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批判之价值分析——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4)/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0日 转载)
    
    
     在上一帖子中,我提出了人民批判是“大呼隆”式的,不具有时间上持久的效力,许多时候,人民批判在当时看是有力量的,有的甚至非常有力,但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这样一说是不是人民批判就没有必要?不,不但不是这样,而是在民主的过程中和进程中,每一步都需要人民批判,因此人民批判是第一等重要的。因此,上一贴的意思是说,人民只要“批”,民主运动就可以启动,我们大可不必计较“批”的水平和方式。 (博讯 boxun.com)

    
    这样的问题,当然要涉及到人民批判的性质,如果按照我们今天某些异议知识分子的看法,人民批判一定要达到异议知识分子的水平,那么这个目标是永远达不到的,目的也是不可取的。
    
    如果读者们对于问题是素有研究的人,听了我上述的议论,就可能心里嘀咕:这是不是矛盾了?一方面你说人民批判重要,非有不可,一方面又说“大呼隆”式的批判在事后又站不脚?到底做何解释?
    
    我先要说明的是,我在把这一组文章发给《议报》时,编辑张伟国先生把它作为一个独立栏目,并且编了个“深入探讨”的标题。我不是因为张伟国先生对我的文章青睐我就夸他,事实上他对于我文章中提出的问题和观点使用了“深入”字样(且不说赞成与不赞成)是发现了我的文章的不同于他人的地方的。我的确主张人民的批判,并且一心想推进它和提高它,但是,我的这一行为有着一种哲学上的尺度,那就是人民批判只能是人民批判,我们与其把它看成是“理智的”,不如看成是“感情”,与其视人民批判是“一元”的,不如视它为“多元”的;把它的价值与其当成是“持久”的,不如当成是“眼下”的。问题的关键和要害是:人民只要批判,我们就不必对之吹毛求疵,千万不要计较他们用什么批判(用马克思的话讲,“批判的武器”)?只要批判的目的是拉当权派下马,使用什么方法和方式都是次要的,大可不必计较。
    
    在上面,我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如何看待人民批判问题的三个问题,现在分别论述之。
    
    在搞民主的问题上,一些中国民运人士和异议知识分子吃错了药,把许多民主的问题自觉或不自觉当成了专制主义的东西来理解,因此,他们认为只要对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统治时期遇到的问题打个颠倒,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使用那些被打了个颠倒的东西是组织不了中国民主运动的。
    
    现在,我们研究第一个问题,即人民的批判是情感的,而不是理智的。正因为在这样,所以在1966年,中国人民批刘少奇是“大叛徒”,说其夫人王光美是“美国特务”,虽然于事实不符合,是捕风捉影式的,但是这并不使人民的批判就失去价值。在这里,是批判的权利问题,而权利行使的合法性如果来源于“人民的厌倦”,那么“厌倦”的表达就应当是自由的,不受哲学上的“客观事实”的约束。就此,我在写作的另外一篇文章中提出了把1966上述事情移到今天的主张,说如果有人以为胡锦涛是共产党的“叛徒”,出卖共产主义,搞“权贵资本主义”,他的老婆刘永清是“朝鲜特务”,胡的“象朝鲜学习”馊主义是她出的,并且以此为理由,要打倒胡氏夫妇,试问:搞民主的中国人你们怎么看待这种事情?
    
    应该明白,最好的人民批判是“理性的”——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上却是人民的批判却永远达不到“理性”的水准,别说在资讯被垄断的专制社会中如此,就是在资讯自由的社会中,普通公民对于政治信息的采集、理解和使用也是道听途说的。因此,民主的设计的独特处就在于,当人民表达政治上的意见时,即使用“道听途说”的方式,进行“捕风捉影”式的表达,被表达的意见仍然是政治上应该被承认的“真理”。换句话说,在民主的哲学上,公民“真理”——是从传统的“客观事实”移位到“主观情绪”的这一格。所以,民主的“真理”是尊重普通公民的选择,哪怕这一选择是“情绪的”而非“理智的”。
    
    接着研究第二问题。在一个民主的现象中,人民是分派的,因此,人民批判就不可能是一元化的。所以,对于广义上的“人民”讲,不存在“统一口径”的问题,如果说这是认识民主必须把握的一个原则的话,那么,与这一原则对应存在的问题是:每一个从事民主运动的团体,却应当在团体内形成“统一口径”。如果,形不成“统一口径”,其批判可能是软弱无力的。法轮功目前在批判共产党方面取得了任何一个民运组织都达不到的水平,就在于他们的批判“统一”在《九评共产党》这个“口径”上。因此,在民主力量的运用方面,民运人士应该充分认识多元化的大局面中存在着每一个民运团体必须追求“统一口径”的一元化小局面的格局。
    
    第三个问题,人民批判在民主运动中的作用虽然怎样估计也不会过高,但是应该同时认识到批判的价值只在于它可以启动民主的运动,因此,它的价值不是“永久的”而是“现时的”或“暂时的”,可见,对于启动批判的那些“理由”、“口号”、“理论”人们就不必不过于的苛求。这也就是说,民主的运动一旦发动,依据运动自身的规律,发动时的那些东西也许很快就会过时的,所以,人们不可在此问题上吹毛求疵。
    
    大规模的人民民主运动的发动契机往往与普通人耳濡目染的那些东西相关,而在一个专制的社会中这些东西不可能是完全“民主的”,于是,产生民主的一个被人们往往忽视了的现象就被我给抓住了,那就是:在过渡时期,一个专制主义的东西却可以变成引发民主运动的“导火索”。就这个意义讲,在过渡性质的社会中,民主并不必然产生民主,倒是专制的东西有时候竟产生了民主!
    
    就第一个问题看,中国民运人士应该组织中国人民收集在近半个多世纪中批判中国共产党的所有价值,用一个“人民批判”的大“收藏夹”去“收藏”它;就第二个问题看,被“收藏”的人民批判价值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因此,其中的任何一个价值并不和另外的价值冲突;第三,在发动人民批判时,应该在人民耳濡目染的那些东西上下工夫,而不是要向人民要“灌输”什么新奇的东西。
    
    2007-10-14《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