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保卫成都/刘斌夫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斌夫更多文章请看刘斌夫专栏
    
     保卫成都 (博讯 boxun.com)

    质疑“颠覆平原” 批驳“成都上山”
    ——与《天府早报》、《读城》以及李后强后学商榷
    □刘斌夫
    
    成都平原为啥能成为(称为)气候温润、水旱从人、物阜民丰的“天府之国”,盖因远有若尔盖大草原国际湿地的水土涵养,近有龙门山系的生态屏障,还有岷江、都江堰的自流灌溉。如果龙门山系生态环境被破坏,其后果不堪设想。
     若尔盖草原沙漠化,岷江被超量开发的水电站大坝拦腰斩断成许多短截,难道龙门山还要死于非命吗?
    ——题记
    
    真理多跨一步则是谬误
    成都市官方新近提出“全域成都,超越平原”的全新战略概念,这无疑对于城市扩张、城乡统筹、构建现代城市人居生态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但是有人私下以炒作为目的,窜改了发展战略初衷,夸张演绎为:“颠覆平原,成都上山”。
    真理多跨一步,便是谬误。
    请问:为何颠覆?怎样上山?
    《读城(科学与财富)》杂志采访我时,特地把访谈纪要从网上发给我审阅过,并无大碍;当时的选题和封面题目也是“全域成都,超越平原”八个大字。但是,《读城》杂志面世,封面标题竟改成“成都上山”,而且,把对我的访谈中,加上一句“甚至颠覆平原”,令我大为郁闷和不安!
    我是一位“在野的”严瑾的专家学者,尤其对于城市发展研究,十余年痛苦研磨,艰难求索,没要国家任何经费,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和科学态度,独立完成了中国未来二十年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最前卫的研究专著《中国城市走向》(中国经济出版社2007.4),对待学术问题和城市战略,一般不至于开如此“黄腔”。我之所以写此文,以正视听,绝非小题大作,而是关涉原则和大是大非的问题。
    
    九峰山不是龙门山;“一城一环带”不是“一城两带”
    成都将“超越平原”的城市扩张战略,描述为“一城两带”,并且斥资500万元人民币平分给5家机构做此规划。
    “一城两带”的描述是错误的。误将龙门山与龙泉山割裂开来。
    明明是“一城一环带”。龙门山,是一个地学概念。龙门山系包括北面的彭州九峰山、绵竹九项山、什邡蓥华山、安县千佛山—罗浮山—雎水关、罗江大霍山—白马关、东面的龙泉山、南面黑龙滩湖滨的陈大山—望峨台、西南面长丘山—蒙顶山、西面的天台山、西岭雪山、鸡冠山、青城山等,是一个中间有断裂带的环形山系,起伏很大。其中北面九峰山海拔最高,异峰突起。九峰山是龙门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地带。九峰山、九顶山、蓥华山、千佛山—罗浮山—雎水关,又分别是龙门山国家地质公园和龙门山国家森林公园的4个山段。无论是彭州史志记载,还是彭县民间,都没有单独把包括九峰山在内的任何一座山单独称为“龙门山”的。所以彭州九峰山(或误称为龙门山)与龙泉山属中间有断裂的、高度相差很大的同一山系的两个山段而已,不存在“两带”,只有一个山系环带围绕环抱着川西平原上一座大城。
    成都官方“一城两带六走廊”,是对龙门系环城结构的误读,不尽科学,很不规范,应当改正。
    某些片面专家硬是误导官方和媒体,硬只把彭州九峰山说成龙门山。亦应澄清概念。
    
    “颠覆平原”是痴心妄想
    成都中原已形成5000年。5000年前成都平原是湖海洪泛,沼泽水网。
    成都平原上这座大城,最早在金沙。秦惠文王灭巴蜀时,派张仪、张若修筑而今依稀存在的老成都“太城”(今省展览馆、主席像、天府广场一带)、“少城”(今人民公园、宽窄巷子一带)。三国蜀汉时改称“太城”为“皇城”,开国后被无情毁坏,荡然无存。
    两千多年来,成都在平原上这座大城,已固化下来,任何人也休想“颠覆”。成都应把过去天府之国农耕文明的中心,建设成为国际化现代化的西部商贸与金融中心、西部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和休闲度假旅游产业中心城市。
    
