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君平:和谐社会不需要有稳定的基础来支撑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万两千一百五十名访民联名上书十七大,这一万多人占上访人数的比例不足3%,刘杰、王桂兰,刘学力和程长才他们只不过是3%之中代言人。
     可是,刘杰是10月11日被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的,时间未定。 (博讯 boxun.com)

    第六十一条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
      (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
      (二)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
      (三)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
      (四)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
      (五)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
      (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
      (七)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
    王桂兰是10月14日被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拘留的
    第一百零五条 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我看不出来,哪条哪款按在她们身上合适。你不能削足适履吧?
    这也算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没有做顺民,敢和当局顶嘴了。那刘杰的爱人又招谁惹谁了?老婆失踪还不允许他找吗?为什么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你们管吃管住还能管他一辈子吗?他现在56岁还要靠打零工维持生存。为了十七大,为了你们的政绩竟把一个老实巴交的、对你们百般信任的、五十六岁的农民也骗走,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你们是不是太缺德了?你们是不是欺人太甚了?你们给他发放工资吗?党中央在提倡“和谐社会”,你们这不是在给党摸黑吗?敢说话的因言获罪,这个老实人又因为什么“罪”而被限制自由了哪?你们也太丢人了吧,你们这是给“和谐社会”又要增加一个不和谐的因素。你们这群文盲、法盲加流氓。
    前几天一位朋友讲诉了她的亲身经历。因为上访曾经有一次法院要关押她,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把她送到监狱,狱方一看说:“这个人在我这里不合适,上面来检查是要犯错误的”。法院的人就把她支了出去:“你去外面放放风吧。”等她回来后,狱方同意收押她,而且关在关押重案犯的牢房,在狱中她问监狱长她是以什么罪名收押的,被告之:司法。而且释放时,监狱和法院任何一方都不给任何释放文书。 乖乖,我太孤陋寡闻了,不知道“司法”是什么罪。法律权威们,麻烦你们,你们能告诉我吗?是不是要等到修正法律条文时再加进去呀?
    社会是由无数个小家庭所组成的,小家庭被你们搞得四分五裂,百姓都不能安居乐业,你们需要摆给人看的和谐社会是海市蜃楼吗?不需要稳定的基础吗?
    
    我们的老祖宗孟子见惠梁王曾说过。
    第一章:治國之要道,力斥功利主義之危害,勸為政者應以仁義來治國。
    第二章:與民眾同樂,方能上下一心,眾志成城
     “民欲與之偕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
    
    虽然我的文化不高,但是我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社会发展了,科学进步了,你们的思维为什么退步了哪?怎么才能构建成和谐社会你们真的不知道吗?唇亡齿寒,家不和外人欺,难道你们真要这样的“貉邪”吗?是的,中华大地不希望内战,但是人民更需要真正关心人民的、真正为人民办事的执政党。赶快改邪归正,真正站回到人民的一边,用实际行动兑现你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对建设一个人民民主国家的承诺。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不是你私生活的支票,要多少写多少,人民的心胸是博大的,人民能包容知错就改、幡然醒悟的孩子,但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千万不要把人民逼到悬崖边上。“民欲與之偕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引自孟子见梁惠王)
    
    和谐社会必需有稳定的小家庭为基础,你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玉皇大帝,和谐社会更不可能是空中楼阁。
    
    2007-10-22 _(博讯记者:绿十字联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君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坐一次火车用两张车票(图)
  • 任君平:中国的普通老百姓究竟能放心地吃什么
  • 任君平:岳飞死得真冤 刘杰被抓真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