?
    
      从女博士“卧底”酒楼写论文这篇报道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博士生的实证调查方法、效率以及质量都是非常低下的。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哪里?我想,除了博士生自身的原因之外,博士生导师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博士生的研究方法如此不对头,竟然没人帮她指点一下,如果不是博导水平太差的话,那就一定是博导失职。
    
      曾在网上看过一篇反映博士生困惑的文章,一位博士生说:“读博一年多来,很少有机会与导师就学术研究方面的问题交流。只有逢年过节我们才能聚在一起聊一聊,平时很难见到导师。”导师的面都见不到,还能指望他能给你什么指导呢?
    
      还有一位博士生说:“在国外,导师为博士生做的事应该比博士生为导师做的事要多,而在国内,刚好颠倒。有些博士生就是导师的打工仔,而且没有报酬。我们这些留在国内读博士的人同样很优秀,但成绩与我们差不多的同学出国读博后,很快就出成果了,而我们在国内要出成果却很难。”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来源:红网 作者:谢志东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仁全: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 江苏也有收容少女被买给发廊卖淫现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