    “成都上山”将酿成罪过
    成都城市东扩乃至北扩战略,可以将高尚住宅区修筑上东面低山龙泉山的半山腰以下,而在北面的彭州,只能在九峰山的山脚沟口开发,绝不可上山。
    《天府早报》2007年10月15日星期一06版,四开整版篇幅恶俗炒作“颠覆平原、成都上山”,全然违背科学发展观。
    一个彻头彻尾的外行、名不经传的李后强,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所谓“权威”?因为什么?就因为据称该同志任职为省委政研室副主任,就可以信口开河?请问他是代表个人观点,还是代表单位或省委?是否通过集体研究和论证?个人极端主义观点以公权单位职务名义发布,在研究层面上属学术腐败,在官方层面上属渎职行为。因为,必将误导视听,误导公众,甚至误导政策走向,误导城市或区域发展。只图个人短暂的名利,不顾公众利益,恶意炒作,是为罪过。
    “成都上山”罪过之一:使本来就定位模糊的成都发展理念和方向更加混淆,势必造成思想混乱。
    “成都上山”罪过之二:势力破坏龙门山系尤其彭州九峰山的原始生态,造成环境污染、水源污染、植被破坏、动物生存环境丧失,尤其熊猫生存带断裂等巨大的生态灾难。彭州是成都上风上水的真正意义的后花园和蔬菜大基地,以九峰山为代表之一的龙门山系是新近联合国权威组织评定的全世界25个生物多样性保护区之一。以彭州九峰山(包括银厂沟、白水河等)为核心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是2003年国家建设部报请国务院2004年批准的国家景观保护区域,原则上禁止任何形式的盈利性大规模开发。这一区域,包括开发旅游,都必须以保护为前提。 “成都上山”罪过之三:原生态保护区本是世界人类共有的自然财富,以彭州九峰山为代表之一的龙门山系,是成都人民、四川人民共有的生态宝库,岂容少数富人私家占有?这显失和谐与公平。
    “成都上山”罪过之四:如果在山上大规模开发住宅房地产,大规模固定人居对自然生态资源的掠夺,浪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和能源,有车族开车近100公里“上(整个龙门)山”去居住,需要巨资数千亿元投入公共基础设施配套,离城中心太远的有车族要多用多少汽油,得不丧失,尤其对于发展中国更不合时宜。
    
    水博士的信口雌黄令人喷饭
    《天府早报》以“黄金地带 企业必争”为小标题,对《读城》杂志的本意进行歪曲诠释和解构。该报居然这样写道:“可以预料,‘一城两带’的打造,生态资源丰富的龙门山脉是重点开发区,成都上山,必将带动富人上山。”
    ——这简直一派胡言!文中所指“龙门山”,就是其误以为的彭州九峰山。即使富人要住,也只能山脚,岂可上山?还把成都都推上山了?!
    该报还以“权威对话”为栏目,“浓墨重彩”地渲染“水博士”李后强的疯狂想象:“……而更大的成都概念,范围包括陕西华山之南,贵州大娄山之北。”
    请问: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大成都”概念吗?真有那么大?真想“语不惊人死不休”。
    水博士李后强在接受采访中竟然说:“所以,我们可以大呼:颠覆平原,成都上山……这意味着城市经济和文明攀上新高度。”
    请问:真有这么夸张?这其实是“城市野蛮”攀上新高度!
    当记者曾小清问到如何理解“富人上山”时,请看水博士李后强先生是如何自相矛盾地回答的:“不仅是到山上居住,还包括其产业和事业的发展也向山上转移。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城市地价的提高,人们把目光投入山中。特别是自然资源丰富、尚属“处女地”的龙门山脉,将是成都的新黄金地带,也将是企业必争之地。在那里,发展旅游商品、医药、农业深加工、牧业、林业和文化产业等将商机无限。但必须强调一点,一定要因地制宜,根据自然资源发展规律来规划。”
    请问:这是人话吗?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鬼怪发了高烧,才会说得出口。
    龙门山系尤其他们误指的彭州九峰山,作为国家地质公园、森林公园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还包括青城山世界遗产地等,是绝不能搞什么“医药、农业、农产品深加工、牧业”的,除了适度开发旅游和林业之外,山上根本没有耕地,也不能办厂,更绝不能容许房地产开发。
    整个龙门山系,只有城东龙泉山山脉至山脚可以也可能这样做,其他几处,恐怕只能在山脚开发。必须限制开发地带的海拔高度和相对高度,红线严格保护。
    
