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私企业主张君令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私企业主张君令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尊敬的中共十七大全体代表: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您好!
     我是上海虹口区拆迁上访市民张君令,私企业主,1993年起创办私营家庭合伙企业,上海嘉宝羊毛衫厂(企业经营地址一直在梧州路295弄40号内自产自销)。原住虹口区梧州路295弄40号,1997年该地区非法拆迁,(由于[虹房地(97)字第113号]关于核发80号地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通知及拆许字(97)第02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均未盖公章的废证无法律效力)1998年11月遭虹口区政府区长、法定代表人薛全荣带领的警察和动迁组暴力强迁,厂瘫痪,机器设备成一堆废铁,毁我家,不对我进行安置。从此我流离失所,惶惶不可终日。举债为生。全家被逼依法上访,十年来给中央、市府、 市委上访信件不断,北京上访不断。依法向区法院、市法院、最高法院不断申诉。但虹口区政府既不予解决又骚扰不断,还遭报复陷害。逢节点会点敏感吋期,我家庭必被政府派来的警察和动迁组闲杂人员24小时监控。其中甘苦,苦不堪言……
     在我不断申诉下:我在2000年1月底借住于杨浦区控江路1029弄2号603室的房子,虹口区政府2003年曾扬言买下了该住房,要我接受该房作为安置房了结,我不同意。2004年3月份,又通过虹口区检察院对我说:“回搬房都已经卖完了,你现在住的房子就作为安置房解决了吧?” 我不予同意,虹口区检察院就单方面撤销了我原本已立案的"强拆案"。
    随即而来的是他们更变本加厉对我进行的迫害。同年5月26号起对我的暂住处再一次进行了“打、砸、抢”冲击,使我全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尤为恶劣的是长年的在外过渡、颠沛流离。2004年不幸患尿毒症,于2005年3月10日在中山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出院不到一个月,他们又故伎重演,从4月6日起频频冲击我的暂住处,我说:“我刚从医院出来,你们这样伤天害理,不怕报应吗?!”他们说:“知道你刚从医院出来,我们不会打你,但要折磨你!”……迫使我在风口吹了近两个小时……,我多次向公安110报警。公安人员出警人员来后也向他们明确指出这样做是错误的、不道德的……。但是,他们前脚被赶走、后脚又来了。更严重的是4月19日早上又来了五男一女,其中两人竟敢冒充警察,我家人受骗开门让他们进来,之后就凶相毕露,要我们立即搬走,其中三人是外地民工模样的人说:“我们一命换一命吧,反正我们命贱!”随后,他们东翻西找,并嚷着要在我的暂住地打麻将,气焰十分嚣张!直到下午三点再被公安人员赶走。他们以后几天再敲门我家人就不开门了,他们就守在门口,给我全家的生活和安全和我这一刚做了肾移植手术病人带来了极大威胁。周围群众知道真相后,纷纷指责他们“丧尽天良!令人发指”,“黑道也要讲个道啊”……。
     2005年下半年,忍无可忍的我为示抗议,终于参加了全世界华人发起的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的潮流……
     2006年2月18日,我义无反顾的参加了高智晟律师倡议的全球性接力维权和平非暴力反抗绝食行动……。
     2007 年5 月29日,参加了上海人民急切呼吁:要人权不要奥运!!!公开信签名联署。
     当我读到公开信中:“我们深知,无论我们怎么低调、怎么非政治化、怎么非组织化、怎么非告洋状 ……都不能改变我们继续受迫害、被镇压的命运,因为所有这一切原本就是上海帮强加与我们的!如果我们有罪,那么上海帮就是一个巨大的罪之源,他们个个都是逼良为娼的超级罪犯!”时躺在床上的我不禁热泪盈眶……
     连续三年“踏高压线”事件终于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
     由于我的不断“踏高压线”严重影响了上海虹口区政府的“政绩”。区政府、街道政府、动迁组开始给我“解决”动迁问题了。他们特地组建了一个“解决小组”,先把我从强迁后自己借的暂住房动用区政府下的公检法把我赶出门,然后把我关到一个小旅馆里既不谈法又不谈我原先的家庭、私企(上海嘉宝羊毛衫厂)结构,开口闭口开一个价,我谈到了实质问题他们就回避。他们自己又不谈内定好的动迁价格,整天围着你“谈”不让你休息。终于在他们高压“解决”下倒下了,得了急性肺炎每天要输液。急性肺炎对我一个刚做了肾移植手术的病人,意味着什么,我想每位中央领导应该知道是什么——死亡。天哪!这那里是解决动迁啊,这是赶尽杀绝,把我往死路上赶……这不是想要我做第二个“上海市黄浦区跳金水桥的周月珍”吗?太可怕了!不签字我就意味着此命难保!无家可归的我,无助无奈的我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输着液发热不退的我,只能在他们那张没有人性的既不安置我将来生活、 又不赔偿我上海嘉宝羊毛衫厂损失、我十年上访的损失、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的不平等协议上签字!
     ……高压胁迫一个无反抗能力的刚做完肾移植手术的病人签字画押……。太惨忍了!我将来的生活怎么办、我的上海嘉宝羊毛衫厂、我的十年上访损失、我的一切的一切……
    上海私企业主张君令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最后我拿着他们承诺给我的钱买了一间二手房的老式公房(实际我并没有拿到过钱,所谓的买房只是我去看房他们与买方直接交涉,付了钱)。我还要装成笑脸表示感谢,感谢政府!感谢党!不然的话他们一变卦那就完了——彻底的完了……
     这就是上海帮对胡锦涛同志“党与政府在切实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 .. .... 坚决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切实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等等”的一系列报告的落实。
     地方政府行为的黑社会化,老百姓天天冒着生命危险进京上访。但是生活要一天一天过,如何保障合法公民和私企业主财产和人身安全,看来任重而道远。
     我又要去看病了……
    此致
     敬意!
     控告人;张君令
     手机:13381813433
     2007年10月18日
    
    上海维权:http://boxun.com/hero/shpzw1,
    相关申诉: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请看(图)
     冤民张君令近况(陈良宇下台 他的爪牙在干啥?
     在北京跳金水桥的访民周月珍回上海后“解决”了(组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