    省委政研室副主任居然好像是法盲
    此公一定没有读过哪怕是浏览过《成都市十一五规划》、《成都市城市规划》、《成都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等法定文件。
    无巧不成书。当身为省委政研室副主任的水博士李后强先生大放厥词之时,正是曾主持成都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编制的一位资深专家赴北京参加全国城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与保护工作会议介绍经验之际,也是再次强调科学发展观和以法治国的十七大召开前夕。成都市是全国首座编制《城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的城市,开全国城市风景名胜保护规划之先河。
    为编制《成都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建设部中国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中心及西南分院,从1999~2002年,历时三载,行程6万多公里,走遍成都市区街头巷尾和郊外山山水水每一角落,竭尽劳苦,终成图文,成果可喜,受到国家建设部的高度肯定。并且,四川省人民政府以川府函[2002]222号红头文件《关于成都市风景名胜体系规划的批复》,对大成都范围内的文物古迹、森林植被、珍稀动物、地质地貌、景观河段、景观路段等风景名胜资源和城乡生态环境进行严格保护,防止风景名胜资源遭受破坏。
    况且,前文所述,以彭州九峰山为核心的龙门山系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一天不撤销文件,就一直具有国家法定效力。否则,建设部肯定会就违法破坏行为进行督察处理,黄牌警告。
    这种信口雌黄,恐怕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纯粹不学无术,愚昧无知;另一种可能是明知故犯,背后有着利益集团的操纵怂恿。
    党的全国盛会,总书记报告,再度强调反复重申科学发展观与建构和谐社会的理论主张。每一位党员,每一位政府工作人员,每一位公民,当自觉维护公众利益,带头遵守法律法规,严于律己;若属学术研讨,则当严谨治学,先可在内部小型会议或专业学术刊物上发展看法,不应当在社会公器、大众传媒上公开以职务身份拌露所谓十分可笑的“权威发言”。“权威”究竟是指年龄、职务还是水平?前述信口胡言者无论年龄、资历、职级、水平都距权威还差得较远。
    我们与信口胡言者素昧平生一无瓜葛,之所以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全是为了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因为其高,高于一切。 _(博讯记者:刘斌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卫德守:成都读书会勾勒——在缝隙中寻觅自由与尊严
  • 成都市西御街、陕西街拆迁是“一把锯子割到底”
  • 心里不由一酸——写给我心中的成都染房街
  • 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刘斌夫 华西特
  • 成都政改玩真的?中共会“渐进式民主”吗?/朱红
  • 对发布“成都抗暴游击队筹备公告”的人警告
  • 惊闻《成都晚报》被停刊了!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沉舟(图)
  • 成都民众沉痛悼念6·4英灵
  • 今昔对比 :成都新行政中心和四川大凉山 (图)
  • 征集公民签名:致成都教育局的公开信
  • 柏墉:成都火車站派出所长長悲壯何來?
  • 千夫所指:成都青羊区法院不立行政案
  • 成都市政府为什么用暴力对付学生家长?/看山
  • 成都大年票-交警,谁给了你勒令撕除车贴的权力?
  • 成都记者诉鲜琦名誉侵权案庭审目击
  • 成都美女全国比舞招亲报名者寥寥(图)
  • 成都“大年西示”(大年票):让蓉城飘起黄丝带的浪潮
  • 李宇春参评成都市十大杰出青年,莫非蜀中无人?
  • 对成都市西御街、陕西街片区违法拆迁的严正声明
  • 美国原教育副部长受聘在成都当小学校长 (图)
  • 常万全升总装备部长 艾虎生调任成都军区参谋长
  • 成都市西御街、陕西街片区的“三光”政策
  • 成都青羊区政府怎么玩“空手道”和“劫财 ”
  • 成都市西御街、陕西街片区非法拆迁丑行实录
  • 成都:政府出资2.28亿打造“巨无霸”豪华中学 (图)
  • 成都城中心西御街、陕西街片区所谓“旧城改造”的事实真相
  • 成都、南京两大军区司令员换人
  • 蔡楚:成都“野草”诗歌群体编入中国新文学史(组图)(图)
  • 李世明中将掌成都军区
  • 成都“世纪东方”和汕头“中客科技”两家互联网提供商被切断服务
  • 髮生在四川成都市武侯區怪事?(图)
  • 成都3000名工人罢工及砸厂抗议 (图)
  • 刘飞跃:成都市双流县暴力拆迁 刀刺租客大腿(图)
  • 成都改革试验 乡镇党委直选 推动土地资本化
  • 写在黑色8月15日来临前--成都染房街商家急盼阳光拆迁
  • 拉萨是成都的后花园 普通话就是四川话(图)
  • 由黑社会维权:成都政府选杀人犯赖喜隆任维权委员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成都白卉路春天花园成盗贼花园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控告成都公安局陈云典等索贿办案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成都购房亲历/小四川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3)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2)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1)
  • 10月7日上午在成都市上河城发生了什么?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